既是資本資產,又是消耗性資產,還是價值存儲資產。

原文標題:《以太坊的進化:新資本主義與三性資產》
撰文:TechFlow

以太坊能超越比特幣麼?

這個問題曾經和「EOS 能否超越以太坊」一樣遭人嘲笑,如今隨着以太坊對比特幣匯率不斷飆升,ETH2.0 逐漸臨近,這個問題不再是笑話。

比如,Messari 高級研究分析師 Ryan Watkins 就認爲,一旦 Eth2.0 和 PoS 完成,以太坊可能會取代比特幣成爲最大的加密資產。

今天,我們來聊聊以太坊的進化,爲何看好以太坊的後市以及挑戰比特幣的可能性幾何。

新資本主義

說到資本主義,你可能想到的是英國美國等資本主義帝國,但不得不提到一個國家,荷蘭。

在十七世紀的歐洲,最強大的國家既不是西班牙與葡萄牙,也不是英格蘭,而是有着「海上馬車伕」之稱的荷蘭。

荷蘭的強大一方面來自於先進的造船業,荷蘭達到鼎盛時期,荷蘭的商船噸位佔當時歐洲總噸位的 3/4,海上貿易基本上被荷蘭壟斷。

另一方面,則來源於發達的商業貿易,可以這樣說,荷蘭發明了資本主義,資本主義塑造了荷蘭。

1602 年,世界上第一個股份有限公司荷蘭東印度聯合公司成立;

1606 年,世界上第一個以金融股票爲主的證券交易所在荷蘭阿姆斯特丹成立,比倫敦證券交易所早了一個世紀;

1609 年,世界上第一個具有現代意義的銀行在阿姆斯特丹誕生,阿姆斯特丹銀行具備了中央銀行的屬性,體現了國家的信用,對貨幣和信用制度進行統一管理,成爲了貨幣發行的銀行。

當荷蘭建立了第一個運轉良好的貸款系統,這個系統可以更容易地創造債務,資本主義在荷蘭生根發芽走向世界,因此,荷蘭也被稱爲世界上「第一個資本主義國家」。

幾百年過去,一個新的資本主義系統開始被建立,那是數字世界的新荷蘭,以太坊。

以太坊的變革之處在於其在互聯網上建立一個新的應用層,價值層。

Web 2.0 互聯網,是中心化數據庫和中心化數據互聯網,Facebook、Google、Amazon 及其產品代表了 Web2.0 的應用層巔峯。

以太提供了另一種選擇,讓價值直接通過互聯網傳輸,其中一個重大創新是將「以太坊虛擬機(EVM)」整合進其區塊鏈。

換句話說,有了 EVM,以太坊可以運行軟件,軟件可以處理其區塊鏈上的數字資產,從而有了以太坊上的應用層,新的債務生態、新的股票交易系統……一整套資本主義的生態機制得以快速低成本建立並運行。

舊的資本主義系統,可以描述爲 「meatspace + digital (物質世界 + 數字化)」 ,在 「meatspace+digital」 經濟體中,每種資產類別都有各自的交易所、託管機構和市場,因此跨市場價值轉移需要付出資金和時間成本。

以太坊上的所有資產類型(股票、債券、資產、房地產、虛擬土地等)都是用同一種語言開發的,因此每種資產之間都可以實現無摩擦交易。

在 「meatspace+digital」 系統中,個體用戶將股票從一個託管機構轉移到另一個託管機構需要等待幾天乃至幾周時間,但是在以太坊上只需要幾分鐘。

因此,以太坊最具想象之處在於,成爲未來的全球清算層,在以太坊上建立一套完整的資本主義生態系統。

三性資產

以太坊 2.0,將會是以太坊的一次進化。

在 RealT 首席運營官 David Houman 看來,以太坊 2.0 之後,ETH 將成爲歷史上第一個同時具有所有三種資產類別屬性的資產:資本資產,可消耗資產以及價值存儲。

1997 年,美國經濟學家 Robert J. Greer 在論文《什麼是資產種類?》中將資產類別分爲三類。

資本資產

資本資產指的是任何可以生成未來現金流的資產。

比如說以股息形式生成現金流的股票和以票息形式生成現金流的債券,可出租房地產,其根本特點是可以將未來可能生成的現金流進行折現估值。

可消費 / 可轉換資產

這類資產可以被消費或者轉換成另一種資產,但本身無法生成未來現金流。

比如例如石油、小麥、咖啡,換句話說,這類資產就是實物商品。

可轉換資產與資本資產的區別就是,這類資產無法通過折現未來的現金流來估值。

價值儲存資產

這類資產無法創收,也不能被消費,但卻存在經濟價值,這類資產的價值在於投資者的認可。貨幣和收藏品就是保值資產的典型例子。

例如黃金、藝術品或比特幣。

2019 年, David Houman 拋出觀點,「當 ETH 漸漸成爲一種在經濟上發揮三重功效的「三性資產」,同時滿足新經濟所需的所有需求,是世界上最好的貨幣模式。」

以太坊是資本資產

以太坊網絡中的份額

相當於以太坊網絡中的「股份」,ETH 2.0 的 PoS 質押機制, 讓 ETH 本身也變成一種生產性資產,它可以通過質押產生收益,這讓它捕獲到了系統成長的價值。

以太坊的求償權

是對以太坊網絡費用的求償權。在這方面,表現得類似於債券。以太坊是一個債券發行人,Stakers 是債券持有人,並獲得相應的收益。

與傳統債券的不同之處在於,Stakers 可以「根據指令」(沒有到期)贖回以太幣,類似於債券的嵌入式期權。特別是,ETH 獲得了主權債券的特質,因爲該平臺在設計上是有償付能力的,沒有違約風險。

爲以太坊進行生產的權利

擁有 ETH,就擁有了以太坊的工作權力和收取費用的權力。

ETH 也是確保以太坊網絡與其工作人員之間激勵一致性的一種機制,所有工人必須擁有 ETH 才能爲以太坊工作。如果你想成爲以太坊網絡的僱員、或是爲相關服務付費,那麼就必須擁有 ETH,並且與該網絡保持一致。

以太坊的新資本主義:它到底是什麼資產?

ETH 是消耗性資產

可以將 ETH 理解爲一種可消耗的能源,有了能源,我們的世界才得以正常運轉,能源是爲世界經濟提供動力的經濟基礎。

以太坊網絡的每一筆交易(發送代幣或與智能合約互動)都要花費 Gas,並以 Gwei 爲單位定價。

在引入 EIP - 1559 (定於 2021 年 7 月)後,這些費用將被 「燃燒」,就像傳統的天然氣或石油一樣,以太幣將變成一種持續消耗的可消費 / 可轉換的資產(商品)。

ETH 是價值存儲

如果你關注 DeFi,那麼就應該知道 ETH 充當了 DeFi 生態中的價值存存儲,當 ETH 被鎖定,往往意味着 ETH 會成爲基礎的抵押品。

比特幣固定供應量爲 2100 萬,並且通脹率在不斷下降,也被稱爲「數字黃金」。相比之下,以太坊雖沒有固定供應量,但未來通貨膨脹率將持續下降。

ETH 2.0 在完全轉爲 PoS 後,ETH 的全網增髮量將急劇下降,使得通脹率從當前的 4.54 %,下降到 1.58%,不僅僅低於全球貨幣 2021 年通貨膨脹率預期值(3.29%),而且將低於比特幣的通貨膨脹率(1.8%)。

此外,EIP-1559 提案已經被批准將於今年年中的以太坊倫敦硬分叉升級中實施,正式將以太坊經濟的增長與 ETH 資產的稀缺性聯繫起來。

一直以來,以太坊的貨幣政策是「最少必要發行量」,也即以太坊協議新增發行的 ETH 量「少到足以」確保以太坊網絡的安全。

EIP-1559 將銷燬作爲交易費的 ETH,也即這部分 ETH 將從總流通量中移除,銷燬 ETH 意味着 ETH 的稀缺性增加。

ETH2.0 的 POS 機制以及 EIP-1559 將讓以太坊更具價值存儲屬性。

最後,回到最初的問題,以太坊能超越比特幣麼?

個人的觀點是,以太坊在未來將得到更多的價值認可,實現增值,但在這個週期內依然無法撼動比特幣的地位,在下個週期存在理論上的可能性。

從資金源頭來看,比特幣以及狗狗幣都是直接吸收來自法幣世界的大水漫灌,而以太坊的資金流入更多還是比特幣的資金溢出。

在競爭層面,比特幣在賽道內沒有對手,而以太坊面臨更多挑戰。

正如以太坊想挑戰比特幣,其他新舊公鏈也在向以太坊發起挑戰,BSC\HECO 等交易所側鏈、Solana\Near\Avalanche 等新公鏈都在吸收以太坊的資金與用戶。

以太坊需要很努力,先去打敗競爭對手,而比特幣呢,只需要躺在那裏,迎接崩壞的法幣世界主動擁抱。

以太坊的成功來自於主動,比特幣的成功源於被動,這要求以太坊需要不斷進步,且不能犯致命錯誤。

但我依然期待以太坊與比特幣正面對決,直接扳手腕的那一天,所以,至少 2024 年之前,筆者不會賣出 ETH。

幣沒有夢想,和鹹魚有什麼區別,只有這樣,區塊鏈世界才更加精彩,不是嗎?

參考資料:

Staking,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part III

Ether: A New Model for Mo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