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sari 預測比特幣在 2021 年底之前至少達到 10 萬美元。

原文標題:《Messari 年度報告:比特幣在 2021 年底前至少達到 10 萬美元
撰文:Ryan Selkis,Messari 創始人
編譯:隔夜的粥

近日,Messari 創始人 Ryan Selkis 在其撰寫的長達 134 頁的《2021 年加密投資理論報告》中提到,接下來的 2021 年加密市場將迎來大牛市,他還預計比特幣在 2021 年底之前至少達到 10 萬美元,而在這次週期的最高點,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的總市值將衝擊 3 萬億美元。

本文爲該報告的第一部分:2021 年 10 大加密投資趨勢。


Messari 年度報告:2021 加密貨幣投資十大趨勢

加密投資一直追求的是引人入勝的敘事,而不是「基本面」,而且在短期內,這種情況也不太可能改變。

好消息是,從未有比今天更好的敘事環境了,甚至可能有一些引入注目的「基本面」來支持這些敘事,我非常看好加密市場在 2021 年的前景。樂觀情緒並沒有超出共識,我認爲接下來的牛市將是「大牛市」,比特幣的價格在 2021 年之前至少達到 10 萬美元,而在這次週期的最高點,加密貨幣市場的總市值將衝擊 3 萬億美元。

以下是我認爲將推動這次牛市的十大敘事。實際上,我認爲它們也是未來十年的長期趨勢。

「藍籌股」:真實價值與相對價值

2017 年 ICO 熱潮中最讓人沮喪的是,那麼多聰明人對一種想法非常着迷,他們認爲幾十種加密貨幣最終可能成爲可行的投資。如此多的代幣可以賺取豐厚的貨幣溢價,這完全是胡說八道,我們從第一天起就爭辯說,「貨幣」是贏家通喫的市場,在這個市場上,即使是競爭失敗者也需要提供差異化的特徵來贏得長尾市場份額。另一方面,「功能性」代幣要麼找到一種捕獲網絡費用的方法,要麼隨着產生現金的網絡資產的出現,而逐漸消失。

這一論點被印證了,並且由於我們看到了實際使用情況,因此在相對和基本面驅動的基礎上考慮資產變得更加容易。界限是模糊的,但我們通常以六個類別來劃分加密資產:1、貨幣(主要是工作量證明貨幣,例如 BTC),2、智能合約平臺代幣(ETH 和它的朋友們),3、加密美元(穩定幣),4、DeFi 代幣,5、錨定 & 合成資產,6、Web3/NFT 資產。

如果你把比特幣和其他 PoW 貨幣相比較,你會發現比特幣的市場佔有率大約是 90%。如果將 ETH 與其他智能合約平臺代幣相比,那 ETH 的佔有率接近 70%。很可能會有一大羣人會認爲「ETH 就是貨幣」,但我個人認爲,比特幣這樣的純貨幣和 ETH 這樣的平臺代幣是不同的(之後會講到)。

對於穩定幣來說,市場的「支配地位」可能不會影響 VC 投注,但它可以幫助你監控系統性風險,截止目前,Tether 仍佔據了美元錨定幣市場 75% 的市場份額。

DeFi 和 Web3/NFT,以及合成資產具有更多定製的價值驅動因素。

Messari 年度報告:2021 加密貨幣投資十大趨勢

這很有道理!這些資產的估值,可以從它們的市場所產生的基本費用,或它們所代表的「真實」數字或金融資產中得出。即使大多數加密資產都具有相關性,但我們已經開始看到,隨着時間的推移,具有真實經濟模型的資產,在隨着時間的推移,與其他資產之間形成了分離。

領域隔離不僅僅是相對估值分析的一種練習,它有助於我們確定特定領域的關鍵 KPI 指標。我們可能關心通貨膨脹率和貨幣的鏈上流動性,平臺代幣的 staking 收益以及網絡費用,以及 DeFi 網絡代幣的調整 / 費用驅動收益。我們仍在弄清楚哪些因素對整個交易至關重要,可能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就加密新型資產定價模型達成一致。

濫發的貨幣與數字黃金(BTC)

回顧 2020 年,在新冠疫情和隨後的封鎖混亂中,我們看到了比特幣的真實故事:各國央行在其資產負債表上增加了數萬億美元,主權債務貨幣化達到了創紀錄的水平,並將實際收益率推低至創紀錄水平(永久性影響)。

Messari 年度報告:2021 加密貨幣投資十大趨勢

簡而言之,現代貨幣理論(認爲國家用於赤字支出和債務貨幣化的能力基本上是無限的)不僅已被規範化,而且在 2020 年成爲了政策。當權者甚至不再假裝限制支出,而美國分裂的政府,可能會造成極大的影響。如果民主黨在今年 1 月喬治亞州的決選中大獲全勝,這將改善無節制的財政刺激方案的前景,併爲圍繞比特幣和其他金融及硬資產的投機火上澆油。如果國會仍然分裂,印鈔機將繼續大肆印錢。

今天與幾年前的不同之處在於,比特幣在宏觀談話中的重要性變大了,以及它作爲黃金替代品的敘事也變強了。

  1. 保羅·都鐸·瓊斯(Paul Tudor Jones)將比特幣稱爲「最快的馬」;
  2. 斯坦利·德魯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表示,比特幣押注可能比黃金更有效;
  3. Chamath Palihapitiya 認爲,每個人都應將其資產的 1%用於投資比特幣;
  4. Bill Miller 則強烈推薦投資者擁有比特幣敞口;
  5. 摩根大通寫道,家族理財辦公室可能會將比特幣視爲黃金的替代品;
  6. Raoul Pal 表示,比特幣是一個超大的黑洞;

這不僅僅意味着這些特定投資者的資本流入,這還代表的一種趨勢。

全球頂尖的機構資金管理者終於參與了進來,通過消除與加密投資相關的風險,他們已經像馬克·安德森(a16z)和弗雷德·威爾遜(Fred Wilson)(USV)在 2013 年爲加密風險投資所做的那樣,在 2021 年打開機構配置加密資產的閘門。

如果你在這裏停止閱讀,那就追隨領頭者,並將你的部分投資組合分配給比特幣,那你可能會擁有一個繁榮的 2021 年。

以太坊:萬物市場

由於以太坊,今年有很多新穎的金融服務和應用找到了適合市場的產品,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一些憤世嫉俗的人將新項目視爲泡沫或玩具(或兩者皆有),但我敢冒險猜測,其中幾乎沒有人實際測試過這些產品。

它們是真實的,而且非常壯觀。

Messari 年度報告:2021 加密貨幣投資十大趨勢

在以太坊(以及更廣泛的智能合約)領域,有太多內容需要討論,你會發現關於以太坊應用的內容,幾乎遍佈本報告的每個部分。

由於比特幣的宏觀定位,比特幣可能會迎來一個重要的一年,但以太坊(Ethereum)已經成爲加密技術最重要的平臺,這是一個可推動一個全新的金融系統和一個更開放、更具彈性的互聯網的平臺。

就網絡發生的交易經濟價值而言,在 2021 年,以太坊甚至會一直超過比特幣。

在今年,以太坊平臺處理了超過 1 萬億美元的實際價值轉移,這一數字已經超過了 PayPal。以太坊面臨着挑戰,但其活力不可否認,它將繼續成爲 2021 年值得關注的平臺。

DeFi: 無銀行的未來

假設你想從頭開始創建一個全新的金融體系:支付、借貸、保險、資產發行以及交易所,你首先要意識到的是,從今天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保險的金融系統和 etrade 賬戶到加密等價物,需要有大量的工作。

然而在今年的過程中,加密市場出現了這樣的構建塊。

一個平行的金融系統首先需要一種合成美元,資產的創建和管理,需要基本的借貸設施和參考數據基礎設施來維持資產的掛鉤。擴大規模,並使利率和利差與中心化解決方案相競爭,需要對資本提供者提供強有力的激勵。如果你弄清楚這些市場是如何運作的,你將不得不面對缺乏斷路器和退款的問題,你必須保護存款免受「銀行擠兌」和黑客攻擊,你還需要精明的風險經理設置協議默認值、防止應用耗盡攻擊的防禦措施以及針對技術錯誤的低成本保險。

聽起來很有趣嗎?好吧,有了 Maker (加密美元)、Uniswap (自動做市商)、Compound (流動性挖礦)、Balancer (動態流動性池再平衡)、YFI (智能資產管理)、Aave (閃電貸)、ChainLink (數據預言機)、SushiSwap (防禦對策)、CVP (代理聚合)以及 bZx (去中心化漏洞獎勵協議),我們有了一些構建一個完全去中心化和算法化的金融系統所需的構建塊例子。

DeFi 被炒作是有道理的,而我唯一看到的,能夠放慢該行業發展勢頭的事情,將是對頂級市場項目的先例性監管鎮壓(我不是在賭監管者會這樣做)。

穩定幣:吞噬加密市場

有時候,數字就能說明很多事情。今年,穩定幣的規模和用途經歷了爆炸式的增長。今天,超過 200 億美元的「加密美元」穩定幣供應,促進了數千億美元的交易流。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美元仍然是加密貨幣的儲備貨幣,隨着越來越多的加密美元應用上線,以及各國推出自己的央行數字貨幣計劃,穩定幣的增長趨勢沒有減弱的跡象。

Messari 年度報告:2021 加密貨幣投資十大趨勢

儘管人們擔心 Tether 可能會遭到監管打擊,但這一領先的穩定幣仍在繼續增長,並主導着其細分市場(以及大多數國際加密貨幣交易所的結算)。在沒有穩定幣激增的情況下,今年 DeFi 的爆炸性增長可能不會發生,並且以太坊平臺上擁有 110 億美元的 USDT,就存儲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經濟價值而言,Tether 僅次於 ETH 本身。

比特幣將無限期地保持爲最有價值的數字貨幣(無論是加密貨幣還是穩定幣),但以太坊及其同類產品未必如此。智能合約平臺上的美元穩定幣,以及由國家發行的央行數字貨幣(CBDC)將在 2-3 年內超過平臺幣本身的市值。這對智能合約平臺的安全性而言意味着什麼,目前還不清楚。

加密信貸:鎖定價值

過去一年中,加密貨幣最大的福音是加密貨幣信貸市場的爆炸式增長。面向散戶的中心化服務商,例如 BlockFi,面向機構借貸者的 Genesis、BitGo 以及 Galaxy,以及像 Compound、Aave 以及 Maker 這樣的 DeFi 借貸協議都經歷了很多年,併爲高波動性的加密貨幣市場帶來了更大的流動性和穩定性(長期!)。

同時,它們幫助推動了新應用的使用,這些新應用需要穩定的基礎貨幣以及更低的交易價差。更重要的是,信貸使資產鎖定在加密經濟中,並遠離稅務員。

在過去,如果你有一筆主要的支出,如新房子的首付或學生貸款償還,你想用加密收益來支付這筆款項,你會遭受巨大的資本利得稅打擊,並錯過基礎投資組合的上行機會。但在今天,情況就不同了,你可以接受超額抵押貸款,以支付像新房這樣的一次性開支。

在 DeFi 和中心化服務中,鏈上抵押信貸的可用性可能會大大降低下一個上升市場的拋售壓力。無論是散戶投資者還是機構投資者,都是如此。而引發一連串清算的衝擊,雖是世界末日的情景,但這似乎更像是週期後期而非早期的風險。加密信貸市場的成熟,更有可能造就一場流動性最強的牛市。

合成資產:可訪問性

灰度交易、比特幣 ETF、DeFi 財富前線、封裝資產(Wrapped Assets)、預測市場、加密交易「證券」、鏈上指數基金、DAO、可編程金融資產……

你能想到的每一種金融資產,總有一天會和加密(crypto)聯繫起來,而合成技術則證明了這種轉變會比我們所理解的更早發生。我不想預先破壞這一部分,但如果你是在「區塊鏈而不是比特幣」的陣營,這就是紫色藥丸部分,它會使千禧一代讀者感到興奮。

基礎設施:與大型加密交易所解綁

交易所是加密市場最達 800 磅的大猩猩,它們賺了所有的錢,它們接觸了所有用戶,它們也參與了幾乎所有業務,包括交易、託管、借貸、Staking、研究、數據、治理以及 VC。這似乎讓很多人懷疑加密經濟到底是不是去中心化的。但用戶擁有的力量,其實遠比人們想象的要更多。將資金撤出大型交易所可能會產生轉換成本,但這仍然很普遍。

Messari 年度報告:2021 加密貨幣投資十大趨勢

而且這要比換銀行容易得多!近幾個月來,由於對監管的擔憂,資本從 BitMEX、OKEx、幣安等大型交易所撤離的情況非常常見。2020 年,資金從中心化交易所轉移到了合規託管方、基金經理以及移動錢包當中,而交易量則從中心化交易所轉移到主要的經濟商和 DeFi 市場。

隨着它們的價差和費用收緊,加密市場已開始(非常緩慢地)解除對交易巨頭的捆綁。與更廣泛的加密經濟相關的可信接口,將繼續比深度訂單和 100 倍槓桿賭場更重要。

關於這些,看看 Poloniex 和 Bittrex 就行了。

我們將密切關注交易所存款在整個加密貨幣市場市值中所佔到的百分比,以表明其不斷上升還是不斷減弱的趨勢。

別誤會我的意思,我不是在賭它們會衰落,相反,我預計它們在無機擴張方面會變得更加積極。

Web3 和 NFT:數字資源經濟

今年秋天,(儘管在最後時刻出現了一些問題)我們終於迎來了期待已久的去中心化存儲網絡 Filecoin 的發佈。此後,其它存儲解決方案(Sia,Storj,Arweave)也得到了推動,諸如 Orchid (VPN)、Livepeer (視頻轉碼)以及 Helium (IoT 設備網絡)等去中心化網絡工具也出現了。這些去中心化的硬件市場,可以說是確保網絡在未來幾年保持開放所需的最重要的基礎架構網絡。

區塊鏈不僅僅是貨幣和 DeFi,Web3 平臺打開了通往新的數字化原生資產的大門,例如虛擬現實中的遊戲產品和數字藝術,新的內容和數據許可證以及不可審查的 DNS 等。

我贊成這樣一個論點:「迄今爲止,幾乎所有類型的 NFT 都可能最終受到青睞,」 並且 Web3 平臺打開了原生數字未來的大門,比特幣和智能合約平臺主要是去中心化金融系統的火車頭,但 Web3 網絡和 NFT 是更開放的互聯網的真正關鍵組成部分。

Messari 年度報告:2021 加密貨幣投資十大趨勢

最終 Boss

由於比特幣的波動性,監管方多年來一直仁慈地讓我們獨處。

每一個高峯和低谷的市場週期都是一個假象,比特幣的崩潰讓監管者認爲這種逝去的時尚最終會死亡,不值得監管。

現在,市值已達 5000 億美元的加密市場,以及每年數萬億美元的交易額,實在讓人難以忽視。幸運的是,較大的投資者、遊說實體,甚至是監管者(現在是參議員!)在美國內部都已開始使用該系統。我已將其稱爲「比特幣叛亂」,當他們在華盛頓特區(以及布魯塞爾,東京和全球其他權力中心)發揮自己的魔力時,我們當中的一些人將開始思考最終的通道:how to rebuild a crypto-inspired nation-state

你說,這是瘋了?

噓。

來源鏈接:messari.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