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熱潮下的衆生相:有人入場炒幣,有人嗤之以鼻

**
**

作者丨中本愚 三一

編輯門人

運營丨一百 小石頭**
“什麼是區塊鏈? ”也許是近一個月以來中國人問的最多的一個問題。
10 月 25 日以來,“區塊鏈”接連登上新華社、新聞聯播、人民日報等各大央媒,“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成爲從中央到地方的新的工作重心。
區塊鏈大潮洶涌而來。
面對眼下火熱而又陌生的區塊鏈,各行各業的人羣都開始進行接觸和學習。
深鏈 Deepchain 採訪了多位區塊鏈的關注者,他們有的是將炒幣作爲投資的銀行從業者,有的是對區塊鏈轉變看法的傳統媒體人,還有的是視比特幣爲騙局的教師……
從他們的經歷和看法,也許能夠窺見區塊鏈熱潮下的衆生百態。

區塊鏈熱潮下的衆生相:有人入場炒幣,有人嗤之以鼻「 從不敢碰到積極入場炒幣 」

“哥,不是說現在流行消息拉盤嘛?有啥最新的消息?”每每遇到小李(化名),他都會問出這麼一句話。
作爲在某銀行總行工作的職員,小李常常自詡是“專業金融人士”。 平時無論是黃金、期貨還是美元。什麼行情好就炒什麼。
“我自身積蓄的 90% 都在投資產品裏。”小李告訴深鏈 Deepchain:“但儘管如此,一開始我還是不敢碰加密貨幣。”
小李表示,他在 2017 年就知道了區塊鏈和加密貨幣,而且也從其中嗅到了一些“商機”。
但同年 9 月 4 日,央行聯合七部委全面叫停 ICO。面對這一形式,小李選擇了駐足不前,不再對加密貨幣進行深一步的瞭解。
“後來,我一個高中同學來到了北京,進了(區塊鏈)圈子。”小李告訴深鏈 Deepchain:“在他的介紹下,我纔多多少少對比特幣、區塊鏈有了一些瞭解。”
幾乎同一時期,小李看到了中央有關區塊鏈的講話。“鋪天蓋地,電視上、手機上,都是有關區塊鏈的內容。”再加上,有同事給小李分享了有關區塊鏈學習的文件。
小李覺得不能再置身事外了。
“2019 年,我進入了幣圈。”小李最後表示:“我買了很多幣,比特幣、山寨幣都有。”
但值得注意的是,小李進入幣圈並不是因爲認可加密貨幣,而只是認爲其具有投資性。
“央行也不認可,我也不認可。”
今年 3 月 9 日,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就“金融改革與發展”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提問。
在回答有關數字貨幣的問題時,周小川行長表示,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作爲零售支付工具並沒有得到認可,目前央行不接受也不認可相關服務。
除了投資一些加密貨幣之外,小李自始至終都沒有對區塊鏈技術表現出太多興趣。
區塊鏈熱潮下的衆生相:有人入場炒幣,有人嗤之以鼻「 中央都發話學習了 」
和小李對加密貨幣的熱衷不同。田野(化名)對待區塊鏈和加密貨幣則表現得更爲“謹慎”。
“不是我不積極,是見過太多人吃虧了。”田野告訴深鏈 Deepchain。
作爲湖南某報社的記者,田野在短短三年的記者生涯中,親眼目睹了太多傳銷詐騙事件。
“其中 80% 傳銷詐騙是打着加密貨幣旗號。”田野至今心有餘悸:“區塊鏈我不懂,但加密貨幣我不太喜歡。”
從早先的“比特幣”傳銷,再到近幾年的維卡幣詐騙。 詐騙,這兩個字就是田野對加密貨幣的第一印象。
但隨着對加密貨幣傳銷案件的報道越來越多,田野的態度也慢慢發生了變化。
“受平常接觸的案件影響,起初覺得這東西就是傳銷,但是通過網上搜索瞭解,覺得這東西是有兩面性的。”
但同時,田野表示,區塊鏈和加密貨幣涉及到計算機和金融方面的知識,對於“外行”而言,學習的門檻比較高,所以不是很想主動去學。
“但之後的一件事情,打破了我對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抵觸。”
田野表示,11 月 4 日,主編讓他寫一篇有關區塊鏈技術與當地住房公積金系統結合的報道。
“我感到很詫異。”田野告訴深鏈 Deepchain:“但領導安排的任務不能不做。”
在蒐集資料的時候田野發現,中央政治局 10 月 24 日就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進行第十八次集體學習。
“中央都發話學習了。 ”田野說:“我就更不能不學習了。”
“忽如一夜春風來,區塊鏈瞬間火遍了全國。”這是田野在該篇報道寫下的第一句話。
通過深入的瞭解,田野對區塊鏈和加密貨幣有了全新的看法:區塊鏈只要用到正途,就能做的很好,但感覺很難。
但對於加密貨幣,田野依舊錶現出警惕的態度。
區塊鏈熱潮下的衆生相:有人入場炒幣,有人嗤之以鼻「 “鼓吹比特幣的不是傻子就是騙子” 」
作爲一名老師,最重要的就是要“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但是區塊鏈的原理,我卻有點看不懂。”樓佳(化名)一臉疑惑的對深鏈 Deepchain 說道。
作爲一名初中語文老師,朝九晚五、衣食無憂的工作讓樓佳時不時會把自己積蓄的一部分拿出來做一些投資。
“在我們小縣城,談論股票的都很少,更不用說加密貨幣了。 ”樓佳告訴深鏈 Deepchain:“倒偶爾有一兩個年輕人會說一些什麼分佈式、區塊鏈、比特幣的詞彙。”
“但都引不起大家的興趣。更有甚者還會被親戚認爲進了傳銷組織。”
樓佳表示,她也是在和親戚一起吃飯的時候,偶然聽到有親戚說加密貨幣。出於好奇,她就蒐集了一些資料,想做一個全面的瞭解。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樓佳告訴深鏈 Deepchain:“基本上很少有加密貨幣日均漲跌幅低於 10% 的。”
樓佳認爲劇烈波動的漲跌幅完全不符合價值走向。 “股市裏,一隻股票漲到 10% 就已經要燒香拜佛了;幣圈裏卻只是震盪而已。”
和鬱金香泡沫如出一轍。這是樓佳腦海裏的第一想法。
17 世紀荷蘭的鬱金香一度在鮮花交易市場上引發異乎尋常的瘋狂,鬱金香球莖供不應求、價格飛漲,遠遠超出實際價值範疇。
“所以,推廣比特幣的人,不是傻子就是騙子。 ”這是樓佳對加密貨幣的第一印象。
對於區塊鏈技術,樓佳一方面直呼看不懂,另一方面,對於學校下發的關於中央提倡區塊鏈學習的文件,樓佳不以爲意。
“老生常談,沒什麼新意。”
聊到最後,樓佳說她突然想起了一個笑話:當聊計算機和互聯網技術的時候,殺豬的還是殺豬的,烙煎餅的還是烙煎餅的;可一旦聊到比特幣、區塊鏈,殺豬的就成了技術專家,烙煎餅的甚至都可以侃侃而談。

區塊鏈熱潮下的衆生相:有人入場炒幣,有人嗤之以鼻

「 區塊鏈火了,很少聯繫的朋友找到了我 」
“我很感謝國家對於區塊鏈的重視。”區塊鏈媒體從業者張明(化名)告訴深鏈 Deepchain。
張明表示,自己是在 2018 年初看到比特幣上了微博熱搜,纔開始從比特幣瞭解到了區塊鏈。
“出於對技術的愛好,我來到了區塊鏈行業。 ”張明告訴深鏈 Deepchain。
初入區塊鏈行業的的張明,一開始對加密貨幣表現出了抵觸的心態。
“每週報選題,我都不想報和幣有關的。”
但後來張明發現,有關加密貨幣的文章,其熱度要遠遠大於技術方面的文章。
“爲了關注度和流量,我也只能硬着頭皮去了解加密貨幣。”張明如實說。
後來的張明,在工作當中,慢慢地也對加密貨幣放平了心態。“畢竟媒體從業者,不能拒絕新生事物,況且區塊鏈也是因爲比特幣才被人發現和認可的。”
“可是,儘管我自己調整好了心態。”張明告訴深鏈 Deepchain:“可我身邊的人還沒有調整好心態。”
對於張明所從事的行業,身邊的朋友多帶着有色眼鏡看待,“這個是不是傳銷啊?你們幣圈太會玩了。”張明告訴深鏈 Deepchain:“很多朋友所謂的交流更多的時候像是諷刺和嘲弄。”
回到家中,當家人親戚問及工作時。張明也會含糊其辭,“跟他們肯定講不明白區塊鏈,反而會讓他們擔心。”
自從區塊鏈登上新聞聯播,人民日報等各大央媒紛紛報道區塊鏈之後,張明發現,情況發生了轉變。
“原來對區塊鏈持輕蔑態度的朋友悄悄地跑過來問我這個行業怎麼樣,有沒有發展空間。”張明稱:“感覺挺不一樣的,一種被尊重的感覺。”
“現在隔三差五就會有一些平時不怎麼聯繫朋友過來問我比特幣、區塊鏈相關的東西。”張明告訴深鏈 Deepchain:“還有人把我說的內容整理出來。”
“原來,有一些事業單位要求員工學習區塊鏈的知識。”張明邊笑邊說。
但同時,張明也表示,中央的講話並不能反映出個別幣圈用戶所說的牛市要來了,國家倡導的是對區塊鏈技術的學習,同時,國家也會加強對加密貨幣的監管。
“所以,別太盲目樂觀。”張明說。
現如今,區塊鏈學習熱潮正在全國如火如荼的展開,或許在不久的未來,區塊鏈會更廣泛的落地。屆時,區塊鏈纔會真正的走進人們的視野和生活中,受到人們的正視和重視。
**本文爲深鏈 Deepchain(ID:deepchainvip) 原創。未經授權,禁止擅自轉載。轉載請後臺回覆關鍵詞【轉載】

**區塊鏈熱潮下的衆生相:有人入場炒幣,有人嗤之以鼻區塊鏈熱潮下的衆生相:有人入場炒幣,有人嗤之以鼻「 推 薦 閱 讀 」區塊鏈熱潮下的衆生相:有人入場炒幣,有人嗤之以鼻區塊鏈熱潮下的衆生相:有人入場炒幣,有人嗤之以鼻區塊鏈熱潮下的衆生相:有人入場炒幣,有人嗤之以鼻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