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加密世界有哪些低調前行的產品趨勢值得關注?早期加密基金 1confirmation 合夥人 Richard Chen 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原文標題:《加密世界低調的三種產品趨勢》(3 Under-the-Radar Product Trends for 2020)
譯者:CiQi

加密世界的熊市還在繼續,但加密領域的產品從來沒有停下構建的腳步。2019 年最突出的是 DeFi 的進展,相對於年初,從其抵押的資產規模到產品的多樣性方面都有了很大的發展。從穩定幣、借貸、期貨、合成資產等方面都取得了進展。不過,dApp 等方面的進展依然不大,在進入主流人羣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那麼,加密世界在 2020 年會迎來什麼樣的發展?本文作者 Richard Chen (早期加密基金 1confirmation 合夥人)認爲,加密世界有三種低調前行的產品趨勢值得關注,它們分別是:智能合約保險、聯合曲線以及錢包用戶體驗。


加密貨幣領域從來都不缺乏新聞和戲劇性,2019 年也不例外。但在這些喧鬧的表象之下,很多團隊已經在構建這個世界所需要的開放金融產品。

從長遠看,產品的採用纔是推動產業發展的最終力量,我花了很長時間思考如何實現產品與市場的契合。我認爲如下三種低調的產品趨勢將會在 2020 年取得實質性的突破:

1. 智能合約保險

DeFi 是以太坊在 2019 年的典型代表。用戶抵押的 ETH 量超過 270 萬,通過抵押來使用能產生大量收益的金融產品。這意味着 2019 年在 DeFi 應用中鎖定了大約 6.64 億美元的資產,因爲人們希望使用而不是花費其加密貨幣。

與傳統金融相比,DeFi 的最大優勢之一是可組合性,我們看到了很多諸如 InstaDApp 和 Zerion 這樣的聚合者,它們的構建集成了 MakerDAO、Compound、Uniswap 這些貨幣樂高。

然而,DeFi 的可組合性也伴隨系統性的風險。如果像 Compound 這樣的底層貨幣樂高遭到黑客入侵,那麼,每個基於 Compound 構建的項目都會遭殃。這類似於 2008 年,次貸違約危機最終導致雷曼兄弟和貝爾斯登像紙牌屋一樣倒塌(藍狐筆記:MakerDAO 目前是 DeFi 中更底層的項目)。

此外,像 Linen 和 Outlet 這樣的高收益 DeFi 儲蓄賬戶以主流用戶爲目標,那麼,隨之而來的第一個問題是:風險是什麼?

從歷史上看,智能合約審計和形式化驗證無法捕獲關鍵漏洞。傳統保險公司動作太慢且過於官僚化,無法進入這一領域,這導致加密原生的保險項目的興起。Nexus-Mutual、Upshot 以及 Convexity 這三個項目分別在互助、預測市場以及金融衍生品領域開展保險業務。這些產品中的每一個都有其優缺點,且它們自身就有用,常用於不同目的。

我對互助方式的保險最感興趣。在過去幾年,我們在以太坊上看到很多 DAO 的實驗,從 TheDAO 到 MakerDAO,再到 MolochDAO、Metacartel DAO 等。保險版本的 DAO 在現實世界就是互助,它爲社區所有,類似於以「自助」方式運作的保險公司,且其利益是爲其成員服務的。歷史上曾經有過先例,就是當保險公司進入特定市場過於緩慢時,互助模式進來填補空白。在 17 世紀,英國商人和水手彙集其資源,從而形成海上保險的第一個版本。

如今在智能合約保險領域也有類似的現象。像 Flexa、Paraswap 以及 Totle 這些項目都在彙集其 ETH 儲備,旨在爲用戶提供保險服務。迄今爲止,已經承保超過 100 萬美元的保險,而在 2020 年,這一數字會繼續增長。

2. 聯合曲線

聯合曲線是鑄造和銷燬代幣的智能合約。(藍狐筆記:聯合曲線,bonding curve 由 Simon de la Rouviere 提出,它描述了「代幣買賣價格」與「代幣發行總量」之間的函數關係。)買入聯合曲線會推高代幣價格,使其沿着曲線走高,反之亦然。

加密貨幣的短期價格很大程度上由交易所上投機交易驅動,這毫不爲奇。考慮到代幣價格影響加密網絡的經濟性,聯合曲線對如下這樣的項目來說是非常合適的:這些項目希望其代幣的成功與某一基本指標決定的公式直接關聯,而不是跟投機者的一時興起相關。

此外,其代幣總是有流動性,因爲其交易對手是智能合約而不是另外一個買家或賣家。聯合曲線防止流動性在多代幣經濟中分散於多個不同交易所中。聯合曲線代幣不可轉讓,因此,它們可以很好地用作爲 DAO 代幣。買入聯合曲線就像是購買會員資格,以獲得專屬權利,例如從某些使用中賺取費用。這些費用可用於購買聯合曲線,從而推高代幣價格,並導致代幣持有人直接從產品使用中捕獲價值。

2019 年的很多項目,例如 Fairmint、Forte、Nexus Mutual、Uniswap、Cheeze Wizards 等,都在用聯合曲線。預計在 2020 年會看到更多的項目試驗新的聯合曲線。(藍狐筆記注:聯合曲線通過將數學公式和智能合約結合起來表達了利益的博弈,有機會實現更合理的代幣經濟模式,值得關注)

3. 錢包的用戶體驗

dApp 大規模採用的最大瓶頸是用戶的入門體驗。根據 Dapper 實驗室 CEO Roham Gharegozlou 的說法,當被告知需要下載 Metamask 插件時,高達 99% 的新用戶都流失了。使用今天的 dApp 就像是在 1993 年試圖使用互聯網一樣,當時還沒有 Netscape 瀏覽器,你必須親自去書店購買 TCP/IP 軟件軟盤,並遵循 38 個步驟的安裝過程。(藍狐筆記:不管是下載和使用錢包還是安裝插件,雖然有很高的門檻,但並非不可克服。除了使用門檻,還需要考慮用戶需求的強度,如果有足夠的剛需,這些都是可以克服的。所以,除了用戶體驗之外,更要考慮產品和市場的需求契合。)

幸運的是,在過去一年,已經做了很多出色的 UI/UX 研究,以此來提升 dApp 用戶體驗,並且它們將於 2020 年在錢包中實施。重點有兩個:基於合約的賬戶、元交易。

基於合約的賬戶(相對於與外部擁有的賬戶)由智能合約代碼支持,並且不需要私鑰即可訪問資金。智能合約錢包利用基於合約的賬戶消除了用戶管理私鑰的需求,同時其資金也無須被託管。

這些錢包也可以被編程出具有傳統銀行安全的特性,例如賬戶恢復、欺詐保護、提款限制等。明年,以太坊用戶將從使用最多的外部擁有賬戶轉向基於合約的賬戶。

元交易依賴於中繼者將用戶交易廣播到以太坊區塊鏈,從而使 dApp 和錢包在用戶體驗上具有了更多的靈活性。dApp 可以補貼那些在其購買加密貨幣前試用 dApp 的用戶,這部分費用可以算作爲用戶獲取成本(藍狐筆記:CAC,也就是 customer acquisition cost)。用戶也可以僅用 Dai 來使用 dApp,而無須持有 ETH 以支付 gas 費用。

今年早些時候寫過關於錢包格局的文章(藍狐筆記:可參考藍狐筆記之前發佈的文章《加密錢包的生態格局:進展到什麼程度?》),並且相信最終成功的錢包路徑會是非託管+本地集成的。我們會看到用戶使用電子郵件和密碼登錄 dApp,跟 Ta 們使用 Web2 應用時所習慣的那樣。它消除了對種子短語備份(藍狐筆記:就是助記詞)或插件下載的需求,這將有利於 dApp 連接到更多用戶。

來源鏈接:www.coindes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