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信中立性該如何指導加密網絡?Vitalik Buterin 分享了他對可信中立機制的特性總結。本文系由 Coinbase 前 CTO Balaji S. Srinivasan 接手的網站 Nakamoto.com 發表的第二篇文章。

原文標題:《Vitalik:可信任的中立機制是一個系統的核心》(Credible Neutrality As A Guiding Principle)
撰文:Vitalik Buterin,以太坊聯合創始人
翻譯:頭等倉

在本文中,Vitalik 強調了可信中立性的重要性,並且總計了可信中立機制的幾個特性。因爲加密網絡本質上是一種新的激勵行爲的方式。目前,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的人通過提供驗證工作(挖礦)的自治協議得到了有效報酬。這些系統還允許對規則進行編碼,來補償人們做其他類型的工作,比如 Zcash 的創始人獎勵或 Decred 的去中心化財政。爲了讓這些系統成功,就需要保持一種可信任的中立性,以確保沒有任何組織遭到不公平的攻擊,否則這些系統就會遇到一系列安全性問題。

Vitalik Buterin:可信中立性指導加密網絡

人們有時會對開發者直接決定將代幣分配給一部分人不滿,但是卻不會對比特幣和以太坊分配給礦工的挖礦獎勵不滿。

人們會對社交平臺審覈屏蔽掉一些涉及政治形態內容而感到不滿,但是卻不會因爲懲罰違反滴滴規則的司機而感到不安。

在這種情況下,V 神認爲,有一項非常重要的原則在發揮作用,即:在建立決定高風險成果的機制時,這些機制必須具有可信的中立性。

機制:算法+激勵

本質上,機制是算法+激勵,是一種工具,引入了決策者的價值觀。運作良好的機制中,可以引導人做出有效且機制制定者想要的結果,並且具有激勵性,可以使人們「誠實」地參與。

以下是一些機制示例:

  • 民主:選票控制選舉出的政府席位。
  • 社交媒體:點贊控制着更多人可以看到這一條內容,反對和屏蔽則是減少。
  • 區塊鏈的 PoW 和 PoS 機制:挖礦者和參與者決定最長鏈是否合乎規範,獎勵用於鼓勵正確行爲。

我們正在進入一個高度網絡化、高度中介化和快速發展的信息時代,在這個時代中,中心化機構正在失去公衆的信任,人們正在尋求替代方案。因此,我們需要不同形式的機制。

什麼是可信任的中立性?

本質上,如果查看機制的設計,該機制不會歧視或反對任何特定人羣,那麼該機制就絕對是中立的。「任何開採一個區塊的人都將獲得 2 ETH」,這是絕對中立的;「Bob 寫了很多代碼,應該獎勵他」不是中立的;「被五個人都標記爲不好的帖子都不會被顯示」則是可信的中立。

在現實生活中,很難實現完全的中立性。任何人挖出區塊,都獲得相同數量的獎勵,但是卻對身處便宜電力地區、有便宜礦機的人更加有利。一箇中立機制公平地對待每一個人,才能使大多數人都信任這個機制。礦工身份很容易被驗證,但是卻更難定義一個人是不是開發人員、有無做出巨大貢獻。因此中立機制的重點不是中立,而在於可靠的中立性。也就是說,設計出的機制必須使大部分人都有基本相同的付出 / 代價,這一點至關重要,每個參與者都可以看到機制是公平的,從而將此當作底盤,不會輕易放棄和這個機制。

也就是說,我們需要的是常識概念,或者說可以用較少的數學術語來闡述廣泛的合法性、合理性。爲了獲得這種中立性的常識(即每個人都認爲這個機制具有公立性這種常識),該機制的公立性必須非常顯而易見。

建立可信的中立機制

建立可信的中立機制有四個主要規則:

  • 不要將特定的人員或特定的結果寫入該機制
  • 開源和可公開驗證的執行
  • 把事情簡單化
  • 不要經常更改
  1. 簡單易懂。回到前面的例子,「開採一個區塊的任何人獲得 2 ETH」是可信的,而「鮑勃獲得 1000 個代幣」則不是。在可靠的中立機制設計中,目標是這些期望的結果不會寫入機制中。在自由市場上輸出中的大多數信息應該來自參與者的輸入,而不是來自機制本身內部的硬編碼規則。
  2. 容易理解:該機制的規則應該是公開的,並且應該有可能公開驗證規則是否正確執行。在許多情況下,用戶不希望輸入公開可見,那麼零知識證明和區塊鏈的結合可以同時實現可驗證性和隱私性。
  3. 機制越簡單,機制所具有的參數越少,插入針對目標組或針對目標組的隱藏特權的空間就越小。
  4. 不過於頻繁地更改機制。過於頻繁的更改反而會失去可信任性。

不侷限於中立:功效也很重要

與可信的中立性對立的還有追求極端的中立性:如果不能完全公立,就不能執行。

這種觀點的謬論在於:以廣義中立爲代價實現了狹義中立。機制可以保證每個礦工與每個其他礦工處於相同規則,每區塊 12.5 BTC 或 2 ETH,但是礦工的貢獻無法超越開發者。如果我們採用毫不妥協的狹義純粹的中立主義,社區的其他需求根本不會得到系統的支持,實現不了廣義上的中立。

因此,可信的中立原則也必須有效力原則加以擴充。好的機制也必須能夠解決現實問題。如果不能做到這一點,機制制定者就會受到批評。如果沒有找到可靠的中立機制來解決問題,就會短期內先採用不完美的中立機制。區塊鏈的預售和一定時間內的開發人員獎勵就是短期內暫時採用的不完美例子。另一個是在還無採用去中心化方法時,就必須先採用中心化的方法進行檢測。儘管如此,我們必須要認識到可信任中立性的可貴性,並逐步實現。

如果有人擔心不完全的中立性會導致喪失信任,可以採用「故障安全」的方法進行補充。人們可以加上事件限制,獎勵會在超出有限時間後消失,必須進行更新。人們可以在 Layer2 (rollup 或者 ETH 2 執行環境)中實現這種機制,實現網絡效應鎖定,如果這種機制失調,可以通過協調工作來廢棄這個機制。

解決問題的可信中立機制在理論上是存在的,需要在實踐中加以發展和完善。

  • 預測市場,例如 electionbettingodds.com 作爲一個「可信的中立」來源,可以預測誰在不久的將來贏得選舉。
  • 信譽系統。

現在最大的挑戰是使機制既開放,但同時又能抵抗攻擊,但是允許開放規則、又能保證可驗證執行和輸出以及輸入私密的加密技術的發展將使這變得更容易。

原則上,我們知道完全有可能建立具有可信任的中立性的規則——正如上面提到的,我們基本上已經在多數情況下這樣做了。但隨着我們依賴的 software-intermediated (軟件中介)市場數量增加 , 確保這些系統不會將權利賦予少數人成爲重中之重——無論是運營商平臺還是服務供應商——我們要創建的可信系統的規則是任何人都支持的。

爲什麼可信任的中立性很重要

加密網絡本質上是一種新的激勵人類行爲的方式。事實證明,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的人通過提供驗證工作(挖礦)的自治協議得到了有效的報酬。這些系統還允許對規則進行編碼,來補償人們做其他類型的工作,比如 Zcash 的創始人獎勵或 Decred 的去中心化財政。爲了讓這些實驗成功,他們需要保持一種可信任的中立性,以確保沒有任何組織遭到不公平的攻擊,否則他們就有可能遭遇困擾着加密系統的問題,而加密系統希望取代這些問題。

來源鏈接:nakamot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