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以用戶爲中心的代幣分發機制究竟該怎麼玩?

撰文:Dmitriy Berenzon,區塊鏈投資機構 Bollinger Investment Group 研究合夥人;作者授權鏈聞翻譯並發表該文中文版本

編譯:Perry Wang

IDEX 在 2017 年 10 月開風氣之先, Synthetix 在 2019 年 7 月加以改進,然後, Compound 在 2020 年 6 月大規模實施, 流動性挖礦 作爲一種更好的代幣分發機制,已經吸引了幾十家 DeFi 協議發揮想象力落地開花。

DeFi 流動性挖礦設計思路終極寶典2020 年 6 月至 9 月間啓動的流動性挖礦計劃不完全清單

流動性挖礦對 DeFi 領域的影響令人振奮,截止撰寫本文時,DeFi 各協議總鎖定價值 TVC 超過 100 億美元 ,而 2020 年 6 月 16 日僅有 10 億美元。這也給以太坊網絡帶來壓力,用戶湧進 DeFi 進行收益耕種實現利潤的同時, Gas 價格 和交易費用也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

儘管這種熱情讓人想起 2017 年的 ICO 泡沫,但當前 DeFi 項目的基本面要更爲牢固。

我將在本文中解釋什麼是流動性挖礦,哪些方面有 成功之處 ,哪些方面 可以改進 。在 DeFi 領域快速發展的同時,我希望記錄下大多數有趣的發展,可以爲想要實施流動性挖礦計劃的協議和想要參與流動性挖礦的用戶,都能提供有用的信息。

流動性挖礦 101

流動性挖礦是一種網絡參與機制,具體原理是:用戶向協議提供資金,以換取該協議的 原生代幣

這個術語是幾年前由 CoinFund 的創始人 Jake Brukhman 提出的。他在各方網絡參與的情境下討論了「 Generalized Mining 」的概念。流動性挖礦的細微差別在於,網絡有特定的需求,即 流動性供應 ,用戶不需要購買代幣,而會獲得代幣獎勵,代幣經常是一種治理代幣,可讓持有人對協議參數進行投票,包括價值獲取機制。許多人經常將其稱爲「 收益耕種 」。

儘管這些術語通常可以互換使用,但收益耕種並不一定需要代幣——例如,流動性提供者 LP 可以僅通過交易費一項從 Uniswap 上獲得收益。

並非所有流動性挖礦計劃是平等創建的。看看過去幾個月新推出的協議,呈現了三種分類:

DeFi 流動性挖礦設計思路終極寶典部分項目,未完全按比例繪製,數據來源: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LNPXDOz6CuflFjCwfl-GNWq7vpCTLpIPpiWog6bF7Vc/edit?usp=sharing

  • 公平啓動 :主要目標是不通過直接銷售,而是以某些其他 客觀標準 (例如,作爲協議的活躍用戶) 來分配大多數代幣,並確保每個人都平等地獲取分配。就像假設從第一天起 Uber 就是被其司機和外賣騎手所擁有。

  • 程序式去中心化 :主要目標是逐步實現 社區所有制 ,將資產管理降至最小化。就像假設 Uber 簽了一份有法律約束力的協議,在未來幾年將多數股權分發給其司機和外賣騎手。

  • 增長營銷 :主要目標是在預定的時期內 激勵特定的用戶行爲 。就像假設 Uber 用股票對客戶的部分行程給予回扣。

其中每一種都有其優點和缺點,協議可能同時涉及多個類別,例如,Uniswap 硬編碼的 2% 通脹率,就是一種長期的程序式分配。「最佳」方法將取決於協議的目標。

流動性挖礦的重要性來自於多個原因:

  • 分發範圍更廣 : 2017 年時的 ICO 讓很多散戶投資者非常憤怒。 私募輪 使得比例很高的代幣被出售給大投資者,這些投資者後來重倉拋售頭寸時帶動價格大跌,讓散戶投資者損失慘重。流動性挖礦試圖實現公平的競爭環境,爲機構投資者和散戶投資者提供擁有該協議原生代幣的均等機會。

DeFi 流動性挖礦設計思路終極寶典YAM 和 YFI 被高亮爲「公平啓動」,來源:https://synthesis.substack.com/p/fair-launches-will-disrupt-crypto

  • 更緊密的聯動 :流動性挖礦計劃的好處是,代幣持有者更有可能成爲協議用戶。在分析了代幣持有者的用戶羣之後, 0x 協議在 2019 年末得出以下結論,而流動性挖礦有效地推動這一維恩圖 Venn diagram 結合地更緊密:

DeFi 流動性挖礦設計思路終極寶典數據採集自 2019 年 10 月 30 日,不反映當前持幣分佈,來源: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sQx8A1jUhO0IQhiqF7gGkwkn0Qwps8Da/view

  • 更具包容性的治理 :擁有協議部分所有權的用戶有動力幫助它成功。通過儘早分享潛在的財務收益,流動性挖礦計劃可增強 社區參與度 ,並幫助協議啓動或過渡到去中心化組織 DAO。

  • 加快實驗速度 :在 DeFi 領域中,流動性 = 可用性。流動性挖礦計劃的反身性內在推動代幣升值,進而推動更多的資金流入,形成 飛輪效應 ,降低了團隊新項目獲得市場吸引力的准入門檻。這也可能會導致相反方向的 螺旋式下降 ——正如比特幣礦工在 BTC 價格跌至特定閾值以下時關閉其礦機一樣,如果某個 DeFi 協議的經濟機制不能創造收益,流動性挖礦的耕種農夫也會從自動做市商 AMM 或流動性資金池中撤出資金。這一循環加快了創新步伐,最終使該行業受益。

成功之處

過去四個月中進行了數十次實驗,雖然很容易注意到有失敗的協議,但許多協議的設計選擇都是成功的,應會被納入未來的迭代中。

對長期流動性給予回報

當前流動性挖礦計劃中的大部分流動性來自於「 純博利資本 」,它們不忠於任何協議,只是尋求當時最有利可圖的機會。

你也許有這樣的朋友,在每家外賣創業 App 上都註冊一個賬號來享受優惠或霸王餐。這裏的問題是,短期流動性的價值不如長期流動性,流動性挖礦計劃應進行調整以反映這一點。

Ampleforth 在解決這個問題上有不俗的表現,其 Geyser 項目中採用「時間係數」機制,根據存款時間長度給予不同的獎勵。第一天「 時間係數 」爲 1,第 30 天上升至 2,第 60 天后上升至 3。因此很多人願意多等兩個月再提款。

資金留存時間長度參差不齊,但總體令人欣慰。根據 8 月 4 日 (程序啓動後 43 天) 的團隊信息更新,大約有 6,036 位唯一用戶試用了 Geyser,而當天有 4,242 位用戶仍處於活躍狀態 (留存率約爲 70%)

根據未經證實的內部消息,9 月 8 日 (78 天后) ,Geyser (特別是 AMPL-WETH Uniswap 資金池) 擁有 7,318 個唯一用戶和 3,193 個活躍用戶 (留存率約爲 44%) 。鑑於另有很多流動性挖礦計劃湧現,用戶數量下降是在預期之中的,但流動性下降更加劇烈——截至 9 月 8 日,AMPL-WETH 資金池中的流動性約爲 950 萬美元 ,總存款約爲 8300 萬美元 (流動性留存率約爲 11%)

參數微調

流動性挖礦計劃不應「一勞永逸」,儘管協議團隊會盡力預測這些項目可能出現的偏離行爲,但他們需要隨時進行調整。

Balancer 在流動性挖礦計劃推出幾周內在參數微調方面表現不俗,增加了五個新參數,對特定類型流動性予以獎勵,例如:

  • 比例係數 :懲罰資金不平衡的資金池,對其交易者提供較少的可用流動性

  • 費用係數 :懲罰高交易費,因爲這會導致該資金池的交易吸引力下降

  • wrapFactor :懲罰高關聯度的資產對,因爲 這會導致 Balancer 吸引的有用流動性降低

事實證明,Balancer 快速而連續的調整引起了 LP 的共鳴。在 6 月 1 日該項目啓動之前, LP 數目在 1-15 之間。這個數字在 6 月 1 日躍升至 71,並且一路走高。9 月的 LP 數值爲 861-1,517

DeFi 流動性挖礦設計思路終極寶典來源:https://explore.duneanalytics.com/dashboard/balancer

跨協議社區互動

流動性挖礦計劃並非一帆風順,LP 會主動評估其參與該項目的機會成本,而讓其參與其中的有效方法之一是與他們目前所屬的社區保持一致。

YAM 在這一方面表現優異,它們推出 八個流動性資金池 ,瞄準 DeFi 領域最大、最活躍的代幣社區:

DeFi 流動性挖礦設計思路終極寶典YAM v1 交互界面

YAM 的飛速發展令人印象深刻,在該協議的漏洞爆出之前,24 小時總鎖定資產 超過 5 億美元

DeFi 流動性挖礦設計思路終極寶典來源:https://explore.duneanalytics.com/dashboard/yams-

持續性產品創新

水準高於標準值的 DeFi 協議的流動性挖礦計劃並不能使其成爲更好的協議。在啓動流動性挖礦計劃之前, CompoundCurveUniswap 都有優異表現,在流動性挖礦計劃推出之前確立 了函數和有用的協議,使人們更容易第一時間開始參與其流動性挖礦計劃。

另外,協議分叉不應該只專注於刪除創始人和投資者分配,而應該專注於爲協議有效 添加新效用 ,讓分叉出的新協議具有有別於原始協議的競爭力。

Pickle Finance 迄今爲止的產品路線圖做得很好,其中包括幾種新穎的產生收益的 投資策略 ,以及最終的穩定幣套利策略,旨在讓穩定幣恢復與所錨定資產的固定匯率。

Based 也在積極開發其路線圖,其中包括一個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 和公平啓動平臺。

代幣分發時間更短

分發時間持續過長的流動性挖礦計劃在應對市場動態和協議策略變化方面失去了靈活性。儘管說, 分發時間 持續較長的項目更適合代幣分配,但這種代幣分配也可以根據買賣雙方的決定和時間偏好在公開市場上進行。

另外,在市場上引入了足夠的流通量纔可以更有效實現的價格發現。如果一個被極度看好的協議採用多年期的流動性挖礦計劃,但是如果代幣在初期 定價過高 ,而代幣早期流通時 流通量較低 ,早期持幣者會面臨投資虧損,則有傷害社區的風險。

Yearn 的 YFI 代幣的發佈是一個極端例子,其 100% 供應量在 9 天之內 分發完畢。從市場架構角度而言,幾乎沒有任何賣方拋售壓力,因爲之前沒有任何持幣者,這就形成了一個 良性循環 ,早期進入市場的結盟持幣者從代幣的上漲中受益最大。該代幣目前由 13,507 個地址持有,並擁有業內最熱情和參與度最高的社區之一。

對於選擇較長計劃持續時間的團隊,一種實現平衡的方法是 頭重腳輕式分發 ,因爲較早的流動性比較晚的流動性更有價值。

與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半類似,你的協議可能有 衰減函數 ,獎勵功能在最初幾天 / 幾周內獎勵更高,並逐漸減少。

SushiSwap 在這方面有優異表現,其頭兩週的代幣發放 加速了 10 倍 ,這使它們在峯值時積累了 15 億美元的資產,約佔 Uniswap 當時流動性的 73%。

較長的獎勵解鎖時間表

對於代幣分發持續時間較長的流動性挖礦計劃,存在一種 遭經濟攻擊 的向量,這種情況下其他產生收益的協議 (例如 Yearn yVaults, Harvest Finance) 可以參與該計劃、且無意長期持有其代幣。這降低了對願與該協議長期願景共進退的參與者的獎勵。

團隊退出獎勵時間表 可能會減少這種攻擊的可能性,因爲僱傭軍在參與計劃之前會三思而後行。較長的獎勵解鎖時間表能降低遭遇這種攻擊的可能性,因爲純博利資本在入局之前會謹慎三思。

兌現時間表 還爲信息在整個市場中的傳播提供了充裕的時間,可以通過讓代幣持有者確定這是否是一個可行的 長期項目 (例如,清晰的代幣價值累積、有效的治理系統、活躍的社區) 來幫助代幣實現價格發現。

DODO 在流動性挖礦計劃中做出了一個勇敢的決定,將代幣鎖定直到他們在 AMM 上提供初始流動性一週後,然後在接下來的 六個月內 線性兌現。即使有這些限制,DODO 仍然能夠從 3,105 個地址吸引超過 9,000 萬美元的流動資金。

更多的績效參數

許多協議可能在啓動流動性挖礦計劃時,對想要 激勵哪些具體結果 沒有明確的目標,或者沒有關於這些項目有用性的度量標準。理想情況下,團隊應該清楚「在 Y 周內分配 X% 的代幣供應量,會導致協議增加 Z 美元的流動性」。理想情況下會得到圍繞單位流動性的美元成本和協議中代幣分發持續時間的指標,比較有效的是加密原生版 客戶獲取成本 CAC客戶終身價值 LTV

UMA 的流動性挖礦計劃在這個方面表現不俗, 在固定時間內針對某一特定資金池提出以下問題:

  • 「百分之多少的耕種者 立即出售 被獎勵的代幣?」

  • 「百分之多少的耕種者用獎勵的代幣 進行投票 ?」

  • 「分發的 範圍 有多廣?」

該項目頗爲成功,一度吸引鎖定了價值約 2000 萬美元的 ETH,爲團隊貢獻了一些非常重要的數據點,例如「 日均流動性成本 」daily cost-of-liquidity,每百萬美元的相應數值從不到 1000 美元到 4500 美元不等。

更公平的參與

目前的多數流動性挖礦計劃令 大額資本投資者 收益更豐厚,這一點令人失望,傷害了社區參與的積極性和代幣的分發。

Based 試圖利用單個地址對最初流動性資金池的 質押金額封頂 爲 12000 美元的方法解決這一問題。Pickle 也試圖利用「 二次投票 」阻止巨鱷對治理決策獲得不對等的影響力,以此解決這一問題。

儘管我們不清楚巨鯨是否創建多個地址來規避質押和投票限制,但至少這是向正確方面邁出了一步。

代幣供應量封頂

我認爲,目標長遠的項目不應限制代幣供應量。這些協議 更像是公司 而不是貨幣,並且沒有公司會限制自己發行股票的能力。此外,由於無法創建新的流動性挖礦計劃,因此該協議更容易受到 吸血鬼攻擊

與此同時, 持續的高通脹率 可能會損害所有代幣持有者的價值。此外,高通脹可能會加劇與治理相關的攻擊向量,這可能會對更廣泛的 DeFi 生態系統產生嚴重影響。例如,如果具有無上限供應量、且通貨膨脹可調的代幣 X 被 Compound 接受爲抵押品,那麼惡意參與者可以投票鑄造無數代幣 X,以此竊取 Compound 中的所有抵押品。

一種解決方案是 硬編碼 一部分低通脹尾部代幣存入社區管理的金庫,或者硬編碼納入終極通脹選項,同時將初始通脹率設置爲 0% 並同時設置通脹上限。

普遍問題

除上述建議外,流動性挖礦計劃還有幾個需要解決的普遍問題:

  • 漏洞 :儘管並非故意,流動性挖礦計劃可能被用戶 鑽漏洞 偷取獎勵。例如 Compound,遞歸的借 / 貸可能造成「虛假」交易額,導致真正的用戶被擠出。據某些未經證實的估計,Compound 報告供應額中超過 30% (例如,目前有 10 億美元供應額,其中 7 億美元是不存在遞歸的價值) 屬於此類情況。這類用戶行爲不會給 Compound 帶來什麼價值,因爲這些流動性是其他用戶無法訪問的。

  • 技術性風險 :安全審計的費用很高,想要進行公平啓動的團隊通常沒有資源來事先完成安全審計。這導致其主網合同中發現錯誤,從而導致用戶資金損失。這也使具有技術專長或資源的人員可以通過檢查合同的準確性 / 安全性獲得搶跑優勢。Fair Launch Capital 試圖通過提供無附加條件的 贈款 以支付審計和發佈的費用,以此來解決這一問題。

  • 「捲款跑路」 : 即使不存在無意的漏洞,畢竟當前多數流動性挖礦項目都是由匿名創始人啓動的,這無疑是給騙子創造了最佳的條件。這些騙子可能在毫無或者僅有極少反響情況下剝削智能合約 (例如調用 Hotdog 等的 mint() 函數,或者在 Yuno 協議中只需要賣出代幣) 。技術背景雄厚的用戶能理解使用 Diffchecker 等工具的攻擊向量,但流動性挖礦對於散戶參與者而言依然是一個高風險遊戲。

  • 信息不對稱 :雖然流動性挖礦的目標是公平分配,但內部人員可能在流動性挖礦計劃的前幾分鐘 / 幾小時內搶佔先機,這就佔有了相對零售參與者不公平的優勢。解決此問題的一種方法是,對於流動性挖礦計劃將啓動一事予以充分通知。

  • Gas 成本 :以太坊高昂的 Gas 費往往會讓小參與者「 被競價擠出局 」,流動性挖礦計劃則留給了有能力支付 Gas 費的人。這會傷害代幣分配和低價值項目,例如專注於 NFT 和遊戲的項目。

結論

儘管 DeFi 流動性挖礦項目進行了 大量試驗 ,但我們可能還尚未達到最佳分配模型,但請不要誤解——流動性挖礦已經發展到了今天的局面。

此外,儘管在撰寫本文時,許多流動性挖礦計劃都取得了成功,但讀者應注意,我們不清楚長期的影響。我期待着從現在開始的 6 至 12 個月內進行再一次回顧。

感謝 Dan Elitze、Christopher Heymann 和 Michael Anderson 對本文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