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與區塊鏈,似乎正是當下人類面對技術進步的一個縮影。技術究竟是中立的,還是善良的?我們應該如何面對快速躍遷的技術?

超級富豪、特斯拉 CEO 馬斯克再一次把比特幣點燃。其個人的推特簡介改爲「比特幣」後,他再度表態「比特幣是一個好東西,我是一個支持者。」

對投機者,這是「炒幣」盛宴。馬斯克更改推特簡介導致比特幣價格一小時暴漲 18%。

究竟是「脫實向虛」炒作,還是「腳踏實地」去服務實體經濟?

面對比特幣的熱潮,不同的人羣給出了完全截然相反的答案。

比特幣與區塊鏈,似乎正是當下人類面對技術進步的一個縮影。技術究竟是中立的,還是善良的?我們應該如何面對快速躍遷的技術?長時間來,我們並沒有探尋好恰當的處理方式。

「技術中立」的退潮

「我們認爲技術並不可恥。」快播王欣在法庭上申辯。

「平臺無罪,研究開發平臺的技術無罪」的論調引發了極大的爭議。「技術中立」的頂峯來自於 1984 的「環球影業訴索尼案」,在此後 20 多年裏,技術中立一度成爲基本共識和根本原則。

如果拋開人的因素,只談技術,的確可以爲技術產品開脫。但人的因素註定是不應當被拋開的。而人性的複雜之處就在於,面對所謂「中立的技術」,註定會產生完全不同的後果。

P2P 視頻技術,在使用過程中完全變味,變成滋生盜版的土壤。加密技術,卻衍生了投機、空氣幣,讓人在狂熱之中陷入萬劫不復。據中國裁判文書網,2018 年以前,關於虛擬貨幣的傳銷案件年均增長率超 100%,僅 2018 年就達到 166 起,佔到整體傳銷案件的近 5%。

同樣的區塊鏈技術,更多人把目光投向了投機與加密貨幣對黑產的保護。以歐科雲鏈爲代表的一批人,紮根技術研發,希望把區塊鏈技術與實體經濟更好結合起來。

自 2013 年成立以來,歐科雲鏈一直致力於區塊鏈技術的研發和應用,積極探索如何運用新興技術驅動金融創新、賦能金融提質增效,着力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全球範圍內,歐科雲鏈是少數支持大規模商業應用落地的解決方案與服務提供商。

對於區塊鏈技術,歐科雲鏈的思路則是「在依法合規、風險可控的前提下開展更多金融科技領域的創新探索,爭取在新一輪數字化浪潮下,交出一份滿意的答卷。」

互聯網時代,技術中立是有前提的。面對技術,有的人看到的是套利空間;有的人會去僞存真,推動技術向積極的方向發展。技術,沒有絕對的中立。

「科技向善」的邊界

在技術中立之外,「科技向善」進一步成爲新的思潮。

歐科雲鏈始終在潛心專注於底層技術研發攻關和行業基礎設施建設。通過自主研發的區塊鏈底層架構產品,在實現區塊鏈衆多先進特性的基礎上,大規模提升了技術的可擴展性。大幅降低了區塊鏈數據傳輸的成本,極大提升了區塊鏈應用開發的效率。

同時,針對加密貨幣隱蔽性強的難題,歐科雲鏈推出「鏈上天眼」功能,「鏈上天眼」基於對海量鏈上數據的深度分析和持續更新,可將交易行爲還原並以「可視化」形式呈現,以及爲用戶提供交易圖譜、地址分析等服務。對追蹤數字貨幣流向、明確重點偵察方向、提高偵察效率大有裨益。

當然,需要看到的是,科技向善的「善」也面臨着邊界問題。

2019 年 12 月 26 日,南方科技大學副教授賀建奎宣佈了一對艾滋病毒免疫的基因編輯嬰兒的誕生。通過對基因(CCR5)進行修改,嬰兒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病毒 HIV。從社會大衆的角度,以技術手段,高效地讓人獲得對抗艾滋病的能力,在本意上,這似乎符合「科技向善」的道理。

但在當下技術條件極爲不成熟的情況下,基因編輯嬰兒絕非「善」。在當前基因編輯技術不成熟,潛在問題上不清晰的情況下,打着「善」的旗號只會犧牲無辜的兩名嬰兒。而即便技術成熟,基因編輯嬰兒的倫理和潛在社會問題也像是一個潘多拉魔盒。富人可以通過自由修改基因,使自己的後代無論智慧還是身體素質都遠超常人,進一步加劇社會不平等。

這也意味着,即便本意是「向善」的技術,我們當下也面臨着如何爲其框定範圍,既不會阻礙技術的進一步發展,又能夠保證技術不會滋生「惡之花」,衍生更多社會問題。

正視技術的兩面性

技術與人的關係,不應當是一元論,而是要正視技術的兩面性,推動正面效應,嚴格把控負面效應。

就如同比特幣與區塊鏈,這是一項技術帶來硬幣正反兩面。既會出現對於炒幣、非法交易,又可以實現去中心化、可溯源。與其說馬斯克支持比特幣,不如說馬斯克支持比特幣背後的區塊鏈架構。在推特上,他點讚的評論最能說明問題:「貨幣本身就是貨幣,比特幣不需要取代它們。相反,比特幣是修復銀行瘋狂通脹的補丁。」

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也應當向着它的初衷前行,真正做到去中心化、可溯源。一些有實力的金融科技企業正「身體力行」,積極探索如何運用新興技術驅動金融創新、賦能金融提質增效,着力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而且取得了一定成績,歐科雲鏈就是其中的代表性企業之一。

歐科雲鏈的「鏈上天眼」,是目前市場上唯一一個融合應用了區塊鏈、大數據、人工智能的區塊鏈瀏覽器產品。而這項技術成爲全網首個向所有用戶免費開放的鏈上數據監測和交易行爲可視化工具,用戶可以追蹤被盜數字資產,保護賬戶安全。同時,「鏈上天眼」還可以協助執法部門進行鏈上執法、打擊黑產、智慧助警等工作。能夠有效打擊利用加密貨幣進行非法交易等行爲。歐科雲鏈由此參與制定首個區塊鏈行業應用反洗錢標準。

目前,歐科雲鏈還在繼續致力於構建和完善區塊鏈行業的生態系統。其投入 1 億美元設立了產業資本,爲全球區塊鏈優質創新項目提供投融資服務;聯合策源資本,設立了 100 億人民幣共贏母基金計劃,專注區塊鏈底層技術研發項目的投資;聯合業界夥伴,發起了北京區塊鏈生態投資基金首期規模 10 億人民幣,通過引導基金的方式推動傳統企業業務轉型和應用創新;聯合清華長三角研究院,投入數千萬美元在杭州打造了全國首個區塊鏈實體孵化器,向初創企業提供區塊鏈技術支撐、解決方案、產業資本、生態加速等服務,助力區塊鏈領域的「雙創」事業。

尤瓦爾·赫拉利在《人類簡史》中說,如今的技術爆炸,我們只要再跨一步就能進入神的境界,但我們不負責任、貪得無厭,連想要什麼都不知道。當前的時代,或許是最關鍵的時機。我們應當反思清楚人與技術的關係,才能爲人類的長遠發展謀求福祉。區塊鏈技術的監管、歐科雲鏈的發展方向爲我們提供了一個可行的思路。不再堅持技術中立,也不過分強調科技向善,而是正視技術的兩面性,步步爲營,推動技術向着有利於人類的方向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