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digm 並不滿足於引導哈佛、斯坦福、耶魯高校捐贈基金和紅杉等主流金融機構在幕後悄悄賺錢,而是立志於將加密貨幣帶入金融行業主流。

撰文:Alex Konrad,《福布斯》雜誌高級編輯
編譯:Perry Wang

加密風險投資基金 Paradigm 因激進的比特幣交易脫穎而出。但是,兩位聯合創始人 Fred Ehrsam黃共宇(Matt Huang)的目標不只是爲其出身顯赫的支持者帶來豐厚的回報,他們還希望將加密貨幣這種替代貨幣納入金融主流。

在加州蒙特雷附近的豪華酒店 Ventana Big Sur 僻靜的露臺上,數十名全球頂尖的加密貨幣專家正在玩一場特殊的餐後遊戲。 這是 2019 年 11 月一個輕鬆的工作日,與會人士圍繞一週,小酌葡萄酒和熱巧克力,並互相提問。這是被稱爲「拜占庭將軍問題」的一個計算機科學概念的真實版想象,設想一位領導者將命令傳遞給忠誠度不高的多名副手。

福布斯:加密貨幣風投 Paradigm 成功的祕密和背後年輕人的野心ETHAN PINES 爲福布斯提供圖片

憑藉出色的演繹,參與者讓三名被要求撒謊的角色成功出局。他們用技術含量較低的語言演示了區塊鏈的力量,表示區塊鏈結合了大量的處理能力,創建了一個動態的、但實際上牢不可破、去中心化的公共賬本。這是支撐比特幣 BTC 和以太幣 ETH 等加密貨幣的技術創新。

這是一次祕密的、不公開記錄的會議,旨在團結加密社區的不同派系,而這場遊戲是一個聰明的破冰作品。遠離 Telegram 聊天和 Twitter 推文中的硝煙戰火,這場會議的主辦方——一家名爲 Paradigm 的投資機構,希望提醒這一精英團體,他們彼此之間更相似而不是相悖——出於一個共同的目標實現團結,讓加密貨幣在現實中變得更主流。

「他們都面臨着挑戰」,Paradigm 聯合創始人黃共宇(Matt Huang)說。他於 2018 年與 Coinbase 聯合創始人 Fred Ehrsam 共同創立了這家 VC。「這些傢伙正在建設與沙丘路扎堆的 VC 所投資企業完全不同的東西。」

這些加密領域的專家可能對比特幣與以太坊的優缺點看法存在分歧,或者對 Facebook 這樣的科技巨頭對加密領域影響方面的見解大不相同。但是,Paradigm 的觀點很簡單:與充滿加密貨幣懷疑論者的外界相比,這些企業家、研究人員和頂尖大學教授之間的相似之處更大。Fred Ehrsam 的密友、億萬富翁、Coinbase 的 CEO Brian Armstrong 讚譽道:「我想人們會把這視爲最珍貴的歷史時刻之一,就像洛克希德·馬丁(Lexheed Martin)臭鼬工廠團隊、皮克斯 (Pixar)或阿波羅計劃那樣的歷史地位。一小羣人聚集在一起,做了一些相當有影響力的事情,然後產生了巨大的下游影響。」

Paradigm 2018 年將其最初 4 億美元的募集資本全部投入比特幣,當時正值幣市低谷,比特幣價格不足 4000 美元,然後該基金逐一根據投資需要再將其賣出換成美元。

福布斯:加密貨幣風投 Paradigm 成功的祕密和背後年輕人的野心來源:Coindesk

近一年後,這一投資仍在進行中。2020 年 3 月,當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 導致全球股市暴跌時,儘管捍衛者堅持認爲比特幣是獨立於傳統金融趨勢的避風港,但比特幣等加密貨幣資產也遭遇暴跌。在全球面臨更緊迫局勢的大環境中,全球性疫情、美國總統大選、生活因突然轉向數字和遠程工作被打亂,至少到目前爲止,加密世界還沒有崛起成爲救世主。當 Armstrong 在 9 月份宣佈 Coinbase 在其財務任務之外不會容忍政治意見討論時,他的員工中有 5% 選擇離開。

而這一切都爲新興投資機構 Paradigm 帶來了更多動力。Paradigm 正迅速崛起爲加密貨幣領域投資的領軍者,但其雄心勃勃不僅僅在於追求超額的財務回報。

32 歲的 Fred Ehrsam 和 31 歲的黃共宇結合了金融主流血統和開創性的加密世界氣質,說服哈佛大學和斯坦福大學等頂級機構投資者向他們提供了 7.5 億美元的投資,以投資於這些出身顯赫機構無法直接接觸的市場。這一投資工具是一支很奇怪的開放式基金,資金申贖時間比一般的 VC 要更長。然後,他們做了一些更不尋常的事情:在價格跌至泡沫破裂後的低位之時,他們將其全部投入了加密貨幣,主要是買入比特幣。這是激進的投資策略,結果可能會慘不忍睹。但事實並非如此。自從 Paradigm 進行投資以來,比特幣的價格已經增長了兩倍,這意味着除了其他投資之外,Paradigm 的首發資金的價值已增長了 2 倍。

2018 年初比特幣泡沫破裂時,兩人都鬆了一口氣。短期投機者、日間交易者和 CNBC 財經頻道的比特幣每日價格更新都被這場暴跌洗刷出局。

「他們在正確的時機啓動創業。他們說服了世界上一些最聰明的投資人,讓他們能夠購買比特幣和 ETH 並獲得回報。前對沖基金經理、加密貨幣界重量級人物 Mike Novogratz 表示。 「投資機構賺到了錢,對這支團隊脫帽致敬。」

但 Paradigm 的幕後投資者對 Fred Ehrsam 和黃共宇的期望不只是另一家精明的加密交易風投。伴隨他們的公司處於快速招聘模式,投資取得開門紅,而他們所投資的一些初創企業顯示出爆發的跡象,這兩位入圍福布斯 30 歲以下精英榜的新銳精英堅持認爲,自己一直領先於發展曲線,而這條曲線很快就會讓普通人關心加密貨幣和其全球潛力。「我們認爲自己做到了錦上添花,Ehrsam 說。 「但當然這不是我們點的火。」

如果說 Paradigm 的入局時機完美,那絕非偶然。在 2017 年比特幣瘋漲狂潮的鼎盛時期,Fred Ehrsam 已經卸任 Coinbase 總裁一職。他是在五年前與 Armstrong 共同創立 Coinbase,現在,這家加密貨幣交易所的估值已經達到 80 億美元。

身材修長,有着一頭棕色復古髮型的 Fred Ehrsam 畢業於杜克大學,高中時是半職業電競選手,大學畢業後曾短暫擔任高盛交易員。隨着比特幣在 2017 年 12 月突破 19,000 美元,僅在短短一年內上漲了近 2,400%,加密貨幣內部人士和其他所有人一樣困惑。即使在 Fred Ehrsam 仍擔任董事的 Coinbase 董事會會議上,內部人士也對比特幣瘋漲狂潮感到驚訝,他們問道:「爲什麼會這樣?」

硅谷的大型 VC 機構也在問這個問題。黃共宇當時供職於以投資蘋果和谷歌以及 WhatsApp 和 Stripe 等明星科技企業而知名的紅杉資本,他也正密切關注這一領域。

黃共宇曾是一名創業者,藉助創業加速器 Y Combinator 創立了一家社會分析企業,然後將其出售給 Twitter。黃共宇一頭黑髮,穿衣風格類似低調的潮鞋博主,他本人自 2012 年開始買進比特幣。 但與 Fred Ehrsam 不同,加密貨幣「拋物線」式的價格軌跡和一波不知名的企業通過可疑的合法上市(稱爲 ICO)發行自己的可交易代幣,讓他曾對這一領域望而卻步。

2018 年初比特幣泡沫破裂時,兩人都鬆了一口氣。短期投機者、日間交易者和 CNBC 財經頻道的比特幣每日價格更新都被這場暴跌洗刷出局。對 Fred Ehrsam 和黃共宇而言,當時依然留在加密領域投資的都是更具吸引力的長期投資——這些人看起來更聰明,利用圍繞加密貨幣的熱度曲線打造出大企業。這兩個人帶着逆勢投機的策略遊說傳統投資機構:現在是投資新企業的時候了,這將打造出一種可以取得長期勝利的加密投資策略。

福布斯:加密貨幣風投 Paradigm 成功的祕密和背後年輕人的野心Coinbase 首席執行官 Brian Armstrong 相信他的聯合創始人 Fred Ehrsam 將獲得成功。「我認爲它們可能會成爲世界上表現最好的基金之一,但要證明這一結果需要五到十年的時間。」JAMEL TOPPIN 爲福布斯提供圖片

頂尖大學的非營利性捐贈基金代表了對 VC 新基金經理最強大、也是難度最高的背書。 黃共宇說,2017 年對比特幣的「公衆騷動」並沒有消失,但是配資經理不願直接接觸加密貨幣,也不願意信任加密領域信用不足的早期投資者。憑藉 Coinbase 曾獲得頂級 VC 支持的以及紅杉的知名度,Paradigm 看起來更安全一些。

Coinbase 的早期投資者和合夥人 Garry Tan 說:「加密貨幣領域充斥着頭腦發熱的人物,Fred 和黃共宇之間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非常冷靜、頭腦清醒和富有自制力。」

二人的遊說取得了效果。截止 2018 年 10 月,哈佛、斯坦福和耶魯這三家最引人注目的高校捐贈基金聯手紅杉,一起投資了這家神祕的新興 VC 機構,這也是三家高校基金首次大規模支持專注於加密領域投資的基金。(上述三家高校基金都拒絕對本文置評)。

Paradigm 作爲「開放式」基金,顯得尤爲不尋常,其合夥人將收益返還給支持者的時間並不固定(典型結構一般在 10-12 年)。而且 Paradigm 的投資也將不同於普通的 VC 企業:大約 60% 的資產投資於數字代幣等替代資產,其餘 40% 的資產用於投資初創企業股權。

然後 Paradigm 悄悄採取了其最大膽的舉措。VC 投資人通常會「召集」或要求電匯其所籌集的資金,例如一次需要 10%。 Ehrsam 和黃共宇召集了他們所有的 4 億美元資金,然後將其全部投入 ETH 和比特幣。他們通過其投資的一家初創企業——專注於加密貨幣交易的平臺 Tagomi 來執行這些交易,而當一些投資需要付出美元時,他們也通過 Tagomi 來尋找最合適的交易場所,實現把加密代幣轉換成法定貨幣。

Paradigm 一口氣將 4 億美元全部投入加密貨幣市場,讓大學捐贈基金和其他主流金融支持者,例如黃共宇的老東家紅杉資本,以低於 4,000 美元的價格間接持有了大量比特幣(今天的交易價格爲 11,400 美元)。這些機構原來受其自身章程的限制,不能買入大量加密貨幣。由 Paradigm 直接持幣,這是一個巧妙的技巧,使 Paradigm 去年輕鬆從同一批投資機構手中又祕密籌集了 3.5 億美元,作爲對其第一支基金的補充。

「如果這一投資奏效,將具有巨大的潛力。如果結果不理想,這一資金分配是可管理的,不會帶來世界末日,」Fred Ehrsam 說。

短短兩年時間來評判 VC 成敗還爲時尚早。鑑於其投資組合,Paradigm 的成敗更接近於依託於加密市場本身的健康度。從這個角度來看,Ehrsam 和黃共宇在 7 月底通過 Zoom 與福布斯再度連線時語氣亢奮。他們說,忘了三月份的暴跌吧,重要的是比特幣交易價格連續位於 10,000 美元以上 80 天的紀錄。

他們還稱,看看加密領域中湧現的以前看似不可能的新盟友:億萬富翁 Paul Tudor Jones 宣佈,他在 5 月份購買比特幣以對沖通貨膨脹;摩根大通(J.P. Morgan)、萬事達(Mastercard)和維薩(Visa)等主要機構都在夏季宣佈了加密貨幣計劃。 Square 本月稍早向比特幣投資了約 5000 萬美元。

目前 Paradigm 的 28 筆投資中有 13 筆已經以更高的估值籌資或發行了代幣。

「當我們走入大家視野的時候,加密貨幣領域的趨勢仍然有點晦澀難懂,當時處於一個下跌週期。」Fred Ehrsam 說,「現在我們感覺,這些事情總是很難預測,但是感覺就像我們正處在加密貨幣又一個牛市爬坡的開始。」

Paradigm 忙於招聘,10 月引進了第二位研究分析師、法務總監以及一位安全專家,其團隊總人數擴大到 15 人。其最早的投資企業之一、他們用於交易加密貨幣的紐約加密初創企業 Tagomi 今年 6 月被 Coinbase 以超過 7500 萬美元價格收購(Ehrsam 本人迴避了這一交易)。他們投資的其他一些企業在短時間內就達到了相當大的規模,其中包括借貸平臺 Compound,後者發行的代幣現在的市值爲 4.6 億美元。而去中心化交易平臺 Uniswap 總鎖定資金總額從一年前的 2000 萬美元一度激增至 29 億美元。

到目前爲止,Paradigm 的 28 筆投資中有 13 筆已經以更高的估值籌資或發行了代幣。這進一步幫助 Paradigm 確立了與 Pantera Capital 和 Andreessen Horowitz 旗下半獨立的加密貨幣 VC 比肩的加密領域領先投資機構的地位。早期的 Coinbase 投資人 Chris Dixon 表示,這種情況與 VC 在十多年前的早期階段中爭先恐後投資企業的情景類似。

但即使在硅谷,投資人個人經常從對比特幣及類似代幣的早期押注中獲利,但對長期加密專家的懷疑也很多。傳奇 VC 機構 Kleiner Perkins 中,合夥人 Monica Desai 曾在 Coinbase 的競爭對手 Blockchain 工作,但現在她自稱爲一名綜合型投資人。她說,像 Paradigm 這樣的企業在深度關注技術和基礎架構的投資機會方面具有優勢,但是傳統的 VC 在其餘方面仍然有較多機會。她說:「每個加密貨幣企業同時也是一家企業,或者是消費者市場、醫療或金融科技公司。」

Fred Ehrsam 和黃共宇表示,加密貨幣作爲的新資產類別已經足夠廣泛,足以使公司將全部時間投入尋找其中的機遇。但是這些會是好機會嗎? Founders Fund 的投資人 Keith Rabois 表示,他進行了 7 次加密貨幣投資。他說,Founders Fund 這家由 Paypal 聯合創始人 Peter Thiel 創立的 VC 仍然對加密技術的潛力感興趣,並擁有一些比特幣,但是該機構認爲,當前沒有看到像幾年前一樣精英人才湧入加密領域的盛況。他說:「創業者對其他主題更感興趣」,包括氣候變化和醫療。

「如果我們的工作很輕鬆,那麼這個機會不會有巨大潛力。」

正如黃共宇所說,即使在全球疫情期間,Paradigm 下注加密貨幣仍然是「最聰明的人在週末進行黑客攻擊」。但對加密貨幣小白而言,Paradigm 將加密貨幣帶入金融行業主流的使命不過纔剛剛敲開了冰山一角。

哈佛商學院的副教授 Marco Di Maggio 本人是韓國一家加密貨幣初創公司的顧問,他說他的 MBA 學生和高管學生都同意:「到目前爲止,加密領域存在過多炒作。」

Paradigm 的兩位創始人在加密貨幣領域擁有搖滾巨星的地位,但對主流金融界而言,他們還需要付出更多努力,而不是僅僅引導主流金融機構在幕後悄悄賺錢。

面對 COVID-19 疫情,今年第二場的拜占庭將軍雞尾酒會宣告暫停。但是 Ehrsam 和黃共宇說他們致力於長遠發展。 Ehrsam 表示:「我們認爲,對於加密貨幣將成爲重大趨勢一事,業界仍然難以達成共識觀點,但是在我們看來,這是未來 20 年最重要的技術趨勢。如果我們的工作很輕鬆,那麼這個機會不會有巨大潛力。」

來源鏈接:www.forb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