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數字資產 UBI.City 創始人 Gavin 之託,爲 ChinaDiFi 這個數字資產創業者、技術愛好者聚集的社區寫下這篇投資帖。

因爲基於多元化的資產配置或者滿足消費者的支付需求,美國的上市公司、對沖基金和支付機構開始買入數字資產。這意味着數字資產不再是技術朋克的“陽春白雪”,正在向更廣的受衆普及,當前全球總計約 1.3 億用戶(相當於 1997 年的互聯網滲透程度),以當前增速將在 2025 年達到 10 億用戶(相當於 2005 年的互聯網滲透程度)。

以 BTC (比特幣)爲首的數字資產過去因爲巨大的波動性、遊離於傳統監管體系、可能影響各國的貨幣主權,而常被主流政權、傳統機構投資者、媒體排斥,被稱爲“現代版鬱金香泡沫”、“龐氏騙局”。雖然經歷各種打壓,但 BTC 依然完成了史詩般的崛起,在 2021 年 2 月總市值突破 1 萬億美元。

(一)現在,一些事情在發生變化。

1、監管政策轉向

美國時間 1 月 4 日,美國貨幣監理署(OCC)發佈了一封解釋信,就銀行、聯邦儲蓄實體機構與穩定幣相關問題進行了說明。OCC 指出,在代幣存放在託管錢包的情況下,允許穩定幣發行商持有“儲備金”。這份指南主要針對美元支持的按照 1:1 比例使用的穩定幣,銀行及相關機構至少每天都要驗證儲備帳戶餘額是否達到或超過發行商未償還的穩定幣數量。

這意味着,美國積極地將數字資產的貨幣兌換口納入監管體系,數字資產的合規監管將爲機構投資者的入場做下鋪墊。

2、機構投資者入場

相識的幾位海外對沖基金經理也對數字資產表現出巨大興趣,“BTC 與其他大類資產的相關性一直很弱,爲多元化資產配置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而且我們的年輕客戶對其很感興趣”,這只是華爾街巨型金融資本的縮影,“我們與已宣佈入場的貝萊德資管探討了在投資組合中加入 1-2% 數字資產的可能性”。

(二)我的觀察

我在 2014 年的央視新聞首次看到了 BTC,在 2017 年初正式將數字資產納入另類投資賬戶。對比成熟的、機構化的股票市場,數字資產市場依然是一個低效率、野蠻的市場,意味着專業投資者獲得超額收益的機會更大,我將在下文闡述我的一點觀察。

1、投資品的改變

2017 年市場的主要投資品的爲公鏈基礎設施,大量公鏈項目通過 ICO 募集 ETH (以太坊)進行融資,根據普華永道的報告顯示,截至 2017 年 11 月底,2017 年誕生 430 個 ICO 項目,共募集到 46 億美金。

2020 年市場的主要投資品爲 DApp 應用(去中心化應用),其中最主要的爲 DeFi (去中心化金融),將傳統金融中的借貸、交易、理財、保險、衍生品、股票交易等引入數字資產世界、通過算法協議實現去中心化,用戶通過質押手中的穩定幣獲得 DeFi 項目發行的代幣。截至 2021 年 2 月 28 日,僅 ETH 鏈上的 DeFi 項目已吸引 373.51 億美元進行質押。

2、參與者、投資方法的改變

2017 年市場參與者主要是散戶和遊資,市場普遍的投資理念主要是追熱點和概念炒作。

2020 年市場參與者出現大量機構投資者,股票市場的投資理念被引入,例如景氣度投資法、細分賽道投資法。投資者開始跟蹤 DeFi 項目的鎖倉量、PS 估值、借貸數據、用戶活躍度等項目景氣數據,開始尋找產業鏈上下游有高壁壘、高價值環節。

(三)我的投資思路

2020 年問世的 DeFi 項目與 2017 年的公鏈項目相比,DeFi 項目的商業模式和產品體驗已經開始成熟,已經有真實的項目盈利數據和一定的用戶粘性,所以我的投資組合除了 BTC、ETH 之外,主要集中在能創造價值的 DeFi 項目。

1、尋找產業鏈中高壁壘、高價值的環節

DeFi 項目中我的選擇方法:

(1)產業鏈上下游中難以替代、其他項目可能也需要借用他的算法協議、幾乎沒有競爭對手。例如爲 DeFi 提供服務的上游的某些結構件項目。

(2)有最大應用場景、用戶流量最大、商業模式已成熟的細分領域,例如去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借貸銀行。這一類和傳統金融相似,常人易於理解,但要注意市場競爭激烈,不斷的新項目進入瓜分市場份額,需要經常關注投資項目的市佔率和用戶活躍度數據。

(3)可能突破數字資產世界、與現實世界連接的項目,例如能使用數字貨幣購買股票、大宗商品等的項目。傳統金融世界有大量的存量資產尚未與數字資產錨定,例如體量巨大的房地產市場、外匯市場、債券市場,依然有潛在的用戶需求。

(4)項目不斷創新的精神、不斷對外擴張的行爲是加分項。

2、平衡景氣度和估值的關係

(1)根據以上標準選擇出相應項目,需要做的就是跟蹤景氣度數據,確保項目在運行過程中保持領先地位,用戶活躍度無異常現象。

(2)但再好的項目也需要和估值匹配,過高的大衆關注度和過熱的市場情緒,可能導致投資者在高位買入,使得超額收益降低。而且在追高買入後容易面臨巨幅回調,投資者可能在大幅波動中恐慌性拋售,最後踏空牛市。

3、另類指標

(1)常用新增地址數、NVTV、MVRV、60 日累計漲幅等指標來判斷市場冷熱狀態。

(2)據我的觀察,2017 年的 BTC 牛市走勢與中國股票市場走勢相關程度較高。

(3)而 2020 年以來的 BTC 牛市與美國股票、豆粕、玉米等走勢相關程度較高,各國央行巨量的量化寬鬆導致各項資產呈現高相關性,資金快速從底部進入、同樣也會快速從頂部撤離,可以觀察這幾項指標輔助 BTC 階段性頂部的研判,例如 2021 年 2 月中旬。

4、配置取勝

我認爲我不是能抓住每個階段性波動的交易型選手,我的獲利主要依靠選擇標的,然後堅定持有到市場嚴重過熱時逐步開始減持。

當然在短期階段性過熱時我也會做出一些高賣低買的交易性行爲降低持倉成本。

(四)未來展望

毫無疑問,隨着華爾街金融資本的介入,數字資產正在成爲一種新興的大類資產。但各種公鏈、應用依然需要開發者、社區貢獻者持續繼續不斷地創新,不斷“破圈”與現實世界的資產進行錨定,才能保持足夠的活力和創造力,否則也會淪落爲曾經輝煌過的殭屍鏈。

我的鳴謝。在數字資產這項另類投資上能夠成功,我要感謝像 Gavin 這樣的項目創始人、開發者、資深媒體人、行業專家,一直在給我提供建議和參謀,讓我能夠在這個無監管、波濤洶湧的市場中穿越迷霧。

                                                 老牛

2021 年 3 月 2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