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遊戲大規模進入區塊鏈領域,NFT 挖礦或迎來巨大增長。

原文標題:《NFT 挖礦詳解》
翻譯:Frau Yang

當遊戲中的經濟規模足夠大時,人們就開始在遊戲中打金謀生了。這種活動在互聯網遊戲中被稱之爲打金,但在區塊鏈領域被稱爲 Yield farming,在國內一般翻譯爲「挖礦」,其特點是玩家獲取遊戲中的貨幣,打算將其賣掉換取「現實世界」的錢。(譯者注:以下內容中會混用打金,挖礦這兩個詞,但含義相通。)

簡述 NFT 挖礦:遊戲打金的新時代

我非常高興地宣佈,Zima Red 簡報的第一個贊助商 ! 我的好朋友 Digital。Digital 是一位了不起的創作者,他將自己的藝術和音樂代幣化。他不斷地走在前沿,你可以在他的網站 Danky.Art 上看到這一切。一定要註冊他的時事通訊,他在那裏發送關於一個數字藝術家利用 Ethereum 的力量的旅程的更新。


打金行爲經常被遊戲開發者瞧不起,因爲用戶是通過玩他們的遊戲來謀生(譯者注:這似乎減少了遊戲開發者的價值捕獲)。說實話,大多數遊戲開發者都不喜歡打金對遊戲經濟的影響。此外,還有許多涉及現實世界貨幣流動的監管問題,遊戲開發者肯定希望避免與金融監管機構發生問題。

基於這些原因,遊戲開發商始終在禁止打金行爲,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封一批相關賬戶。儘管如此,我們仍然可以在世界各地看到大型的、純手工操作的打金工作室。這些操作通常存在於低收入國家,爲當地人和遊戲玩家提供了有價值的服務:他們用相對高薪的工作僱傭當地人(譯者注:這也被稱之爲地理套利),同時讓發達地區的玩家無需花費 100 多個小時就能快速獲得更好的裝備和機會。

如果有人想了解更多關於總部位於委內瑞拉的現代打金工作室的日常操作,那麼我強烈建議你去看看 Delphi Podcast,它有一個關於這個主題的系列 Metaverse Musings。我的好朋友 Piers Kicks 來自 Delphi Digital,他和一個 Runescape 打金工作室負責人進行了交流,這段音頻聽起來非常有趣。

簡述 NFT 挖礦:遊戲打金的新時代https://youtu.be/WS_-vKSApnw

一個新時代

幸運的是,我們正處於一個新時代的黎明,在這個新時代裏,打金將最終被視爲一種正常的活動,而不再是灰色產業。虛擬世界和遊戲正在一個名爲區塊鏈的不可審查的全球金融系統上創建,這使得用戶能夠在數字世界中擁有真正的產權。重要的是,區塊鏈可以使用戶自由獲取物品並與任何人進行交易,並且完全有信心不用擔心被封停賬戶。之所以能夠做到這一點,因爲所有遊戲資產實際上都在區塊鏈上,而區塊鏈是原生的金融基礎設施。這意味着用戶買賣可以隨時隨地發生,並且無法被阻止。

如果區塊鏈實現了這一切,那麼對於 NFT 世界的「挖礦」來說,這意味着什麼呢?簡而言之,我們正處於 NFT 挖礦業巨大轉變的懸崖邊上。在未來幾年,我們將看到 NFT 挖礦業務在規模和潛在創收方面與早期的比特幣挖礦業務相媲美。

NFT 挖礦和比特幣挖礦之間的主要區別將是溫室氣體 ! 半開玩笑)。NFT 挖礦將由低收入國家的人(至少目前是這樣,稍後再談)提供動力,而比特幣挖礦則由機器提供動力。兩者都將爲網絡、遊戲、甚至是打金工作室提供巨大的價值。也許最重要的是,NFT 挖礦也將爲執行挖礦的員工提供價值,因爲所有類型的打金作業的工資往往遠高於其地區 / 國家的任何最低工資。

打金

那麼 NFT 挖礦操作是什麼樣的呢?其實就是人們爲了獲得遊戲貨幣或 NFT 而玩遊戲。這種類型的活動在 NFT 遊戲《Axie Infinity》中就發生了一個例子。在菲律賓有很多人玩 Axies 對戰 ,唯一的目的就是爲了獲得一種名爲「Small Love Potions」或 SLP,這些代幣被用來培育更多的 Axies。CoinDesk 有一篇很棒的文章,更詳細地介紹了這個問題。

SLP 有持續穩定的需求。作爲一種加密代幣,它可以在任何接受它的場所進行交易,並從 Axie 生態系統中「撤出」。持有者和打金者可以把他們的資產帶到任何地方。這意味着價值並不侷限於「遊戲內」,不像幾乎所有其他傳統遊戲,你可以獲得遊戲內的貨幣和商品,但無法將它們帶出生態系統,甚至無法將它們賣掉換取真錢。

在《Axie Infinity》中挖礦是非常理想的,因爲在這種情況下,礦工有選擇:他們可以繼續挖 SLP 代幣來出售,或者用 SLP 代幣來培育其他 Axies,這些代幣有自己的價值。如今,這類挖礦機會在 NFT 世界中並不多見,但我非常有信心,未來幾年將看到 NFT 挖礦大量增長,特別是隨着新代幣模式的興起。

治理代幣挖礦

由貨幣市場協議 Compound 推出的 COMP 代幣告訴我們,一個成功的產品可以推出加密代幣,以激勵特定的用戶行爲。COMP 用於獎勵那些爲其資產池提供流動性或從其流動性池中借出資產的用戶。這個代幣讓人們開闊了眼界,幫助他們瞭解到用戶在一個平臺的成功中可以有真正的上升空間。突然間,大家開始推出獎勵用戶做 X 和 Y 活動的代幣。

簡述 NFT 挖礦:遊戲打金的新時代

NFT 藝術平臺 Rarible 推出了第一個與 NFT 生態系統直接相關的代幣,名爲 RARI 代幣。這個代幣是根據用戶在 Rarible 上的交易量來獎勵用戶的,也被稱之爲交易挖礦。這種代幣經濟系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們看到 Rarible 幾乎在一夜之間成爲了 NFT 市場的主導。Rarible 的迅速崛起和成功爲其他生態系統樹立了榜樣,我預計在不久的將來,許多平臺、遊戲和虛擬世界都會推出自己的代幣。

一個交易卡牌遊戲可以推出一種代幣,獎勵用戶贏得決鬥。一個收藏品項目可以推出一個代幣,在用戶每次獲得一個收藏品的時候,都會給用戶一個代幣。一個虛擬世界可以推出一個代幣,如果用戶在世界中建造,就可以獎勵用戶。虛擬世界需要內容。如果沒有內容,特別是用戶生成的內容,它們就不會令人興奮--因此代幣可以用來激勵這種內容的生成。對於推出各種類型項目的團隊來說,這裏有無限多的選擇,可以利用代幣來激勵特定的用戶行爲。

你可能已經注意到,我沒有觸及這些假設代幣的功能,我只討論了用戶如何獲得它們。這是因爲 NFT 項目可以真正實現他們想要的任何類型的功能。有些將用於治理,有些用於收入分享,有些用於遊戲或平臺內的特定功能(如育種、降低交易費用等)。

我們正在迅速走向一個 NFT 挖礦機會將變得普遍和廣泛的世界。用戶將能夠挖各種不同類型的遊戲內資產,無論是 ERC20 代幣、NFT、以及其他公鏈上發行的代幣,我預見這將成長爲一個巨大的機會。如果你正在深入研究 NFT 挖礦的機會,那麼我建議聯繫我的朋友 Gabby Dizon,他正在這個領域從事一些令人興奮的工作,名爲 Yield Guild Games。

如果 NFT 挖礦會像我猜測的那樣成爲一個巨大的機會,那麼它將不可避免地引起一場戰爭:精明的用戶創建人工智能機器人爲其自動挖礦,而遊戲開發者則禁止這些機器人。如今遊戲允許用戶進行挖礦,但如果有一絲用戶使用機器人的跡象,那麼他們就會被封號,因爲這被認爲是不公平的。

機器人的崛起——使用人工智能來挖 NFTs

甚至在 NFTs 存在之前,遊戲開發者的反作弊系統就已經在和打金工作室的機器人進行着軍備競賽。遊戲開發者不喜歡機器人,因爲這讓機器人的擁有者比那些真正玩遊戲和「磨練」的用戶有不公平的優勢。正因爲如此,機器人一旦被發現,幾乎都會被封號。

如果機器人勝出,未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 NFT 挖礦產業將岌岌可危,因爲這意味着這個行業內開發的技術將變得極其複雜。NFT 礦工將有非常巨大的動力去開發高度先進的人工智能機器人,這些機器人可以像人一樣操作,所以他們可以不被發現。有了這筆資金,我相信我們可以看到頂尖的人工智能人才進入生態系統,開發自己的複雜的 NFT 挖礦機器人。

今天,當一家公司想要進入比特幣挖礦行業時,它需要數百萬美元的初始資本纔能有一點點的競爭力。不久之後,只有低收入國家的人們在電腦上挖虛擬世界中的代幣。將來,這可能會演變成大規模的服務器農場,專門用於運行復雜的人工智能,其唯一的目的就是挖礦。考慮到比特幣採礦業的巨大成功和增長:從在筆記本電腦上採礦到我們今天看到的具有工業規模的設施。這向我們表明,當激勵措施足夠大時,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NFT 挖礦業纔剛剛開始,我們將看到它擴張成一個每年收入數十億美元的全球產業。

簡述 NFT 挖礦:遊戲打金的新時代

如果你喜歡文章內容,請訂閱我的簡報 Zima Red,並在 Twitter 上關注我。請關注更多關於 NFTs 和所有虛擬事物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