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排除 Layer2 完全失效,同時 2.0 遙遙無期的情況下遷移到新公鏈的可能性。否則新公鏈止步於炒作,高估值不可持續。

原文標題:《關於 2021 年公鏈和 Layer2 的一些思考》
撰文:索老頭

從去年 8 月份到現在,以 DOT/AVAX/NEAR 爲首的新公鏈跑出了不俗的收益率 (平均三到五倍)。理論上來說,只要 ETH2.0 一天不正式推出,新公鏈便有趕超的動力和機會。趕超可能性比較小,不如說的實際點,營銷炒作和拉盤。得益於牛市的大環境,以及比特幣獲利資金的出逃,主流幣種是溢出資金的首選。而新公鏈因爲大市值和好的深度這兩點,又是最合適資金介入的主流幣種之一。退一步說,如果新公鏈不拉盤,又怎麼能證明它是以太坊殺手呢。

新公鏈的造富效應也值得一說。你可能動輒聽到某某人因爲 DOT 單幣過億,但很少聽到某某人因爲 AAVE/SNX 等 DeFi 藍籌賺了上億的盈利。區別就在於估值的起步。現在的 DeFi 藍籌幣,都是從幾千萬美元市值開始,成長到如今的 20 億美元估值。而 DOT 一上線便是 30 億美元估值,即便是二級市場介入 1000 萬,持有一段時間,仍然能夠獲得 3000 萬-5000 萬的利潤。而 AAVE 這類起步市值幾千萬美元市值的項目,因爲深度的原因,很難建立 1000 萬左右的倉位。

因此依舊看好新公鏈在後市的表現。DOT 和 NEAR 作爲新公鏈的龍頭和龍二沒有異議,而即將上市的公鏈中,FLOW 和 MINA 也值得期待。FLOW 應該就是本輪的 NFT 龍頭公鏈,其應用 NBA TOP SHOT 已經有出圈的態勢,在交易量上也長期位列 NFT 交易量排行第一的位置。同時有 Coinbase A16Z 和 USV 這些頂級機構的支持。而 MINA 則是一條 ZK 技術的公鏈,特色就是全明星投資陣容和使用 ZK 技術來進行擴容。而隨着 21 年 Layer2 技術勢必在業內激起千層浪,ZK 作爲新一代 Layer2 的核心技術,MINA 藉此獲得市場關注絲毫不會感到意外。甚至可以想象 MINA 會爲 Optimistic 等熱門方案提供技術上的支持和顧問。

在以太坊網絡非常堵塞的情形下,每筆交易的平均費用在 10 刀以上,這幾乎把散戶和長尾資產的交易隔絕在外,因此 Layer2 方案的引入可謂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Synthetix 首先扛起了大旗,率先使用了 Optimistic 方案,開啓 SNX 在 Layer2 上的質押,目前質押量達到了 275 萬枚 SNX 摺合 3500 萬美元。

SNX 率先使用 Optimistic 的意義在於,它打響了探索新一代 Layer2 方案的第一槍,而 Optimistic 也因此受益,擁有了先發優勢。Optimistic 另一大優勢是,其背後的站隊是行業頭部項目和企業:Uniswap/Synthetix/Coinbase。從行業號召力的角度,Uniswap 是大於 Synthetix 的,一旦 Uniswap 宣佈第三版本的更新使用 Optimistic 方案進行擴容,屆時 Optimistic 將進一步鞏固 Layer2 龍頭方案的地位。更不用說 Coinbase,其背後代表的是行業內最具權勢和話語權的一波人。

Optimistic 目前沒有發幣的意向,而我也認爲不發幣、或者說是初期不發幣是 Layer2 方案佔領市場的關鍵。就如同 Uniswap 和 Compound 初期沒有發幣,先把產品迭代好,擁有了數據和用戶,發幣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事實上對一個項目來說,是否需要發幣的界限非常模糊。而行業成功項目的先例告訴我們,「先產品,後發幣」的模式是易於被市場接受的。

如何吸引流動性遷移進 Layer2 也是一個問題,Synthetix 已經給出了答案,同樣是使用流動性激勵的方案。目前質押進 Synthetix Layer2 的用戶,將會獲得額外的 SNX 代幣獎勵。只要激勵足夠大,便能吸引用戶遷移到 Layer2,這之後,當用戶體驗到 Layer2 的低成本、高速和便捷後,便會產生用戶黏性。在這塊路印已經率先開啓 Layer2 流動性挖礦的實驗。

Layer2 能不能捲起第二股流動性挖礦的熱潮?拭目以待。同時也牽扯出另外一個問題:流動性的碎片化。對於同一項目,流動性在 Layer1 和 Layer2 的隔離,譬如兩者流動性的比例是五五開的話,是一個非常尷尬的情況,說明流動性遷移的不徹底,用戶遷移至 Layer2 的信心不夠大。另一種可能,對於同一項目,流通性在兩種 Layer2 方案間的隔離,這裏假設某項目採納了兩種擴容方案。這種流動性的碎片化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但 Layer2 的採納,是一個長期過程,可能在未來一年,我們仍然要忍受高手續費的煎熬。畢竟 Synthetix 對於 Optimistic 也只是一次勇敢的 testnet,而且還分了多個步驟,最後一個步驟的時間已經排到了年中。而 Optimistic 的正式主網,至少也要今年三月份後。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Layer2 會是羣雄割據的混亂狀態。其他方案中,Matterlabs 更注重支付,DyDx 很快會上線 Starkware 的方案,Chainlink 則會優先採用 offchhain labs 方案。想象這樣一種格局,東 Optimitic,西 Matterlabs,南 Offchain labs,北 Starkware。

另一方面,市場也有對 Layer2 不同的看法,譬如賈總就認爲,Layer2 被大家高估了。「不管是 ETH2.0 還是會其他 Layer1 技術,都是好底層方案,而 Layer2 要涉及的東西實在太多;PoS 是底層解決方案,而作爲過渡性方案的 Layer2,就沒有太久存在的意義」。不過 V 神在近日定調,Rollup 會是中短期的擴容方案,不排除成爲長期擴容方案。

所以也不排除 Layer2 完全失效,同時 2.0 遙遙無期的情況下,遷移到 DOT/NEAR 等新公鏈的可能性。雖然這種可能性比較小。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新公鏈的估值就會上升一個臺階。否則的話,新公鏈止步於炒作,高估值不可持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