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還沒有意識到 Bank 每次拍賣過後可能的銷燬帶來的價值捕獲。初期的幾個拍賣結果可能會讓市場醒過來。

原文標題:《NGMI 資本:Float-Bank,一個公平啓動的童話故事,下一代美聯儲在這裏誕生? 》
撰文:NGMI 資本
翻譯:張天然

簡介

Float 是新一代的算法穩定幣,它並不綁定一美元,而是把價格和以太坊的成長掛鉤,但又遠沒有以太坊波動幅度大。在用 2020 年數據的回測中,在 ETH 漲幅 500% 以上的情況下,FLoat 價格漲了 50% 以上。Bank 是這個系統的類股權通證,代表了系統的投票權,會從系統擴張中收益,也會吸收通縮的賣壓。Float 則是其穩定幣,目前正在創世階段。

公平啓動

這個系統的公平啓動是從一月底開始的,先分發 Bank,當時幾乎所有其他的算法穩定幣除了 Frax 都低於應該錨定的 1 刀很多。第一階段的白名單一開始是給了任何 Snapshot 投過票的人,後來還擴大給了參與過一些其他主要協議治理的人。限制每個人 $3 萬美元以防大戶佔滿發行池。總共有大約 4 萬的地址符合第一階段啓動的要求,超過 3000 個地址參與了。

團隊甚至爲了允許投票多選,特地分叉了 Snapshot,因爲 Snapshot 只支持單選。投票是爲了選擇在第二階段的挖 Bank 的鏟子。當時的 Bank 投票率達到了令人喫驚的 58%,就是說 58% 的 Bank 持有者參與了投票。而令人很意外的是,YAM 超越了 UNI 和 Badger,和 YFI,SUSHI,ETH 和 WBTC 並列成爲了第二階段的五個新鏟子。YAM 開創了公平啓動+算法穩定幣的先河,和 YFI SUSHI 一樣是最古典的社區最大的公平發行幣,儘管現在的市值要小得多。YAM 在這場投票中的勝利也是對於公平啓動精神最好的詮釋,也充分體現了 Float 初創社區的優質。

好事藏不住,大家都很喜歡這樣公平而民主的新項目啓動方式,但很多新粉絲並沒有第一階段的挖礦資格。在第一階段的尾聲,所有人都能參與的第二階段開始之前,Bank 的價格只花了 2 小時就從 $800 飆升到了 $1600。那天聊天羣和價格走勢圖看起來蔚爲壯觀。當第二天第二階段正式啓動以後,最高 TVL 達到了 15 億美元。

團隊和社區

這個團隊有自己的獨特風格。四個成員各自扮演披頭士的一個角色。社區電話會上他們的英國口音還挺明顯。從文章到社區電話會和電話會文字稿,再到羣裏回答問題,團隊的對外溝通非常清晰而反應迅速。他們有讓 Float 成爲世界貨幣的宏偉的藍圖,但在執行層面也非常腳踏實地。他們很清楚對手的狀態,甚至特地寫了一篇文章來比較 Float, Fei 和 Rai。對於 Fei 發行時犯過的錯誤,他們也很快就學習了並改進了 Float 自己的發行過程。團隊前段時間發佈了他們的可交互的白皮書,其互動的板塊很好的展示了系統在不同的潛在條件下的運行情況,這可能是之前沒有團隊做過的創舉。

團隊也非常小心謹慎,堅持在鑄造儀式之前一定要把代碼審計做完。並且還會再進行一次審計。再又花了 6 周以後,我們終於等來了激動人心的時刻。

一個很有趣的觀察,核心的 Float 微信羣有大概 330 人,自稱爲野聯儲股東。但六週太長了,價格跌倒了前高的四分之一以後,羣員數量掉到了 294。Discord 羣裏也一度一天不到一條消息,人們似乎好像忘記了這個項目,直到 Float 鑄幣時間確定。

推特粉絲數量 7400 個,比 OHM 的 8700 個,Reflexer 的一萬個和 Fei 的 2 萬 4 要少,但多於上一代的算法穩定幣們,如 ESD/DSD 都只有 3400,Basis Cash 也只有 6300。

機制

白皮書Gitbook 其實已經很清楚的介紹和解釋了整個系統,所以我們也就只在這裏稍微概況和評論一下。

Float Bank 是一個雙代幣的系統,Float 是穩定幣但不錨定 1 美元,Bank 是這個系統的類股權通證,代表了系統的投票權,會從系統擴張中收益,也會吸收通縮的賣壓。系統的發行是靠先公平分配 Bank 來獲取一個 Bank 的市場公允價值,然後再依靠公平分配的 Bank 來同樣公平的鑄造 Float,最後靠 Bank 的市值來撐起鑄造更多 Float 所需的挖礦需求。

Float 的目標價格並不是 1 美元,而是和以太坊的成長掛鉤,波動幅度則大幅減小。即使以太坊一天翻倍,當天的 Float 目標價格也只會增加 0.2%,如果價格持續的話 Float 價格也會逐漸追上過去半年 ETH 700% 的漲幅也只讓 Float 的目標價提升了大約 40%。

總的來說 1 個 Float (初始價格是 $1.618,爲了致敬黃金分割率)是由接近等額的 ETH 支撐的。庫存(官方稱爲籃子 Basket)中 ETH 和流通的 Float 市值的比例就叫做抵押比 Basket ratio,系統會使用荷蘭拍的形式來讓抵押比回到 1 (以後也可以改成低於 1 的數字)。

總共有四種情況

擴張:Float 高於錨定價格,抵押比大於等於 1

協議會增發更多的 Float 來拍賣,希望能把 Float 帶回錨定價,拍賣價格將用 ETH+Bank 一起支付,其中錨定價以內的用 ETH,之上的用 Bank。之後 Bank 就會被銷燬。抵押比會下降,但是維持在 1 以上。

這可能是未來一個月的主要情形,因爲團隊添加了每次增發不超過 10% 的限制,所以 Float 的價格將在錨定價之上運行挺久,因爲初期 Float 是供給非常有限,而挖 Bank 的獎勵又相對較高。看看我們下面對鑄造儀式以後的進行的模型分析。

擴張:Float 高於錨定價格,抵押比小於 1
這時候協議仍然會增發 Float 但是隻收 ETH,希望能把抵押比更快的提高回到 1。這會是 Float 需求旺盛但是 ETH 價格下跌的情況。

收縮:Float 低於錨定價格,抵押比大於 1
協議會用 ETH 來購入 Float 以把 Float 帶回錨定價格。

收縮:Float 低於錨定價格,抵押比小於 1
協議會用 ETH 以及增發一些 Bank 來一起買 Float,爭取買回 1,這是唯一對 Bank 持有者有稀釋作用的情形 。

一些機制中的其他關鍵因素

●荷蘭拍是一種久經考驗的公平定價形式,Maker 和 Gnosis 都用了很久。 他結算迅速,且和去中心化交易所和閃電貸都兼容,這樣資本效率可以最大化
●擴張週期可以銷燬很多的 Bank,這使得 Bank 除了投票權以外又有了顯著的額外價值,就像 Maker 一樣

總的來說我們認爲 Float 的機制是非常周到的,也考慮到了絕大部分的情形,並且會至少實現 Frax 級別的穩定性。鑑於部分抵押的資產是不穩定的,這個機制甚至更出色了。而把系統的增長和以太坊的增長聯繫起來(也可以是別的不穩定的資產),應該也是一個比跟中心化穩定資產綁定好的選擇。讀者可以去可互動白皮書裏面模擬一下。

鑄造儀式

從 5 月 9 號到 15 號,每個存在 Bank 單獨池裏的 Bank 都可以以 $1.618 的價格鑄造 100 個 Float。爲了鼓勵長期主義,質押在池子裏的 Bank 如果想取出來的話,要被鎖定 8 天,且 8 天期間沒有任何收益,然後才能取出來。

以目前價格來看,這意味着每一個價值 $700 的 Bank 都可以生成價值 $161.8 的 Float。但是這會是這個系統真正的價格走勢嗎?很可能不會

儘管可互動白皮書對於系統的長期表現做了很好的數據模擬,但是並沒有觸及鑄造儀式以及之後的初期拍賣。這也是爲什麼我們設計併發布了這個模型來給大家玩,我們將展示主要的參數,假設,和相關的結果,供君一樂。

點這個 鏈接 可以自己去玩這個 excel 估值模型。

NGMI 資本:通過拍賣假設和模型爲 FLOAT 和 BANK 估值

樂觀情況

我們把樂觀情況的主要參數設爲 $2000 刀的 Bank,$3 刀的 Float,和 80% 的 Bank 在 Bank 單獨池子裏的質押比例。我們認爲 $2000 是有可能的,因爲上一次就炒到了 $1600。而這次產品上線了,以太坊的價格都上漲了 80% 不止。Float 的價格會到 3 刀,遠高於 $1.618 的錨定價格是因爲 Float 初始供應量實在是太少了,以及很高的 Float-eth 以及 Float 的挖礦收益率。我們也認爲 80% 的質押比例是有可能的,因爲 2 天不到就質押了 45%。如果 80% 都被鎖定,那麼 Bank 的價格可能會出現很大的波動。

我們認爲市場還沒有意識到 Bank 每次拍賣過後可能的銷燬帶來的價值捕獲。初期的幾個拍賣結果可能會讓市場醒過來。但這也只是我們的大膽猜測,也無法用模型體現。做模型需要設置一個拍賣開始前的初始價格,所以我們就把模型中拍賣開始前的價格就設到一個比較高的程度,然後看看如果這些價格可以持續一段時間的話,這個系統會發生什麼,比如 BANK 被銷燬多少。

拍賣

在和團隊 discord 溝通了幾次以後,團隊告訴我們,爲了市場的穩定性,每次拍賣最多增發 10%,拍賣的頻率將從每 24 小時一次一路降低到 30 分鐘一次,頻率提升將會在四周的時間裏逐漸實現。

我們假設每次拍賣都會用足 10% 的增發限制,但是價格會打一個動態的折,這個動態的折扣會從 3% 開始,一路下降到 0.2%,因爲一開始 Float 的價格可能挺高的。具體說來就是 Float 的價格大概會這樣走,3, 2.9, 2.81…...1.623, 1.62, 1.618 這樣。Float-ETH 的質押池的質押比例也會隨着 Float 越來越接近錨定價格而從 50% 逐漸漲到 80%。

我們認爲 Float 價格會向上述這樣演進是因爲一開始 Float 的供給非常有限,而 Float-ETH 的獎勵會很高,高到可以抵消 Float 的下跌幅度,因此就會有人在這樣的高價位繼續選擇購買 Float。另一方面,我們假設 Bank 在被銷燬的情況下仍然保持市值不變,但出於簡化考慮忽略了鑄幣儀式之後生成的 Bank。我們希望能用 Bank 價格和其他系統相關數據的來模擬出 Bank 銷燬以後整個系統的一些情形。

但無論如何我們無法預測市場的波動性,所以這已經是我們盡了最大可能的嘗試了。

NGMI 資本:通過拍賣假設和模型爲 FLOAT 和 BANK 估值

NGMI 資本:通過拍賣假設和模型爲 FLOAT 和 BANK 估值

結果也挺令人震驚的,在 40 次這樣的拍賣以後,Float 的價格會從 $3 降低到 $1.6,Float 的市值會增長到 3.62 億美元,Float 的發行量將達到 2.26 億個,更有趣的是,在這四十次拍賣中,30 次會銷燬超過 75 萬美元,總共銷燬高達 3200 萬美元的 Bank,或者 17.5% 的流通中的 Bank,並讓 Bank 價格升至 $2425。

普通情況

普通情況假設 Bank 在第一次拍賣之前的價格爲 $1200,Float 的初始價格爲 $2.5。這個模型結果是 Bank 的市值 1.01 億美元,8.5% 的 Bank 被銷燬,$Bank 幣價達到 $1319,以及 Float 市值 1.25 億美元。

其實模型也沒法做出精確預測,所以結論是我們有可能會看見 $2500 的 Bank,市值 2 億美元,20% 流通 Bank 被銷燬,Float 市值超過 3 億美元。即便如此,和動輒 7 億美元的 Tribe,10 億美元的 Fei 相比,即使是最樂觀的 Float 假設也看起來很低估。

與其他去中心化穩定幣的估值比較

NGMI 資本:通過拍賣假設和模型爲 FLOAT 和 BANK 估值

NGMI 資本:通過拍賣假設和模型爲 FLOAT 和 BANK 估值

根據上面的表格,我們可以看出穩定幣的類股權代幣和發行的穩定幣的市值大致維持在了一比一,下限是 0.5,上限是 3,如果我們不看 Luna 的話那基本就在 0.5-1 的區間,我們認爲 Bank 會有一些溢價,可能會比較接近甚至超過 1,理由如下:

  1. Bank 是公平啓動的,承擔着社區治理的重任
  2. 初始 Float 的流通量非常有限,可能需要等一段時間才能達到滿血效果,參考早期的 Maker 和 Dai 的比值
  3. 流通中的 Bank 大約是 Bank 整個供應量的一半,而 Fxs 大概只有 10% 的流通盤
  4. Fei 的啓動把短期發行的潛力都給用完了,即使一半的 Fei 已經在 FIP-2 之後撤走,Fei 的發行量仍然遠超其現在階段應有的數據

我們對 Float-Bank 系統的中短期樂觀假設數據僅爲 Tribe-Fei 系統的一半不到,一般假設跟現在 Frax 和巔峯期的 BAS-BAC 數據差不多,長期來說這個賽道的項目天花板會高於 Maker 和 Luna 現有的市值,這兩個行業巨頭已經給我們充分展現了去中心化穩定幣行業的潛能。

Float-Bank 如果真的想要商業上的成功的話,確實需要加快其商業推廣方面的進程,我們很高興團隊能告訴我們他們已經準備好了很多合作和使用場景,並會在合適的時候公佈它們。

來源鏈接:nevergonnamakeit.mediu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