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egram CEO 宣告終止 TON 項目。TON Labs 首席技術官 Mitja Goroshevsky 對此表示,將繼續開發 TON,並將在全球分發代幣。

撰文:張改娟

今日凌晨 1 點左右,即時通訊工具Telegram 首席執行官兼創始人帕維爾·杜羅夫(Pavel Durov)發文宣佈終止其團隊開發的區塊鏈平臺 TON。杜羅夫稱,Telegram 團隊不再參與該區塊鏈項目,以後任何使用該名字的區塊鏈項目均與 Telegram 團隊無關。TON 項目宣告終止!但社區還將繼續進行開發和發幣圖片來源:杜羅夫致信

消息發出後,Bitforex 交易所上 GRAM 期貨的價格暴跌,截至發文時近 24 小時跌逾 90%。此前,GRAM 期貨已上線 Bitforex、Lbank、Bihodl、CoinBene 等 9 家交易所。TON 項目宣告終止!但社區還將繼續進行開發和發幣圖片來源:Bitforex

法院禁令爲主因

那麼,Telegram 終止 TON 項目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杜羅夫指出,宣佈終止 TON 項目的主要原因是美國法院的禁令。而且,美國法院宣佈 TON 的加密貨幣 Gram 不僅不能在美國發行,也不能在全球發行。TON 項目宣告終止!但社區還將繼續進行開發和發幣圖片來源:杜羅夫致信

鏈聞此前報道稱,今年 3 月 24 日,針對 「Telegram 在 2018 年通過發行數字貨幣籌集 17 億美元」一案,紐約聯邦法官 P. Kevin Castel 發佈了一項初步禁令,裁定 GRAM 代幣的發行違反了美國證券法,因此不應給予豁免。法院特別裁定,考慮到在 Howey 測試中的經濟現實,法院認爲,在該籌資計劃的背景下,將 Grams 轉售到二級市場同樣屬於違反美國證券法的一部分。通過對籌資工作的事實和情況進行 Howey 檢驗,法院進一步發現,理性購買者不願意支付 17 億美元購買 Grams,而僅僅是爲了存儲或轉移價值。爲此,Telegram 發起了一個最大化初始購買者意願的方案,該方案創建了一種結構,使這些購買者在公開市場上轉售時獲得最大化價值。

美國法院的介入是由於,2019 年 10 月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正式對 Telegram 提起訴訟。SEC 聲稱 Telegram 從投資者那裏爲 TON 籌集的 17 億美元是一項未註冊的證券發行,違反了《證券法》,因此這是非法的。理由是一旦 Telegram 向最初的購買者交付的 Grams,他們將能夠在公開市場上向投資者轉售數十億美元的通證。SEC 認爲,非公開發行的結構刺激了二級市場在 TON 區塊鏈推出之前的發展,並對 Gram 發行發出臨時限制令。受此影響,Telegram 向投資者交付 Grams 代幣的計劃被推遲 5 個月至 2020 年 4 月 31 日(根據 Telegrem 的代幣購買協議,TON 原定於 2019 年 10 月 31 日前上線)。之後,Telegram 一直深陷與美 SEC 的法律糾紛。

遭到美國法院禁令後,Telegram 向美國監管機構尋求更加詳細的禁令細節,爭取向非美國投資者出售代幣。在 3 月 27 日給 Castel 法官的一封信中,代表 Telegram 公司的律師 Alexander Drylewsky 要求法院澄清該禁令是否適用於 TON 的非美國投資者。

該法院文件顯示,在 2018 年 2 月和 2018 年 3 月的兩輪融資中,Telegram 籌集的 17 億美元中約有四分之一(4.245 億美元)來自美國投資者。Telegram 認爲,其餘的籌集資金應該不受美國證券法的約束。Telegram 方面表示,公司願意採取措施隔離美國投資者,同時仍然履行對非美國投資者的義務。在這封信中寫道,「應法院要求,被告將採取保障措施,以防止將來非美國私募股權購買者向美國購買者轉售 Gram 代幣。」比如非美國投資者只有在不打算在美國轉售的情況下才可以接收 Gram,Telegram 可能採取配置 TON 數字錢包以排除美國的投資者地址等措施。

然而,4 月 29 日,Telegram 再次推遲了區塊鏈項目 TON 的發佈,宣佈將新的上線日期推遲到 2021 年 4 月。

而就在本月 7 日,Telegram 終於妥協同意在 5 月 20 日之前提交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要求提供的大量文件信息,包括 Telegram 在 2018 年時 Gram 代幣的分配方式、與初始投資者簽訂的購買協議、銀行紀錄以及財務報表等內容。值得注意的是,今年 1 月份,美國市場監管機構要求法院下令加密貨幣項目 Telegram 披露過去兩年中使用籌集資金的銀行記錄,但被 Telegram 拒絕回答有關投資者資金配置的問題。

然而,杜羅夫撰寫的文章稱,美國法院宣佈 TON 的加密貨幣 Gram 不僅不能在美國發行,也不能在全球發行。這意味着,Telegram 要求法院澄清禁令是否適用於 TON 的非美國投資者的行動宣告失敗。

鏈聞注,此前,據鏈聞獲得的一份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 SEC 的申報文件,2018 年 1 月,Telegram 以 TON 代幣單價 0.33 美元完成第一輪私募,當時共有 81 位投資者參與,募資到約 8.5 億美元。2018 年 3 月底,Telegram 以 1.37 美元的單價完成第二次融資,共有 94 位投資者參與,募集資金 8.5 億美元。

Telegram 在申報文件中指出,進行融資是爲了開發「TON 區塊鏈」、開發並運營 Telegram 聊天工具。

據彭博社、英國金融時報等傳統財經媒體獲得的信息,目前這兩輪 17 億美元融資的投資人中,不乏老牌的硅谷 VC 和著名的投資人,其中包括紅杉資本、Benchmark,以及投資了 Facebook、Twitter 的 Yuri Milner,還有 eBay 創始人 Pierre Omidyar。截止目前,這些機構並沒有確認其投資信息。

之後,區塊鏈媒體 BLOCTV 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稱,蘋果創始人 Steve Jobs 的遺孀 Lauren Powell Jobs、切爾西俱樂部老闆 Roman Abramovich、前俄羅斯開放政府事務部長 Mikhail Abyzov 均參與投資 Telegram 區塊鏈項目。

監管問題無法阻擋 TON 區塊鏈的發佈,儘管 Telegram 未參與

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國法院拒絕 Telegram 發行其代幣之後,TON 社區開始着手 Plan B。

此前 TON 社區基金會 TON Labs 和 P2P.org 的代表宣佈,如果 Telegram 推出 TON 的計劃與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的法律糾紛而受挫,他們準備啓動主要的 TON 區塊鏈網絡。

5 月 7 日, TON 的的核心基礎架構開發團隊 TON Labs 宣佈將於第二日在 GitHub 上開源 TON OS 的主要組件。TON OS 是 TON 區塊鏈的操作系統,旨在支持區塊鏈應用程序,還允許用戶創建與區塊鏈平臺自動兼容的應用程序。另外,TON Labs 還計劃在一個月之內發行去中心化瀏覽器 Surf、質押池 DePool 以及 TON Cash 代幣。

隨後,由軟件開發者、13 位驗證者以及用戶組成的去中心化社區 Free TON 發佈「Free TON Blockchain」。「Free TON Blockchain」似乎基於 Telegram 區塊鏈項目 TON 而建。根據 TON Labs 的公告,社區還將向用戶提供免費的 TON 代幣。Free TON 社區表示,任何人都可以加入該網絡。但是,美國的個人和組織在現階段無法加入該網絡 。

不過,TON Labs 首席執行官 Alexander Filatov 對 Coindesk 表示,Telegram 沒有參與發佈該網絡。

另外,杜羅夫也在今早發佈的文章中強調,「 Telegram 將不再參與 TON 的開發,雖然可能會出現基於我們爲 TON 構建的技術網絡,但我們不會與它們有任何聯繫,也不太可能以任何方式支持它們。」TON 項目宣告終止!但社區還將繼續進行開發和發幣圖片來源:杜羅夫致信

值得注意的是,據 Cointelegraph 報道,在杜羅夫宣告終結 TON 之後,TON Labs 首席技術官 Mitja Goroshevsky 表示,「很明顯,杜羅夫是被迫發表這一聲明的。但是我同意他的所有觀點,尤其是聲明最後關於權力下放的觀點, 這與 Free TON 的目標完全吻合。 我們將繼續在全球開發、發展 TON,以及分發代幣。 因爲這是正確的事情。」

不過,此前諮詢公司 HASH CIB 的首席執行官 Yakov Barinsky 表示,如果沒有 Telegram 的參與,整個項目會失去吸引力。

Telegram 暫未公佈退款事宜

那在 Gram 代幣無法交付的情況下,Telegram 會如何對初始投資者進行退款?

杜羅夫並未公佈針對 TON 項目初始投資者的退款方式。不過,在 Telegram 決定將 TON 的發佈推遲至 2021 年 4 月後,Telegram 給了投資者兩個方案:

一是投資者有權收會最多 72% 的投資資金。去年 10 月,TON 投資者曾經有一項權利,可以選擇拿回約 77% 的資金,但當時他們沒有要求退款,而是同意將 TON 的上線時間推遲到 2020 年 4 月 30 日。杜羅夫告訴投資者,去年 10 月到今年 4 月期間,(如果要再退款)將只有 72% 的投資被退還。

二是續簽一份貸款協議。如果投資者選擇將其初始投資資金借貸給 Telegram,可在 2021 年 4 月 30 日前獲得原始投資的 110%。

另外,如果明年監管機構繼續阻止 TON 的發佈,Telegram 將使用股權來償還投資者。

而之後,俄羅斯媒體 The Bell 獲得由 Telegram 團隊發給投資者的一封郵件顯示,在 Telegram 決定推遲發佈區塊鏈項目 TON 之後,美國投資者目前唯一的選擇是得到 72% 的投資資金。這意味着,Telegram 僅向美國投資者提供退還 72% 投資的選項。

此前據 Just Security 稱,如若法院最終裁定判決 Telegram 操作違法,Telegram 恐將面臨鉅額罰款,並且還需償還此前參與該項目的投資者。

另外,Bplus 新加坡 此前稱,在 Gram 的購買協議中,Telegram 曾聲明如果 TON 不能在 2019 年 10 月 31 日之前啓動,代幣合約將被視爲無效,並需要向投資者返還資金。 但是,購買協議中的「不可抗力」條款可能讓上述承諾失效。然而,Gram 的購買協議中提到的「不可抗力」除了常見的自然災害、恐怖主義威脅和戰爭爆發外,還包括了政府當局的法律或監管行動。

條款明確指出:在以下情況,Telegram 對於任何故障或延誤,均不對買方承擔責任:(d)適用法律或法規;(e)任何政府當局採取的行動。

但這樣的「不可抗力」條款是否有霸王條款之嫌?實際執行起來,投資人們又是否會善罷甘休?對 Telegram 來說都是棘手的問題。

杜羅夫宣告終止 TON 的全文翻譯

鏈聞對杜羅夫 全文 進行了翻譯。標題爲《TON 是什麼,爲何會終止?》。正文內容如下:

在過去的兩年半中,我們最優秀的一些工程師一直致力於開發下一代區塊鏈平臺 「TON」,我們計劃其加密貨幣命名爲「Gram」。TON 旨在共享由比特幣和以太坊率先提出的去中心化原則,但在速度和可擴展性方面要遠遠優於它們。

我們對我們創造的技術感到非常自豪,因爲該技術允許開放、自由、去中心化地交換價值和思想。TON 在和 Telegram 整合後,很有可能徹底改變人們存儲和轉移資金和信息的方式。

不幸的是,美國法院阻止了 TON 的發行。想象一下,有幾個人將他們的資金湊在一起建造了一座金礦,然後將其中的黃金分割開來。之後,法官告訴金礦的建設者,「許多人因爲想要尋求利潤而投資了金礦。他們不想要一直持有該黃金,而是想將其出售給其他人。因此,不準給他們黃金。」

對於您來說,這可能沒有任何意義。但這種情況確實所發生在 TON (礦山)、其投資者和 Grams (黃金)身上。法官使用這種推理來裁定不應允許人們像購買或出售比特幣那樣買賣 Gram。

美國法院甚至宣佈,Telegram 不僅在美國不能分發 Gram,而且在全球範圍內都無法分發 Gram。爲什麼?法院稱,TON 平臺啓動後,美國公民可能會在其他地方找到可以訪問 TON 平臺的方式。因此,爲避免這種情況發生,即使在全球其他國家都對 TON 非常友好的情況下,美國法院也不允許 Telegram 分發 Gram 代幣。

這項法院判決意味着其他國家沒有主權或權力來決定對於美國公民來說什麼是好的、什麼是壞的。試想一下,如果美國突然決定禁止咖啡,並因爲某些美國人可能去那裏而要求關閉意大利的咖啡店,那麼估計沒有人會同意這種決定。

然而,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做出了艱難決定——不繼續進行 TON。

不過,美國法官在這一件事情上是對的——我們,美國以外的人民可以投票選舉我們的總統並選舉我們的議會,但是在金融和技術方面,我們仍然依賴美國(幸運的是,這不是咖啡) 。美國可以利用對美元和全球金融體系的控制權來關閉世界上任何銀行或銀行帳戶,可以通過對 Apple 和 Google 的控制權在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中刪除應用程序。因此,是的,其他國家在其領土上並不擁有完全的主權。不幸的是,我們,世界上 96% 的人口居住在其他國家或地區,依賴於由 4% 的美國人選出的決策者。

當然,這種情況可能會在將來有所改變。但是今天,我們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您不能爲一個過於集中的世界帶來更多的平衡。但我們確實嘗試過。我們將其留給下一代的企業家和開發人員,讓他們從我們的錯誤中吸取教訓和學習。

我寫這篇文章是爲了正式宣佈 Telegram 對 TON 的積極參與已經結束。您可能會看到(或者可能已經看過)使用我的名字或 Telegram 品牌或 TON 縮寫來推廣他們項目。不要將您的金錢或數據託付給他們。我們團隊的現任或以前的成員均未參與任何這些項目。雖然可能會出現基於我們爲 TON 構建的技術網絡,但我們不會與它們有任何聯繫,也不太可能以任何方式支持它們。因此,請當心,不要讓任何人誤導您。

在結束這篇文章時,我祝願所有在世界上爭取權力下放、平衡與平等的人們好運。您正在進行一場正確的「戰役」,而這很可能是我們這一代中最重要的「戰役」。我們希望您在我們失敗的地方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