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德州、哈薩克斯坦……這些地方將成爲中國礦工的新歸宿和新起點。

原文標題:《誰將接納比特幣的中國礦工?》
撰文:茉莉

一排排比特幣礦機釋放的熒光熄滅,6 月 19 日晚,四川境內的比特幣礦工關機視頻在幣圈人的社交網絡中流傳,藉着「Bye」的背景配樂訴說無奈。

印發於 6 月 18 日的《四川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四川省能源局關於清理關停虛擬貨幣「挖礦」項目的通知》顯示,對於虛擬貨幣「挖礦」,在川相關電力企業需要在 6 月 20 日前完成甄別清理關停工作。

關停如期而至,隨之而來的是全網比特幣算力的繼續下降。截至 6 月 21 日 0 時,OKLink 數據顯示,比特幣全網算力爲 124 EH/s,前一天爲 126 EH/s,較今年 5 月 13 日時的歷史峯值 181 EH/s 下降超 30%,已降至去年 11 月時的水平。

受中國監管影響,比特幣挖礦從中國境內退出已成定局。今年 4 月,有學術研究數據顯示,中國的礦工佔比特幣網絡算力的 75% 以上。從 6 月 20 日起,這個比例將無限下降。

如今,出海對於仍想繼續挖礦的礦工來說已是必然之選,那麼,哪裏將是他們的新歸宿和新起點?

美國德州或成「最大贏家」

四川斷電、礦工關機的消息甚至登上了《華盛頓郵報》,在報道中,萊比特礦池創始人江卓爾被描述爲將要前往美國的「中國的比特幣巨頭」,他計劃將他的礦機搬往德克薩斯州和田納西州。已經有和江卓爾一樣想法的礦工在籌備海運集裝箱,打算將他的礦機裝在德克薩斯州西部的油田上。

德克斯薩州似乎是中國礦工看好的新駐紮地,比特大陸、Blockcap、Argo 區塊鏈和 Great American mining 等公司此前已在該州「建站」,那裏最大的吸引力在於充沛且便宜的電力資源。

今年 2 月,人們曾被美國德州「1 度電 65 元」的新聞驚愕,當時正值全美多州遭遇冬季風暴的災害時刻,數百萬家庭和商戶停電,德克薩斯州是受災較爲嚴重的地區,電價飆漲了 200 倍。但如果細算一下,暴漲之前,美國德州 1 度電在 5 美分左右,摺合人民幣 3 毛多錢,這個價格幾乎與中國西南豐水期時的挖礦電價相當。

美國德州的電價便宜基於豐富的可再生能源的基建,當地 20% 的電力來自風能,且電力分配更市場化,用戶可以自由地選擇電力供應商。此外,當地還有支持加密資產的政客,比如州長格雷格·阿博特,他曾公開支持比特幣挖礦,認爲這對美國來說可能是一個有價值的行業。

除了美國德州,肯塔基州也在通過政策引導吸引比特幣礦工。今年 3 月,這個產煤豐富的地區通過了一項法律,爲投資 100 萬美元在該州配置新機器的比特幣挖礦企業提供稅收優惠。

美國能源充沛和開放政策的地區對於想要遷移的中國礦工來說,的確是不錯的選擇。但這個世界級的資本主義大國也同樣在意比特幣挖礦高耗能對環境的影響,特別是各地的自由主義環保人士。

今年,紐約州芬格湖區的活動人士與康涅狄格州一傢俬募股權公司發生糾紛,起因系後者將一座以天然氣爲燃料的老發電廠改造成了比特幣礦場。因此,紐約州的立法機構正在考慮一項法案,阻止在碳排放發電廠進行比特幣挖礦。

長期批評比特幣能源消耗的金融經濟學家亞歷克斯·德弗里斯預計,中國比特幣礦工的遷移將產生影響,「其能源需求的規模可能相當於一個需要遷往別處的西方小國」他說,「爲所有這些礦工找到一個新的家園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已有中國礦企在哈薩克斯坦建站

除了美國一些地區,緊鄰中國的哈薩克斯坦也成爲礦工的選擇之一。而蜂巢財經注意到,早在 5 月 24 日,就已經有總部在深圳的比特幣挖礦企業對外釋放消息,選擇出海「鄰國」。

一個月前,前身爲「500 彩票網」的比特礦業因計劃在哈薩克斯坦建設比特幣挖礦而見諸於海外媒體新聞中。比特礦業計劃投資超過 900 萬美元,在當地營建一個 100 兆瓦的數據中心,該項目與兩家當地公司合作執行,其中,比特礦業持股 80%。據報道,項目的相關合作將於 2021 年 7 月 1 日生效。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這個消息曝光的前三天,即 5 月 21 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的一次會議明確表態「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爲」。也是自這天起,內蒙古、新疆、四川等中國比特幣礦工集中的地區相繼落實政策,開始清理比特幣挖礦企業。

如今看來,比特礦業對政策的敏感度極高,似乎當時就對在國內繼續從事挖礦未抱幻想。5 月,該公司還宣佈投資 2500 萬美元在美國德州建立新的數據中心,這筆投資是其與礦機與雲算力企業 Bitdeer 全資子公司 Dory Creek 簽訂的協議之一,兩家公司計劃建造並運營一個 57 兆瓦的採礦設施,主要使用低碳能源。

被比特礦業看中的哈薩克斯坦,在最近兩年內逐漸成爲比特幣算力崛起的新勢力。劍橋大學的 BTC 採礦跟蹤工具「比特幣採礦地圖 」的數據顯示,哈薩克斯坦的算力一度超過 6%,排至全球第四,僅次於中國(65%)、美國(7.2%)和俄羅斯(6.9%)。

有當地礦工對國內幣圈人士透露,哈薩克斯坦計劃從 2022 年起按照每千瓦時 1 堅戈(即當地貨幣單位,摺合 0.002 美元)的價格,收取挖礦稅。該信息未獲權威證實。

但可以確定是的,去年 6 月,哈薩克斯坦通過了一項法律修正案,明確了加密貨幣開採的監管和稅收,將對挖礦徵收 15% 的定額稅,以期促進其以石油爲主導的經濟和應對新冠疫情帶來的經濟影響。

當年的 3 個月後,該國的數字發展部長巴格達·穆辛表示,他們正在談判吸引價值 3000 億堅戈(即當地貨幣單位,摺合 7.14 億美元)的投資進入加密貨幣領域。他披露,其國內已經有 13 個在營礦場,另有 4 個在建中,「這個行業已經投資超過 800 億堅戈(1.9 億美元)。」

如果從遷徙的區位條件看,與中國西部接壤的哈薩克斯坦似乎是更爲近便的選擇,而從更長遠的清潔能源可持續供應看,美國德州的政策支持與能源條件更爲確定。

相較而言,中國的另一個鄰國俄羅斯也算得上是算力大國,該國知名礦場 BitRiver 坐落於伊爾庫茨克地區,距離發電量爲 4515 兆瓦的布拉茨克水電站僅幾公里之遙,全包電價據說低於三毛,可與國內挖礦的電價媲美。

但江卓爾在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表達了對俄羅斯營商環境的擔憂,他稱,其同事的礦機曾被腐敗的警察沒收過。

無論如何,對於想要繼續在比特幣礦業中掘金的中國礦工而言,出海已經成爲定局。然而,一個更爲實際的問題是,在全球疫情仍未普遍得到控制以前,無論是礦機出海還是人員出境,都將面臨繁瑣的流程。當前階段,對於礦工來說是金錢的損失;對於比特幣網絡而言,則是算力的下降期;對於市場來說,則是價格的又一次低潮。

2021 年 6 月 20 日之後的夏天,四川的豐水期依舊,但從此不再有一枚比特幣產自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