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財長們認爲在央行沒有想清楚之前,不能允許像 Libra 這樣的穩定幣在歐元區流通。

原文標題:《歐洲的財長們或許應該換個角度考慮對 Libra 應對的策略》
撰文:谷燕西,美國力研諮詢公司創始人、區塊鏈和加密數字資產行業的研究和從業者

8 月 19 號,歐洲五國的財長髮表了一個聯合聲明。在這個聲明中,它們建議在歐洲的相關法律,監管和監管機構確立之前,不應該允許穩定幣在歐元區發行。如果一個數字穩定幣需要在歐元區發行,它必須在歐元地區註冊並且獲得監管的許可。法國的金融部長更是直接表明,歐洲的數字貨幣只能是由歐洲的中央銀行來發行,而且這個權力不應該被包括所謂的 Libra 項目在內任何項目所弱化或破壞。儘管這個聯合聲明中沒有提到具體的穩定幣項目,但是很顯然,這些觀點都是針對着 Libra 穩定幣的。

歐洲財長們對 Libra 穩定幣的擔心是正確的。如果允許 Libra 協會在歐元地區,按照同歐元一比一的方式發行 Libra 歐元穩定幣,那麼 Libra 一定會影響歐元在市場中的流通使用,並且對金融機構產生影響。

首先,如果 Libra 生態中的各種應用受到用戶的歡迎,那麼用戶就一定會將其持有的歐元兌換成爲 Libra 歐元穩定幣,以便在 Libra 生態中的各個應用中使用。這樣的一個後果就是歐元一定會從商業銀行中流動到 Libra 的生態當中。商業銀行中的存款會大幅減少,其放貸能力因此也會受到影響,歐洲中央銀行通過貨幣政策來影響經濟活動的能力因此就會也會受到影響。

其次,由於 Libra 生態中的應用在全球任何一個地方都可以獲得,Libra 協會的成員也是全球範圍內的,因此 Libra 生態中穩定幣的流動也是全球性的。 而且 Libra 生態中也一定會很快出現一個數字資產交易所,提供不同的 Libra 穩定幣之間的兌換服務和數字資產的交易服務。因此在 Libra 生態中 , 穩定幣會在全球範圍內便捷地流動。當某一個 Libra 穩定幣影響力越來越大時,它會吸引其它的穩定幣向它流動。同樣,當一個 Libra 穩定幣的影響力變弱時,它就會被兌換爲其它的穩定幣。Libra 生態中的穩定幣是在一個非常平等高效的基礎上進行競爭的。這對歐洲中央銀行來說,Libra 歐元穩定幣因此很有可能是一把雙刃劍。因此,在沒有把握之前,歐洲財長們對 Libra 採取的排斥的態度就可以理解了。

歐洲中央銀行也在考慮 CBDC 的發行。但這個過程不會是一個很快的過程。而市場中以 Libra 爲代表的,在全球範圍內流通的數字穩定幣的力量正在快速發展。歐洲中央銀行因此肯定不希望在自己的 CBDC 發行流通之前,穩定幣在自己的轄區內流通,對歐元帶來可能的負面影響。但是如果 Libra 之類的穩定幣在全球範圍的發展速度比較快,而歐洲一直堅持禁止 Libra 在歐元區發行的話,那麼很有可能的一個發展結果就是歐元在全球的金融和經濟活動中的影響力越來越小,而以 Libra 穩定幣或其它的數字貨幣形式進行的交易結算活動會越來越多。而這個情形肯定不會是歐洲財長們願意看到的。

Libra 的本質是區塊鏈技術的發展以及基於之上的各種創新。技術的發展趨勢是不可逆的。當市場發現可以利用一個新技術做更多的創新時,這樣趨勢就一定會發展下去。在區塊鏈技術帶來的各種創新中,市場已經發現可以在區塊鏈技術支持的基礎上,實現資產和貨幣在全球範圍內的自由流動。這樣的一個發展趨勢首先是在市場中自發產生,現在已經開始在一些轄區內按照合規的方式進行。譬如用數字通證來代表不動產進行跨國界的流動。基於法幣的數字穩定幣也已經出現並開始流通使用。 Libra 不過是這個發展趨勢的之中的一個具體應用。所以,歐盟的財長們在此方面採取的策略,實際上是應對區塊鏈技術發展而產生的變化,而不是隻針對一個具體的項目。

我相信歐盟的財長們對以上也有清楚的認識。但是他們採取的應對策略確實有些站在了這個趨勢發展的對立面上。他們的基本觀點就是,在我們中央銀行沒有想清楚之前,不能允許像 Libra 這樣的穩定幣在歐元區流通。站在歐洲中央銀行的角度上來看,爲了維護歐洲金融市場的穩定,它們在這方面的基本立場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其採用的應對策略卻未必是最佳的。由於數字貨幣依然處在非常的發展早期,它在各方面會產生的影響無法做出準確的預判。這一點也是讓歐洲的財長們擔心的地方。但是如果沒有市場中的具體實踐,也就無法制定出相應的合理的監管政策和應對策略。所以對歐洲的財長們來說,還是應該調整其策略,允許像 Libra 這樣的數字穩定幣在一個可控的範圍內運行。這樣就能對數字穩定幣對貨幣市場帶來的影響有更準確的認識,也有助於其開發出更能滿足市場需求的歐元 CBC。

在美國市場中,同樣有促進美元 CBDC 的開發計劃。其中的一種觀點是建議美國中央銀行同私有部門採取合作的方式。美聯儲主席對此不感興趣,他認爲美元 CBDC 是美國中央銀行的事情。但至少是在技術方面,美聯儲確實是在同私營部門合作評價各種可能的技術。在貨幣的流通方面,美聯儲實際上是同私有的商業銀行合作來發行美元的。所以在目前的貨幣體制中,美聯儲實際上已經在同私營機構合作。既然都是私營機構,對美聯儲或者是歐洲中央銀行來說,商業銀行同大科技公司有本質上的區別嗎?從技術應用發展帶來的趨勢來看,科技公司在一些方面比商業銀行更具有實現中央銀行貨幣政策的優越性。因此歐洲的財長們或許應該考慮如何更好的同科技公司合作,而不是將它們作爲對立面而排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