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AR 會先橋接以太坊上的金融設施,打破生態壁壘;再在開放金融層面上,搭建多種多樣的 C 端應用。

原文標題:《以太坊進入 2.0 時代,後起之秀 NEAR 的公鏈破局之路在何方?》
撰文:Azuma、郝方舟

以公鏈的進化爲錨,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大致可分爲三個階段。

比特幣打開了「開放貨幣」的大門,解放了人們對去中心化貨幣的想象。

以太坊的智能合約釋放了應用的潛力,穩定幣、借貸協議、DEX 等組件及其組合讓去中心化的「開放金融」成爲了現實。

在理想中的下一階段,「開放金融」的範圍將進一步擴大並涵蓋所有高價值數據,走向「開放網絡」。隨着未來應用範圍拓寬,用戶及事務數量的膨脹無疑會對區塊鏈的負荷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擴容升級勢在必行。

爲了引領「開放網絡」時代,頭部公鏈們在今年各自拿出「神通」,加快進度,意在搶佔未來賽道的新排位:

5 月,有「跨鏈之王」「Web3.0 開啓者」之稱的波卡上線主網候選網絡 Polkadot CC1;

10 月,可無限擴容的「分片之王」 NEAR 主網過渡至第二階段,開放代幣轉賬、創建賬戶、參與驗證、投票治理、啓動應用程序等網絡功能;

12 月,ETH 2.0 創世區塊被挖出,標誌着以太坊終於走上 PoS 和擴容之路;

……

這些仍保有高關注度的明星公鏈多靠「三板斧」:技術上,在保證安全與去中心化的前提下攻堅可擴展性;生態上,在開發語言、開發工具和環境、降低遷移成本等方面照顧到開發者的易用性;定位上,先從更明確的垂直場景入手,再去講改造互聯網的宏大敘事。

而今天,我們將視線聚焦到近來生態發展飛速的 NEAR 上。

關注它的理由很簡單:一拖再拖的 ETH 2.0 該有的模樣(POS 機制+高 TPS+低 Gas),它都有。同時,NEAR 在跨鏈方面非常有針對性,藉助彩虹橋(Rainbow Bridge)實現與以太坊的互操作性,支持 EVM (以太坊虛擬機)及其周邊全套工具。在這樣的技術支撐下,任何用戶、APP、開發者都能無需許可地在以太坊和 NEAR 之間完成從資產到體驗的轉移。

這是否代表,今夏火爆的 DeFi 項目們有了更「近一步」的底層候選?在 ETH 2.0 正式到來的窗口期內,NEAR 有機會再造鏈上繁榮,率先邁入「開放網絡」時代嗎?高性能分片如何兼顧安全性和可組合性?公鏈競爭的未來景象是什麼樣?Odaily 星球日報將在下文一一展開。

站在彩虹橋上迎接以太坊生態開發者

在去年的 Dragonfly Summit 上,V 神直言:「NEAR 做得非常不錯,讓我焦慮。」這是 V 神繼大阪 Devcon5 稱 NEAR 爲以太坊 2.0 最強大競爭對手後,第二次在公開場合稱讚該項目。

在我們看來,除了與 ETH 2.0 願景相近外,NEAR 對以太坊更大的威脅來自其跨鏈技術——彩虹橋。

彩虹橋是實現以太坊和 NEAR 網絡互操作性的第一步。這背後代表着三件事:

  1. 對於兩方 token 的使用者和投資者,資產可通過彩虹橋跨鏈互通;
  2. 對於以太坊應用開發者,無需修改智能合約代碼,可直接在 NEAR 的區塊鏈平臺上部署 EVM 應用,實現性能的大幅提升;
  3. 對於以太坊上 DApp 開發者和用戶,可以在不離棄原有社區和生態的情況下,用熟悉的錢包等工具,提前體驗 ETH 2.0。

彩虹橋的技術原理是,兩個無需大量運算就能追蹤鏈上狀態的輕型客戶端在配合工作:一個是用 Rust 語言執行的以太坊輕型客戶端(作爲一個 NEAR 合約),另一個是用 Solidity 語言執行的 NEAR 輕型客戶端(作爲一個以太坊合約)。同時,兩者在以無需信任的方式驗證其追蹤的狀態,在確認最終性後,將數據通過中繼層轉移給對方生態使用。(Odaily 星球日報注:對細節感興趣的開發者,歡迎來 Github 查看文檔。)

以太坊進入 2.0 時代,NEAR 如何突圍公鏈紅海?彩虹橋技術運行的輕型客戶端簡圖

因此,彩虹橋具備自身去信任、無需許可、不依賴多籤、完全去中心化等特點,並且已經部署在 NEAR 的主網上,目前供多個以太坊 DeFi 項目進行私測。也難怪 NEAR 的產品經理 Alex Shevchenko (物理學博士、前 Bitfury 高管)有自信地認爲,「NEAR 的跨鏈技術領先市場 6 - 9 個月。」

站在商用推廣的角度,大家有沒有發現,NEAR 的跨鏈非常有針對性?

做個比較。主打跨鏈概念的 Polkadot 目前將跨鏈研發重心放在平行鏈(分片鏈)之間的連接,就是波卡體系中不同應用鏈之間的協作,是同構跨鏈。與 Polkadot 不同,NEAR 直接瞄準了以太坊生態,站在彩虹橋上迎接以太坊的大量開發者。彩虹橋的技術難度也更大,是真正意義上的異構跨鏈,連接兩條獨立的底層公鏈。

據 NEAR 亞洲地區負責人 Amos Zhang 介紹,彩虹橋的推進只是 NEAR 跨鏈藍圖的第一步(資產遷移),第二步是支持 EVM,實現合約的直接跨鏈調用(合約遷移),第三步是完整支持 EVM 的周邊工具(體驗遷移)。

面向成熟開發者,NEAR 對 EVM 在 執行環境中提供支持,使得現存的以太坊合約,經過簡單幾步,就可以部署到 NEAR 上。(Odaily 星球日報注:如果你是開發者,可 獲取相關資源。)面向新手開發者,NEAR 推出了集成在網頁上的 IDE 工具(Gitpod),加載了一張基於 Docker 的鏡像,選好了編程語言 / 平臺版本,並且將相關組件自動安裝好。甚至還有一個終端,內置供開發者隨時修改代碼的完整項目。開發者可以通過任何一個應用範例,零門檻創建 DApp,以此大大降低在 NEAR 上開發的門檻。(如果你是開發者,進入 博客,獲取相關資源。)

在智能合約開發語言上,NEAR 支持 Rust 和 AssemblyScript。Rust 提供了更高安全性,而 AssemblyScript 基於 Javascript ,擁有更大的開發者羣體,方便前端快速開發出應用。

今年 7 月,NEAR 還推出了一個精巧的小功能——NEAR Drop,一個鏈上紅包的概念,允許用戶向還沒有 NEAR 賬戶的人直接發送 NEAR 代幣比自動註冊鏈上賬戶。該紅包可以直接通過郵件、短信、甚至微信直接發送。這個功能除了能讓用戶快速上手,也優化了 DApp 的獲客流程,有助生態項目冷啓動。

以太坊進入 2.0 時代,NEAR 如何突圍公鏈紅海?NEAR Drop 工作原理

看得出,爲了爭取到以太坊生態開發者的青睞,NEAR 在優化開發體驗上考慮了諸多細節。

而完成「三步走」後,Metamask、imToken 等錢包將能直接支持 NEAR 上、EVM 執行環境下的 DApp。並且,開發者無需額外的工程量或高額的遷移成本。以太坊用戶甚至可以「無感」使用 NEAR 上的以太坊應用。

用「Grants + OWC」模式扶持並鞏固開發者

只是把開發者拉攏到 NEAR 上做開發,還遠遠不夠。長久激勵開發者、爲原生項目提供引導和資金外的支持,也尤爲關鍵。NEAR 在孵化和鞏固開發者上採用了「Grants + OWC」的雙重模式。

Grants 主要面向一些盈利模式不太清晰的基礎設施類工具(如錢包、索引器、區塊瀏覽器等生態組件),甚至是科研類的項目。項目方可直接申請資助。

OWC 則是面向初創項目的國際區塊鏈加速器,無需與底層協議綁定。每期持續 12 周,包含 15 個團隊。這些團隊將在 OWC 內驗證自己的創業想法是否可行。OWC 則爲項目提供產品開發、KPI 設定、市場發掘、融資等方面的幫助。

Amos 表示,OWC 目前與世界各地 100 多位專業投資人保持緊密聯繫,有 30 多位大咖導師親臨一線指導。已結束的首期加速營幫助項目們成功融資逾 1500 萬美元,第二期加速營已開放申請,將於 2021 年 1 月正式啓動,也歡迎其他優質公鏈上的應用來參與。

NEAR 生態的階段性成果與未來佈局

講了這麼多策略,NEAR 的生態現狀如何?真的有吸引來大批 DApp 嗎?我們先來看張圖。

以太坊進入 2.0 時代,NEAR 如何突圍公鏈紅海?NEAR 生態圖

這張圖展示了已經、正在和即將圍繞 NEAR 進行構建的項目名單,圖中不乏 Chainlink、Maker、AAVE、IPFS 等明星項目。

自 10 月起,DEX 聚合器 1inch、一體化 NFT 平臺 Mintbase、DeFi 項目 Balancer、穩定幣 TUSD 等多個以太坊生態項目先後宣佈將進入 NEAR 生態。

1、 Mintbase 從以太坊遷移到 NEAR 後,利用了 NEAR 良好的擴容能力、簡單的開發體驗和易用的用戶體驗,使得 NFT 變得人人可用。

Mintbase 創始人 Nate Geier 在談及「逃離以太坊」時表示:「過去,我們在以太坊上部署一個商店的價格大概是 2 美元,但現在價格已經超過 250 美元,光是創造 5 個 NFT 就得花費大約 50 美元。我們的願景是在未來的某一天以 NFT 的形式出售各種門票,但這在以太坊當前的條件下根本行不通。」在綜合比較 Polkadot、以太坊 2.0、Elrond、 EOS、Cosmos 等平臺後,Nate 認爲 NEAR 的優勢體現在:普通人可讀的賬戶地址和合約地址、漸進的安全性、Rust 或 AssemblyScript 合約語言、POS 共識、動態再分片、便宜高速易上手等方面。他也指出 NEAR 當前可能存在缺少索引器(Odaily 星球日報注:NEAR 已出現在 The Graph 的候選公鏈名單中,其開發者 David Kajpust 曾言,Compound 正暗中基於不同的公鏈進行開發)。

2、 11 月 3 日,NEAR 官方發文宣佈,資產代幣化平臺 TrustToken 計劃將其錨定美元的穩定幣 TrueUSD (TUSD)上線 NEAR 主網,預計上線時間爲 2020 年年末或 2021 年初。

TUSD 當前市值超過 3.3 億美元,位列全球穩定幣前五,被全球 80 多家交易所和 20 多家 OTC 商支持。TrustToken 在 DeFi 熱潮期愈發感受到以太坊擁堵阻礙了其產品功能和可用性,因此期待能通過彩虹橋,安全、無需許可地橋接到 NEAR 上,讓 Gas 費保持在較低水平,將交易處理速度從分鐘級降至 1 秒出塊、3 秒確認最終性,進而支撐更廣泛的 DeFi、NFT、預測、支付場景,成爲更多開放網絡用例的基礎。

3、 就在 11 月 25 日,頭部聚合 DEX 1inch 宣佈,由其開發的自動化做市商協議 Mooniswap 將同時部署在 NEAR 上,以探索 NEAR 和以太坊互操作性的各種可能性。

據 1inch CTO Anton Bukov (曾在 NEAR 負責開發彩虹橋,現在仍然指導着彩虹橋技術的高層設計工作)稱,計劃於明年啓動基於 NEAR 分片模式、可無限擴容的 Mooniswap DEX (去中心化交易所)。他解釋了選擇 NEAR 來構建新的分片 DEX 的理由:「在非分片的區塊鏈上構建 DEX,不僅區塊鏈是擴容的瓶頸,智能合約也是。非同質化的分片區塊鏈(如 Polkadot、ETH 2.0)不會比非分片的區塊鏈快多少,因爲智能合約不會自動分片,所有的交易最後還是得在單一分片上完成。」

對此,NEAR 聯合創始人一龍(Illia Polosukhin)曾在近期的一場 AMA 中表示,「DeFi 是我們比較傾向的領域,NEAR 可以提供 1-2 秒的最終性(finality)和較低的交易費,預計會吸引一批去中心化交易平臺的注意。」通過彩虹橋、EVM 的執行環境,Mooniswap、Balancer、Aave 等以太坊上的 DeFi 項目可以低成本、快速部署到 NEAR 上。

除了上述項目,二手移動設備交易平臺 Glyde (由傳統手機銷售商、年營收超過 5 億美元的 PCS Wireless 發起)、賽馬遊戲平臺 Zed Run、引入流動性挖礦的像素類鏈遊 Berry Club、數字卡片(NFT)交易平臺 Paras、開放市場協議 Flux 等原生項目已在 NEAR 網絡上啓動。

以 8 月 22 日啓動主網的 Flux (算是首個基於 NEAR 協議構建和啓動的協議)爲例,動態分片、隨機信標、完整的開發工具和以太坊的互操作性是 Flux 選擇 NEAR 的原因。在這樣的底層支撐下,Flux 上的用戶能夠以低於 0.01 美元的交易費創建和交易預測市場。

NEAR 商務拓展總監 Sasha 表示,預估將有 17 個應用在 2021 年 2 月前登陸 NEAR 主網,包括手遊點對點競賽平臺 OP games、交易員社交網絡 Yanda、粉絲互動平臺 Arterra、鏈遊 Hash Rush、DAO 協作工具 Abridged 等。

這種規模的底層遷徙,反映出上層應用們對 NEAR 的認可,在獲益於其技術優勢的同時,也豐滿了 NEAR 生態。

從數據成果上看,截至 11 月中旬,NEAR 主網已創建了 12,000 個賬戶、部署 7500 份合約,處理的轉賬交易達到 175,000 筆。

無限擴容背後的 Nightshade 夜影協議

彩虹橋之外,NEAR 擴建生態還有另一重要技術基石: 通過獨創的分片技術以實現擴容。

深耕 DeFi 的投資機構 D1 Ventures 曾詳細對比了 NEAR 與以太坊 2.0、波卡、Cosmos 等項目間的技術區別。根據構架的差異,D1 Ventures 將底層 Layer 1 公鏈分成了兩大類——「DApp 鏈」和 「跨鏈平臺」 。其中的「DApp 鏈」希望讓 所有的 DApp 都建立在一條通用的 Layer1 上,共享底層鏈的安全和性能,DApp 自身不會有獨立的鏈,也不用考慮底層鏈的安全和治理,此類公鏈的典型代表就是以太坊和 NEAR。

有別於以太坊,NEAR 的區塊內分片解決方案(又名 Nightshade 夜影協議)頗具創意,構架和技術實現也不同。

具體來說,從分片結構上看,以太坊 2.0、波卡是由一個信標鏈(中繼鏈)和多個分片鏈組成,所有的分片鏈最終都需要信標鏈(中繼鏈)確認,從而導致跨分片交易的延遲,同時整個系統的擴容能力也受限於信標鏈本身的擴容能力。而 NEAR 並未採取維護多個分片鏈的架構,而是在區塊內進行分片,各個驗證節點只需要維護一條鏈,只需要一個區塊就可確認跨分片交易,解決了分片鏈架構的交易延遲問題。

同時,夜影協議還支持動態再分片,分片的數量會隨着網絡的用量動態調整。每個分片在目前未優化的情況下,已經可以支持每秒 1000 筆交易的容量。此外,NEAR 的分片是橫向擴容的,意味着 10 個分片就可以達到 10000 TPS,100 個分片就是 100,000 TPS,理論上分片的數量是沒有上限的。

在夜影協議介紹中,還包含了如何確認狀態有效性與數據可用性、不同惡意行爲的懲罰機制、出塊人和驗證節點兩大角色的工作內容等細節,感興趣的讀者可 進一步瞭解

從設計理念上看,夜影協議不僅在解決公鏈的可擴展性,還試圖解決可組合性、跨分片通信延遲、跨分片交易費用等問題。這些嘗試爲 NEAR 贏得了「分片之王」的美譽。

在採訪 Amos 時,他講到一件趣事,「當年以太坊基金會曾有意委託 NEAR 團隊來執行分片開發工作,但因當時 NEAR 剛剛拿到了資方的投資而告吹。」

NEAR 就是未來的以太坊 2.0

介紹到這裏,你或許會發現,NEAR 和以太坊 2.0 在講的故事幾近雷同,都是 POS 共識機制+擴容,都劍指高 TPS 和低 Gas 費。以太坊 2.0 該有的模樣,NEAR 都有。

受限於 1.x 版本的諸多歷史遺留問題,以太坊 2.0 已多次「跳票」。從先前的路線圖上看,以太坊 2.0 的階段 0 僅支持質押存款,階段 1 可能開始部署分片,階段 2 纔會激活轉賬,整套過程走完預計還需數年。(Odaily 星球日報注:由於以太坊分片開發進度緩慢,在最近的一次核心開發者會議中,Vitalik 表示可能會在以太坊 2.0 中放棄分片擴容方案,參與 rollup 的縱向擴容方案,分片的部署可能會推延到以太坊 3.0。)

同時,怎麼將現有生態平滑引入 2.0 版本也是以太坊面臨的一大難題。舉個例子,在 2.0 的網絡結構下,如何確認跨分片的交易排序、兼顧 DeFi 的可組合性仍有待解決。

在以太坊 2.0 仍是「空中樓閣」的這段窗口期,其他公鏈們有了加速追趕、承接以太坊溢出價值的機會。NEAR 就很好地發揮了其後發優勢。自 2018 年 8 月項目啓動起,NEAR 僅用了 26 個月的時間就實現了主網的漸進式發佈(PoA 版本、受限階段、第二階段)。

今年 10 月,NEAR 主網已成功過渡至第二階段,網絡功能基本全部開放。現在任何人都可以發送或接收代幣、創建賬戶、參與驗證、投票治理、啓動應用程序或是以其他方式使用 NEAR 網絡。

在 11 月 3 日的第二次 Town Hall 線上社區會議上,幾位核心成員披露了關於分片及彩虹橋等核心部分的最新開發進展。聯創 Alex Skidanov 表示,NEAR 將在測試網上啓動分片,並計劃在 2021 年在測試網上測試分片功能,待功能完善後,由社區決定主網何時啓動分片。目前,一個分片每秒可處理 1000 筆交易,技術成熟後,主網將可以通過增加分片數量實現 TPS 的成倍增長。

一龍也介紹稱,目前彩虹橋的開發已進入第三階段,正在主網進行私測,之後會發布 1.0 版本,屆時人人都可以無需信任的方式使用這一工具。與此同時,NEAR 正在努力引入 EVM,目前已完成了一些早期工作,本月已經發布 beta 版本,屆時開發者將可以在測試網上使用現有的以太坊工具部署合約。

單就開發進展而言,通過 NEAR + ETH 1.x 實現網絡擴容似乎會比 ETH 2.0 完全落地來得更早。

不過,如今的公鏈之爭早已不再是單純的技術對比,生態的割裂及其規模上的差距纔是領跑者與後來者之間難以跨越的巨大鴻溝。對於技術和生態的關係,Amos 認爲,「這是經典的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擴容能力更好的新鏈大多沒有以太坊這般大規模的金融基礎架構,同時缺乏有機增長的開發者社區,無法持續地開發更多的應用,NEAR 並不想顛覆以太坊,而是務實地選擇了合作共贏的發展路徑。」

NEAR 有意用底層的可延展性、中間層的優化、應用層的成熟工具,爲開發者和用戶提供簡潔友好的體驗,提前試用以太坊 2.0 的功能。

另外,此刻的以太坊開放團隊將精力撲在 2.0 上,1.0 客戶端相對中心化,存在單點風險,NEAR 方面也表示會持續支持以太坊 1.0 生態的發展 ,開發者可基於 NEAR 靈活的賬戶模型開發應用,在跨鏈落地後,雙方共同獲益。

「開放網絡」下的公鏈競爭格局

從建設生態的打法到跨鏈+分片等技術支持,NEAR 並不囿於與以太坊競合。下一個「開放網絡」時代或許能容納不到十家主流公鏈。但問題是,「開放網絡」將由哪條公鏈率先開啓?

現任「公鏈之王」自然有衛冕之心。

11 月 5 日凌晨,以太坊 2.0 版本存款合約正式發佈;12 月 1 日,以太坊正式踏上升級之路,醫治「慢且貴」的陳年頑疾。所有人都能預見,隨着 DeFi 擴大邊界、承載更高價值、其他鏈上應用領域接棒 DeFi,不擴容是不行了。只不過,以太坊百億美元級別的生態規模既是優勢也是負擔,使以太坊每踏出一步都瞻前顧後、動作遲緩。

新生代公鏈在技術層面均有相對以太坊 1.x 的優勢,不同的優勢和背景也決定了不同公鏈的定位。

NEAR 的團隊成員擁有連續成功創業、分片工程師等經歷,開發成員幾乎全都來自微軟、Google、Facebook 等公司,並具有世界級電腦競賽背景,共獲得 4 次 ACM-ICPC 編程大賽世界冠軍、6 枚獎牌及 12 決賽經歷。(注:ACM-ICPC 是世界最高級別的大學生電腦競賽。)

聯創一龍曾是 Google TensorFlow 人工智能開源項目的主要代碼貢獻者,任 Google 深度學習小組項目主管。聯創 Alex 曾就職於微軟,於 2011 年加入 memSQL 擔任 1 號工程師,作爲架構師和工程總監引領開發出了目前唯一一個大規模商業級的分片數據庫,被 Uber、高盛、三星等公司使用。

這樣一支團隊,賦予了 NEAR「分片擴容+易用性+互操作性」等技術特長,並同時制定出「創建者(開發者、創業者)進入市場的最快路徑」(引自 NEAR 官網的商業定位。作爲加速 DApp 開發和落地的開放網絡平臺,NEAR 更希望把生澀難懂的區塊鏈做到平易近人。

在 NEAR 的開放網絡願景下,凡是涉及價值傳輸的業務都可以用區塊鏈實現。Amos 認爲,未來不會只有以太坊一條公鏈,更可能是四、五條可跨鏈互通的 Layer 1 底層公鏈合作共存。在技術開源、包容開放的區塊鏈世界,唯有相互借鑑、共同努力,行業纔會長足進步。

具體到市場戰略上,NEAR 會先將以太坊上的金融設施橋接到 NEAR 上,打破生態壁壘,實現彎道超車;再在開放金融層面上,搭建多種多樣的面向 C 端用戶的應用,比如能打賞 up 主的內容平臺、線上協作平臺等;最後開啓開放網絡時代,將數據的所有權交還給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