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 Filecoin 和 IPFS,Juan Bene 還參與發起了 Libp2p、ProtoSchool 與 Drand 等項目。

原文標題:《22 歲創業、29 歲 1 小時融資 2.57 億美元,區塊鏈貢獻度僅排在中本聰、V 神之後的 88 年小夥》
撰文:Bob

「Vitalik,Gavin Wood,胡安,這是我見過的嘉賓陣容最豪華的圓桌會議了!」

10 月 27 日,在上海召開的第六屆區塊鏈全球峯會上,一位連夜坐車趕來參加會議的區塊鏈愛好者激動地說道。

Vitalik 是以太坊創始人,「天才神童」,最近因爲以太坊 2.0 他在社交媒體上頻頻發聲;Gavin Wood 是以太坊聯合創始人和前 CTO,現在的波卡(Polkadot)項目創始人,因爲波卡的主網上線和 即將到來的平行鏈插槽拍賣,他也被很多媒體鋪天蓋地地宣傳和報道。對比之下,胡安就顯得很「低調」,除了前一陣子 Filecoin 主網上線之際「拋頭露面」,平時很少能在媒體上看到他的相關報道。

走進 Juan Benet:Filecoin 的掌舵者,亦是低調的連續創業者_ 圖:Vitalik,Gavin Wood,胡安(Juan Benet)_

事實上,除了 Filecoin 和 IPFS,胡安也是一名碩果累累的連續創業者。今天,我們就來簡單瞭解一下這位「低調」的公鏈項目創始人。

第一桶金

胡安(Juan Benet),1988 年 3 月出生於墨西哥的一箇中南部城市。

走進 Juan Benet:Filecoin 的掌舵者,亦是低調的連續創業者

2006 年,胡安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全美排名前三的斯坦福大學,學習計算機科學。從入學的第一年開始,他就先後在 Anticancer、Verve Wireless、Cooliris 等企業實習,這爲他後來的創業打下了一定的基礎。

2010 年,本科畢業後的胡安選擇繼續留在斯坦福大學攻讀計算機碩士學位。與此同時,他還與其他幾位斯坦福大學計算機科學的畢業生一起創辦了遊戲公司 Loki Studios,並出任 CTO 一職。Loki Studios 專注於基於地理位置信息的 iOS 遊戲開發,其旗艦產品名爲 Geomon,用戶可以在不同的場所擁有不同的遊戲體驗,用戶周圍環境任何因素的改變(比如天氣、溫度、季節、地理信息等)都可以影響到遊戲本身。這與 4 年後風靡一時的 Pokemon Go 遊戲有些類似。

走進 Juan Benet:Filecoin 的掌舵者,亦是低調的連續創業者_ 圖:左邊爲 Geomon,右邊爲 Pokemon Go_

2011 年年底,胡安辭去了 Loki Studios 公司 CTO 一職,Loki Studios 於 2013 年 5 月被雅虎收購。

2012 年,胡安從斯坦福大學順利畢業。隨即,他憑藉着在校期間積攢的技術和資源,創辦了初創企業 Athena,再一次投入到創業的浪潮之中。Athena 的目標是將人類的各種知識繪製成學習路線圖,這樣學習者在學習時可以快速地知道自己需要掌握哪些知識要點,從而加速學習過程。

由於 Athena 發展得並不順利,一年之後,胡安選擇了離開。在此期間,胡安第一次接觸到了區塊鏈技術,併爲之深深着迷,這爲他後續的區塊鏈創業結下了不解之緣。

多產的協議實驗室(Protocol Labs)

2014 年 5 月,胡安聯合幾位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創立了協議實驗室(Protocol Labs)。根據官方的介紹,協議實驗室是一個網絡協議的研究、開發和部署實驗室,目前主要關注如何存儲、定位和傳輸信息

2014 年夏天,協議實驗室獲得了硅谷頂級的創業孵化器 YC (Y Combinator)的資助。有了 YC 的鉅額投資後,協議實驗室加快了開發進程,諸多項目、協議相繼問世:

走進 Juan Benet:Filecoin 的掌舵者,亦是低調的連續創業者_ 圖:協議實驗室推出的 9 大項目 / 協議 _

IPFS

2015 年,協議實驗室推出了 IPFS (The 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星際文件系統)。IPFS 是一種點對點的分佈式文件系統,使用的是去中心化存儲技術,把文件分割成多個片段,分別存儲在 IPFS 網絡的不同節點上,需要使用時,IPFS 網絡會自動「拼接」,將文件進行還原。

IPFS 的目標是打造一個更加開放、快速、安全的互聯網,告別傳統的 HTTP 協議常見的卡頓和 404 錯誤。需要注意的是,IPFS 不是區塊鏈,也不是一個項目,而是一個底層的網絡傳輸協議。

Libp2p

Libp2p 是一個模塊化的網絡棧,讓開發人員更容易構建大型、健壯的點對點網絡。目前,除了協議實驗室自己推出的 Filecoin 外,許多公鏈在底層都是用了 Libp2p 協議,比如波卡的 Substrate、EOS、以太坊 2.0 等等。

IPLD

IPLD 是 IPFS 的核心組件之一,後來被協議實驗室單獨分離出來。

IPLD 可以簡單理解爲一個結構解析器,可以把現有的各類數據結構統一成一種格式,方便不同系統之間的數據交換和互操作,最終實現內容尋址——使用加密哈希來定位內容。

Multiformat

簡單來說,Multiformats 就是一組協議的集合,目的是打造一個永不過時的系統。它允許協議相互操作,保持協議的靈活度,保持可擴展、可升級。

Testground

Testground,是一個用於大規模測試、模擬、對標點對點和分佈式系統的工具。

SourceCred

SourceCred 的目標是創建一個去中心化的協議來評估人們的貢獻,並獲得相應的價值回報。

ProtoSchool

ProtoSchool 是一個社區教育項目,即通過在線教程和線下活動教授去中心化的網絡協議和工具。

Drand

簡單理解,Drand 主要是提供隨機數服務的。關於隨機數的重要性,可以查閱白話之前的推文《爲什麼 DApp 經常會遭遇隨機數攻擊?》進行了解。

Filecoin

Filecoin 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的存儲協議,通過 FIL 代幣獎勵來激勵礦工提供存儲服務。Filecoin 也可以看作是 IPFS 的激勵層,兩者的關係可以查閱白話之前的推文《遲遲不來的 Filecoin 憑什麼令人充滿期待?| 一文說透 IPFS》。

除了協議實驗室官網列出的上述 9 個項目 / 協議外,胡安還與 AngelList 創始人 Naval Ravikant 合作,共同成立了 CoinList。

CoinList 是一個爲認證投資人和優質區塊鏈項目提供初始代幣發行的融資渠道。截至目前,CoinList 已經爲 15 個區塊鏈項目完成了融資,其中包括 Filecoin、DFINITY、Algorand、Nervos、NEAR 等,累計參與人數超過 2 萬人,融資規模高達 8 億美元。

在磕磕絆絆與流言蜚語中發展的 Filecoin

自從 2015 年推出了 IPFS 協議之後,胡安和協議實驗室想爲 IPFS 打造一個激勵層,激勵用戶提供存儲服務。

2017 年,協議實驗室推出了名爲 Filecoin 的區塊鏈項目,並在 1 小時內成功融資 2.57 億美元,打破了當時區塊鏈項目的融資速度和融資規模。參與 Filecoin 融資的投資機構,陣容相當豪華,其中包括 DCG 集團(灰度的母公司)、Y Combinator、A16Z、Winklevoss Capital、紅杉資本等等。

然而,雖然有衆多頂級投資機構做背書,Filecoin 項目的進展卻不盡如人意,主網上線時間一而再再而三地推遲,以至於有人譏諷它爲「鴿王」。

去年年末,Filecoin 團隊調整了挖礦算法,而在此之前,礦機廠商已經賣出了數百萬臺 Filecoin 礦機,挖礦算法的調整讓一部分早早囤了礦機的礦工損失慘重,怨聲載道。

今年 Filecoin 主網上線前夕,官方公佈的 FIL 前置質押規則過於嚴苛,再次招來礦工們的抱怨和抗議。經過一段時間的博弈,最終 Filecoin 官方做出了妥協。

10 月 16 日,延期了兩年多的 Filecoin 主網終於上線了,各大交易平臺爭先恐後地上線 FIL,價格最高被炒到了 200 美元以上。然而,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在主網上線的第一天,Filecoin 官方團隊竟然將大量的 FIL 轉到交易平臺做市,「維護前期的幣價穩定」。

在一次演講中,胡安說道:

Filecoin 的重心是爲客戶存儲數據。只想短期獲利,卻又不想提供長期價值,那現在應該退出。

儘管一路走來,磕磕絆絆,流言蜚語不斷,主網上線後的這一個多月,Filecoin 網絡的表現可圈可點:全網的有效算力達到了 1.16EiB,活躍礦工數量達到 754 個。

走進 Juan Benet:Filecoin 的掌舵者,亦是低調的連續創業者_ 來源:Filfox_

當然,目前的 Filecoin 距離真正的 To B、To C 端存儲真實數據,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結語

胡安帶領下的協議實驗室碩果累累,卻一直秉持着開源精神,將所有的項目代碼開源,爲其他區塊鏈項目添磚加瓦。

2018 年,胡安被《財富》雜誌評選爲「全球 40 位 40 歲以下的商業精英」之一,這表明了傳統媒體對這位低調的連續創業者所取得的成就予以高度讚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