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摘要:

志英和沐道結婚 8 年,有了三個孩子,兩個男孩,一個女孩,圓滿了 (´-ω-`)。

在沐道成爲民辦中學教師 7 年後,一個好消息傳來了!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77 年,高考恢復。

不論是“臭”還是“香”、不論婚否、只要未滿 30,都可以參加這次考試,然後入學,然後分配工作。

四川地區的考試時間定在當年 12 月的 10、11、12 日。沐道收到消息時,已經進入 11 月,距離考試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了。

66 年,沐道讀高二,十年動亂開始。到恢復高考的這一年,他放下高中課本已經整整 11 年。要在 1/120 的比例中中榜,對他來說,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哪裏來的時間複習呢?帶着一個班的初中生,白天上課,晚上要批改作業,要備課。地裏的活、家裏的活、看顧三個娃,哪一樣不要時間?

沐道思來想去,最開始聽到消息的振奮、激動和熱情,慢慢冷卻下來。。。

47 年的李志英(11):考

希望大了,失望也會大嗎?

志英的想法不太一樣,她覺得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不論有多少難題,總是有辦法解決的,挺一挺,一定能過去。

她建議沐道去參加考試:“就切試一哈嘛。考不考得上都沒得啥子(去試一下,考不考得上都沒有關係)。”

“書上的東西我早就忘完了,11 年了。現在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咋個(怎麼)來得及嘛。”

“來不及也沒得事,大不了‘損失’5 毛錢的報名費。又不少塊肉。”

“要真的考上了,三個娃兒咋個辦呢?你一個人咋帶嘛!”

“莫得事(沒關係),你不要擔心,三個娃兒有我呢!”志英說得斬釘截鐵。

幾位要好的同學也專門到家來鼓勵沐道:你當年成績多好啊。又是學習委員又是團支書,還到北京見過毛主席。去吧,去考,考不上沒關係。如果考上了,也算替我們都圓了上大學的夢。

沐道終於決定迎難而上,開始備考。

白天上課、晚上備課,餘下少得可憐的時間,沐道就着如豆的油燈,用來撿回已經忘了 11 年的高中學科知識。

志英白天出工掙工分,下工回家就開始忙碌——洗衣、挑水、做飯、照顧孩子們、給沐道煎藥(接手民辦老師的工作沒到兩年,繁重的工作就折騰壞了沐道的胃。之後的這幾年,中藥一直沒有斷過),再抽點時間看顧一下菜地……

她儘自己所能,希望能給沐道多一點,再多一點的時間,讓他能多看點書,哪怕多一頁也好。

47 年的李志英(11):考

如豆的油燈

臘月寒冬。夜間,屋子裏像一個空曠的大冰窟窿,被子蓋在腿上,顯得尤其的薄。煤油燈輕輕的掙扎着,火苗弓了一次又一次的腰。

一個月的時間不長,也不短,30 多個晝夜,足夠讓沐道的身體透支了。

眼見考試臨近,鼻涕、眼淚、咳嗽、頭暈……各種不適,齊齊急吼吼的向他奔襲而來。

拖着暈倦的身體趕去考場,沐道恍恍惚惚的捱過了三天。他知道自己肯定考砸了,頹然的回了家。

“我腦殼暈得很,肯定考得不好。”沐道帶着重重的鼻音對志英說。

“沒得事,我們本來想的就是切試一哈。考都考了,就不想那悶多了哈。”志英怕沐道多想,趕緊安慰他。

之後,兩人都不再提這件事,每天如常上課、出工。

就在半個月後,卻忽然來了消息,沐道考上了!來報消息的鄉親走路帶着風。說,我起初是不敢信的,村長家的老三才剛畢業呢,都沒能考上,咋個(怎麼)沐道就能考上了呢?我反覆看了,是沐道,考上了!

一時間,十里八村的都沸騰了起來。有說沐道能幹的,有說志英有福氣的,也有說志英有眼光的……當初斜眼看沐道、背後竊竊志英不會挑的人,都換上一幅笑臉:志英,你硬是(真是)會選人的很哦,你纔有眼力喲。你看你,挑了個狀元郎,這哈好了,好日子在後頭了哈!

47 年的李志英(11):考

忐忑

志英和沐道並不像鄉親們這般樂觀,因爲接下來,還有體檢、還有政審。

沐道已年近 30,幾年超負荷的教師工作讓他胃病纏身,人也瘦得跟個竹杆似的。體檢是個坎,政審就更不必說了,志英因爲“身份”所受委屈太多,自是心驚。

體檢的地點在南部縣人民醫院。沐道的幺妹夫經國是區醫院的工作人員,志英想着他怎麼也算是一個系統的,就託了他陪沐道一起去,幫沐道壯壯膽。

體檢也是一件磨人的事兒,待回家來,兩個人的興致都不高。沐道着急回房備課。志英拉了經國坐下喝水。

一坐下,經國也不繞圈子,說去體檢的都是一個個大小夥子,身體一個比一個壯。像二哥這樣子年紀的,只有他一個。又黃又瘦,身體一看就不好,怕是沒得着(恐怕體檢過不了)。

志英有小小的失望,不過也算是有心理準備的。過不了就過不了吧。總算也爭取過了。

接下來的日子,照舊上課的上課,上工的上工。兩人都有微微的遺憾,卻都沒有表現出來,都不想對方爲這事難受。

又是近半個月的時間,兩人竟然收到了政審通知。真是驚喜交加。喜的是體檢居然通過了,驚的是政審通過的可能性比體檢更低。

隊支書、駐村幹部、龍盤中學幾位老師,組成了這次的政審小組。隊支書、駐村幹部都是熟;區教委開會時,沐道和龍盤中學的老師們也經常碰面,說起來都是熟面孔。但忐忑的心情還是不能抑制。

尤其是志英,從上中學開始,她因“勞改犯女兒”的身份受到太多的限制,那些痛一直隱隱的藏在心底——不論自己多努力,都沒有用;無論多優秀,都會一直被排除在人羣之外。

政審小組來的時候,快近中午,志英叫了三弟、四弟過來大屋,請他們到龍盤鎮上買了豆腐、豆芽、粉絲和一些小菜,自己到地裏拾掇了幾樣蔬菜。拼拼湊湊弄了一桌子的盤盤碗碗。

加上婆婆媽、沐道大哥、三弟、四弟,大夥擠擠攘攘圍滿了八仙桌。

席間說着無關緊要的家常、嘮着隊裏的家長裏短、聊着各個學校的人事……時間不緊不慢的,一餐飯還是喫完了,一行人出了門,說回鎮上碰碰。

志英和沐道越發不安,盼着來消息,又怕有消息。

47 年的李志英(11):考

向新的里程出發

不管志英和沐道怎麼忐忑,消息終究還是喜氣洋洋的帶着四川農學院的錄取通知書來了。

直到收拾好行囊,沐道還在猶豫。這一走,至少就是四年。父母、這個家、三個孩子,真的就全部都要壓在志英一個人身上了!叫他如何忍心!又如何能放得下!

志英沒有給沐道時間,打理好一擔蔬菜,把孩子們託給婆婆媽,陪沐道一起出發了。

從南部到成都的班車,每天只有一班,錯過了,就要這南部多住一天,那就得多一天的食宿。所以這天出門一定不能晚。

天還沒亮,志英和沐道挑了菜和行李,步行,渡江,再步行。走了十幾公里地,趕到南部時,天色還麻麻的。兩人先到車站買了第二天往成都的班車,這才挑着擔子去集市賣菜。

第二天一早,送沐道上了長途汽車,志英挑了空擔往家走。心裏也開始了盤算:沐道上大學,免學費;學校有宿舍,住宿也是免費的;每月 13 塊錢助學金,喫也不必擔心了。

但是,沐道假期往返的路費、穿衣、零用以及往返信件的郵資,這些花費是必須的;家裏三個孩子,老大老二上學的學雜費、不可避免的小痛小病,可都要錢的啊。

家裏不再有沐道的工資收入了,必須想其它辦法。有什麼辦法呢?種地賣菜嗎?收入實在太有限了!

沐道離家,只帶了 20 塊錢,到雅安的車費就是 13 塊,路上還有食宿。等走到學校,沐道手上的錢也該所剩無幾了。家裏只餘 130 塊錢了,能撐得了多久?要儘快想辦法!志英飛快的轉起了腦子……

未完待續……

**
**

相關閱讀:

47 年的李志英(08)

47 年的李志英(09)

47 年的李志英(10)

47 年的李志英(11):考

47 年的李志英(11):考

掃二維碼關注

47 年的李志英(11):考

微信 : 有一縷光

youyilvg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