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 NVT 估值模型提出者 Willy Woo 認爲此次比特幣減半後,交易所將替代礦工成爲比特幣最大賣家,需要兌現 BTC 以支付運營成本。

撰文:Willy Woo,比特幣 NVT 模型提出者
翻譯:盧江飛

2020 年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半之後,礦工將不再是比特幣的最大賣家。作爲領先的比特幣賣家,這種趨勢編號將是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曙光。 比特幣最大拋售壓力很快就會來自加密貨幣交易所,因爲他們需要出售收取的 BTC 費用並兌換成法定貨幣,以支付運營成本。

Willy Woo:減半後比特幣最大拋售壓力或來自交易所

你可以將加密貨幣交易所看作是交易者們的徵稅機構,交易所從每筆 BTC 交易中收取的費用就像是對交易者徵收一筆「稅」。之後,加密貨幣交易所會把收取的 BTC 在市場拋售並換取法定貨幣,這種做法與礦工拋售新挖出的 BTC 類似。不管是礦工、還是加密貨幣交易所,他們都會向市場拋售 BTC 來獲取法定貨幣,這種拋售需求需要被市場吸收,同時也會稀釋市場供應。

加密貨幣交易所拋售比特幣,與普通買賣交易有很大不同。當我們平時所說交易者在「購買」或「出售」比特幣時,每筆交易都是匹配的,即每筆交易都有買方和賣方。(當我們說市場在買賣的時候,實際上是指 smart money 在買賣)

比特幣市場上只有兩個銷售來源能夠帶來無與倫比的拋售壓力:第一個是礦工,他們通過向市場拋售比特幣來稀釋供應量,這種拋售就像是通貨膨脹造成的隱性稅收;第二個就是加密貨幣交易所,他們會收取 BTC 形式的手續費,就像是向交易者徵稅,然後再在市場上拋售比特幣兌換法定貨幣,用於支付運營成本。

隨着像 BitMEX 這樣的加密貨幣交易所興起,現在期貨交易所的競爭也非常激烈,日交易額高達數十億美元。目前的比特幣市場情況大致如下:

  • 減半之前,礦工每天產出 1800 BTC;
  • 減半之後,礦工每天產出 900 BTC;
  • 交易所每天收取的費用爲 1200 BTC。

Willy Woo:減半後比特幣最大拋售壓力或來自交易所

當你進行短線交易(short term candles)時,用一個 50 萬美元的抵押賬戶實現每月 4 億美元的期貨交易額其實很容易,但這筆交易卻會爲加密貨幣交易所產生多達 8 萬美元的費用,相當於在當月內,一個持有 50 BTC 的賬戶向市場拋售了 8 BTC 的費用。

如果我們看一下 2017 至 2020 年的比特幣長期價格走勢(以美元計價),會發現類似 BitMEX 這樣的加密貨幣期貨交易所已經對價格產生了不可挽回的影響,但現在我們在額外拋售壓力之下仍然還有較多餘地。

雖然當前比特幣價格呈現出單邊走勢,但卻創造出了一種特殊的交易環境,在這種環境下,高槓杆交易者可以更輕鬆地從策略上清算大部分交易者的頭寸——這就像比特幣價格在 2019 年從 4,000 美元上漲到 1,4000 美元時擠壓了許多空頭一樣。當然,價格波動性也會隨之變大。

Willy Woo:減半後比特幣最大拋售壓力或來自交易所

不可否認,期貨交易所能爲市場帶來更多流動性,也爲合法用例提供了極爲有用的對衝功能,但從現在開始,比特幣的最大看跌壓力很可能會來自於這些交易所。

如果我們認爲比特幣價格需要「在數字層面上不斷攀升」並超過 1 萬億美元、然而市值突破 10 萬億美元才能在全球範圍內發揮作用(我自己就是這類人中的一個),那麼加密貨幣期貨交易所其實放緩了這一願景、減慢了數字上升的速度、卻增加了波動性。

最後澄清一下:是的,我本人就是一個從事比特幣期貨交易的人,也是一名長期現貨投資者和 HODLer,更是推動加密資產類別不斷髮展的天使。

來源鏈接:twitt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