幣乎創始人咕嚕認爲,以太坊爲代表的生產力平臺是達到一萬億美元市值的下一座聖盃。

原文標題:《聖盃尋找 2.0(下)-- 生產力平臺的反擊》
撰文:咕嚕,KEY GROUP 創始人

在 2021 年 2 月 20 日,比特幣的總流通市值達到了 1 萬億美元,奪得了第一座聖盃。恭喜我們加密經濟行業!話接上文,在《聖盃尋找 2.0(上)》中的一個基本觀點是 :

過去 29 個月,也就是《尋找聖盃》發表到今天的這段時間,比特幣的發展速度超過智能合約平臺的發展速度。這裏說的「發展」,既包括實際效用提升導致的生產力發展,同時也指僅僅由於人們觀念變化而帶來的吸引力的提升。智能合約平臺的發力點顯然是在前者,而比特幣則屬於後者,也就是說,以以太坊爲代表的智能合約平臺的技術進步的速度低於比特幣僅僅因爲存續時間延⻓而帶來的對人們觀念改變的速度。

未來並不是歷史的簡單延伸。筆者認爲,生產力平臺的技術進步將在未來 2 年內引來拐點,進入下一階段的高速發展階段,屆時,生產力平臺的基礎代幣的市值與比特幣的市值對比關係將發生重大變化。雖然創新總是難的,但是在加密行業中從來不缺乏優秀的創新,在區塊鏈底層基礎設施的領域,創新的代表正是這些生產力平臺,典型的代表包括以太坊、波卡、Filecoin、Dfinity 等,生產力平臺經過若干年的技術積累,不少項目已經處於有效解決關鍵技術難題的黎明。波卡等新型網絡結構的生產力平臺也將在近期上線,並在市場上測試其「產品市場契合度」,筆者對此保持期待和高度關注,但是由於篇幅限制,本文接下去將主要以以太坊爲例展開敘述。

以太坊增⻓的第二曲線

我們先來說說以太坊作爲生產力平臺接下去的增⻓模型 :「第二曲線」模型。《第二曲線 : 跨越「S 型曲線」的二次增⻓》一書中作者 Charles Handy 認爲:「任何一條增⻓曲線都會滑過拋物線的頂點 (增⻓的極限),持續增⻓的祕密是在第一條曲線消失之前開始一條新的 S 曲線。」

尋找加密貨幣聖盃:幣乎創始人咕嚕解析以太坊等生產力平臺潛力

請稍等,你會問:以太坊的第一曲線是什麼?這是筆者的認爲:

  1. 智能合約平臺
  2. 通過工作量證明機制 (POW) 的共識機制,追求區塊鏈底層機制的極致去中心化,以實現可靠 的「無需信任性」(Trustlessness) 和「無需許可性」(Permissionlessness)

智能合約是以太坊的首創,該技術棧事實上爲整個公有鏈行業帶來了第二曲線式的增⻓:從耦合於共識層的簡單功能 (例如比特幣轉賬),通過解耦共識層與應用層,在應用層以智能合約的方式靈活地創建應用,使得加密經濟行業從「諾基亞手機時代」躍遷至「智能手機時代」,從而迸發出了驚人的生態繁榮:ERC20 代幣創建,ICO,DeFi,NFT,DAO,等等。

以太坊增⻓的第一曲線顯然非常成功,然而,這種增⻓模式早已遇到了瓶頸 : 以太坊目前一天平均只能處理~120 萬筆交易,如果一個用戶平均每 3 天執行 1 筆交易,那麼以太坊最多隻能服務 360 萬用戶。事實上,我們很容易觀察到以太坊生態的「外溢」現象:相對低價值的應用被迫離開以太坊,去往其他生產力平臺,早期是金融應用擠出非金融應用 (例如遊戲),現在情況更加嚴重,由於 gas 費用如此之高,以至於一些非頭部的金融應用也被迫另尋出路。

筆者認爲,以太坊未來增⻓的第二曲線是提升系統的吞吐量,使得以太坊能夠承載更大規模的經濟活動,以及服務更多數量的加密用戶。

其實早在約 2017 年,以太坊社區的成員就意識到吞吐量的重要性,並一直致力於解決這個問題。但是,這個問題確實非常困難,以至於行業中有人提出「不可能三角」理論:性能、安全、去中心化,三者不可兼得。

尋找加密貨幣聖盃:幣乎創始人咕嚕解析以太坊等生產力平臺潛力

這個理論一度在行業中很流行,併產生了相當的影響。有一些生產力平臺基於該理論快速得出結論:既然安全是不可妥協的,那麼爲了提升性能,只能在去中心化程度上妥協。這樣的結論,太過草率,尤其是在如此重大的問題上。

筆者自視並不是原教旨主義者,並不認爲在去中心化上絕不做絲毫讓步是一定正確的,而需要從待解決的問題本身出發思考:如果妥協,邊界在哪。我們無法想象今後 10 萬億美元的經濟體運行在基於 21 個共識節點的系統上,這樣的系統將會何等脆弱,會不會令你想起最近被堵塞的蘇伊士運河,魯棒性如此低,以至於一個小小的意外就能導致整個系統癱瘓。另外,意外可能是最後纔要擔心的問題;花 100 億美元來攻擊 10 萬億美元的經濟體,並獲得 1000 億美元的回報,是多麼誘人的生意。綁架、導彈攻擊、網絡滲透、斷電攻擊,等等,21 個節點,你們準備好了嗎?

另一個問題是,21 個節點將擁有對於這 10 萬億經濟體「生殺予奪」的權力,區塊鏈系統內部似乎沒有人能限制這權力。誰能阻止他們從經濟體中「輕則尋租,重則搶奪」?誰是黑客,誰是好人,誰的資金可以被沒收,沒收後誰獲得,這些都將由這 21 個節點主宰。你覺得,壟斷了暴力的國家機器是否能容忍這樣的競爭者?

可靠的共識機制和足夠多的去中心化共識節點,是加密經濟體的基石,加密經濟生態的繁榮離不開「無需信任性」和「無需許可性」。對於多少程度的去中心化是足夠,筆者對於這個問題並沒有涇渭分明的答案,但是我們確實不需要另一個性能良好的支付寶機房。

「不可能三角」理論乍看上去有道理,並且確實暫獲了不少擁躉,但是,該理論的前提假設是單個狀態機,並未論述多個狀態機下的情形,即 scale-out 的解決方案。事實上,目前行業中的優秀團隊多致力於多狀態機的方案,例如 Rollup 二層網絡、以太坊 2.0 的分片體系、波卡的多鏈體系、Dfinity 等。在 2021 年,加密行業的優秀創新者們將證明 : 減損去中心化並不是提升吞吐量的唯一路徑。

基於 Rollup 的二層網絡

基於 Rollup 的二層網絡 (Layer 2,以下簡稱 L2) 被認爲最有潛力解決以太坊一層網絡 (Layer 1,以下簡稱 L1) 的擁堵。L2 的思想早已有之,最早是基於狀態通道,該思路的典型代表是比特幣的閃電網絡和以太坊的雷電網絡;之後又出現了以太坊的 Plasma 技術。但是,這些方案都沒有得到廣泛採用。那爲什麼這次會不同?

狀態通道的方案是這樣的 : 用戶 A 和用戶 B 需要經常交易,那麼 A 和 B 在 L1 上創建一個存款合約,然後各自將資金存入該合約,之後,A 和 B 私下建立一個通訊通道,在這個通道里 A 和 B 就可以給對方發送簽過名的交易,不限次數並且免 gas 費,因爲無須將每一筆交易發送到 L1 上。雙方都必須親自驗證對方的交易是有效的,並將這些交易數據自行存儲起來。任意一方都可以將所有交易累加起來後的最終狀態公佈到 L1 上的存款合約,發起清算。在存款合約的邏輯中事先設置了清算的等待期,爲的是給另一方有反應時間,防止一方拿中間狀態而非真實的最終狀態來執行清算;如果發現這種舞弊行爲,另一方需要將真實的最終狀態發送給存款合約,以阻止偷竊發生,並懲罰偷盜者。將多個狀態通道連接起來,就可以組成閃電網絡或雷電網絡。

狀態通道的問題在於 : 用戶自己也必須承擔服務提供方的角色,而非僅僅是使用者。這裏的服務包括:1) 驗證交易的有效;2) 存儲交易數據。

這顯然對用戶的要求太高了。於是,就有了 Plasma 的想法 : 不再需要用戶承擔服務提供者的角色,而是將這些服務交由第三方執行,並由第三方定期在 L1 上將 L2 上的當前狀態以哈希的形式公佈到 L1。第三方在 L1 上的存款合約中存入押金,如果被證明作假,則押金沒收。第三方提供的兩項服務中,第一項服務--驗證交易的有效性,這裏很難作假,因爲每一筆交易都帶有交易發送者的簽名,無法僞造;但是,另一項服務——存儲交易數據,卻容易做手腳。Plasma 的最大攻擊漏洞就是與存儲交易數據相關的 「數據可獲得性問題」(Data Availabitlity Problem)

Rollup 的方案正是針對解決「數據可獲得性問題」而提出來的。目前 Rollup 有兩種方案:Optimistic Rollup 和 ZK Rollup,兩者的相同點是 : 都將 L2 上的交易數據壓縮後直接存放在 L1 上;不同點是:它們壓縮 L2 上 交易數據的方式不同。兩種方案都有能力將以太坊的吞吐量提升至少 100 倍,同時保持以太坊網絡的安全性和去中心化程度。

可以說,Rollup 擴容方案是加密經濟研究者們歷經~4 年探索的結晶,該方案在理論上已經解決所有已知的障礙,並且在經歷~2 年的工程建設後,終於要在 2021 年投入大規模使用。

筆者認爲,基於 Rollup 的二層網絡將給整個加密經濟行業帶來翻天覆地的變化,併爲本行業的進一步高速發展提供強勁的基礎設施支持。可以想象,當以太坊每天的吞吐量超過 1 億筆交易,在以太坊之上的生態將截然不同,某些 L1 上應用的形態也將大不一樣,例如,L1 上的應用通常將節省 gas 和減少與智能合約的交互頻率作爲重要的設計原則,典型的例子就是基於自動做市商 (Automated Market Maker,以下簡稱 AMM) 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Decentralized Exchange,以下簡稱 DEX);而在 L2 上的 DEX,產品形態將會非常不同,不僅僅是 DEX 的賽道,而是整個 DeFi 產業都將重新站上新的起跑線,那些在 L2 新型環境下給用戶提供原生服務的產品將收穫繁榮。

超良貨幣

除了 Rollup L2 網絡將給以太坊帶來第二曲線式的增⻓,以太 (Ether,以下簡稱 ETH) 作爲資產將經歷重大的屬性變化 : 從通脹的功能型代幣轉變爲具有價值存儲作用的超良貨幣 (Ultra Sound Money)。

錢是人類社會的能量;貨幣是存儲能量的容器。

目前的 ETH 作爲底層代幣,在價值捕獲並反哺以太坊生態方面效率低下,也就是說,ETH 作爲能量的容器一直在外泄能量,筆者聽過這樣的言論 : 我看好以太坊技術以及生態,但我不覺得持有 ETH 是值得的。筆者雖然並不完全同意該觀點,但清楚地瞭解對方在想什麼。是的,這一點是沒錯的,ETH 作爲沒有總量上限的幣種,在儲值上並沒有吸引力。是的,作爲儲值的幣種,ETH 一直在漏油。作爲對比,比特幣網絡雖然功能單一,但是比特幣作爲存儲資產,有明確的 2100 萬枚的上限,被譽爲良幣 (Sound Money),在法幣世界貨幣發行氾濫的背景下,對於尋求避免遭受貶值的人們極具吸引力。

傳統世界中價值存儲的市場規模高達 100 萬億美元 (參⻅文章 $100 Trillion),而比特幣在這個市場佔有率已經達到 1%,價值存儲市場也是當前加密經濟行業最大的市場。ETH 在接下去的 2 年內將挺進儲值市場,主要的方式是採用 EIP1559 和權益證明機制 (POS)。

EIP1559 最顯著的變化是將原本的 gas 費用分爲兩部分:BaseFee 和 Tip,其中 BaseFee 將全部銷燬掉。BaseFee 預計將佔當前以太坊網絡 gas 費的 50%-70%,根據 2021 年 3 月的數據,以太坊每天的 gas 費用約爲 1 萬 ETH,如果我們按 60% 計算,那麼每年將銷燬掉的 ETH 約爲 220 萬。

當前 ETH 的增發速度是每個區塊 2ETH,區塊之間的時間間隔爲 13 秒,那麼每年增發的 ETH 約爲 485 萬,減掉銷燬的 220 萬 ETH,每年淨增發約爲 265 萬 ETH,即通脹率從 4.2% 降爲 2.3%。

也就是說,如果只是採用 EIP1559,ETH 仍然是沒有總量上限的資產,只是通脹率減至 2.3%。但是,執行 POS 後,情況將發生質的變化。

POS 共識機制是以太坊社區在創立之初就有的願望,早在以太坊在 2015 年 7 月上線之前,社區就認真地考慮過,一上線就採用 POS 的共識機制,只是受限於當時的技術成熟度,最終以太坊採用了 POW 作爲臨時的過渡方案。當時的人應該都沒想到,這個過渡方案的使用最終將超過 6 年。共識機制維護着區塊鏈經濟體的運轉,同時其自身也消耗資源 (錢),以太坊研究員 Justin Drake 將共識機制比作引擎 (參⻅ Ultra Sound Money | Justin Drake),如果說 POW 是燃油發動機引擎,那麼 POS 就是效率高得多的電動機引 擎。具體針對 POW 與 POS 的比較,可以參⻅Vitalik 的 文章 Proof of Stake FAQsWhy Proof of Stake。 Justin 與 Vitalik 的觀點都是 : 相比 POW,POS 在爲區塊鏈提供同樣安全保障程度的情況下,消耗的資源 (錢) 將以數量級的規模減少。

以太坊將在 2022 年的上海升級中合併當前的以太坊網 絡與信標鏈,並採用 POS。POS 當前已經在信標鏈上運行,目前設置的參數請⻅此處,筆者預計合併後的 以太坊將與當前的信標鏈在 POS 上的參數設置類似,我們假設最終如果有 1000 萬 ETH 參與 POS,根據設定,屆時的通脹率約爲 0.44%,即每年增發約 51 萬 ETH 用於獎勵 POS 節點,請注意,這部分增發的 ETH 與 EIP1559 帶來的每年銷燬的 220 萬 ETH 是各自獨立的,也就是說當實施 POS 後,以太坊每年將淨減少約 169 萬 ETH,即每年通縮約 1.5%。

由此,ETH 將成爲通縮資產,通縮資產,通縮資產!

筆者認爲,ETH 邁入通縮階段後,將對整個加密經濟行業產生觀念上的衝擊,屆時人們將把 ETH 與 BTC 在 儲值領域進行比較。相比氾濫發行的法幣,如果說比特幣是總量有上限的良幣 (Sound Money),那麼 ETH 有可能被認爲是總量通縮的超良幣 (Ultra Sound Money),或者也可以稱爲 B 超幣。^-^

總結

以太坊的 Rollup 二層網絡技術將爲其帶來增⻓的第二曲線;EIP1559 的引入,以及 POS 共識機制的採用,將從根本上改變 ETH 的貨幣政策,使之成爲超良貨幣,ETH 將大幅提升價值捕獲的能力並反哺以太坊生態。

以太坊爲代表的生產力平臺是筆者認爲達到一萬億美元總市值的下一座聖盃。這不是能不能的問題,而只是時間問題。以太坊作爲生產力平臺的龍頭,目前看來可能性最大,不過其他優秀的新型生產力平臺同樣有機會問鼎。期待與讀者們在不遠的將來一起⻅證下一座聖盃的誕生。


迴應《尋找聖盃

對於穩定幣的迴應。穩定幣分爲 :A) 基於純算法的 穩定幣;B) 鏈上資產抵押型穩定幣;C) 鏈下法幣抵 押型穩定幣。基於純算法的穩定幣,目前看無法證明 自己的產品市場契合度,而資產抵押型穩定幣 (例如 Dai) 以及法幣抵押型穩定幣 (例如 USDC) 則已證 明。如果監管環境良好,筆者認爲法幣抵押型穩定幣 將經歷「閃電式擴張」,最先從加密圈走向主流人羣。

對於數字身份和信任網絡的迴應。筆者認爲,加密數 字身份是加密應用大量被廣泛採用後的結果,因此其 大規模流行會出現得比較晚;而與加密數字身份關聯 的信任網絡則進一步依賴於去中心化存儲基礎設施的 成熟,因此更晚纔會被大規模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