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項目 Ripple (瑞波)近幾年始終保持在高度活躍狀態。
近日,針對其合作伙伴速匯金(MoneyGram)從 Ripple 處收到 1130 萬美元費用一事,市場出現了爭議。媒體對 Ripple 與 MoneyGram 合作關係的成功性表示強烈質疑,推測 Ripple 公司實際上必須爲 MoneyGram 使用其軟件而付費。對此,Ripple 產品高級副總裁 Asheesh Birla 則發推澄清,稱雙方正在共同建設新的基礎設施,花費主要用在在大量的市場開發工作以及網絡支付獎勵上。MoneyGram 也表示,Ripple 的按需流動性平臺 ODL (On-Demand Liquidity)降低了資本成本是因爲該產品的效率,而不是因爲他們從另一方獲得了任何費用。不得不說,去年 6 月 Ripple 與國際匯款巨頭 MoneyGram 的合作確實掀起了一陣轟動,這是數字貨幣在跨境支付領域的一次大規模試水。之後的近 8 個月時間內,MoneyGram 不斷擴大其對 Ripple 和 XRP 的使用,MoneyGram 自身也依託數字貨幣新業務,得到進一步發展。小蔥今日將重點梳理過去近 8 個月內,Ripple 與 MoneyGram 的合作如何推動了其數字貨幣在跨境支付領域中的落地和應用。結盟之初:加密資產大規模落地應用於跨境支付的首次嘗試去年 6 月 17 日,加密貨幣公司 Ripple 趕在 Facebook 的 Libra 推出之前,宣佈與國際匯款公司 MoneyGram 建立重要合作伙伴關係,該公司將在日常匯款服務中使用 XRP。Ripple 將斥資 3 千萬美元收購 MoneyGram8%-10%的股權,並預計在 2 年內再次投入 2 千萬美元現金。從成立之初,Ripple 的願景就是建立一個開放式支付網絡,改變全球支付成本高昂、速度緩慢的現狀,並依託其支付和交易網絡 RippleNet 爲銀行和金融機構提供了三款支付解決方案系統,xRapid、xCurrent 和 xVia。與 MoneyGram 的合作是 Ripple 在落地應用上邁出的重要一步,Ripple 也毫不掩飾對此項合作的雄厚寄望。去年 8 月,Ripple 首席執行官 Brad Garlinghouse 表示:“這(Ripple 與 MoneyGram 的合作)是一件大事,我現在打賭,一年之後,與速匯金的合作將對加密市場產生比 Libra 白皮書更深遠的影響”。Brad 認爲,Ripple 與 MoneyGram 的合作代表加密資產大規模應用於生產的第一個用例。MoneyGram 是一家國際性的匯款公司,公司絕大部分收入都來自轉賬服務,並與西聯匯款(Western Union)和貝寶(PayPal)等公司爭奪無銀行賬戶轉賬市場的份額。由於在 2018 年實施“數字轉型”重組計劃,且行業競爭加劇,以及合規成本高,MoneyGram 一度陷入財務困境。與 Ripple 合作旨在利用 RippleNet 和 ODL 降低運營成本、提升運營收益利潤率。xRapid 是一種使用 XRP 來搭建全球貨幣橋樑的按需流動性解決方案。MoneyGram 的首席執行官 Alexander Holmes 十分看好 XRP 和 xRapid 技術,認爲“XRP 絕對是適合國際匯款的資產”,並在合作後迅速表態短期內將在公司後端使用 xRapid 技術,以提高其平臺的速度和效率。在 Holmes 看來,Ripple 的 xRapid 提供的最大優勢之一,就是能夠實時移動資金,而無需在全球銀行賬戶中持有大量現金。MoneyGram 的業績報告文件中提到,“Ripple 將成爲我們利用數字資產進行跨境結算的主要合作伙伴”。合作效應:MoneyGram 跨境支付業務擴張、Ripple 的全球影響力顯著提升在與 Ripple 宣佈合作後兩個月,即 8 月底,MoneyGram 就啓動了 Ripple 的 XRP 跨境支付解決方案 xRapid,且 MoneyGram 首席財務 Larry Angelilli 稱,預計 xRapid 將在今年(2019 年)第四季度開始影響 MoneyGram 的利潤,這說明,該技術被視作其業務的核心部分。今年 1 月,一份報告證實,在聖誕節期間,MoneyGram 取得突破性的在線交易增長。在 12 月 1 日至 12 月 25 日期間,MoneyGram 在線平臺的交易額大幅飆升,同比增幅達到創紀錄的 70%,其中 80% 的交易是通過移動設備完成的。報告顯示,MoneyGram 的主要在線市場交易增長近 100%。MoneyGram 透露,約有 32 億智能手機用戶和不斷變化的客戶行爲在呼籲轉型,比如投資其數字業務和關鍵國際市場。MoneyGram 首席執行官 Alex Holmes 表示:“作爲數字轉型的一部分,我們的使命是調動資金的流動。我們移動應用程序在全年獲得的成功,尤其是在這個假期,證明了消費者不僅看重用戶體驗,也看重我們的全球分銷網絡。”而 MoneyGram 的採納無疑也爲 Ripple 的落地應用帶來突破性進展,推動了 Ripple 技術與 XRP 數字貨幣的應用和以及公司全球影響力的提升,主要表現在以下三個方面。XRP 的實際交易量明顯增長作爲全球第二大匯款服務公司,MoneyGram 在全球範圍內的交易業務甚廣,其對 XRP 的採用,也直接推動了 XRP 的實際交易量的增長。2019 年 8 月 3 日,Moneygram 正式宣佈,啓動與 Ripple 公司的跨境支付平臺 xRapid 的整合,並確認,該技術可以在幾秒鐘內完成支付。隨後一週內,Ripple 高級副總裁 Asheesh Birla 表對外表示,因出現用戶增加,xRapid 的流量大幅增長。有了 MoneyGram 的助攻後,Ripple 首席執行官 Brad Garlinghouse 對 XRP 後續的市場推廣信心十足,Garlinghouse 預估,2019 年後面 5 個月將簽署 100 份新合同,且其中“20% 將涉及 XRP 及其 xRapid 產品”。Garlinghouse 表示,即使是之前拒絕使用 XRP 的銀行也在使用該技術,現在也願意討論這個問題,“因爲他們看到了 XRP 的價值”。去年 8 月底,Ripple 全球機構市場高管 Breanne M. Madigan 發推指出,Ripple 技術的實際用例正在推動 XRP 的實際交易量的增長,就在 MoneyGram 開始在墨西哥應用 Ripple 的 xRapid 技術之時,墨西哥加密貨幣交易所 Bitso 上的 XRP/MXN 交易量飆升了 25% 以上。此外,據 The Daily Hodl 去年 9 月 13 日消息,在 Bitso 上,XRP/ 墨西哥比索交易對的交易量已超過 BTC/ 墨西哥比索交易對的交易量,而 Bitso 是少數幾家與金融機構簽署協議、並通過 xRapid 執行交易的交易所之一。MoneyGram 首席執行官 Alexander Holmes 曾在去年底公開表示,,MoneyGram 已經通過 Ripple 基於 XRP 的支付解決方案 ODL 發送了總計 1 億美元的交易。Ripple 首席執行官 Brad Garlinghouse 也在採訪中出面證實了市場的猜測,即 MoneyGram 直接導致墨西哥的 XRP 銷量增加。Garlinghouse 表示,速匯金和 Ripple 的其他客戶通過使用 XRP 作爲橋樑向墨西哥匯款,從而將 XRP 交易量提高了 50%。加速 XRP 在全球跨境支付領域的應用去年 11 月 25 日,Ripple 宣佈爲 MoneGram 新提供 2 千萬美元投資,累計完成共計 5 千萬美元的投資,控制 MoneyGram 已發行普通股的 9.95%,該融資將幫助 MoneyGram 擴展業務,特別是在使用 XRP 加密貨幣進行交易的 Ripple 的按需流動性的幫助下。Ripple 首席執行官 Brad Garlinghouse 表示,數字資產和區塊鏈技術有可能對跨境支付產生巨大影響,“上個月,我們宣佈 MoneyGram 開始使用按需流動資金向菲律賓付款,我們很高興支持 MoneyGram 進一步擴展到歐洲和澳大利亞。”MoneyGram 兼首席執行官 Alex Holmes 也表示,“我們與 Ripple 的合作伙伴關係對傳統的匯款和數字資產行業都具有變革性,我們有史以來第一次在幾秒鐘內結算貨幣,最初的成功鼓勵我們加快擴展按需流動性的使用”。去年下半年至今,MoneyGram 加速了其全球支付業務的擴張步伐,而這些舉動也直接推動了 XRP 在全球範圍內的應用。今年 2 月,根據 Ripple 產品高級總監 Ginger Baker 的說法,MoneyGram 現在有五條通道使用 Ripple 的跨境支付解決方案 ODL,其最大通道美國到墨西哥通道(匯款)的 10% 正在轉向 XRP 和 ODL,基於 XRP 的 ODL 目前與美元、歐元、墨西哥比索、菲律賓比索和澳元同時使用。MoneyGram 近半年多在國際支付業務的擴張上大動作不斷。去年 7 月底,MoneyGram 就宣佈完成了與另一家總部位於韓國的匯款公司 Sentbe 的合作關係建立,Sentbe 將作爲 MoneyGram 的虛擬代理商,合力爲用戶提供一系列數字彙款選擇,預計當月將累積數十億韓元的交易,MoneyGram 亞太區和南亞區負責人 Yogesh Sangle 稱,這是一項戰略性舉措,將加速 MoneyGram 在韓國的數字化轉型。去年 10 月底 Ripple 首席執行官 Brad Garlinghouse 透露,MoneyGram 正迅速擴大 XRP 在其跨境支付中的使用,MoneyGram 首席執行官希望瞭解 Ripple 能多快地將其支付產品 ODL 擴展到新的支付走廊,並稱他們會在確定監管者和市場運營商已經完全介入之後,纔會啓動新的支付走廊。

就在 11 月 Ripple 宣佈對 MoneyGram 完成 2 千萬美元的新注資後, MoneyGram 就宣佈將增加在巴基斯坦的匯款業務,而巴基斯坦總理 Imran Khan 也表示政府將爲 MoneyGram 的擴張業務提供必要援助,還將協助國外公民向國內匯款。

隨後在 12 月 5 日,MoneyGram 又宣佈將其借記卡存款服務將擴展至西班牙和菲律賓。

今年 1 月,MoneyGram 又先後進軍印度市場和埃及市場。與印度公司 EbixCash 合作後, MoneyGram 可以訪問 EbixCash 在印度的 32 萬個分銷網點,其匯款支付服務得到極大擴張;而 MoneyGram 與埃及蘇伊士運河銀行達成戰略合作之後,也使全球範圍內的 MoneyGram 可以直接存入埃及的銀行帳戶 。

今年 2 月,Moneygram 又迅速挺進新加坡市場,宣佈爲新加坡客戶開設一個網站,允許新加坡用戶使用 MoneyGram 的數字服務進行跨境支付。

此外,MoneyGram 還在 2 月底推出 MoneyGram FastSend 服務,該服務可以通過輸入電話號碼來進行匯款,匯款人只需輸入收款人的姓名和電話號碼,錢便會很快存入收款人的銀行帳戶。據悉,目前 FastSend 可以在美國的用戶之間運行,也可以從美國向西班牙匯款。

今年 2 月 8 日,在 Ripple 網絡研討會上,Ripple 產品管理高級副總裁 Asheesh Birla 談到了 Ripple 與其企業合作伙伴正在取得的進展。Birla 指出,“Bitso 在 12 月最後幾周通過 XRP 轉移了 1800 萬美元的匯款,這一數字每週都在以 15%-20% 的速度增長”,“速匯金現在有五條通道使用 ODL,其最大通道美國到墨西哥通道(匯款)的 10% 正在轉向 XRP 和 ODL”。此外據 u.today 消息,截至 2019 年 12 月 2 日,已有 24 家公司依賴 Ripple 的 ODL 解決方案進行跨境支付,這些公司包括 FlashFX、goLance、Viamericas 和大型轉賬公司 MoneyGram 等。推動 XRP 落地方案的優化升級雖說近幾年隨着分佈式賬本技術的興起,不少數字貨幣開始嘗試進入跨境支付和匯款領域,但直到今天,數字貨幣也尚未能讓大多數人信服。Ripple 和 MoneyGram 在相關業務上的合作,更重要的意義在於,對 Ripple 相關技術和產品解決方案的不斷打磨和優化上。去年底,在接受《First Move》雜誌的採訪時,MoneyGram 首席執行官 Alexander Holmes 也表示,Ripple 在區塊鏈和加密貨幣方面的早期經驗讓他相信,這項技術可以改變跨境支付行業,但“關於加密貨幣在該領域的價值和未來還存在一些問題”。Holmes 表示,公司正在努力優化和完善 XRP 作爲跨境轉賬引擎的使用,“目前 MoneyGram 正在使用 XRP 作爲從美元到比索的交換媒介,XRP 處於兩方之間,若是所有這些成爲長期投資的價值是很有趣的。”開始採用 ODL 方案之時,Holmes 就曾提及,雙方的這項合作是在利用彼此的賣點彌補自身的不足之處。Holmes 認爲,Ripple 擁有大規模的區塊鏈技術,其 XRP 可以在幾秒鐘內實現跨國轉賬,但他們缺的是以法定貨幣計價的全球流動性池,而 MoneyGram 在世界各地都有資金池,但 MoneyGram 的速度必須通過預先融資和提前轉移資金的能力才能實現。一個系統是速度很快,但缺乏流動性,另一個系統則擁有大量流動性,但本質上卻是緩慢的。下表簡要羅列了 Ripple 與 MoneyGram 於 2019 年 6 月宣佈合作之後的主要動向及發聲。

Ripple 與支付巨頭速匯金結盟 8 個月後成績如何 ?

小結
經濟全球化加速了全球資本的流動,促進了跨境支付業務的擴張,人們對於跨境支付和國際匯款的需求也日漸攀升。但傳統跨境支付平臺底層系統分散且複雜,服務流程成本高、耗時長、且過程繁瑣,限制較多,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出現,讓更多人看到了變革跨境支付領域的可能性。目前,已有不少國家、銀行機構以及金融科技企業正在研究和推動數字貨幣在跨過轉賬中的應用,Ripple 算是這個領域但開拓者,也是落地應用上的領先者,其跨境支付解決方案 MoneyGram 的助力下得以推廣和落地,爲後續優化和發展提供了非常好的實踐經驗。除 MoneyGram 外,從去年 7 月至今,Ripple 又先後與智利 Currency Bird、美國 Intermex 等匯款公司合作,不斷增加新的支付路線,促進其支付解決方案的推廣,爲更多銀行和金融機構提供跨境支付服務,這些業務的擴張都使得 Ripple 在全球的影響力和業務實力不斷提升。據《福布斯》“2020 年美國十大金融科技公司”榜單顯示,Ripple 位居第二,僅次於估值 350 億美元的支付處理巨頭 Stripe。今年 2 月底,MoneyGram 首席執行官 Alex Holmes 在財報電話會議中表示,正在計劃在其他通道中啓動 XRP 匯款,並利用 RippleNet 進行帳戶到帳戶的轉帳。或許 2020 年,我們將看到 Ripple 爲跨境支付領域帶來更多驚喜。

Ripple 與支付巨頭速匯金結盟 8 個月後成績如何 ?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