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 黑幫」剩餘 23 人中有 10 人或多或少已經涉足了區塊鏈和加密幣領域,包括 PayPal 前總裁大衛·馬庫斯 2014 年離職,後來加入了 Facebook,成了如今世界矚目的區塊鏈項目 Libra 負責人。

原文標題:《鏈上巨頭|PayPal 難逃區塊鏈「真香定律」》
作者:一柒

2019 年 10 月 4 日,美國支付巨頭 PayPal 宣佈退出由 Facebook 領頭的 Libra 協會,理由是「外界對 Libra 項目或被用於洗錢的懷疑聲不止,同時 Facebook 在消除這些懷疑聲上做得不夠。」

作爲一家 1998 年就成立的在線支付服務商,PayPal 集轉賬、跨境匯款、個人信貸等業務,在歐美電子支付市場中獨佔鰲頭。

但就是這樣一個支付巨頭,對待區塊鏈和加密貨幣行業的態度卻搖擺不定,從抵觸抨擊到主動迎合,直到如今,依然在監管之下,小心翼翼嘗試。

「區塊鏈很無聊」

和麻瓜派之前介紹的微軟、IBM 等「鏈上巨頭」們不同,起初,PayPal 官方對區塊鏈和加密貨幣行業的態度並不積極。

尤其是面對以比特幣爲代表的加密貨幣,PayPal 幾位高管的觀點都頗爲負面。

2017 年 3 月,PayPal 的前任 CEO 比爾·哈里斯(Bill Harris)曾在 CNBC 的採訪中犀利地指出,比特幣就是一個巨大的「拉高出貨」的騙局,其規模之大前所未見:「交易時間緩慢、面臨的挑戰和波動性,也使得比特幣作爲一種支付機制是無用的、作爲一種價值儲存手段也是荒謬的。」

或許是繼承了前任 CEO 的觀點,PayPal 的現任 CEO 丹·舒爾曼(Dan Schulman)也在公開場合多次「抨擊」比特幣。

數字貨幣現在並非貨幣,並不清楚數字貨幣將何去何從,區塊鏈的實權並非數字貨幣。

數字貨幣目前還只是實驗,未來發展並不明朗。

比特幣的波動性使其實際上不適合成爲零售商可以接受的實際貨幣,而目前產生的波動或比之前都要頻繁。

相比兩任 CEO 不留情面的抨擊,PayPal 的 CFO 約翰·瑞尼(John Rainey)的觀點已經和緩很多,他曾對華爾街日報表示「當比特幣結束現行階段,發展得更爲成熟,未來非常有可能成爲全球接納的支付系統」。但幾個月後,他觀點變成「加密貨幣太不穩定了」「零售商對加密貨幣不感興趣」。

而對於比特幣背後的區塊鏈技術,PayPal 也一直興致缺缺。

「每當有人問我們爲什麼不用區塊鏈完成某項工作時,我就在想,爲什麼我們不能乾脆採用數據庫?我一想到區塊鏈就會想到毒品,我不是個癮君子,所以我覺得區塊鏈很無聊。」時任 PayPal 旗下部門 Braintree 的軟件研發主管哈珀•裏德(Harper Reed)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指出。

事實上,早在 2014 年,PayPal 就宣佈接受比特幣支付,但在 2017 年,卻突然凍結 PayPal 上與加密貨幣有關的賬戶。

據麻瓜派查詢資料後發現,從 2014 年宣佈與 BitPay 和 Coinbase 合作接受比特幣支付,到 2016 年提交一項有關加密貨幣的專利申請的這段時間裏,PayPal 沒有任何公開的區塊鏈方面的大進展。

把比特幣視爲騙局、認爲區塊鏈技術「很無聊」,這就導致 PayPal 對區塊鏈和加密貨幣行業的佈局遠遠落後於其他科技公司。

PayPal 黑幫

而與 PayPal 公司形成更爲鮮明的對比的是,從 PayPal 出去的高管和員工,在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領域都早已做出不小的成就。

PayPal 聯合創始人、Facebook 早期投資人彼得·泰爾(Peter Thiel)曾十分積極的表示「比特幣與黃金是並行關係」,而由他管理的投資機構 Founder Fund,早在 2017 年年中就購買了當時價值 1500 萬美元到 2000 萬美元的比特幣。

一文了解支付巨頭 PayPal 區塊鏈佈局:退出 Libra 而近半創始成員涉足加密幣PayPal 聯合創始人彼得•泰爾

不僅如此,彼得還向加密投資初創公司 Layer 1 投資了 210 萬美元,並且,由他支持的與數字資產交易相關的初創公司 Tagomi Holdings Inc. 還在 2019 年 3 月獲得美國金融服務部的比特幣許可證 Bitlicense,獲准在紐約開展業務,最近他還投資了以可再生能源爲中心的比特幣挖礦公司。

此外,Paypal 的前 COO 大衛·薩克斯(David Sacks)在 2018 年加入了去中心化協議 0x 的顧問委員會,還成立了一隻 3500 萬美元的風投基金 Craft Venture,專注於加密貨幣的投資。

一文了解支付巨頭 PayPal 區塊鏈佈局:退出 Libra 而近半創始成員涉足加密幣PayPal 前 COO 大衛·薩克斯

值得一提的是,薩克斯與泰爾,都屬於「PayPal 黑幫(The PayPal Mafia)」中的成員。

一文了解支付巨頭 PayPal 區塊鏈佈局:退出 Libra 而近半創始成員涉足加密幣部分「PayPal 黑幫」成員

這個名稱在維基百科上有專門的詞條,泛指現在已經在各自領域有所建樹的前 PayPal 創始人或員工們,共 25 人。

這些人中,有的轉行搞視頻,創建了現在的 Youtube;有的進軍餐飲,搞了海外版大衆點評 Yelp;有的又鼓搗汽車,創辦特斯拉,甚至還把業務範圍擴大到太空,創辦 SpaceX。

而區塊鏈行業,是這羣黑幫們新的玩具。

除了前文提及的薩克斯和泰爾外,據麻瓜派查詢資料後發現,PayPal 黑幫剩餘 23 人中有 10 人或多或少已經涉足了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領域。

此外,還有前 PayPal 金融創新負責人的丹·恰特(Dan Schatt)、PayPal 前亞太地區金融創新負責人傑羅恩·範森(Jeroen van Son)於 2018 年先後加入區塊鏈金融服務平臺 Libra Credit。

值得一提的是,PayPal 前總裁大衛·馬庫斯 2014 年離開 PayPal,後來加入了 Facebook,成了如今世界矚目的區塊鏈項目 Libra 負責人。 看着同伴一個個在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領域業務搞得風生水起,PayPal 終於坐不住了。

曾試圖創建過「新型貨幣」

事實上,支付公司對比特幣和加密貨幣的態度一向複雜,因爲從某種程度上,這種「分佈式記賬」技術,會搶奪中心化支付公司的飯碗。

更不用提,PayPal 創立之初的願想,是創造新的貨幣——這與比特幣有異曲同工之妙。

「PayPal 曾經試過創造一種新型的貨幣,然而我們失敗了,我們僅僅創建了一個新型的支付系統。」泰爾曾在接受採訪時指出,「我認爲比特幣在創建新型貨幣方面已經成功了。」

這一點也被 PayPal 聯合創始人、「PayPal 黑手黨」成員之一盧克·諾賽克(Luke Nosek)確認了,他在 2019 年的世界經濟論壇上表示:「很多人都不知道這一點,但 PayPal 的最初使命是建立一種全球貨幣,不受那些讓貨幣貶值的腐敗銀行和政府的干預。」

但諾賽克也強調,PayPal 從未實現其最初的目標,而且如今的 PayPal 過於集中化,過於依賴於大型的金融機構,如 Visa、萬事達卡和 SWIFT。

上文提到,PayPal 在 2014 年,曾短暫接觸替自己完成了夢想的比特幣。

2014 年 9 月,PayPal 宣佈與 BitPay、Coinbase 達成合作,通過讓 PayPal 系統中的商家與 PayPal Payments Hub 進行集成,從而使得商家可以收取比特幣。

然而,在 PayPal 的官網上,該公司卻並不承認把比特幣當作一種貨幣來看待:「這次合作並不意味着 PayPal 已經在我們的數字錢包中添加了比特幣作爲一種貨幣,也不意味着比特幣支付將在我們的安全支付平臺上進行處理。」

但不到一年,PayPal 就切斷了與加密貨幣相關的業務,還在「積極凍結與任何與加密貨幣有關的賬戶」。

態度轉變

一直到 2018 年,PayPal 對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態度纔有了 180 度轉變。

首先,是高管對外發言時,開始表露對區塊鏈技術的青睞。

2018 年 3 月,PayPal 現任 CEO 丹·舒爾曼在紐約曼哈頓出席會議時表示,非常看好區塊鏈技術,其將會成爲金融科技領域裏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此外,舒爾曼也宣佈已成立一個團隊,專門研究區塊鏈技術的未來潛在應用。

與此同時,PayPal 開始重視區塊鏈專利。

2018 年 3 月 PayPal 又向美國專利商標局提交了一項專利申請,這項專利與加速加密貨幣交易有關,目的是爲了縮短消費者和商家之間支付所需的時間。

而 PayPal 上一個專利申請還對加密貨幣充滿抵觸:2016 年 PayPal 向美國專利商標局提交了一項專利申請,這項專利可以檢測某些類型的加密貨幣惡意軟件,後來這項專利在 2019 年 4 月通過了批准。

到了 2018 年底,PayPal 推出內部團隊花費 6 個月時間打造的基於區塊鏈的激勵平臺。

據麻瓜派瞭解,該平臺可以幫助員工訪問公司內部網站,通過參與相關創新計劃以及貢獻創意來賺取代幣,而這些代幣只在 Paypal 內部有效,員工之間可相互交易,每筆交易都被記入「公共分類賬」之中。

有意思的是,PayPal 內部的這個代幣積累到一定程度後,可以用來換取一些「不一樣」的福利,例如和副總裁打撲克、和 CFO 一起跑步或者喝咖啡、和 CEO 練武術等。

Paypal 對區塊鏈行業的參與越來越深入。

2019 年 4 月,PayPal 參與 Cambridge Blockchain 的 A 輪融資,這是一家區塊鏈技術初創公司,主要是做去中心化身份,以及幫助金融機構和其他公司合規的業務。

而這也是 PayPal 在「區塊鏈技術上的首項投資」,同時,通過與 Cambridge Blockchain 的合作關係,PayPal 還間接加入了一個名爲 Decentralized Identity Foundation (DIF)的非營利組織,後者的成員還有 IBM、微軟等大企業。

這也暗合了舒爾曼 2 年前在 CNBC 採訪中提及的對區塊鏈的期待——他認爲區塊鏈技術在幫助個人建立自己的身份、保護自己的隱私上很有幫助。

但 PayPal 在區塊鏈領域最大的一次投注,便是參與了 Facebook 的 Libra 項目,這也讓 PayPal 與 Facebook 有了解不開的「情緣」。

與 Libra 的「恩怨情仇」

這段「情緣」還得從 2014 年說起。

那一年,時任 PayPal 總裁的大衛·馬庫斯是個「比特幣狂熱粉絲」。記者納撒尼爾·波普爾 (Nathaniel Popper) 在《數字黃金》(Digital Gold) 一書中指出,馬庫斯對數字資產十分着迷,以至於他一度考慮退出 PayPal,創辦一家加密貨幣交易所。

而彼時的 PayPal 也確實沒有給他太大的對比特幣的探索空間,因爲 PayPal 缺乏接受加密貨幣的「用戶基礎和經濟實力」。

於是在 Facebook 的 CEO 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說動下,他於 2014 年離開了 PayPal 加入 Facebook,併成爲有着龐大用戶基礎和經濟實力的 Facebook 旗下產品 Messenger 的負責人,靜待讓加密貨幣走向主流的最佳時機。

而這一等就是四年。2018 年 5 月,Facebook 宣佈馬庫斯將負責新成立的區塊鏈任務小組,也就是現在的 Libra。

天時地利都有了,還缺人。這時馬庫斯憑藉之前在 PayPal 任職積累下的人脈和名聲,招攬了大批「舊將」,其中包括前 PayPal 全球品牌和傳播副總裁克莉絲汀娜·斯梅德利(Christina Smedley)、在 PayPal 從事風控相關工作十餘年的託梅爾·巴雷爾(Tomer Barel)、在 PayPal 有着 20 年工作經驗的約翰·穆勒(John Muller)等人。

據彭博社此前統計,Libra 項目共有 50 名員工,其中五分之一都來自 PayPal。

此前 PayPal 發言人曾稱「我們對任何能夠幫助我們實現全面金融服務的技術、流程和應用都感興趣」。而當 Facebook 要推出區塊鏈項目 Libra、發幣進軍金融業務時,PayPal 也顧不得計較多名「愛將」跑走的得失,急於想和 Libra 建立合作關係。

當然,PayPal 多名高管任職 Libra 的情況下,也爲 PayPal 入局 Libra 帶來了便利。2019 年 8 月 4 日,丹·舒爾曼確認 Libra 將於 2020 年年初推出,同時也證實 PayPal 爲 Libra 項目的一部分,並加入 Libra 運營主體 Libra 協會(Libra Association)。

但一向保守謹慎、進五尺退三尺的 PayPal 也留了個心眼,沒有與 Libra 黑紙白字籤合同,而是有預見性地作出「一項非約束性承諾」。

這也就意味着 PayPal 選擇站在蹺蹺板的中間:進可與 Libra 簽訂正式合作合同,當然這得是在監管機構批准 Libra 項目的情況下;而退一步,若監管機構沒能批准 Libra 項目,PayPal 也能全身而退。

而 2 個月後的 10 月 4 日,PayPal 在美國監管機構施壓、Facebook 推出項目後收到的衆多負面反饋後,宣佈退出 Libra 協會,而 PayPal 已成爲首家宣佈「退羣」的成員。

但就算是宣佈退出,PayPal 仍不忘留後手,在正式宣佈退出後,相關負責人還表示「仍然支持 Libra 的使命,並將在未來與 Facebook 合作」。

業內對於 PayPal 的「退羣」也有着衆多猜測,例如,金色財經此前文章懷疑 PayPal 可能想和 Facebook 一樣發幣,但麻瓜派綜合 PayPal 此前的行事作風、最近的動作分析認爲,PayPal 退出羣聊是出於監管的逼迫,而十分注重合規的 PayPal 也不會輕易發幣,以免引火上身。

這一點從 PayPal 官網中的願景就能看出來,它呼籲監管機構趕緊出臺「標準和一致性」的相關政策來規範行業。

一文了解支付巨頭 PayPal 區塊鏈佈局:退出 Libra 而近半創始成員涉足加密幣PayPal 官網截圖

區塊鏈+支付是否有必要?

事實上,想要實現「全面金融服務」的 PayPal,看上的區塊鏈+支付,相對於傳統支付體系而言,確實有着巨大優勢。

首先是在跨境支付領域的優勢。目前 SWIFT 跨境轉賬一般需要 3-5 天時間,就算是在線上通過 PayPal 支付系統實時轉賬,每筆金額也需花費數目不小的手續費。而目前的區塊鏈技術,已經實現幾秒內快速到賬,同時部分加密貨幣的轉賬和支付也不收取手續費;

其次是轉賬或支付時操作簡便的優勢。傳統支付系統中有銀行、第三方服務商的參與,而區塊鏈上的資金交易都是在鏈上進行,不涉及第三方,也使其有了去中心化的特性;

最後是在應用場景上的優勢。無論是傳統的現金交易、銀行存單,還是線上電子支付,要麼不適合大額交易,要麼不適合小微交易,但區塊鏈上的加密貨幣交易可以涵蓋所有交易類型,這也是爲什麼各國央行紛紛要利用區塊鏈技術推出自己的數字貨幣。

儘管如此,多年來 PayPal 仍遲遲未能在區塊鏈領域大展拳腳,這也是有原因的。

在麻瓜派此前文章 《Circle 轉型:從高盛、百度追捧,到放棄比特幣支付改做穩定幣》 中也提到,目前的電子支付市場已經很成熟,PayPal 也通過 M&A; 的手段持續擴張市場。

考慮到目前區塊鏈技術尚且有待發展、加密貨幣領域亂象叢生,如果對已有支付系統進行改造,勢必會面臨一系列重大問題;

另一方面,合規也是必須解決的問題。就算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的發展都已發展較爲成熟,PayPal 找到入局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領域的合適入口,監管層面也會因爲用戶隱私、金融風險甚至國家安全等問題對 PayPal 發出詰難,Libra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此外,據鏈塔智庫此前報告顯示,基於區塊鏈的支付系統目前存在一個不可能三角,即性能、隱私和系統的可恢復性不能同時滿足,與此同時,還有流動性不足等問題。

一文了解支付巨頭 PayPal 區塊鏈佈局:退出 Libra 而近半創始成員涉足加密幣圖源鏈塔智庫

體系發展不成熟、監管機構的嚴厲、原有市場的紅利,都導致 PayPal 遲遲不肯入局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領域,只是蜻蜓點水一般在區塊鏈和數字身份的方向上小試牛刀。

如今,PayPal 押注 Libra 進軍區塊鏈和加密貨幣領域的支付計劃暫時告吹,未來 PayPal 將有何動作?麻瓜派也將持續關注。

一文了解支付巨頭 PayPal 區塊鏈佈局:退出 Libra 而近半創始成員涉足加密幣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