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護士淚奔:我不得不拒絕病人的葬禮請求

點擊上方 “↑↑藍字↑↑”,即刻關注我們

美國護士淚奔:我不得不拒絕病人的葬禮請求

文 | Zahor

*出品 | 香港奇點財經 *

“今晚,我意識到患者很可能在接下來的幾分鐘內死於 COVID-19 併發症。我瀏覽 12 臺 IV 泵的運行情況,其中三個已經運行到最大的增壓器來支持他的血壓,我意識到我已無能爲力。我通知了我的護士長,他用 FaceTime 聯繫了病人的妻子並把電話遞進我的氣壓室……她問我是否可以允許給他的先生舉行個適當的葬禮,是否允許她可以在那裏。可悲的是,我不得不拒絕了她的要求。”

這是一位護士的話,她因爲害怕失去工作而希望保持匿名。那天她得知一個人坐在他身旁的感覺是什麼,而他的家人在醫院外面的一輛車裏等着他死去,卻不準握着手說再見。

美國國家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西(Anthony Fauci)週日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國情諮文”中說,美國冠狀病毒的死亡人數可能達到 20 萬。白宮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負責人警告,沒有一個州或一個區可以倖免。

Fauci 在 CNN 上說:“根據我們現在所看到的,我們將有數百萬人確診。我們的死亡人數可能達到 10 萬至 20 萬”,“但是我們不是就要做出預測,尤其是當目標如此之大時 , 非常容易出錯。” Fauci 週日表示,特朗普總統決定不對紐約,新澤西和康涅狄格州的部分地區實施更加嚴格的隔離措施,昨晚衛生部官員在白宮與總統進行了“非常密集的討論”。

白宮冠狀病毒特別工作組負責人德博拉·伯克斯(Deborah Birx)博士說,到目前爲止,美國病例很少的部分地區必須爲即將發生的事情做好準備。她在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的“與媒體見面”上說:“沒有一個州或任何一個區將倖免。”

比爾·蓋茨上週四(當地時間 3 月 26 日)在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時說,美國無法在復活節星期日恢復正常生活。相反美國應關閉整個國家。蓋茨說 , 我們進入了一個艱難的時期,如果我們做對了,我們只需要做一次,關閉整個國家六到十週。

截止當地時間週日(當地時間 3 月 29 日)下午,美國有超過 140,000 人確診,死亡人數超過 2,440 人 , 死亡率再次上升,達到了 1.8%。

美國護士淚奔:我不得不拒絕病人的葬禮請求

用醫生和護士自己的話說

像上述這樣的年輕女護士,必須面對這一代人中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即使要求他們循環使用自己的個人防護設備(PPE)或被告知要在沒有防護設備的情況下工作,他們也不可以抱怨或要求索要危險津貼。

“我從未見過類似的事情,”亨利·福特醫療系統的急診科註冊護士 Christine Tsouris 說。“我問自己,‘我們將如何生存呢 ?’" 護士們開始崩潰,昨晚我們都哭了,包括我自己。我們知道一切纔剛剛開始。

隨着紐約危機在本月初浮出水面,庫莫呼籲退休醫生,護士,和非醫院系統的醫療專業人員,協助紐約市治療 COVID-19 患者。庫莫在今天的新聞發佈會上說,目前的 76,000 多名醫護志願人員加入。大概分爲 30,334 名註冊護士,8,058 名醫生,6,795 名 LPN,3,943 名執業護士和 1,940 名醫生助理,另外還有超過 12,000 名精神衛生專業人員也自願向紐約人提供精神疏導服務。

她說:“我的老闆在哭,把我們大家帶到教堂祈禱。”在輪班期間,她觀察了另一位患者的疾病進展。“病毒控制了人的整個身體。肺變得緊繃,四處腫脹,出汗,抽氣,心臟也腫脹,超速運轉。這些人走進醫院,不知道他們是否還能活着回來。還有病人孤獨的死去。昨晚整個醫院只剩下 4 個呼吸機…… 現在幾乎是開始放棄那些患病最嚴重的人 , 迫使醫生們做出最艱難的決定-讓他們死掉。我的病人昨晚病情惡化了五個多小時。他是一對一的病人。如果我不站在他身邊,他會死的。他的家人坐在汽車上 5 個小時,等待聽到他的情況…… ”

美國護士淚奔:我不得不拒絕病人的葬禮請求

Tsouris 說。“[我和我丈夫] 不再接吻了。當我最需要擁抱時,我無法擁抱家人。我很害怕。”

根據紐約市 NYC Health and Hospitals/Elmhurst 週三的聲明,皇后區醫院在 24 小時內至少有 13 人死亡。聲明說,醫院“處於這場危機的中心”,工作人員正在“竭盡全力,超越自我”來解決問題。一位護士向美國 CNN 描述了醫院病人惡化的速度。該護士說:“一切令人恐懼,因爲剛開始 , 他們雖然病了,但看起來仍然很穩定。然後在你的面前,開始失去飽和。”這是指患者的血氧飽和度下降。“過了一會兒,他們消失了。”

加利福尼亞橙市 Orange, California 的一名醫生 Timmy Cheng 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記錄了工作日的結束:“ 2020 年 3 月 14 日是重要的一天。這是我們的第一名 COVID-19 患者插管並在 ICU 接受我的護理的那一天。也就是在那天,我因爲擔心被感染可能將病毒帶回家,我自願選擇無家可歸,以保護家人。我在車上呆了 1 個晚上,然後在醫院呼叫室呆了 4 個晚上。第 5 天,我的妻子想到了讓我住在我們車庫的帳篷裏的想法。所以這裏就是我接下來幾周或幾個月的家,” Cheng 寫道。

Nicole Mendoza,被她的朋友們稱爲“ Coco”,是一名醫護人員 , 但她還是一位孩子的母親。“我在恐懼中醒來……當我轉身看着我的女兒時,我馬上哭了,我的焦慮在加劇。我是母親,但我也是醫護人員。這種結合讓我演變出一種新的強迫症來保護自己,以免兩種生活方式混在一起。漂白是我的新淋浴。洗衣機上的衛生模式是我的新常識……從門鈴到後門廊不停的擦洗我的房子仍然不足以緩解我的焦慮。我不知道我的世界是否會再一樣。”Mendoza 在 Facebook 上公開發布了她的心理變化。

美國護士淚奔:我不得不拒絕病人的葬禮請求

隨着醫療用品的減少,紐約市一些地區醫院要求員工採取一些在海外使用的自救措施,例如用垃圾袋代替防護服。據《紐約郵報》週三報道,現年 48 歲的西奈山西部地區 Mount Sinai West 的一名助理護理經理凱蒂·凱利(Kious Kelly)週二死亡,此前他被告知要穿上一個垃圾袋進行自我保護,他死於他工作過的同一家醫院,接受了同事的治療。

Rachel Occhipinti 是妻子和兩個孩子的母親。測試套件短缺 testing kit shortage 是她沒被測試的原因之一,即使她生病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她的工作是最繁忙的加利福尼亞醫院主實驗室的臨牀實驗室助理 Clinical Laboratory Assistant 。

“這很令人沮喪。由於我沒有發燒,但是其他所有症狀(例如疲勞和咳嗽引起的呼吸急促)都有,我沒有資格接受檢查。老實說,我們應該是第一個接受測試的人。還有誰來做我們的工作?”

美國護士淚奔:我不得不拒絕病人的葬禮請求

醫生和護士要求#GetMePPE

儘管迫切需要保護前線的醫護人員,但美國目前很少有哪個州優先考慮跟蹤他們。在感染和死亡人數目前領先的 10 個州中,加利福尼亞州是唯一一個公開報告衛生工作者感染的州。加州官員週三報道,至少有 35 名加州醫護人員檢測呈陽性。由於缺乏足夠可用的測試,這個數字很可能被低估了。

美國《華盛頓郵報》本週報道稱,在中國的防疫過程中,已有 3,300 多名醫護人員感染了該病毒。目前尚無關於美國有多少醫護人員患病的明確數據,但美國聯邦政府已收到至少 60 起感染的報告。

在紐約艾姆赫斯特醫院 Elmhurst Hospital, 醫護人員處於“固定的偏執狀態”。一位在那兒工作不願透露姓名的護士說:“我們甚至不知道我們自己是否攜帶病毒,而且我們很害怕我們將病毒傳播給其他人。”

許多醫生和護士在社交媒體上呼籲#GetMePPE, 向政府請求給自己配備個人防護設備。週二,一羣醫護人員發起了 Change.org 請願書,以提高人們對醫療用品短缺問題的認識,在 19 小時內獲得了 16,000 多個簽名。

美國護士淚奔:我不得不拒絕病人的葬禮請求

紐約市長老會醫院的主治醫師迴應 BuzzFeedNews 說 : “現在不是我們是否會得 COVID-19,而是時間問題,因爲我們沒有得到應有的常規標準預防措施的保護。”

“口罩供不應求。我們被告知不需要 N95。相反,我們戴着常規口罩。我們應該帶上保護面罩,但是老實說,我們目前兩個住院醫生中只有一個是這樣的。我很難找到一個保護面罩,在輪班的前十分鐘四處尋找,終於在護理站找到了一個沒用過的,這是我整個值班過程中唯一的面罩,我可能會盡可能重複使用它。”

“我是一名護士,現在我正面對着全球公共衛生危機……我怕去上班。我怕面罩可能無法很好地粘在臉上,或者我可能不小心用髒手套觸摸了自己,或者護目鏡沒有完全遮住我的眼睛,並且可能有東西通過。由於防護裝置不好,我很累,實驗室外套使我流汗,一旦穿好衣服,我再也不能去洗手間或六個小時不可以喝水了。我在心理上感到疲倦,就像所有處於相同狀態的同事們一樣,我已經工作了數週。” 意大利護士 Alessia Bonari 在其公開 Instagram 帖子中寫道,該帖子有超過 100 萬個贊。

當地時間週三(3 月 25 日),《每日郵報》報道說,意大利護士丹妮拉·特雷齊(Daniela Trezzi)是大約 4824 名在醫治 COVID-19 陽性患者時生病的意大利醫護人員之一。在面對自己 COVID-19 檢測陽性,她心煩意亂,並擔心她可能會感染患者,她選擇了自殺,年僅 34 歲。特雷齊一直在倫巴第聖傑拉多醫院的重症監護室工作。

本文乃香港奇點財經原創文章,未經許可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轉載或建立鏡像。

若需轉載請聯繫後臺小編開白。

END

美國護士淚奔:我不得不拒絕病人的葬禮請求

微信號 : SingularityFinancial

官網:www.sfl.global

▇ 掃碼關注我們

點一下你會更好看哦

美國護士淚奔:我不得不拒絕病人的葬禮請求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