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 Web 2.0 不會自動熄滅 Web 1.0 一樣,向 3.0 過渡需要時間並與現有的在線系統集成。

原文標題:《天天都能看到的 Web 3.0 和 DeFi, 這些到底都是什麼呢?》
撰文:ChinaDeFi

Web 3.0 爲什麼會產生以及它將帶來什麼?要了解這一點,有必要時光倒流,並仔細研究一下它的前身 Web 1.0 和 2.0。

Web 1.0

就像中世紀一樣,Web 1.0 直到被淘汰時才被賦予其名稱。衆所周知,「萬維網」只是一組靜態網站,其中包含大量信息,沒有互動內容。而且連接意味着通過搖搖欲墜的調制解調器撥號並阻止房屋中的任何人使用電話。它是 AltaVista 和 Ask Jeeves 的 AOL 聊天室和 MSN Messenger 組成的網絡。它慢得令人發狂。流媒體視頻和音樂?呵呵。下載歌曲至少需要一天的時間。

Web 2.0

沉悶的調制解調器和乏味的接口記憶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消失了。更快的互聯網速度爲互動式內容鋪平了道路,網絡不再是觀察,而是參與。全球信息的共享催生了「社交媒體」時代。Youtube,Wikipedia,Flickr 和 Facebook 向無聲者發出了聲音,併爲志同道合的社區蓬勃發展提供了一種手段。

這就引出了一個問題,雖說 Web 2.0 很棒,但有什麼問題?

信息就是金錢

聯合國估計,從 2000 年到 2015 年,互聯網用戶從 7.38 億增加到 32 億。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數據,而且正如大型數字公司所意識到的那樣,個人信息是一項極爲寶貴的資產。因此,開始在中央服務器中進行大量數據存儲,其中最大的「託管人」是亞馬遜 Amazon,Facebook 和 Twitter。人們爲了便利的便利而犧牲了安全性;不管人們是否知道,他們的身份,瀏覽習慣,搜索習慣和在線購物信息有可能都被賣給了出價最高的人。

Web3.0 革命

在此階段,Web 2.0 的倡導者們已經在構想一個接班人了。他們設想,下一個網站將懷舊地轉向 Web 1.0 的願景:更加「人性化」和更保護隱私。與其將權力(和數據)集中在這些公司手裏,不如將其歸還給合法的所有者。

想要建立更公平,更透明的網絡的願景其實可以追溯到 2006 年左右,但當時的工具和技術還無法實現。比特幣帶來了用於點對點數字存儲的分佈式賬本或區塊鏈的概念。因此去中心化是主旨;區塊鏈是手段。

Web 2.0 使許多權力結構實現民主化並創造了新的機會時,經濟引擎在很大程度上被私有化和壟斷了。很多大公司已經建立了他們主導的公共基礎設施專用網絡。但 Web 3.0 與之相反,它涉及多個利潤中心在一個開放的網絡上共享價值。

Web 3.0 提供了許多優點:

  • 沒有中心控制點:將中間商從等式中刪除,以太坊等區塊鏈提供了一個無需信任的平臺,該平臺的規則牢不可破,數據已完全加密。

  • 數據所有權:最終用戶將重新獲得對數據的完全控制權,並具有加密的安全性,然後可以根據情況和許可共享信息。目前,大公司都有大量的服務器,用於存儲有關飲食偏好,收入,興趣,信用卡詳情等信息。

  • 黑客攻擊和數據泄露的大幅減少:由於數據被分散和分發,黑客將需要關閉整個網絡,這樣難度和成本都有所提高。

正如 Web 2.0 不會自動熄滅 Web 1.0 一樣,向 3.0 過渡需要時間並與現有的在線系統集成。

DeFi

每天都能看到的 Web 3.0 和 DeFi 底都是什麼,會如何發展?

數字貨幣的承諾是讓所有人無論他們身在何處,都可以普遍使用於收取和支付。

去中心化的金融(DeFi)或開放式金融運動使這一承諾向前邁進了一步。比如,如果有人提供了當今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通過智能手機和 Internet 連接訪問我們在今天使用的每種金融服務(儲蓄,貸款,交易,保險等)的全球性開放方案,結局會是什麼樣的呢?

現在可以在以太坊等智能合約區塊鏈上實現。「智能合約」是在區塊鏈上運行的程序,可以在滿足某些條件時自動執行。這些智能合約使開發人員能夠構建比僅發送和接收加密貨幣更復雜的功能。這些程序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去中心化應用程序或 dapps。

用戶可以將 dapp 視爲基於去中心化技術構建的應用程序,而不是由單個集中式實體或公司構建和控制的應用程序。

儘管其中一些概念聽起來可能是超前想法——在世界上不同地區的兩個陌生人之間直接協商自動貸款,中間沒有銀行,用與這一場景許多 dapp 已經投入使用。有 DeFi 的 dapps 允許用戶創建穩定幣(它的價值與美元掛鉤),借出資金並從加密貨幣上賺取利息,貸款,將一種資產換成另一種資產,做多或做空資產,以及實施自動化的高級投資策略。

這些 DeFi 的 dapp 與傳統銀行或華爾街同行的區別是什麼?

  • 這些業務的核心不是由機構和員工來管理,而是由代碼(或智能合約)編寫規則。一旦將智能合約部署到區塊鏈,DeFi 的 dapp 便可以在很少甚至沒有人工干預的情況下運行自己(儘管在實踐中,開發人員通常會通過升級或修復錯誤來維護 dapp)。

  • 代碼在區塊鏈上是透明的,任何人都可以進行審覈。這可以建立與用戶的另一種信任,因爲任何人都有機會了解合約的功能或查找錯誤。所有交易活動也是公開的,任何人都可以查看。雖然這可能會引發隱私問題,但在默認情況下交易都是匿名的,即不直接與用戶的真實身份相關聯。

  • 該 dapp 面向全球市場發展——無論是在德克薩斯州還是坦桑尼亞,用戶都可以使用相同的 DeFi 服務和網絡。當然,可能會遵守當地法規,但從技術上來講,大多數具有互聯網連接的人都可以使用大多數 DeFi 應用。

  • 「無需許可」即可創建,「無需許可」即可參與——任何人都可以創建 DeFi 應用程序,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它們。與當今的金融不同,沒有看門人或冗長的賬戶。用戶直接通過其加密貨幣錢包與智能合約進行交互。

  • 靈活的用戶體驗——不喜歡某個 dapp 的界面嗎?沒問題——用戶可以使用第三方界面,也可以構建自己的界面。智能合約就像一個開放的 API,任何人都可以爲其構建應用程序。

  • 互操作性——可以通過組合其他 DeFi 產品來構建或組合新的 DeFi 應用程序,例如穩定幣,去中心化交易所和預測市場可以結合起來,形成全新的產品。

那麼,DeFi 的下一步是什麼?

自人類文明誕生以來,金錢和金融就以一種或另一種形式出現。加密只是最新的數字化身。在未來的幾年中,我們可能會看到我們在今天的法定貨幣系統中使用的每一種金融服務都在爲加密生態系統重建。我們已經看到資產發行和交換,借貸,託管和爲加密貨幣構建的衍生產品。

那麼下一步是什麼?

第一代 DeFi 的 dapp 嚴重依賴抵押品作爲保障。也就是說,用戶需已經擁有加密貨幣並將其提供爲抵押品,以便借入更多的加密貨幣。更傳統的無抵押借貸將需要依靠身份系統,以便借貸者可以建立信貸並提高其借貸能力,就像今天的 SSN 和 FICO 評分一樣。但是,與當今的身份和信用系統不同,去中心化的身份必須既具有通用性又具有隱私保護性。

我們也看到了保險領域的創新。如今,許多 DeFi 貸款都是超額抵押的(這意味着,由於儲備中的資產有足夠的緩衝,這些貸款本來就是安全的)。但是 DeFi 的黑天鵝是智能合約漏洞。如果黑客發現並利用了 dapp 的開源代碼中的錯誤,那麼數百萬美元可能會立即耗盡。

另一個趨勢是更好的用戶體驗。第一代 dapp 是由區塊鏈愛好者爲區塊鏈愛好者構建的。這些 dapp 在演示令人興奮的新 DeFi 可能性方面做得很好,但是可用性還有些不足。DeFi 應用程序的最新版本優先考慮設計和易用性,以便向更廣泛的受衆開放金融服務。

將來,希望加密錢包將成爲用戶所有數字資產活動的門戶,就像今天的互聯網瀏覽器是用戶訪問世界新聞和信息的門戶一樣。想象一下一個儀表板,它不僅可以顯示用戶擁有的資產,還可以顯示在不同的開放式金融協議(貸款,資產池和保險合同)中鎖定了多少資產。

在整個 DeFi 生態系統中,我們還看到了將管理和決策權下放的趨勢。儘管在 DeFi 中使用了「去中心化」一詞,但如今,許多項目都擁有供開發人員關閉或禁用 dapp 的主鍵。這樣做是爲了便於升級,並在出現錯誤代碼的情況下提供緊急切斷閥。但是,隨着代碼經過更多的考驗,人們希望開發人員會放棄這些後門開關。DeFi 社區正在嘗試允許利益相關者對決策進行投票的方法,包括通過使用基於區塊鏈的去中心化式自治組織(DAO)。

開放的金融系統中正在發生一些神奇的事情——加密技術使金錢在線上,而人們在金錢的功能方面看到了巨大的飛躍。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可以看到全新的行業從無到有地開花。DeFi 領域將首先趕上當今的金融服務行業。但是隨着時間的流逝,即使將構建金融服務的權力民主化爲可以編寫代碼的任何人,也很難想像將會產生什麼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