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收取服務費,發行方更希望通過數字穩定幣幫助開展其它高收益業務。

原文標題:《分析數字穩定幣的商業模式》
撰文:谷燕西,美國力研諮詢公司創始人、區塊鏈和加密數字資產行業的研究和從業者

區塊鏈技術和加密數字金融產品發展到現在,出現的一個主要的數字金融產品就是數字穩定幣。最初的 USDT 從 2015 年出現發展到今天,已經有接近 140 億美元的 USDT 在市場中流通。在 USDT 出現之後,美國市場中陸續出現了合規的數字穩定幣。其中代表性的穩定幣包括 USDC,PAX 和 GUSD 等等。Libra 的出現將數字穩定幣的發展推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它甚至促進了全球範圍內的各個央行的主權數字貨幣的開發。

隨着市場對數字穩定幣的關注度越來越高,市場中也出現更多的數字穩定幣項目。大多數的合規的數字穩定幣都是基於單一法幣,在抵押的等值的法幣的基礎上,以 1:1 的方式發行數字穩定幣。一部分數字穩定幣的經營者是以 USDT 爲目標,爭取越來越大的發行量。但是如果我們仔細分析一下穩定幣的商業模式,就會發現一些數字穩定幣的發行是沒有合理的商業模式的。鑑於美國市場是最集中的合規數字穩定幣的發行市場,所以本文以美元穩定幣來分析這些項目的商業模式。

美元穩定幣的業務流程是:希望使用數字美元穩定幣的用戶,將其所持有的美元託管在指定的具有託管資質的金融機構,然後數字美元穩定幣的發行方基於這些美元交付給用戶等值的數字美元穩定幣。當用戶需要兌換回來其所持有的美元時,他把數字美元穩定幣交還給託管機構。數字美元穩定幣發行方在收取一定服務費用之後,將用戶所持抵押的美元返還給用戶。對於數字美元穩定幣發行方來說,其收益就是所抵押的美元在託管機構產生的利息以及兌換服務費用。對於需要數字美元穩定幣的用戶來說,他是放棄他的美元基於其他方式所獲得的收益來獲得數字美元穩定幣的使用權。對於數字美元穩定幣發行方來說,按照這個商業模式,它收取的服務費用肯定不能過高,否則的話就沒有市場競爭力。這個商業模式是規模型的商業模式。只有當所抵押的美元達到一定的規模,數字美元穩定幣發行方纔能獲得一定的收入。

谷燕西:簡析 USDT 與 Libra 等穩定幣商業模式

發行方的另外一個希望是通過數字穩定幣幫助開展其它業務,而其它的業務則能獲得更理想的收益。如果我們看一下 USDT 的產生,就可以理解這種商業模式。

USDT 的出現是因爲當時的加密數字貨幣市場迫切需要一種穩定的交易機制來增加加密數字貨幣的交易量。因此 Tether 的主要目的是提供這樣的一種機制,而不是寄希望於 USDT 產生很好的利潤。鑑於 Tether 同加密數字貨幣交易行業的緊密聯繫,這樣的商業模式是合乎邏輯的。所以可以說數字穩定幣這個產品的出現,最初就不是以盈利爲目的的。如果後期的數字穩定幣的發起方對此沒有明確的認識,就很容易導致數字穩定幣項目的失敗。

一個產品能夠生存下去的前提是有足夠的市場需求並且能產生相應的收益。如果相應的市場需求不存在了,或者是需求不足,那麼這個產品就無法繼續生存下去。對於合規的美元數字穩定幣的經營者來說,其所應用的場景對其數字穩定幣的市場需求以及爲維持這個產品所需支付的成本,決定這個數字穩定幣是否能持續進行。如果商業邏輯不成立,這樣的數字穩定幣項目規模越大,風險也就越大,失敗的機率也就越大。

貨幣產品是一個充分競爭的市場。自有人類經濟活動以來,就已經開始有貨幣。時至今日,貨幣這個產品應該是所有的產品種類中最發達最高效的。我們平常在使用貨幣時,表面上來看,是不需要爲使用這個貨幣來付費的。所以在貨幣產品這個市場,一個新的貨幣形式出現,也不可能收取高的費用。這種情況在一個法幣流通區域內更是如此。對於數字美元穩定幣來說,其價值在於目前的美元流通形式所無法服務到或服務效率不高的地方。譬如沒有銀行賬戶的用戶,或在遙遠地區無法獲得銀行服務的用戶,或者是在一些使用場景支付手段不方便的應用場景。對於數字美元穩定幣的發行者來說,只有在這樣的應用場景,纔有合理的商業模式。其發行的數字美元穩定幣纔有繼續經營下去的可能。這樣也才能吸引持有美元的用戶來將其美元抵押來參與數字美元穩定幣的發行。

在經營成本方面,除了商業經營所需要的通常的成本之外,譬如運維費用和市場推廣費用等等,這個業務的一項非常重要的成本是合規成本。這就是爲了滿足監管要求而需要做的各種工作。這方面的成本應該同同一種類的金融機構的成本相似。所以把這些成本和收益都計算起來,單獨的穩定幣業務實際上是不具有吸引力的。

數字穩定幣的競爭優勢就是其底層清算結算系統以及相應的配套設施。譬如對於在以太坊上發行的數字穩定幣來說,經營方完全不必另外開發底層清算結算系統,支付終端方面的工作也會非常少。另外,由於以太坊的全球性,所以它可觸及的用戶的範圍非常廣。這些優勢是通常的金融機構所不具備的。但是這樣的一些優勢並不能保證這樣的機構能夠只依據穩定幣來獲得足夠的收入。對於數字穩定幣的經營方來說,只有在一個能夠充分發揮數字穩定幣優勢的具體應用場景,才能保證這個數字穩定幣的持續經營。從另外一個角度說,如果一個數字穩定幣是作爲一個通用性質的數字貨幣推向市場,那麼這個商業模式就很難持續下去。如果是這種情形的話,這個穩定幣的規模越大,其失敗的機率也就越大。

對 Facebook 來說,它開發數字穩定幣的目的絕不是隻提供一個通用的數字貨幣。它是能通過這個全球範圍內流通的數字穩定幣爲其社交網絡的用戶提供服務。Facebook 的社交網絡是在全球範圍內的,所以數字穩定幣流通方式相對於目前法幣的流通方式就有非常強的優越性。儘管 Facebook 依然需要同其所經營的不同監管地區的監管機構合作,以便能使其穩定幣在這個監管轄區裏獲得批准使用,但這個成本相對於 Facebook 能利用穩定幣獲取的收益來說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如果 Facebook 社交網絡中的用戶開始在彼此之間進行貨幣轉賬,那麼 Facebook 網絡對其用戶的凝聚力就更強。而 Facebook 最核心的競爭力就是在於其用戶網絡,一個數字穩定幣非常有利於加強 Facebook 的核心競爭力。所以 Facebook 完全不用考慮直接在數字穩定幣上獲取收益。它是可以通過增強其社交網絡的凝聚力以及未來更多的數字金融業務獲取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