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的一生都可以是一個 NFT。

原文標題:《黑鳯李:關於 NFT 的 61 條思考》
撰文:黑鳯李

本文記錄了平常的一些思考,完全是個人主觀臆斷,僅供參考。

NFT 筆記:關於 NFT 的 61 條思考

1. 如果你是一名藝術家,從現在開始擺脫眼見爲實的路徑依賴。NFT 是一種新的藝術表達形式,同時它還能保證你的權益。想象一下百年以後,區塊鏈依然記錄着這幅作品誕生的那一刻,並且記錄了流轉到哪些藏家手裏。甚至,在你離開人間後還可以將作品的「創世所屬權」傳承給後代,他們可以獲得每一次作品流轉的佣金,這是藝術家對於後人們的「贈予」。

2. 傳統收藏市場裏專家關於真僞的鑑定是關鍵,如果專家說是贗品,即使再美也沒用;如果專家同意是正品,即使是把可樂灑到地上,也能拍出高價。

3. NFT 的價值有時候並非取決於第一個製造者,可能是後面的 Dapp 賦予了 NFT 新的價值。

4. 目前 NFT 的資產類型過於單一,99% 的 NFT 都是藝術品。未來 99% 的 NFT 都應是金融資產、數字身份或者是數據權益等等,藝術品 / 收藏品的佔比在未來應該低於 1%,這纔是合理的。

5. 每個 NFT 都是「結構體的描述」,結構體裏記載着各種信息,例如 DEGO 的鏟子內包含了:等級、面值、圖片、介紹等等。

6. NFT 要出圈不靠藝術,因爲藝術是低頻交易市場,不管在現實中還是在鏈上都是這樣,NFT 未來真正的價值發現一定是跟金融相關,甚至可以是去中心化的數字身份。

7. 豐富 NFT 資產類型,纔有 NFT 金融市場。

8. NFT 在保險領域有很大的應用和創新空間,每一個保單都是一個 NFT 權益,完全鏈上行權,不依賴任何中心化的執法機構。

9. DEGO 的 ERC-908 協議過於超前,現實的租賃、典當等行爲,在鏈上目前還無法落地。首先要解決(4)中的問題。

10. 關於 NFT 碎片化,我看了市面上的解決方案,離我的想象比較近的是 DODO,但是它的方案裏面並不涉及長尾資產的限制,落地後還是會延伸出一系列的問題,不過大體方向上是比較正確的。

11. NFTfi 和 NFTx 是值得關注的,但是僅限於關注。他們都屬於方向很好,但是路徑錯誤的典型案例。不過我還是那個觀點,一定要相信人的思想會進化,優秀的方案總在迭代中誕生,當然前提是方向正確。早期的 ETHLend 使用了 P2P 交易沒做起來,後來轉變思路使用借貸池方案,解決了過去流動性的問題,成就了現在每週收入高達 440 萬美金的 Aave。

12. 從現實中尋找案例搬到鏈上已經有不少成功案例了,但我更加在意那些現實中完全不存在的商業模式。例如,Aave 的閃電貸,SuperRare 的藝術家分傭等等。我認爲在 NFT 領域會出現更多一系列「新商業」。

13. 由於 Aave 的原因,我也是 Aavegotchi 的早期投資者之一。它早期吸引我的原因在於當時宣傳將 NFT+Defi 結合做了一個微創新,即每一個小幽靈的誕生都來自於 Atoken (AAVE 上的生息權益憑證,和 LP token 是一樣的)的抵押。當時在我看來是符合我對 NFT+Defi 的判斷,後來 Aavegotchi 的走向越來越 Gamefi,而且突出的是「Game」而不是「fi」,我覺得這個方向是有問題的。

14. DAO+NFT 的重點是 DAO 而不是 NFT,NFT 只是一個技術手段。

15. 優先解決原生鏈上資產的問題,而不是跑去結合實體產業。不是區塊鏈走向我們,而是我們走向區塊鏈,大多數人搞錯方向了。

16. 最近 NFT+ip 過熱,我相信不久後,被 Fomo 的機構不少會被教育,這裏面會有很多所謂的大牌機構。

17. 不能完全用消費品的思維看待 NFT,但也不能完全不用,這裏面有個平衡。

18. MarketPlace 這條賽道,中國還沒有一個很強的選手(這也是機會),海外強者如雲,爲什麼 NFT 中國項目如此不堪,這是不是側面說明了中國文化的軟實力確實嚴重落後西方?

19. 現實中的非標品資產交易遠大於標品,可是現狀是 NFT 的市場規模遠遠小於 FT。

20. ERC-721 值得尊敬。同樣,ERC-1155 也值得尊敬(如果 ERC-721 的尊敬是 100 分,那麼 ERC-1155 的尊敬頂多 65 分)。因爲,ERC-1155 的技術難度、解決的問題以及創新並沒有宣傳的那麼厲害。所以,ENJ 是一個 PR 公司,最近又出來搞錢了。(嘆氣

21. CryptoPunk 是一個可以穿越時間的收藏品,可以說它是 NFT 的 BTC。HashMask 是下一個潛在的優質標的,但我認爲很難超越它,它或許能成爲 NFT 的 ETH。或許它們倆應該是黃金和白銀的關係?

22. NFT 需要一條公鏈嗎?我認爲需要。但是 ENJ 能做的好嗎?我保持懷疑。

23. Whale 的名氣很大,方向和思路很好,但是它的 Token 和收藏的 NFT 資產有什麼關係呢,那部分資產如何計價、有流動性嗎?這是個待解決的問題。

24. DapperLab 確實是全世界最懂得玩 NFT 的團隊,這是沒有爭議的。但如果是 NFT+DeFi,我認爲就未必了。DEGO 提供了很多 NFT+Defi 方面前所未有的思路,很多關鍵創新上引領了潮流,眼下到處都是「盲盒空投」「NFT 挖礦」「ino 平臺」「NFT 合成資產」等等,DEGO 上面的產品隨便拿一個出來募資就是幾千萬美金的估值。

25. 我發現很多認知厲害的人未必能做出好項目,認知好,不等於項目好,一個項目的成功關鍵在於執行力。

26. 其實 BSC 彎道超車的機會點是 NFT。因爲大部分 NFT 用戶和 DeFi 用戶並不重疊,對於絕大多數 NFT 用戶來說,用的哪條鏈以及去中心化的程度他們並沒有 DeFi 用戶那麼關心。而且在 NFT 領域,ETH 的優勢並沒有那麼明顯。

27. 可能有人問爲什麼大多數 NFT 都是藝術品呢?因爲大多數用戶乃至行業資深從業者第一次接觸 NFT 都是因爲 CryptoKitty。在新的事物出現以前,人們很難跳出固定思維框架(當然這裏包括我),就像我們在 iPhone 出現以前根本意識不到「智能手機」多麼便利。

28. NFT 借貸是一個非常大的賽道,作爲一個創業者,我對此感到興奮。但目前爲時過早,現在時機並不成熟,包括 NFTfi 現在的選擇是錯誤的。過早暴露了做法,極有可能成爲先烈,有時候後發先至更加省力。

29. NFT 不僅僅能打包資產,也能當作權益的證明,而這個權益還能繼續進一步細化,例如權益的邊界等等。

30. 去中心化存儲的發展也影響了 NFT 的發展。

31. 當年 2018 年很流行 NFT 資產複用的故事。即用戶持有的 NFT 只屬於自己,而不屬於過去任何「中心化服務器」,用戶可以在無數個 Dapp 構建的世界裏使用自己的 NFT。例如在 A-Dapp 裏的屠龍寶刀,可以進入到 B-Dapp 世界中繼續使用。現在 2021 年了,那些故事其實是成立的,只是還是太早。

32. 鏈遊是一個非常棒的賽道,但目前還是沒有一個我認爲比較「成功」的案例。在 2018 年的時候,網易推出結合區塊鏈技術的遊戲「逆水寒」,然後好像也沒什麼然後了。有人認爲是基礎設施不夠成熟,也有解決方案是並不需要所有內容通過「去中心化」的方式處理,但好像也沒看出什麼好的效果。

33. NFT 很適合半懂不懂的人拿來吹牛。

34. 有一個菲律賓的奇葩項目叫 YGG,可以理解爲遊戲中的打金工會。據說目前的情況是(我沒具體體驗),因爲 Axie 的寵物很貴,而菲律賓的人工成本很便宜,YGG 把菲律賓的廉價勞動力用到了極致,把這些資產出租給「苦工」,這些苦工去打遊戲,賺來的錢給資本家分紅。有沒有感覺特別魔幻現實主義,現實的遊戲規則好像和鏈上並沒有太多區別。

35. NFT 的跨鏈現在不是很重要,但是以後非常重要,爲什麼呢?因爲目前 NFT 大多數是藝術品,藝術品的跨鏈需求並沒有太大,未來 NFT 金融資產居多,跨鏈就尤爲關鍵了。

36. 每個人都是一個 NFT,數字身份的概念要成立,必須用到 NFT。

37. NFT 和 FT 是相對的,什麼時候 NFT 不再是一個獨立賽道的時候,它纔不被低估。你們聽過有人把 FT 當作一條獨立賽道嗎?

38. 傳統藝術和 NFT 藝術是兩碼事,用戶羣體不同,消費觀念不同,完全兩碼事。

39. 佳士德拍賣前有個環節是驗證真假,據說覈驗有 60% 以上的真品就已經很不錯了,這種情況在 NFT 領域不會存在。

40. NFT 解決了假貨問題?其實是也不是。這裏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仿冒作者的手法,臨摹某張畫,在市場上流通轉售,這在區塊鏈世界裏面是不會存在的。第二種是區塊鏈帶來的更蛋疼的情況,直接 Copy 任何一個 PDF 文件,打包成 NFT 就上傳了,誰知道這個作品是不是原作者上傳的?

41. 把別人的作品 NFT 化以後賣錢的現象屢禁不止,這個問題怎麼解決呢?如果和身份信息結合可以嗎?感覺好像很難解決。就像各大電商平臺到現在也沒有解決假貨的問題。

42. Web 3.0 是一個宏大的願景,它想要實現的是人們對於自己的隱私、身份、數據、資產等權益的「所有權」和「管理權」。那麼,NFT 將是 Web 3.0 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

43. 我們每個人的一生都可以是一個 NFT,我們從生到死的那一刻,有沒有被記錄下來的可能,流傳千古?

44. 我在 AMA 聊過判斷 NFT+ip 的發展階段,大概分爲 3 種狀況:

  • 第一階段:ip> 渠道

  • 第二階段:ip= 渠道

  • 第三階段:ip< 渠道

45. Mintbase 的方向長遠來看或許是對的,我承認我之前並不是很看好它。

46. 以後我的婚禮,我的孩子出生的瞬間,我都會將它裝進一個 NFT 裏。

47. NFT 的碎片化是 NFT 金融的基礎設施。它解構了以前的 NFT,有助於讓那些以前失去流動性的 NFT 再次流動起來。

48. NFT20/NFTx,此類 NFT 指數基金,都值得關注,但是他們的方案總覺得哪裏不太對,具體如何解決並沒想好。

49. NFT 的 Layer2 需要不同於 FT 的一個全新方案。

50. NFT 藝術品只是 JPG+所有權,忽視了 NFT 的其他內涵。美國有一個更加 cx 的說法:「NFT 的可編程性」,比我以前的「結構化描述」上了一個臺階,想象空間更大。論 cx,鬼佬還是強啊,腦洞很大。

51. 「Roseonly」爲什麼值錢,是因爲每個用戶一生只能送給一個人。NFT 和消費品的結合是否會有更高的溢價?神魚結婚送她老婆的 BTC,簽名永遠在鏈上。那麼我以後送我老婆一個「NFT 珠寶」,在鏈上寫着深情的告白,會不會被我老婆打死?

52.目前現實世界和鏈上世界互爲兩個平行世界,因爲尚未出現一套很好的預言機機制。現實數據映射到鏈上的過程是中心化的,就無法保證它的有效性,任何中心化的機構做驗證節點都有問題。

53. OpenSea 壟斷市場了嗎?我看未必。

54. NFT 市場中充斥着各種僞需求。

55. DEGO 利用 NFT 解決「1.5 級市場流動性」的問題,真正通過區塊鏈技術解決信任和權益的問題。

56. 人們對於 NFT 的認知分爲三個階段,最開始關注 NFT+ip 的可能性,然後關注 NFT 結構體的特性(金融方面的探索),最後開始思考 NFT 的互操作性。

57. 將 NFT 拿來作爲法律協議,或許是未來 NFT 落地的選擇之一,但是前提是要實現「可操作性」。

58. 目前我不看好所有鏈下資產 NFT 化的項目,因爲現實和鏈上之間的橋樑還未開始建設。最有機會的還是原生鏈上資產。

59. 不是所有 NFT 都需要碎片化,沒有流動性的長尾資產不會因爲碎片化而改觀,所以在我看來這沒有價值。我們應該優先關注的是高淨值資產的流動性問題,因爲那意味着「共識」。

60. Metaverse 出自作家尼爾·斯蒂芬森在 1992 年的小說《雪崩》,它並不是一個新概念。我相信未來「綠洲」的時代終將到來。或許,那時候我們的身體會逝去,但是意志仍然存在於另外一個「人爲的世界」。但這會幸福嗎?也許並不。

61. 互聯網時代的支付寶信用體系和區塊鏈的身份信用體系是否能夠結合呢?去中心化的身份確實是 Web3.0 的基石,這是確定性的機會,但這件事不是誰都能做的,技術是次要的,生態纔是最重要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碎片化思考的記錄,希望大家看了我的思考後能夠獲取靈感,可以多做一些對行業有價值的事情。當你真正成爲這個行業的創新者,你將會發現區塊鏈對於「合理創新」有着極高的溢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