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種技術在初始階段都是一塊空白的畫布 :從互聯網到區塊鏈,再到如今的 NFT。

原文標題:《NFT 藝術 —— 藝術史的分水嶺時刻》
撰文:Mia Deng,Dragonfly Capital 合夥人

在藝術史上,一個新的媒介出現總會伴隨着一個新的流派的誕生。在攝影的發明之前,藝術家大多追求繪畫的逼真:以最精準的方式記錄人的肉眼所看到的景象。而攝影技術誕生之後,藝術家轉而將關注點放到主觀體驗和思維意識層面。莫奈在內的印象派藝術家就以點彩等技術來描繪藝術家的內在感知。

藝術史的新時代:NFT 帶來藝術品交易模式的轉移圖像:維米爾的《倒牛奶的女傭人》和莫奈的《睡蓮》

這讓我們反觀如今 NFT 藝術的興起。很多人都對它感到困惑:這是什麼意思?它爲什麼會興起?

我們相信 NFT 藝術發源於另一個藝術領域的技術革命:互聯網。

從金融角度看,藝術就像任何其它商品一樣——其價值取決於收藏家願意支付的價格。在過去的幾個世紀中,實體畫廊和拍賣行是藝術交易發生的主要場所。但是,傳統的交易系統以繪畫、雕塑等實體作品爲主,對數字藝術並不太適合。

這有兩個原因。

  1. 互聯網僅僅有幾十年的歷史,數字藝術(VR / 動畫 / 編程藝術)也一樣。而傳統畫廊的商業模式是圍繞着物理空間而形成的。儘管畫廊已經開始將這一類型的作品融入到策展中,數字藝術仍只是附屬品,傳統的展示模式並不能爲它所用。

  2. 人們對數字藝術持續不斷的一個質疑是:你可以簡單地複製粘貼數字文件——它不具有實體藝術品在傳統意義上的稀缺性和獨特性。

由於傳統的藝術交易模式不適用於數字藝術,它所形成的市場也就寥寥無幾。由於沒有成型的市場,藝術家創造數字藝術的動力則很低。這形成了一個冷啓動問題:市場的缺乏壓抑了藝術家的創造精神(充滿熱情的藝術家仍然在 Instagram 之類的平臺上分享他們的作品,但大多數人無法靠這些作品賺錢)。

NFT 是建立在任何電子文件也應也有價值的大前提下的一個全球產權體系。一個存在於公鏈上的 NFT 能夠保證該作品的唯一性和稀缺性。其次,區塊鏈的開放性爲作品提供了跨境流動性,將藏家羣體擴大到世界的任何角落(因爲數字文化本身就是全球化的)。從買家的角度看,NFT 讓藝術品的收藏變得民主化:只要你有網絡連接,你就可以跟那些畫廊界的名流享有同樣的收藏權利。這些是數字藝術在當前的市場中無法獲得的。

NFT 的出現受到了很多傳統藝術體系的抨擊,他們擔心 NFT 平臺會取代畫廊。這是一個不必要的擔憂。攝影的發明沒有取代寫實繪畫,Airbnb 也沒有取代酒店行業。NFT 藝術的宇宙將會與傳統藝術世界平行存在。事實是,我們已經看到許多畫廊和蘇富比、佳士得在內的拍賣行正積極地參與這個領域中來。

NFT 現在不是有很多泡沫嗎?是的!但這是虛擬貨幣行業發展的一個自然內在邏輯——新的市場的誕生讓很多創作者和收藏者躍躍欲試。隨着時間的積累,行業本身會對定價和供需之間的平衡形成更好的理解。就像藝術長河中只有爲數不多的作品被寫入了歷史,NFT 藝術也將是如此。

我們在過去的幾個月中見證的是藝術史在模式上的轉移。而這僅僅是一個開始。我們還需要更好的產品基礎設施,對收藏者和創作者的普及,和更多的藝術機構的深度參與,以消除傳統藝術和 NFT 行業的割裂。

今天,我們榮幸地宣佈,由 Dragonfly 孵化和投資的全新 NFT 藝術發行和收藏平臺 TR Lab (Tabula Rasa Lab)正式成立。我們協同李昕(佳士得全球非執行副主席) 以及 Artsy、RAM 上海外灘美術館、ART 021 (亞洲最大藝術博覽會之一)的創始人們共同成立 NFT 藝術平臺 TR Lab。首次發佈的作品由一位國際知名藝術家創作,將在 5 月面世,更多細節稍後公佈。

藝術史的新時代:NFT 帶來藝術品交易模式的轉移trlab.io

TR 全稱爲 Tabula Rasa,拉丁文的含義是「空白的石板 」(blank slate)。每種技術在初始階段都是一塊空白的畫布 :從互聯網到區塊鏈,再到如今的 NFT。他們的形態與價值取決於藝術家的創作。TR Lab 致力於幫助創作者更好地理解和運用這塊「空白的石板」。

無論你是創作者、藝術機構、收藏者還是開發者,我們都歡迎你跟團隊取得聯繫 team@trlab.io

注:感謝李昕、許夢辰、Haseeb Qureshi、Lynette Lee、Celia Wan 對本篇文章的貢獻及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