售價不到 10 萬美元實體版《白癡》被燒掉後,鑄造的 NFT 爲什麼會賣到接近 4 倍的價格?

原文標題:《我可以把畢加索的畫燒掉,做成 NFT 嗎?》

在《奇葩說》曾經的一道辯題辯論中,李誕曾說,「比蒙娜麗莎更美的,是燃燒中的蒙娜麗莎。」

李誕的話本來就是是舞臺上的演戲臺詞,沒人當真,但在 NFT 領域,燒畫這個動作,似乎真的成了某種流行。

從國外到國內,市場的反應也從認可到排斥,直到愚人節那天,孫宇晨創辦的 JUST NFT 基金在倫敦佳士得 20 世紀藝術晚間拍賣以 2000 萬美元的價格拍下畢加索名作《戴項鍊的躺臥裸女》,大家開始懷疑:孫宇晨會不會把畢加索的畫燒了?

在毀滅中重生,這很「班克西」

2018 年 10 月 5 日,蘇富比拍賣行,隨着一聲清脆的落錘聲,一個神祕人按下了緊握在手中的遙控器。

衆人身後牆上掛着的那一幅由著名街頭藝術家班克西創作的《氣球女孩(Girl With Balloon)》被畫框中的碎紙機攪碎成紙條,從畫框中緩緩流出。這幅在一年前被評爲「英國人最愛的藝術品」的畫在成交的一瞬間選擇走向毀滅。衆人目瞪口呆,拍賣師在臺上不知所措,臺下的競標者紛紛低下頭用手捂住了額頭。蘇富比的工作人員在慌忙之中急匆匆地將這幅被「毀壞」的藝術品擡離了事故現場。

「起初我嚇了一跳,但後來我發現自己買到的不只是一件作品,而是一段藝術史。」這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女藏家最終還是支付了這一百多萬英鎊,比起單單擁有一件作品,這一段前無古人的藝術史才更爲寶貴。這件作品在拍賣中銷燬,但同時也創作出了另一件藝術品。而這幅被切碎一半的作品曾被掛到蘇富比畫廊公開展出,無數人冒雨排隊參觀這件歷史上第一個在拍賣進行當中被創造出來的藝術品。

如果把畢加索的畫燒了,做成 NFT,可以嗎?

而蘇富比對於藏在畫框中的碎紙機並不知情,班克西告訴蘇富比,畫框也是作品的一部分,所以蘇富比並沒有將畫框拆下來檢查。而這件事並不是班克西第一次公開嘲諷傳統拍賣行。

2006 年,班克西創作了 500 幅名爲《白癡(Morons)》的作品,這幅畫描繪了一場拍賣會,正在拍賣的作品爲一幅畫,畫中只有這樣一句話:「真不敢相信你個白癡居然買了這個鬼東西。」

如果把畢加索的畫燒了,做成 NFT,可以嗎?

2021 年 3 月 4 日,紐約布魯克林,這幅畫在安靜地燃燒着,火焰在畫板上肆虐了 4 分 39 秒,直至最後一片被燒的焦黑的碎片掉到空空如也的地上,畫板也變得空空如也。

就在幾分鐘前,一個帶着黑色口罩的年輕人從左下角點燃了這幅畫,他身上穿着的黑色衛衣上,印着那幅《氣球女孩》。

他來自一個叫做「燒燬的班克西(Burnt Banksy)」的組織,在他們的推特簡介中赫然寫着他們「肩負着用 NFT 連接世界實體藝術的使命」。他們燒掉了班克西的《白癡》,並鑄造了一份 NFT 版本,這幅 NFT 版本的畫作在 OpenSea 拍出了 288.69ETH,約合 38 萬美元。

班克西的粉絲和加密藝術社羣的朋友們對此紛紛表達了自己的讚賞。他們認爲,燒掉實體作品並做成 NFT 的方法本來就很「班克西」,而且,通過將實體作品燒燬,實體作品的價值就將被轉移到 NFT 身上,這也同樣是一次「前無古人」的社會實驗,而且很顯然,實驗大獲成功。

也有人會問道:「做成 NFT 之後,這幅畫還是《白癡》嗎?實體版《白癡》的售價纔不到 10 萬美元,這一幅爲什麼會賣到接近 4 倍的價格呢?」

其實可以這樣理解,就像《氣球女孩》在蘇富比拍賣時變成了「另一件藝術品」一樣,這幅《白癡》在紐約布魯克林某片空地上灼灼燃燒的同時,也變成了「另一件藝術品」。

如果把畢加索的畫燒了,做成 NFT,可以嗎?

國內的模仿秀

2021 年 3 月 25 日,北京,悅美術館,大大的電子屏幕下,談笑風生的二十餘人。其中三個人走到臺前,展開一卷國畫,用打火機將其點燃,這幅絕美的藝術品在火焰的侵蝕下漸漸扭曲、燒焦,最終掉進了地板上放的塑料桶中。這幅作品,是中國當代超寫實主義畫家冷軍老師的作品,在它充分燃燒之後,被製作成了 NFT,最終在 OpenSea 賣出了 40 萬元人民幣。

如果把畢加索的畫燒了,做成 NFT,可以嗎?

如果把畢加索的畫燒了,做成 NFT,可以嗎?

事後,衆多加密藝術社羣對此事紛紛報以罵聲。

如果把畢加索的畫燒了,做成 NFT,可以嗎?社羣對國內模仿的討論

在社羣內衆人看來,這場所謂的展覽似乎只是一場對於 Burnt Banksy 的模仿秀,Burnt Banksy 起碼獲得了來自傳統藝術界和加密藝術界褒貶不一的評價,而這次燒畫只得到了出奇一致的差評。

說回到文章開頭,2021 年 4 月 1 日,孫宇晨創辦的 JUST NFT 基金在倫敦佳士得 20 世紀藝術晚間拍賣以 2000 萬美元的價格拍下畢加索名作《戴項鍊的躺臥裸女》。同時,JUST NFT 基金還以 200 萬美元的價格拍下美國藝術家安迪•沃霍爾的《三幅自畫像》。

如果把畢加索的畫燒了,做成 NFT,可以嗎?

此事一經報道,便引起了極大反響,原本安靜的社羣一下子熱鬧起來。

如果把畢加索的畫燒了,做成 NFT,可以嗎?社羣對孫宇晨拍賣畢加索名作的討論

大家似乎習慣了看到孫宇晨的種種炒作手段,因此對於這一次「潛在」的燒燬畢加索藝術品的可能性,大家也是以半開玩笑的方式討論着,沒有怒不可遏,沒有義憤填膺,當然,原因可能是「還沒燒」。

讓我們回到那個充滿爭議的問題:

如果有一個人把畢加索的畫燒了,做成 NFT,你會怎麼看這件事?

針對這個問題,律動 BlockBeats 特意聯繫到了 NFT 收藏家曹寅、ArtGee 創始人 FeliciaChe、數字藝術新媒體 Cyberfunkz,和科技藝術策展人 Dora。

「這是一件很不尊重作者的事,是譁衆取寵的行爲。」NFT 收藏家曹寅剛剛結束一場關於 NFT 科普的直播,一邊快步走在大街上,一邊發來了 15 段數十秒的微信語音,「很重要的一點是,如果燒燬像畢加索作品這樣的傑作而沒有得到藝術家的許可,這其實是對藝術家的侮辱。」

自從藝術在全世界開枝散葉,人們對「藝術媒介」的選擇也愈加重視。油畫以油彩、帆布爲藝術媒介,國畫以墨水、宣紙爲藝術媒介,音樂以聲音、節奏、旋律爲藝術媒介,舞蹈以人體動作爲藝術媒介……不同的藝術門類會採用不同的藝術媒介,不同的藝術門類也都有更適合的藝術媒介,而藝術媒介更是溝通藝術家與欣賞者的紐帶和橋樑,因此對於藝術家而言,熟悉不同的藝術媒介,選擇最適合的藝術媒介來自如地塑造藝術形象並鏈接起自己與觀衆,是最起碼的要求。

在科技藝術策展人 Dora 眼中,畢加索作品之所以珍貴已經不僅僅是因爲作品本身,在她看來,對於已經在世俗觀點中享有盛譽的藝術品,之所以享有盛譽,往往是因爲沉澱了創作者、時間、藝術評論人、策展人、藏家(包括個人與場館)、觀賞者等所爲其貢獻的附加價值,「這些價值因不可復現而稀缺和珍貴。」

ArtGee 的創始人 FeliciaChe 表示:「傳統藝術品有一個很重要特性,那就是現實物理中的觀賞性及實用性。」而以觀點新穎而犀利著稱的數字藝術新媒體 Cyberfunkz 對此也表達了相同的觀點,雖然 NFT 具有可驗真、可追溯、易轉移等偏理性的優勢,但是對於藝術賞析這樣感性的事情而言,是遠遠不夠的:「從作品賞析的用戶體驗角度來看,油畫作品肯定是實物爲佳。因爲油彩在現實光線中會呈現不同的光影和立體度。更不用說有太多的藝術作品是藝術家對於不同材質的創新組合,可能是陶、木、紙板、衣料等等。」

從這個角度講,NFT 並非是所有藝術類別的「萬靈藥」,恰恰相反,它有着極大的侷限性。

燒還是不燒,這是個問題

班克西的作品爲什麼可以燒掉做成 NFT?這和班克西的個人風格有着很大的關聯性。班克西的作品更類似於可複製版畫,利用提前製作好的模版在街頭將作品噴塗出來,而班克西的諷刺精神、反叛性、價值主張與區塊鏈精神天然契合,因此雖然也有很多人對於燒燬班克西的作品持反對意見,但是將他的作品做成 NFT 也能得到人們的認同,曹寅把這件事比做「用西方古典樂器來演奏爵士樂」,二者的文化、價值主張一脈相承。

而燒燬冷軍的超寫實主義的作品,亦或是畢加索的立體主義作品,將其從宣紙、帆布等媒介統統轉移到 NFT 媒介上,按曹寅的話說就是「用民樂器演奏爵士樂」,雖然也有十分優秀的改編,但畢竟只是極少數,更多的則是失去了爵士樂原本的味道。

Cyberfunkz 則稱班克西是一位「社會運動者」,他的作品不只有「欣賞」這一功能,因此他的作品纔會不受形式、材質、媒介的限制,他的作品所傳達的信息,如反戰、平權、反對資本主義等等纔是作品的精髓。所以這就是爲什麼班克西的畫燒了也不影響他作品的藝術表達和價值,而冷軍老師作品被燒卻讓衆人的觀感更如「東施效顰」。

那哪些藝術作品更適合選擇 NFT 作爲藝術媒介呢?

「實體作品和 NFT 同時存在的作品我基本上是不會收藏的。」作爲著名加密藝術家 FEWOCiOUS 最早的藏家之一,獨到的眼光也讓曹寅的觀點更加擲地有聲。他認爲,最好的 NFT 作品應該是數字原生的,沒有 NFT 這個媒介的存在,這件作品就無法展示給衆人。就像墨水在帆布上畫不出國畫的效果那樣,活在屏幕中的作品被印刷出來同樣會失去靈魂。FelicaChe 同樣表示名貴的傳統物理藝術品鏈上化是沒有意義的,也沒有被證明他是有必要的,「上鍊只是運用區塊鏈技術做了一個證書而已。」

不過對於這一點,人們有着不同的觀點,Cyberfunkz 以立體派畫家 Gabe Weis 爲例,Gabe Weis 進軍加密藝術界並將 NFT 與實體作品一一對應。Cyberfunkz 則認爲,線下展出時藏家可以展示實體作品,線上展出時藏家則可以展示 NFT 作品,真實世界與 Metaverse 這兩個相互平行的宇宙,沒有必要二元對立、非此即彼。

「人爲的燒燬、毀壞是最不可取的。」FeliciaChe 強調,「應該去思考如何更好的創造價值,而不是去考慮毀滅價值。」沒錯,藝術的價值絕不僅在於某個圖案,而是藝術家選擇的藝術媒介、藝術表達、價值傳達、某個具象的圖案等多個方面共同融合成藝術品本身的價值,若是爲了追求一個新興技術或是僅僅爲了一次炒作,就將藝術品連同其完整的價值全部燒燬,實在是得不償失。

同樣,Dora 也向律動表示,在她看來,NFT 是創造數字稀缺性、推動數字資產化、建立對數字物品的所有權的有效方式,「對於數字資產或者數字藝術品 / 藏品來說,擁有 NFT 版本是更有價值的,但是非數字資產或者數字藝術品 / 藏品,是否需要 NFT 版本,誠待討論。」

「我們需要討論的不是哪些藝術形式該做成 NFT,而是在 NFT 的藝術語境中,有哪些藝術家爲我們帶來令人耳目一新的創意和技法。」Cyberfunkz 表示,莫奈、畢加索、安迪沃霍爾在各自的時代背景下爲藝術的突破與發展做出了無比巨大的貢獻,那麼在 NFT 的時代裏,我們爲什麼要去模仿前人,爲什麼要給他們的作品強行加入 NFT 屬性呢?我們在等待着,屬於這個時代的藝術家的誕生。

「如果非得說把作品燒了做成 NFT 能有什麼特殊價值的話,」Cyberfunkz 笑着說,「可能是逃離地球的時候比較好帶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