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場獵鯨遊戲,SBF 和 Blue Kirby 成爲鬧劇中被追逐的主角,而 SBF 也對 Cream 社區投票下架 FTT 迴應稱「完全因噎廢食」,認爲 Cream 平臺上的 DeFi 代幣價格波動相比 FTT 大得多。

撰文:匿名作者,最後部分來自 SBF 推特迴應
編譯:詹涓

紅蠟燭燒得最旺。當牛市停止奔跑,手指就開始指向對方,欣喜和貪婪變成了懷疑和指責。

在市場半透明的海水中,獵人們用銳利的目光注視着鯨魚。

當水面變得波濤洶湧,利潤難求時,許多小魚就會向鯨魚尋求方向。仔細觀察,對一個變幻莫測的市場進行精細的挑選,往往會發現一些可疑的行爲。

Blue Kirby 的鬧劇

在紅色的燭光下,就連 Blue Kirby 看起來也不一樣了。這位曾經廣受歡迎、極度活躍的 YFI 頭號粉絲,在過去幾周首次面臨公開批評,他先是天真地宣傳 EMN 未經審計的代碼,結果 EMN 旋即遭到黑客攻擊,然後是在市場變紅時拋棄了他的 YFI。

分析輿論的變化總是很有意思。

Blue Kirby 對 EMN 的熱情讓他付出了沉重的代價,迫使他辭去了自己在 Yearn 的社區溝通主管職位。

這個社區原本心甘情願,每月付給 Blue Kirby 7000 美元,現在卻舉着乾草叉對他的錢包進行抗議。當他賣掉自己賴以建立品牌的 YFI 代幣時,人們對他推特的回覆從失望變成了憤怒。

Kirby 稱,他賣掉了 YFI 代幣是爲了獲得一些隱私,他還打算用另一個地址重新買 YFI,但很多人都想知道他爲什麼不直接用一箇中心化交易所存他的代幣,然後在別處取錢。

出售佔總供應量 0.08% 的個人資產對市場的影響應該近乎爲零。他的行爲在任何地方都算不上刑事犯罪,但在加密推特的國度裏,社會的法則似乎會隨着市場的變化而變化,而 Kirby 的行爲也受到了廣泛的批評。

至於 Blue Kirby,他使用了一個本人拿手的營銷手段,將譴責扭轉爲宣傳,並創造了 #blamekirby (譴責 Kirby)的話題標籤。

Blue Kirby 在加密推特上玩得如魚得水。他藉助 YFI 的成功迅速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儘管名聲受損,並退出了 yearn 團隊,但他現在正試圖推出自己的代幣。

Kirby 不懈的公關活動似乎完全不受這個小插曲的影響,他正在爲自己神祕的 NFT 銷售平臺 Off Blue 進行 ICO,儘管沒有給出用戶購買的細節,也沒有提供任何項目的公開路線圖,但在幾分鐘內就籌集了超過 80 萬美元。

讓我們快速看看他們的宣言談到了什麼。

獵鯨記:看看 DeFi 巨鯨 SBF 和 Blue Kirby 在最近的爭議中做了什麼

團隊不拿代幣——多麼高尚。然而,用戶必須從 Off Blue 購買 NFT,才能換取“無價值”的代幣,每枚花費 1 ETH……

pasted image 0 (1).png

這來控制空投?!

pasted image 0 (2).png

又是誰控制分發?!

這是 合同地址,如果你有興趣,不妨去做一些調查,告訴我們知道你的發現!

除非你是 Blue Kirby 的死忠粉絲,無論如何都想送錢給他,否則你應該遠離這個低級的 ICO。

接下來的一幕彷彿是諷刺法西斯主義的漫畫:Blue Kirby 開始禁止人們回覆他的推特,試圖壓制對他行爲的一切批評,他的形象也從煩人的粉絲變成了絕望的 2017 年 ICO 詐騙藝術家。

在沒有監管的地方,聲譽是關鍵。在加密推特領域,你要麼像個英雄那樣壯烈死去,要麼像個惡棍一樣活得長長久久。

寫到這裏,剛好出現了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轉折點:Blue Kirby 的 ICO 剛剛被轉推,轉發者不是別人,正是……

Sam Bankman Fried 的把戲

Sam Bankman Fried;另一位業內知名人物;一個似乎避免了這種二元標籤的人。人們通常以他名字的首字母來稱呼他;SBF 是加密衍生品交易所 FTX 和交易部門 / 投資公司 Alameda Research 的首席執行官。

SBF 在 9 月初出人意料地接管了 SushiSwap 協議,自那以後,他最近幾周的行動受到了一些關注。

尤其是在近期,人們對 C.R.E.A.M Finance 上出現了大量 FTT (FTX 的原生代幣)作爲抵押品使用表示擔憂。

目前有 8,000 萬美元的 FTT 被用作 C.R.E.A.M. 的抵押品

如果分析一下錢包 0x477573f212A7bdD5F7C12889bd1ad0aA44fb82aa,我們可以看到,7,600 萬美元的 FTT 和 1,170 萬美元的 Sushi 被用作抵押品,在把它們發送到幣安 (Binance) 之前,分別借了 480 萬美元的 UNI 和 250 萬美元的 YFI。

感覺好像是有太多人盯着這個錢包,所以他們把 YFI 債務還給了 cream,又用另一個地址從 Aave 借了 800 YFI。此後他們已經從火幣 (Huobi) 和幣安收到了發送到這個地址的 468 YFI,所以看起來做空成功了。

pasted image 0 (3).png

關於 FTT 作爲賣空其它資產的抵押品的問題,公衆一直有很多討論和質疑。許多用戶在推特上表達了他們的擔憂,10 月 9 日召集了一次治理快照投票,以決定是否應該將 FTT 從 C.R.E.A.M 中摘牌。

以下信息與快照投票一同呈現。

  1. FTT 代幣被添加到 C.R.E.A.M.,但它並不是一個流行的代幣
  2. Alameda 是唯一使用 FTT 代幣的用戶,有 96% 的 crFTT。這很容易在 Etherscan 上顯示出來。
  3. 如果 FTT 被摘牌,其他用戶不會受到影響;它的供應量很少,借貸需求也很少。
  4. FTT 不是一種正常的資產。許多資產的價格都有可能下跌,但 FTT 不同,由於它是一個完全中心化的代幣,一旦出現問題,它可以應聲跌到分文不值,這對所有 C.R.E.A.M. 的用戶來說都構成了安全風險。
  5. SBF 借了 YFI,破壞了它的價格,在幣安和其他交易所出售——一直是到把他抓住現行時,YFI 價格纔回升。

投票將持續到 10 月 14 日,所以現在說結果如何還爲時過早,然而,在撰寫本文時,投票結果是 100% 支持 FTT 退市。

雖然 SBF 顯然有能力購買足夠多的 CREAM 來扭轉投票形勢,不過如果他真的要這麼來操縱投票,不僅會對他的聲譽產生負面影響,還會降低整個 C.R.E.A.M 協議的可信度。

C.R.E.A.M 的創始人黃立成 (Jeffrey Huang) 似乎並不認爲 SBF 使用他的協議有任何不妥,他還讚賞了他的種種行爲;聲稱他們展示出了很好的產品市場匹配。

獵鯨記:看看 DeFi 巨鯨 SBF 和 Blue Kirby 在最近的爭議中做了什麼

需要指出的是,社區之所以對 SBF 感到不滿,原因不僅在於他在做空他們的資產,還在於他通過存入自己的中心化代幣,並將其作爲抵押品來做空其他去中心化代幣,從而接管了一個去中心化協議。

SBF 已經就此事發聲,爲自己的行爲辯護。他不得不這樣做倒是有些令人驚訝,因爲去中心化金融的核心價值觀之一便是,協議是開放的,任何人都可以以參數允許的任何方式使用。

不過可以說,能夠獲得如此大量的中心化代幣,給他帶來了不公平的優勢,特別是在真實的市場價值不太可能跟它們被賦予的抵押品價值相同的情況下。

Coingecko 列出的 FTT 24 小時交易量略高於 200 萬美元。Uniswap 上最受歡迎的 FTT 組合的流動性只有 155.62 美元。如果這些代幣曾經不得不被用來抵押頭寸,它們根本無法保持其價值。

獵鯨記:看看 DeFi 巨鯨 SBF 和 Blue Kirby 在最近的爭議中做了什麼

當經濟上理性的市場參與者 (如 SBF) 能夠以一種社區不贊成的方式利用這些工具時,市場及其用戶的不成熟就暴露出來了。

當像 Blue Kirby 這樣影響力較小的角色採取社區不認可的行動時,他們的職業生涯會岌岌可危。如果你是一個網紅,市場營銷和公關是你唯一的工具。惹惱你的追隨者就是把你的職業生涯置於危險之中。

作爲 YFI 最大的吉祥物,Blue Kirby 的粉絲看到他拋棄這種代幣,感到失望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SBF 和 Alameda Research 公司的立場卻不同。Alameda 是一家以盈利爲目的的公司,所以只要 DeFi 給他們一個機會,他們就會抓住它、利用它。

隨着機構資金流入加密貨幣,令全球立法者和監管機構爲之震驚,人們不禁要問,這種無政府主義的精英治理還能持續多久。

在我們的政府加強對加密世界的控制之前,代碼是終極法律,我們應該接受和擁抱這個事實。

SBF 應該是有效利他主義的擁護者——用他的財富來改善他人的生活。如果你因爲他做空你的資產而損失了錢,聽說他可能把這筆錢捐給了慈善機構,你也許能從中得到一些安慰。

或者,你也可以繼續爆倉。

pasted image 0 (4).png

SBF 迴應:Cream 社區投票下架 FTT 完全因噎廢食

針對 CREAM 社區投票下架 FTT,FTX 兼 Alameda Research 創始人 SBF 也在 10 月 11 日進行了 迴應

非投資建議。再次強調非任何類型的投資建議。因爲明顯此處涉及到我的個人利益衝突。僅表達個人觀點,不喜勿噴。鑑於有些朋友可能沒關注到昨天推特上加密貨幣圈的「大戲」——Cream 社區自治權提議,可以 點擊此鏈接 瞭解背景情況。

我先從大方向說起吧:首先,我能理解爲什麼社區會有這個提議,並且有些提議方案不無道理。現在 CREAM 平臺上有大量的 FTT,我認爲設置單一資產上限的提議就很合理。

其次,我也知道社區的自治規則,如果 Cream 社區確實想要做一些改變,當然是 OK 的。但我對當前的系統還是有點疑慮:因爲這一個地址(https://etherscan.io/address/0xDa495C2Ab0a91623564126778D5AB20fA87C1DFc…)就佔了高於 75% 的投票權,也不是不行吧,但總覺得有點諷刺。另外,三選項的投票怎麼能得出最優解決方案呢?

總之,提議還是有很多問題。我就先從指出提議中的錯誤之處開始吧。

  1. 「3——如果下線 / 移除 FTT,不會影響到其它用戶;FTT 的供應量不大,借貸的需求量更小」,錯!移除 FTT 將大幅降低借貸需求,貸款方將不再獲得利息,總鎖倉量(TVL)也將大幅下降。
  2. 「5——SBF 借了 YFI,並在幣安和其它交易所賣出,導致 YFI 價格大跌——這一操作被發現並制止後,YFI 價格纔回升,」錯!用很多天建立的 200 個 YFI 的淨的空單不可能破壞 YFI 的價格!要真正造成市場影響的做空數量完全是另外一個量級,所以我們的做空實際影響並不大。
  3. 該帖子只引用了偏向某一方觀點的發言,並不符合其宣稱的「諸多爭議」。
  4. 第三個選項,即「部分」移除 FTT,基本沒怎麼詳細界定和介紹。

另外,發起 Cream 社區投票的門檻是什麼?哪裏有明確規定?萬一有很多盲從的羣衆但他們並不代表大多數人意見怎麼辦?

這些表象之下,還隱藏着一些較大但不太明顯的問題。

  1. 該帖子是反對做空的。如果借幣本身不是什麼好事,那這些 DeFi 借貸協議的存在意義到底何在?
  2. 大部分 YFI 被借後都是用於流動性或挖礦,而不是賣出或做空。

Cream 平臺最大的風險是什麼?單一資產風險算一個,但有時這個並不算最大風險。ETY,YFI,BAL,COMP,CREAM,LINK,LEND,CRV,MTA,SUSHI 和 UNI 合起來的金額約爲 7000 萬美元,與 FTT 的體量相當。

誰的崩盤風險更高——FTT 還是那一籃子幣?好吧,5 月 1 日,FTT 比現在市值低 15%,那一堆 DeFi 幣中一半都還不存在,另外一半平均比現在市值低 60%。6 月 1 日,7 月 1 日,8 月 1 日,情況都差不離。相比 FTT,DeFi 的波動性大得多。

實際上,DeFi 通證的波動性大到什麼程度呢?

即便 FTT 只是單項資產,而其他 DeFi 通證是一籃子貨幣,該貨幣籃子中通證間波動的相關性仍然大幅高於 FTT 的波動性。我們再來看看上漲的波動性。9 月 1 日,FTT 的市值比現在高 20%,而 DeFi 通證平均比其現在的市值高 240%。

數據再明顯不過:Cream 平臺上的 DeFi 通證風險比 FTT 高,而且高得多。相比於 DeFi 通證的風險,FTT 暴跌的風險簡直不值得一提。如果你擔心在 Cream 平臺上 60% 的波動會導致清算,大可不必,因爲就最近 DeFi 通證總體來看,基本上每個月都會經歷一次這麼大的波動。而 FTT 今年的價格波動從來沒有到過 60%。

所以,FTT 可能比 Cream 平臺上其它所有通證的風險更小,但 FTT 將可能被取消。那早知道 FTT 就不要那麼有用就可以了,對吧?好吧,我承認可能 FTT 單價並不如很多其它通證。但我認爲社區並沒有很好地理解取消這麼多抵押品的影響:

  1. Cream 平臺的總鎖倉量將會降低 30%;
  2. Cream 的借貸量將會下降 40%;
  3. 貸幣方的收益將會降低 40%。

不會再有人利用 Cream 平臺進行大筆操作,平臺的未來估值也會大降,(當然,合作方及資金流動性等各方面都會受影響)。我認爲這可能會對平臺協議的價值產生約 20% 的影響。

這可不是個小數目!僅僅因爲某一個大投票方的衝動且錯誤百出的想法,將對平臺協議威脅更小的一方排擠出去,就要失去 20% 的價值。就因爲有些人不相信借貸的價值(而且是在一個借貸協議的平臺上!)。

所以,好的吧,這就是一個非常無腦的提議。話雖如此,我認爲某些提議還是合理的!想要將抵押品減少到 40%?想要將單個資產的總金額限制在總供應量的 20%?我不知道是否正確,但完全可行。

但(移除 FTT)這個提議則完全是良莠不分,因噎廢食,根本沒有做好事前調查。如果這就是你們想要的 Cream,也行。但如果這樣,爲什麼不用 Compound 而選 Cream 呢?

如果你們想要一個靜態系統中的小而精的資產清單,就應該選 Compound,因爲這就是其專長所在。在我看來,Cream 更加動態,協議範圍也更廣,暫且先不論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但說到底,最終還是看社區的決定。或者說,是這個大地址(0xDa495C2Ab0a91623564126778D5AB20fA87C1DFc)的決定。都差不多吧。

無論如何,我們剛纔投票是決定保持 FTT 的現狀。我們也很樂意爲合理的抵押值(適度降低抵押的權重)或者單一資產上限 20% 投票。但投票選項中「部分取消」的界定實在是太模糊了(投票設三個選項也是同樣讓人摸不着頭腦)。

來源鏈接:rekt.ghost.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