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的未來是自動化,從用戶友好的交易策略到基礎設施級別的清算保護,其巨大潛力纔剛開始展現。

原文標題:《DeFi 的智能合約自動化競賽:Gelato 、Keep3r 與 Chainlink Keepers》(The DeFi Future is Automated
撰文:David Liebowitz,The Defiant
編譯:Richard Lee,鏈捕手

一場關於 DeFi 創新的競賽正在展開,老牌玩家和新貴都在奔跑。

以太坊智能合約自動執行工具 Gelato 自 2019 年以來一直在拓展場景,並於去年 7 月推出了其 V1 版本。與此同時,Keep3r 自 2020 年 10 月下旬以來,一直在執行自己的解決方案。就在上個月,Chainlink 也發佈了 Chainlink Keepers 在智能合約自動化領域的公開測試版。這場競賽的獎品是自動化,從用戶友好的交易策略到基礎設施級別的清算保護,其巨大潛力現在纔剛開始實現。

「自動化」可以定義爲使用機器人自動執行軟件流程。有時,這些機器人被稱爲「執行者」(executors)或「守護者」(keepers),它們是區塊鏈堆棧中間件基礎設施的一部分。中間件基礎設施是支撐區塊鏈生態系統的支柱,DApps 藉助其可以專注構建核心產品,讓終端用戶能夠順利進行交互。中間件最著名的一個例子是預言機——從外部世界獲取信息並將其發佈在鏈上節點,爲智能合約的不同應用提供數據。目前僅預言機項目的總市值就已達到 99 億美元,由此可以預料自動化市場的潛在規模會有多大。

DeFi 缺乏自動化

談到智能合約,許多人認爲它們已經是自動化構建的。這與事實相去甚遠,在清算和套利之外,DeFi 顯然缺乏自動化。 Gelato 的白皮書中寫道:

「自動化是缺乏的,原因在於以太坊虛擬機(EVM)本身:程序一次只運行幾毫秒;傳統操作系統中常見的持續循環或不斷重複的「cron」作業,限制了礦工完成狀態轉換並挖出區塊。因此,這些稱爲智能合約的程序僅限於存儲狀態和邏輯,如果沒有外界的推動,它們在功能上是不活躍的。爲了執行這些程序的邏輯並改變這一狀態,首先需要一個外部方給其發送一個交易。」

最早自 2015 年起,以太坊社區就已嘗試和討論了智能合約級別的自動化。第一次嘗試是以太坊鬧鐘(Ethereum Alarm Clock),它由開發者 Piper Merriam 創建,產品描述是「一種允許安排交易稍後在以太坊區塊鏈上執行的服務。」在被稱爲 TimeNodes 的去中心化機器人網絡的激勵下,這些執行代理在鏈下執行簡單的自動化任務,例如在特定的時間發送交易。

2018 年,以太坊鬧鐘的合作伙伴 ChronoLogic 就該主題採訪了以太坊社區的幾位領導人,他們談到了自動化的潛力。Vitalik Buterin 稱自動化「似乎是非常有價值的東西」。 MyCrypto 創始人 Taylor Monahan 則表示,她設想自動化可以促進多步驟交易,包括執行來自現實世界的信號(比如一條推文)。此外,ERC-20 代幣標準的作者 Fabian Vogelsteller 認爲自動化是刺激去中心化交易所交易活動的一種方式,這一觀點在後來得到證實。

然而,以太坊鬧鐘的開發活動後來並不活躍,一年多前開發者在 Github 上進行了最後一次更新。但以太坊鬧鐘的價值不應被低估——它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嘗試在以太坊上實現交易自動化。

最大的問題或許是以太坊鬧鐘太過超前。該項目的開發活躍時間集中在 2016-2018 年,但那時 DeFi 基本還未出現,因此嚴重限制了以太坊鬧鐘可以應用的場景數量。此外,這一協議僅能執行簡單流程,而無法處理需要與智能合約深度集成的複雜任務。

Maker 清算人

DAI 的推出是自動化在智能合約層面的首批廣泛應用之一,這是一種去中心化的超額抵押穩定幣。 Maker 系統通過生成 DAI 來運作,用戶必須超額抵押資產的 150%,也即,如果你想生成價值 1000 美元的 DAI,那麼至少需要將價值 1500 美元的代幣鎖定在保險庫中。如果資產低於 150% 的抵押額,那麼所有者就有可能因清算、支付罰款而損失資產。

Maker 系統自身並不處理清算,而是交由一個外部的「Maker 清算人」系統來處理。在這一系統中,Maker 清算人通過 Gas 費出價來競拍清算金庫的權利,獲勝者將實施清算並獲得利潤。通過允許任何人蔘與清算拍賣,Maker 自身退出了其生態系統中最重要的一個方面,使其實現自動化,而該自動化系統如今在 DeFi 中支撐着數十億美元的總鎖倉量。如果 Maker 自己處理清算,一旦協議失敗,他們作爲中心方,就需承擔最重要的責任。

儘管 Maker 有其外部清算系統,但在 2020 年 3 月,該系統遭遇了系統性故障,協議共計損失了 567 萬個 DAI。原因在於因 Gas 費高昂,Maker 的預言機安全模塊更新較晚,從而給了少數清算人可趁之機——以接近零的 DAI 出價來清算金庫。這一臭名昭著的黑色星期四慘敗表明,自動化還處於發展早期,仍需不斷完善。如果 Maker 作爲 DeFi 生態中最大和最成熟的項目之一,仍容易遭受如此廣泛的失敗,那麼其他規模要小得多的項目將如何應對這類系統性的衝擊呢?

如今 DeFi 領域對自動化的需求越來越明顯,其兩個最大的痛點在於:如何以經濟可持續的方式激勵機器人,以及如何適應波動強烈且不可預測的 Gas 費價格。 Maker 的 Gas 拍賣系統旨在同時解決這兩個障礙,但實際最終表明,機器人生態系統的設計並不協調。

機器人操作員

假設有 10 個機器人競標清算 1 個金庫的權利,儘管 1 個機器人能夠在出價最高後獲得清算權利從而回本,但其他 9 個機器人即便輸了,仍必須支付 Gas 費用。一旦長時間重複此過程,大多數機器人操作員繼續參與清算在經濟上並不可行。

Gas 拍賣是一個贏家通喫的系統,具有競爭性強、資本密集型的特點。因此,只有一小部分機器人操作員能夠生存下來,大多數機器人無法參與。此外,由於缺乏協調,Gas 拍賣非常耗費資源,寶貴的區塊空間被失敗的交易填滿。這也導致礦工從清算中獲取了大部分價值,因爲他們決定了 Gas 拍賣的贏家,而非希望進行清算的機器人操作員。

除了鏈下訂單簿中繼器、Maker 清算系統和套利機器人在 DEX 上狙擊訂單等場景外,智能合約系統層面上一直沒有其他廣泛的自動化應用,直到 2019 年 Gelato 的出現。這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嘗試通過智能合約協議,以協調的方式組織機器人操作員,而非 Gas 拍賣機制的不協調方式。

Gelato 開創性的舉措在於提供通用的自動化服務,並以互利的方式將 DApp 開發者與機器人操作員相匹配,從而大大減少了協調不當以及價值向礦工流失的情況。與 Maker 以 Gas 拍賣爲中心的清算人模型不同,Gelato 的機器人被協調在各個插槽中,只有在輪到他們時,才能執行交易。

與 Gas 拍賣相比,這種將交易任務循環式分配的方式使得自動化廣泛應用的效率顯著提高,因爲它以相互協調的方式彙集了機器人資源,消除了機器人之間的競爭。此外,Gelato 還開始尋求在整體網絡中協調機器人,得以讓各種規模類型的機器人操作員都能長期參與,且經濟上也很可行。由此,該系統愈發強大和去中心化。

Gelato 由 Hilmar Orth 和 Luis Schliesske 於 2019 年 4 月在柏林的 Gnosis 全節點聯合工作空間中創立。 Gelato 可以理解爲以太坊鬧鐘的天然繼承者——它沒有僅限於簡單的交易,而是從一開始就專注深度的智能合約自動化集成。

修補和迭代

在獲得由 Galaxy Digital 和 IOSG Ventures 領投的 120 萬美元種子輪融資並經過多年的完善和迭代後,Gelato 現在已經在 DeFi 中有了幾個用例。尤其 Instadapp (目前在 DeFi 的總鎖倉量中排名第三)以多種方式應用了 Gelato。雙方的第一個合作項目爲 Instadapp 的「債務橋」,該應用可自動將不健康的 Maker 保險庫頭寸再融資給 Aave 和 Compound。

Gelato 和 Instadapp 即將合作的下一個應用是將 Aave 頭寸從以太坊主網遷移到 Polygon。近期,隨着 INST 代幣的推出,Instadapp 已將 Gelato 的 G-UNI 池用於其流動性挖礦計劃。 G-UNI 池允許用戶在 Uniswap v3 中提供流動性,並自動執行多項功能,包括資產再投資、自動再平衡頭寸等。

上個月,Gelato 獲得了 Aave 的 5 萬美元贈款,用於構建「自動健康因素維護」保護用戶免遭清算。此外,Gelato 一直在多個區塊鏈網絡部署其限價單功能。該功能最先在 Sorbet Finance 產品上應用,該產品利用了以太坊上 Uniswap 和 Polygon 上 QuickSwap 的深度流動性,允許成千上萬的用戶逢低買入。 6 月初,其限價單功能原生集成到 Fantom 上領先的 AMM 項目 SpookySwap 上。未來,Gelato 還計劃推出 GEL 代幣以及 Gelato DAO。

DeFi 智能合約自動化起步,速覽 Gelato 、Keep3r 與 Chainlink KeepersGelato 推出的 Sorbet Finance

如果說 Gelato 證明了什麼,那就是自動化不能僅歸爲有限的一個用例。自動化涵蓋了從自動交易策略、債務再融資到流動性提供者管理的多種用途。根據 Gelato 的白皮書,自動化的未來用例還可能包括自動化的 DAO 資金管理,以及使用真實世界事件(比如一條推特)觸發鏈上交易。它還可以根據鏈上條件(如訪問某 DApp 達到一定次數)爲 NFT 獎勵的鑄造提供動力。

然而,Gelato 只是通向自動化的其中一種路徑,與此同時其他團隊也在嘗試。 Andre Cronje 是 Gelato 的早期粉絲,他發佈了自己的 Keep3r Network,他將其描述爲「一個去中心化的清算人網絡,面向需要外部開發的項目和尋求清算工作的外部團隊。」與 Gelato 一樣,Keep3r 旨在成爲一個基礎設施級別的項目,它不會直接惠及終端用戶,而是讓 DApp 開發人員和整個生態系統受益。

該系統的工作原理是,任何人都可以設置和維護清算人,他們可以通過在 Keep3r 註冊表中發佈的信息競標執行工作。目前,基於 Keep3r 的項目包括 Yearn 生態的多個協議,如 Yearn、Sushi、Pickle 等。自網絡啓動以來,只有 4 到 5 個清算人每週執行網絡中提供的任務。據 keep3r.live,清算人共計完成了 30,327 項工作並獲得了 38,027.93 KP3R 的獎勵。

最近,Keep3r 治理論壇中出現了兩則提案:「Keep3r V2:優化協議增長能力」和 「STABLE:改進的基於 Keep3r 的代幣經濟學系統」。兩則提案的作者均爲 DeFi Wonderland 的 Luciano 。其中在 Keep3r V2 提案中,Luciano 討論了許多改進建議,包括提高 Gas 效率、用循環執行代替 Gas 拍賣、合約結構分離、更快的工作綁定 / 解除綁定、棄用預言機、後端改進等。

STABLE 提案旨在創建一種與 KP3R 的鑄造 / 銷燬機制掛鉤的新穩定幣(STABLE),並將 STABLE 替代 KP3R 作爲工作獎懲代幣。鑑於 KP3R 代幣波動性較大、流動性不足,這一提案的目的在於提高清算人的穩定性。截至目前,這些提案仍在討論階段。

Chainlink 是自動化最新的競爭者,並已爲此投入了大量資源。 6 月 7 日,Chainlink 推出了 Chainlink Keepers 的公開測試版,該系統能自動化執行智能合約功能並定期進行合約維護,後者被 Chainlink 團隊視爲阻礙智能合約發展的一大障礙。

Chainlink Keepers 採用循環系統執行交易,這一方案早已成爲 Gelato 的標準,近期在 Keep3r 的治理提案中也被提到。此外,Chainlink Keepers 正在處理的一些用例與 Gelato 上已經存在的用例相似,如限價單、自動交易策略、監控代幣餘額等。

但 Chainlink 更進一步在於,Chainlink Keepers 已經與包括 Base Protocol 在內的多個項目建立了合作關係。Base Protocol 是一種與所有加密貨幣的總市值掛鉤的代幣,兌換比例爲 1:1 萬億。通過該合作,Chainlink Keepers 可自動定期維護其 rebase 功能,並集成到 OpenZepplin Defender 中,允許項目直接在 Defender 平臺內註冊和管理作業。最近,他們與 BarnBridge 開始合作運營 SMART Exposure,該產品可自動實現再平衡功能。

智能合約自動化

Chainlink 過去曾以不同的身份與 Gelato 及 Keep3r 合作。 2020 年 7 月,Gelato 率先使用了 Chainlink 的 Gas 價格預言機,讓 Gelato 網絡的智能合約能夠代表開發者和用戶維護 Gas 費的公平定價,以防止 Gelato 自動化機器人過度收取 Gas 費。 而在 Keep3r 方面,2020 年 12 月,Keep3r 創始人 Andre 發表了一篇關於打算如何使用 Chainlink 擴展 Keep3r 的博客。在文章中,他設想 Chainlink 節點運營商最終會執行清算人的工作,而現有符合條件的清算人則將成爲 Chainlink 的節點運營商。

那麼這一切意味着什麼?

自動化能顯著增強 DeFi 協議,但相對而言,仍然是一片待開發的藍海。多年來,人們對自動化進行了多次嘗試,從簡單地安排交易,到舉辦 Gas 拍賣。但似乎,協調循環模型是目前最有效的解決方案。

目前,DeFi 市值已經超過 750 億美元,還有各種借貸協議、AMM 項目的總鎖倉量接近 1000 億美元,所有這些項目其功能都可以被自動化。他們很有可能成爲 Gelato、Chainlink 和 Keep3r 等自動化解決方案的潛在用戶。未來,任何可以自動化的事情都會自動化,問題只在於哪一個協議會做到這一點。

來源鏈接:www.chaincatch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