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Ex 的提幣時間遲遲沒有公佈,距離大家默認的「37 天」期限也越來越近,這是謠言最容易傳播的階段。

「火幣被偵查、儘快提現。」類似的內容又開始在社羣流傳。這在以前不會被人輕信的消息,現在卻傳播得飛快。火幣很快出來闢謠,不過,這一次最先出來闢謠的人,從七爺變成了杜均。

除親自闢謠這是假消息、火幣一切都好之外,杜均還新發了一條朋友圈,定位新加坡第二高的建築物萊佛士坊一號,表示與李林不在同一個國家,「分開的日子好難受」,並附上了配圖,圖上的 meme 意味深長。

杜均迴歸火幣:我負責幣價

隨後,杜均又補充發布了另一條說明,直接了當地表示自己迴歸後「負責幣價」。

杜均迴歸火幣:我負責幣價

杜均的朋友圈透露了什麼

雖然 OKEx 暫停提現的消息已經過去了 10 天,但投資者仍然對可能出現的連環式反應擔憂不已。對加密創業者來說,其實是脣亡齒寒。

而一週前,火幣集團創始人李林發佈了一封全員內部信,宣佈聯合創始人杜均將回歸火幣,全面參與到火幣的日常工作。隨後,杜均回覆媒體詢問,「想先熟悉一下內部情況再找我適合的方向做事」。

這個節點,已經離開的聯合創始人宣佈迴歸老東家,耐人尋味。雖然沒有披露具體職位,但如果把今天杜均的三條朋友圈聯繫起來,大概能發現三個關鍵信息:不同國家、私鑰和幣價,分別對應着市場關注的三個「核心問題」。

雖然不知道 OKEx 發生了什麼,但從官方披露的信息看,因爲私鑰負責人配合公安機關調查,處於失聯狀態導致無法完成授權,直接導致了平臺關閉提現。現在,杜均人在新加坡,基本上避免了此類意外事件發生的可能。

其次是幣價問題。在 OKEx 傳出暫停提幣消息後,OKB 很快出現大幅下跌,隨後還出現了各種場外交易折價 USDT、多家平臺紛紛上線類似 OKU 的情況,直到 OKEx 恢復法幣交易區纔有所緩解。

實際上,今年的加密貨幣行業並不太平,從上半年席捲而來的凍卡潮,到交易平臺傳出被盜、暫停提現的消息,中心化交易平臺面臨的挑戰並不比熊市時候小,平臺幣也在這過程中起起落落,投資者是時候需要一劑強心針了。現在,杜均直言了,他迴歸後要「負責幣價」。

杜均的火幣往事

作爲行業「老人」,杜均和李林、袁大偉於 2013 年創立火幣網後,後者很快就從同時期創立的平臺中脫穎而出,晉升爲國內三大所之一,在這過程中,擔任首席營銷官(CMO)一職的杜均功不可沒。

杜均迴歸火幣:我負責幣價

圖片來源:網絡

曾擔任火幣 CMO 的杜均表現可以說是可圈可點,最重要的是讓當年的火幣網完成了 0 到 1,併成功站穩了腳跟。

2013 年是國內比特幣交易平臺興起最熱鬧的時候,當時,除火幣網外,市面上的比特幣中國、OKCoin 都是領先者,而當時平臺的商業化基本只有向用戶收取撮合手續費的模式,這樣的背景下,「起步已經晚了」的杜均和團隊,想到了免費,直接打出「現貨交易永久免費」的旗號。

杜均迴歸火幣:我負責幣價

圖片來源:網絡

這樣玩法很有效。別人收費火幣免費,趨利的用戶很快湧進火幣交易平臺,交易規模很快迅猛增長,9 月 10 日火幣的比特幣日交易額突破 100 萬元,三個月後這個數字直接突破 1 億元,這樣的做法也一度被同行複製。

此外,在杜均任職期間,還帶領團隊推出了 7*24 小時客服服務和 VIP 等級制度,並與國內高校進行合作。

除了成功讓火幣網深入人心,在杜均任職 CMO 期間,他還參與了快錢包、財貓、Digcoin 和當鋪網等新項目運作。直到 2016 年年底,他宣佈離開火幣網,隨後不僅佈局區塊鏈媒體金色財經網、成立項目域鏈 Dochain,隨後還創立「節點資本」,自稱投資了約 200 多個項目。而這些項目,多多少少都留下了鮮明的火幣烙印。

杜均迴歸的猜想

實際上,這幾年離開交易平臺的高管並不少,這些人大多自立門戶,但這一次,已離開四年的杜均突然宣佈重回老東家,目前,外界對杜均的新職位猜想大多是重新負責火幣的市場和品牌工作,而這一職位正是杜均此前在火幣的原職位。

這個猜想有可能,但可能性或許不大。

自從杜均離開後,火幣網一直沒有出現直接以 CMO 對外的負責人,比如已經離職的吳興,也是以市場品牌總監對外。根據 IOSG 此前披露的火幣高層組織架構,目前火幣全球站 CEO 負責人爲副總裁翁曉奇(七爺),而他同時負責市場部分職能。

實際上,這一年以來,翁曉奇就已經取代了李林、朱嘉偉,承擔了火幣對外發言人的角色,如果杜均迴歸接過這樣的工作,以杜均的行業影響力,確實不需要火幣重新花費大力氣打造人設,但從杜均的角度看,估計他是不願意的。

幣安 CMO 何一打造的「客服」角色實在太過深入人心了。如果讓杜均擔當「火幣金牌客服」角色,全天 24 小時待命闢謠 / 答疑,當火幣出現流言時,杜均很快出來在各個社羣回覆「這是謠言」,即便大家知道可能是助手回覆,但還是會感覺怪異。

其次,對杜均來說,在他離開火幣之後的 4 年時間裏,涉足的領域已經從當初的交易平臺市場營銷範疇,延展到了深度參與技術服務公司、媒體、公關公司、行情分析工具等細分賽道,正如李林所言,「多年深耕區塊鏈行業,對行業的理解非常深刻」,如果只是讓他擔任 CMO 一職,提升火幣的品牌和美譽度,似乎有些「大材小用」了。

李林在內部信明確提到了,雖然已經獲得多國金融業務牌照,但「在業務全球化的同時,如何加強公司的全球化管理及運營能力,成爲當前亟待解決的問題。」基於這樣的出發點,加上杜均本人長期留駐新加坡,我們或許可以大膽猜想,時隔三年迴歸老東家的杜均,挑戰比 CMO 更高的位置:直接與李林彙報的火幣國際化事業部負責人,並掌管一家交易平臺最核心的私鑰。

那杜均作爲火幣的國際化事業部負責人的可能性有多大?

截至目前,火幣已經開拓了美國、韓國、日本和歐洲等海外市場,還拿到了日本 FSA、泰國 DAT、直布羅陀 DLT 等海外牌照,但大家公認,無論是 OKEx 還是火幣,當前的全球化程度暫時還比不上幣安。

尤其從火幣近期的對外舉措看,重點基本圍繞着中國市場,如何在海外國家的合規框架下從競爭對手中搶佔更多市場,火幣作爲的空間還很大。

如果杜均不只是掛名,真正參與到火幣海外業務中,利用他豐富的經驗,或許真能爲火幣帶來一個新的增量引擎。這對杜均來說,同樣是一個巨大的挑戰。畢竟從其他團隊的經驗看,基本海外市場都會選擇海外高管,比如幣安美國的 CEO 就是 Ripple 前高管,以適應本土化。

目前來看,似乎也還沒有中國高管在海外加密市場如魚得水的案例,而杜均能不能帶領火幣成爲這個第一?除拓展海外業務,如果杜均擔任國際化事業部負責人,還有一個隱藏的好處。

我們知道,杜均本身就是火幣聯創,跟李林的關係「知根知底」,這次迴歸應該足以承擔「私鑰管理人」的重任。而且杜均長期留駐新加坡,退一萬步講,即便國內業務出現了意外,他也能避免私鑰管理人無法簽字授權的意外情況。

火幣 2013 年成立至今,除李林、杜均、袁大偉三位創始人,七年的歷史留下濃墨重彩影響的高管似乎並不多,大家留有印象的可能還有火幣前首席戰略官蔡凱龍、首任 CTO 宋瑛,以及前任 CFO 李書沸。近年來,李林減少了公開露面,但當火幣出現危機時,兩度退隱的李林又不得不出面主導全局。

如今,加密交易賽道的格局已經與七年前大相徑庭,火幣面對的競爭對手已經不再侷限於 OKEx、幣安,當定位變成了服務全球的數字資產金融服務商,火幣的未來也不再侷限於加密貨幣交易。

對重新迴歸的杜均來說,他面臨的戰役,也註定比幾年前對戰比特幣中國、OKCoin 時更艱鉅、也更有挑戰,絕不限於他今天提到的「幣價」,畢竟要想 HT 走勢好看,對不缺錢的杜均來說,拉盤可太省事了。


*律動 BlockBeats 提示各位投資者防範追高風險,本文所提觀點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更多區塊鏈行業信息,歡迎掃碼訪問官網--
杜均迴歸火幣:我負責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