鏈得得 ChainDD.com

|得區塊鏈者得天下|

國家外匯管理局總會計師孫天琦介紹了 Facebook 推出的數字貨幣 Libra,對外匯管理和跨境資金流動的六大影響以及四條應對建議。

作者 | 阿得

頭圖 | 鏈得得

8 月 10 日上午,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主論壇“金融開放與金融科技”在伊春舉行。
國家外匯管理局總會計師孫天琦介紹了 Facebook 推出的數字貨幣 Libra,對外匯管理和跨境資金流動的六大影響以及四條應對建議。
孫天琦指出,Libra 對外匯管理和跨境資金流動存在六大影響,主要爲:
1、Libra 可能會挑戰我國現行外匯管理的政策框架;2、非法跨境資本流動可能增加;3、Libra 可能會強化美元的統治地位,不排除我國部分境內交易 Libra 化;4、擠壓人民幣國際化的空間;5、可能會擴展美國長臂管轄的範圍;6、數字貨幣可能會在跨境業務中具有現實的生存空間。
針對這些影響,孫天琦提出了四大應對建議:1、將 Libra 視作外幣,必須納入我國外匯管理整體框架;
2、除國家另有規定極少數極少數情況外,我境內必須以人民幣計價結算;3、跨境金融服務必須持牌經營,金融牌照必須要有國界;
*
4、推進金融業改革開放。
*
以下爲孫天琦演講全文,由鏈得得編輯如下:
各位嘉賓大家下午好!很高興跟大家做一個交流。主題是從跨境資金流動視角看數字貨幣,主要是 Libra。我講兩部分,一是 Libra 對外匯管理和跨境資金流動的影響,二是應對。背景主要是基於從媒體上能夠看到的 Libra 的技術框架。

1

Libra 對外匯管理和跨境資金流動的影響

1、Libra 可能會挑戰我國現行外匯管理的政策框架。
對資本項目完全可兌換、匯率完全市場化的國家而言,資金跨境可以無因劃轉,只要遵循“三反”的要求。在我國,資金跨境不能無因劃轉。基於資本項目開放的進程和匯率市場化的進程,相對應的外匯管理的一個基礎的要求是強調外匯交易要有真實的交易背景,要審覈交易的真實性。
我們目前是把商業銀行挺在一線,由銀行對交易真實性進行審覈。從 Libra 公佈的技術特點看,Libra 是 C2C 的,誰來落實對交易的跨境交易真實性的審覈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問題。此外,從技術上,如何在數字環境下區分交易是境內交易還是跨境交易?這個交易是發生在境內主體之間還是境內主體和境外主體之間?這也是一個新的課題。
**
2、非法跨境資本流動可能增加。地下錢莊可能會如虎添翼。**
3、Libra 可能會強化美元的統治地位,不排除我國部分境內交易 Libra 化。
Libra 化,本質上就是美元化。咱們國內法定的計價結算貨幣是人民幣。但是如果說我國境內交易允許,或者是無法完全禁止 Libra 的計價結算,那麼在數字環境下一部分境內交易可能不可避免會 Libra 化,也就是美元化。
4、擠壓人民幣國際化的空間。
5、可能會擴展美國長臂管轄的範圍。
從 Libra 的儲備金看,50% 是美元。根據美國長臂管轄“最小限度聯繫”的原則,可以推測所有使用 Libra 進行交易的實體和個人必會被納入美國長臂管轄範圍。簡單來說,如果現在的交易用的是歐元,和美元沒關係,美國長臂管轄則管不上,如果歐元這部分交易改用 Libra,那麼美國的長臂管轄馬上可以覆蓋。
6、數字貨幣可能會在跨境業務中具有現實的生存空間。
具體來講,就是僑匯,涉及到普惠金融,這是 G20 關注的一個話題。一部分欠發達的勞務者在發達國家打工,定期把錢匯回國內供家屬使用,可能給非洲家裏每個月匯幾百美元就夠了,小額跨境匯款比較頻繁。
20 國集團和世界銀行大概在 2010 年左右做過調研,全球僑匯規模每年 5、6 千億美元,成本高達 12%,非正規渠道的僑匯成本是 30%。2011 年 G20 提出到 2014 年要把全球僑匯成本從 10% 降到 5%,到今年二季度末全球僑匯成本降到了 6.84%。聯合國有一個 2030 規劃,在 2030 規劃中要把全球僑匯成本降到 3%。也就是說,全球 5、6 千億的僑匯,如果成本從 8% 或 10% 降到 3%,每年就會有 300 億美元讓利於弱勢羣體。
要從其他方面做到這一點是很困難的,如果僑匯成本降下來,就相當於國際援助。要從現有銀行體系達到這一目標,難度很大,這個難度不是技術原因造成的,而是管制原因造成的。現有銀行技術、匯款機制可能無法突破外匯等管制。
而按照 Libra 所描述它的技術特點,或許它可以衝破這個外匯管制,發揮出它成本低、時間短、效率高、覆蓋面更廣的特點。當然它可能牽扯一個 C 端到 B 端,B 端到 B 端,B 端到 C 端,有更復雜落地網絡問題。

2

中國如何應對 Libra?

1、將 Libra 視作外幣,必須納入我國外匯管理整體框架。
目前看,Libra 可以自由跨境流動,因此必須將其視作外幣,納入我國外匯管理整體框架。這也符合我國現在的資本項目可兌換進程和匯率市場化進程。
首先,Libra 和人民幣(即法幣)之間的兌換,必須符合結售匯規定;其次,以 Libra 爲媒介的跨境收支交易必須要有真實的交易背景;再次,可用於我國已承諾的完全可兌換的經常項目下貨物貿易和服務貿易等交易,以及資本項下已經開放的交易,同時必須遵守現行外匯管理規定。
技術上面臨的課題則是,如何實現;BOP 統計、數據採集如何跟上。在現行外匯管理框架下,如果做不到以上所說,我個人建議禁止使用 Libra。
2、除國家另有規定極少數極少數情況外,我境內必須以人民幣計價結算。
包括數字環境下的境內交易的計價結算。絕不能出現在數字環境下境內交易的 Libra 化或者是美元化。
3、跨境金融服務必須持牌經營,金融牌照必須要有國界。
新型金融服務提供商,絕不能說只拿着國外的牌照而沒有我國的牌照,在我國境內“無照駕駛”。從一線實際工作接觸的各類非法跨境交易的各種類型看,現有的、非數字貨幣環境下,跨境金融服務已經給監管提出了越來越大的挑戰。數字環境下,這種挑戰將更加明顯。
比如,一個機構拿到境外牌照,在境外建一個數字平臺,在我國境內不拿金融牌照,然後就爲中國境內提供金融服務(跨境交付模式的金融服務)。實踐中,已經有此類提供跨境證券服務的公司在境外上市,還有專門提供此類跨境保險服務的公司在籌劃境外上市。這些非法跨境交易涉及外匯、證券、保險、支付、銀行開戶、貴金屬交易,還有跨境的買房金融服務,跨境財富管理等等。
媒體上講,國內禁止賭博。但圍繞中國,周邊國家已出現了藉助數字平臺的“賭博帶”。未來,也不排除會出現基於數字平臺、拿到境外金融牌照、沒有拿到境內金融牌照、專門給境內提供服務的“金融圈”或者“金融帶”。這類機構背後,很大一部分是國人,做數字技術非常先進、無底線經營也非常有經驗。
對監管者而言,第一,一定要強調持牌經營,牌照要有國界。
美國監管部門 2018 年處罰一個愛沙尼亞公司 6 億美金,就是因爲其沒有拿美國牌照而給美國人提供服務。對一些高風險產品,境外服務提供商不拿美國牌照則不得給美國人提供服務,美國要求必須在網站上清楚寫明“不給美國人提供服務”。上週,我們登錄了做此類業務的一箇中國背景的公司,在其中文頁面,如果選擇是美國公民,下一步開戶交易就走不下去,而選中國公民,就可以繼續往下做。此類服務商不敢給美國人提供服務,但可隨意給中國人提供服務,監管部門應反思。
第二,監管理念一定要變。
“過去不管,所以現在不管,先看看”“牌照不是我發的,所以我不管”,這種思想是要改正的。這種思想是導致目前金融亂像的原因之一,再不能讓其成爲跨境交付模式下、基於數字平臺的跨境金融服務亂像的推手。功能監管一定要落地。
4、推進金融業改革開放。
Libra 與法定貨幣在國際上的競爭,誰的市場份額大,最終決定權在市場,起決定作用是各個國家的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等的綜合實力。監管部門一廂情願要限定它,估計是很難起作用的。剛纔講的,我們的面臨的那些非法的跨境的金融服務,從另一方面看,也可以認爲是金融管制的結果。由於管制,出現了黑市和非正規渠道。Libra 或許會成爲促進改革開放的一股新的推動力。設想一下,當我國的資本市場完全開放,匯率完全由市場決定,當我們有了充分的“四個自信”,有信心相信全球市場會選擇人民幣的時候,我們可能就不會擔心全球的數字貨幣問題了。

靈魂拷問

你覺得中國應該如何應對 Libra?

文章下留言

有機會獲得鏈得得的送出的精美周邊喲~

往期文章


點擊圖片】
即可閱讀

【區塊鏈探索之旅】


在看點這裏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