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肖磊看市

公衆號:kanshi1314


從 2009 年 1 月 4 日第一個比特幣誕生至今,已經有十年時間了。比特幣誕生之初,實際上就被中國市場所關注,由於中國互聯網領域跟國際市場同步性強,接軌的程度非常高,基於密碼學的比特幣,受到中國諸多極客關注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比特幣開始擁有一定的價格,成爲極客持有和炒作的對象,實際上是從 2010 年纔開始的。

比特幣最知名的一次價格呈現,是在 2010 年 5 月 22 日,有位感到飢餓的程序員 Laszlo Hanyecz 在美國用 10000 個比特幣買了總價值 25 美元的 2 個“棒約翰”披薩,以證明特幣是一種有價格,且可以兌換成實物的價值資產。

按照目前一個比特幣 7000 美元算,這一萬個比特幣相當於 7000 萬美元,而距離 Laszlo Hanyecz 這次購買計劃,也不過 10 年的時間,也就是說,如果你在十年前投資了 25 美元的比特幣,現在的市值將超過 7000 萬美元,峯值時高達 2 億美元。

對於這樣個瘋狂的東西,中國市場的態度需要用歷史性的眼光來看待。要說到中國對比特幣市場的監管,還要從 2013 年說起。

2013 年初,比特幣價格超過了 10 美元 / 枚,到了年末,其價格已經飆升到了 1000 美元上方,足足漲了 100 倍,這一年中國出現了多家比特幣交易所,社會影響擴大。政府開始擔憂,這種虛擬貨幣的炒作,是否會影響到中國的金融系統,以及人民幣的法定貨幣地位。

到了 2013 年 12 月 5 日,央行等五部委出臺了防範比特幣風險的通知文件,這個文件裏,要求所有金融機構,包括銀行、第三方支付、保險、信託等等,不能爲比特幣交易提供任何金融服務,也不能以比特幣爲標的,創造任何金融形態的產品。

同時,承認比特幣爲一種虛擬商品,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應作爲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但比特幣交易作爲一種互聯網上的商品買賣行爲,普通民衆在自擔風險的前提下擁有參與的自由。

到了 2017 年,區塊鏈技術在全球的討論開始擴大,全球市場對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追捧有增無減,諸多類似於比特幣一樣,發行虛擬貨幣的項目開始出現,同時中國市場諸多“網貸”項目“暴雷”,這使得中國市場對發行虛擬幣的行爲變得十分警惕。

到了 9 月 4 日,央行等七部委發佈監管文件,一方面要求停止任何形式的“發幣”行爲,另一方面要求國內所有的虛擬貨幣交易所停止運營,除了少數交易所延期關閉之外,幾乎所有爲虛擬貨幣提供交易的場所很快就停止了運營。

就在中國全面禁止虛擬貨幣網上集中交易一個月後,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陸續宣佈將在 2017 年末推出比特幣期貨。美國上線比特幣期貨的消息一度刺激比特幣價格從 5000 美元飆升到了 20000 美元,而比特幣期貨正式推出之後,其價格開始一路下跌,最低跌到了 2018 年末的接近 3000 美元。

到了今年的 10 月份,政治局集體學習了區塊鏈相關的技術,並且指出了中國要在這一領域成爲世界性的領跑者。由於比特幣等數字貨幣,基本都是基於區塊鏈概念,諸多區塊鏈項目和虛擬幣項目開始藉機招攬客戶。

從政府層面來說,最擔心的就是將區塊鏈技術的發展,變成新一輪炒作虛擬幣的盛宴,於是政府開始從輿論、監管等多個方面矯正市場預期。而後,一度衝上 10000 美元的比特幣價格,迅速回落到了不足 7000 美元,跌去了超過 30%。

看到這裏,很多人可能會有點茫然,中國到底需要一個什麼樣的區塊鏈,比特幣在中國到底算個什麼東西,新一輪監管能否遏制民衆對虛擬幣的炒作等等問題,擺在了市場面前。

關於中國監管的問題,我個人覺得至少在比特幣這個單一品種上,是存在很大的挑戰的。非常現實的一個情況是,中國沒有相關的替代品可以選擇,比如中國也曾嚴厲打擊非法期貨,之所以能起到很好的效果,主要是中國本身擁有比較健全的期貨品種,市場有足夠的替代性選擇。

再比如中國也能夠將“網貸”行業的風險逐步出清,那是因爲民衆還有更多的銀行理財及各種形式的定期存款可以選擇。但是,關於比特幣,中國市場幾乎沒有替代選擇,而縱觀國際市場,日本和美國市場都有合法的替代交易品種,美國有比特幣期貨,日本有嚴格監管下的比特幣交易平臺。

如果中國市場只注重“堵”,而不關心“疏”的問題,恐怕效果不會太明顯,因爲比特幣的國際屬性已經非常強烈,全球 85% 以上的國家都已經出現了比特幣的持有者,報價系統和交易產品在國際市場日趨成熟,如果中國從官方層面,無法提供一個關於類似 CME 或 Bakkt 一樣的比特幣合法交易標的,那麼國內有這種需求的投資者,將會轉入地下,使得更加難以監測,政策面只能抑制需求範圍的擴大,而無法有效禁止這種需求。

另外,比特幣目前的日均交易額超過 500 億人民幣,中國交易者至少貢獻了其中 30%(看看針對中國用戶的幾大國際交易所數據就知道了),也就是說中國投資者每天花在比特幣上的交易額,至少是 150 億人民幣,由於比特幣的交易是全年無休,那麼一年下來,至少就是 55000 億人民幣的交易額,就算按照千分之一來收取手續費,一年的手續費收入也將達到 55 億人民幣。

關於手續費收入問題,我這已經是非常保守的估計了。按照針對中國用戶的三大交易所已經公佈的數據,火幣、幣安、OKex 去年的手續費收入分別爲 5 億美元、5 至 10 億美元、8 至 16 億美元,按各自最低的對外公開數據來算,僅這三家針對中國用戶的交易所,去年的手續費收入就已經達到 18 億美元,約合人民幣超過 125 億元。

這些交易所給國內是不會繳納任何稅收的。這還是在去年比特幣大熊市(2018 年比特幣價格從 1.5 萬美元跌到了 3200 美元)裏面創造出來的,也是在中國完全把這些交易所趕出中國市場之後所創造出來的。對比來看,2018 年由數千只股票支撐的中國證券行業的淨利潤不過 514 億元,國家的證券交易印花稅收入也不過 977 億元。

看到這裏,很多人會覺得我是在爲比特幣的炒作和生存空間說好話,對於中國來說,比特幣有什麼用呢?禁止比特幣交易最多是損失一點稅收,但隔離了更多的金融風險,這難道不好嗎?

這就要談到一個問題,區塊鏈技術到底對未來有什麼意義的問題,爲什麼比特幣這種基於區塊鏈的應用,能夠炒作了十年,還依然具有如此之強的生命力呢?如果不深入的研究這些問題,恐怕自負的我們,就無法知道未來世界的樣子。

我這裏跟大家講點“炒作”的歷史。

人類社會的發展,需要很多機制,但其中最重要的一種機制,叫做激勵機制。從人類浩瀚的歷史當中,我們不難看出,那些非常成功的國家,同時一定是創造了更加先進的激勵機制的國家。

比如改變人類命運的“股份制公司”這一社會激勵機制,曾經締造了第一個海洋帝國。被認爲是人類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股份制公司的荷蘭東印度公司,在 1637 年達到頂峯的時候,市值一度達到相當於現在的 7.2 萬億美元,比目前世界上最大市值的公司蘋果要大接近七倍。

而“股份制”公司一旦在地球上創造出來,對“股票”的炒作就開始根植於人類基因。

1711 年,英國南海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到了 1719 年,南海公司的股價從年初的 128 英鎊漲到了七月份的超過 1000 英鎊,炒作者包括半數以上的議員,就連國王也禁不住誘惑,認購了價值 10 萬英鎊的股票。當然,南海股價最終破裂,從超過 1000 英鎊跌到了 100 英鎊附近。這就是著名的“南海泡沫”。

由於艾薩克牛頓也參與了南海公司股價的炒作,最後虧得比較慘,所以留下了一句名言, “我能算準天體的運行,卻無法預測人類的瘋狂”(I cancalculate the motions of heavenly bodies, but not the madness of people)。

南海泡沫雖然破裂,但股份制公司在英國的崛起,給英國的殖民擴張和工業革命帶來了巨大的力量。而後法國也開始迅速學習,在 1716 年採取了跟英國類似的方式,給予“密西西比”公司出售股票的權利,到 1719 年年中,密西西比公司的股價連續上升了 13 個月,股票價格從 500 裏弗爾漲到一萬多裏弗爾,漲幅超過了 20 倍。但密西西比公司的股價,最終在 1721 年破裂,最後跌回到了 500 裏弗爾。史稱密西西比泡沫。

到了 19 世紀,美國開始崛起,橡膠公司股價泡沫、鐵路公司股價泡沫等層出不窮。再到了 20 世紀,美國在 60 年代爆發了製造業股價泡沫,包括 IBM 和德州儀器等,一年內可以把市盈率炒到 80 倍以上,但一年後又跌回到二三十倍;到了 20 世紀 90 年代,美國又爆發了高科技股價泡沫。

所以我們不難看出,一個國家的崛起,伴隨着的,一定是一種新的激勵機制的誕生,或者說對某種激勵機制的高度運用和難以避免的炒作。

荷蘭的崛起,伴隨的是荷蘭東印度公司股票的繁榮,以及世界第一個股票交易所在阿姆斯特丹的誕生;英國法國的殖民擴張和工業革命,伴隨的是南海股價泡沫和密西西比等股份公司的股價泡沫,以及而後的股份制公司發展。美國成爲世界霸主至今,伴隨的依然是一次又一次的股價泡沫。

關於中國股價泡沫的例子我就不舉了,也是比較多的。那麼另一個問題來了,除了“股份制”公司,難道人類經濟的發展,就沒有其他的激勵機制了嗎?

區塊鏈或許能給出一個不一樣的答案。

股份制公司之所以有着強大的激勵機制,是因爲在過去三百多年的時間裏,人類主要解決的是生產問題,這就需要一種強大的刺激生產的制度,股份制公司使得資本和職業者相結合,同時又有國家法律作爲保證(君主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使得佔有股份的人,能夠不斷的獲得利益,股份這種形式成爲市場不可挑戰的共識,調動了整個市場在投入資源方面的所有潛能。

反過來說,假設你擁有的股份,隨時都可能會被暴力剝奪,誰還會願意投入呢,誰還會拼命的去冒險創新呢?所以股份制所刺激出來的創造力,使得人類停滯了幾千年的經濟總量,開始直線拉昇,很多人認爲這是工業革命的功勞,但工業革命本身並沒有脫離股份公司這個實施主體。

但人類經濟發展至今,其需求已經在發生變化,人類對物質的需求雖然依然非常旺盛,但對分配製度,以及新的,打破國家界限的某種激勵機制,存在更大的需求。股份制公司依然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但股份制公司背後是國家,是一個特定的,甚至是排他的法律體系,如果失去某個特定的法律體系的保證,股票將失去財富屬性,激勵機制也將是無效的。

區塊鏈將股份制的邏輯,更進一步的推升,區塊鏈可以讓權益的標的物,超越特定國家的限制,也就是說不需要任何國家法律的保護,就可以實現轉移和買賣,並建立無爭議的共識體系。比如像比特幣這樣的區塊鏈權益標的物,已經擁有了全球性共識,同時產生了不可思議的激勵效果,價格“泡沫”正類似於股份制誕生後的各類股價泡沫一樣,預示着一個新的激勵機制到來。

可以這麼說,我們現在所理解的區塊鏈,僅僅是一項技術,所以在考慮其發展和用途層面,還是非常狹窄的。這就如同東印度公司、南海公司、密西西比公司一樣,當時的用途,僅僅是爲了政府和國王解決債務問題和分配殖民搶劫來的財富,並沒有想到股份制後來在人類發展史當中所發揮的作用。

肖磊:比特幣的誕生、監管和歸宿

防失聯 加微:kanshi6188,或掃碼,有我其他號的不要重複加

對於比特幣的交易,我可以做個預測,未來某一天,中國市場一定會重新考慮建立合法交易市場的問題,因爲比特幣是區塊鏈這種歷史性激勵機制,所溢出來的第一個,也是很重要的一個資源,並非是渾水猛獸,恰恰是對新機制和新技術的一種激勵。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國開始發行股票的時候,很多人是極力反對的,但發展至今,我們都開始交易指數了,現在很多人會用長篇大論來告訴你,交易指數的好處是什麼。除了指數,我們還在交易外匯,把一種貨幣換成另一種貨幣,就這樣換來換去,有什麼意義呢?另外,我們還在交易一種東西,叫“期權”,這是一種買賣的權利,我們在交易一種在未來某個時間,以某種價格買入或賣出某個標的的權利,這又有什麼意義呢?

當我們無法從新的機制和技術裏尋找到新的意義的時候,就會把新的機制和技術,用來鞏固原有的利益格局,使其失去改造生產力和升級生產關係的能力。

美國已經在兩個世紀裏面,“擁有”了最偉大的泡沫,使其誕生出來了至今沒有國家可以超越的軍事、能源等系統,以及 IBM、谷歌、微軟等公司,我更希望在新的世紀裏,有一些偉大的“泡沫”能誕生於中國。

文 / 肖磊(如果擔心錯過重要分析,請關注肖磊看市公衆號)


PS:

關於比特幣等市場的變化,中國的監管變得非常重要,目前看正在朝着我此前預測的方向發展,以下是此前的課程,還沒有聽的同學儘快聽一下,對理解未來市場有很重要的參考意義,已調整至普惠價格。會員免費。

**
**

肖磊:比特幣的誕生、監管和歸宿

掃描圖片二維碼或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收聽。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