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月 19 日,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第四站在成都舉行,嘉賓包括星火礦池產品負責人喵叔、貝寶金融聯合創始人王立、Nervos 基金會 POW 社區負責人 DC、熊貓礦機銷售負責人胡宇峯、NestFans 中文論壇拾二等。本文爲成都站活動精彩回顧。

主題演講|ETH 2.0 時代,星火礦池助力礦工迎接新機遇

演講嘉賓:星火礦池產品負責人 喵叔

以太坊 2.0 到來之際機遇與風險並存 | 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成都站精彩回顧想和大家分享一下現在星火礦池以及以太坊算力的分析情況。當前星火一直還是處於以太坊算力第一,佔到 23.38%,另外,星火現在的礦機數超過 30 萬臺,我們自己承載的礦機算力有 61 T。

下面講一下過去一年以太坊網絡的發展狀態。以太坊連續 9 個月算力漲幅將近 8 成,如果按照顯卡礦機後續持續有可能會增加的話,我們預期這個算力增幅可能會超過這個幅度。現在全網算力已經超過 260T。

以太坊礦工收益來自兩個部分,一部分收益是每個區塊的出塊獎勵,另外一部分就是手續費,過去 9 個月裏面基本上整個推動力來自於手續費的不斷攀增,可以看到從今年的 1 月份到現在爲止,手續費最大的增幅達到了 14000%。不過目前,高手續費的狀況已經大幅緩和。

未來可能會有更多的人成爲顯卡礦工。怎麼選卡、4G 升 8G 的問題、怎麼調優,這些都是一個開源節流的問題。也就是說你要控制成本,同時增加收益。先說礦池本身,我們其實後面有一套技術架構(太極網絡),有別於我們在以太網上做數據 P2P 傳輸,像是鄉間小路,我們希望達到高速公路的效果,最快的完成全網交易的捕獲和傳輸一爲了可以讓礦機收發的交易也經過太極網絡多高性測試和租用了服務器,包括阿里雲、亞馬遜等。

除此之外,由於整個以太坊是非准入的,網絡會面臨一些外部攻擊,所以我們也提升了安全性購入了抗攻擊的防火牆來能。

另外和服務穩定性關於以太坊質押,一直以來礦工都很好奇如何參與這個質押,幾乎所有礦工大家證節點必須要有 32 枚以太幣,但如果持幣數遠不足 32 枚或超出 32 枚該怎麼辦呢?比如你有 63 枚以太幣,你就只能先啓動一個節點,然後購買 1 個以太幣後再啓動第二個;再比如你有 320 枚以太幣,你就需要啓動 10 個信標鏈節點,驗證程是線性擴展的,整體的運維成本也會線性增加,無論是對開發者還是礦工來說,這都是一個有挑戰性的事情,而且對於持幣數很小的小礦工,是不是就參與無望了呢?

星火爲了解決這個問題,對賬戶挖礦進行了優化,讓礦工可以以更小的代幣來參與 2.0 的質押,在 ETH2.0 啓動的時候首先爲礦工羣體提供小額參與的機會,每天的挖礦收益都可以定投,就像買以太坊國債一樣,關於信標鏈、驗證者節點、slash 懲罰等都不需要關心,星火都會幫你搞定,爲你提供一站式的 2.0 質押挖礦解決方案。

除此之外,今年 7 月份從星火礦池單獨成立的公司 FlintOS 目前在單獨運營整個 GPU 挖礦的業務。FlintOS 經過兩年多持續不斷的優化和不斷的研發,目前基本上可以讓所有礦機直接識別賬戶和礦場,包括每一臺礦機、每一張顯卡的運行狀況,也幫助我們進行一些簡單的運維管理。

主題演講|礦業金融如何爲挖礦增益?

演講嘉賓:貝寶金融全球合作部董事總經理 悟空

以太坊 2.0 到來之際機遇與風險並存 | 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成都站精彩回顧今天主要講兩方面的內容。第一個是爲什麼數字資產有價值。主要原因是價值是由共識達成的。越來越多的人覺得它有價值,它其實就有價值。其次是宏觀層面,有三點宏觀因素值得關注,第一點是關於疫情,這是對整個經濟宏觀面的衝擊;其次,地緣危機下資金希望尋找到更安全的資產。最後,在整個不確定性的宏觀環境之下,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數字貨幣領域,增強了我們的共識。

另外,我們如果長期看好一個資產,在長期持有的同時,要合理的靈活的運用一些金融產品來控制風險,以此來提高自己的收益。

主題演講|讓 DeFi 鏈接更廣闊的世界

演講嘉賓:Nervos 基金會 POW 社區經理 DC

以太坊 2.0 到來之際機遇與風險並存 | 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成都站精彩回顧我是 Nervos 的礦工社區經理。先給大家介紹一下 Nervos,我們的首席架構師是中國唯一的一個以太坊早期開發者。我們在去年 11 月 16 日主網上線,11 月 16 日的時候是 70 多 T 的算力,當時還是用顯卡挖,到現在增長了 188 倍。我們是 BSN 六個節點當中的一條公鏈。在國家戰略這個層面能讓礦工享受到國家的政策紅利。

今天我要主要介紹的是互操作性 2.0。我們可以讓用戶區使用任何錢包,甚至可以是 Web2.0 的賬戶,可能是通過面部認證,也可能是 Gmail 郵箱。Web 2.0 的基礎設施已經很豐富了,Web 2.0 的的世界當中其實有很多地方都會用到簽名算法的,我們只要把這套簽名算法部署到 CKB 上,就可以複用所有 2.0 的基礎設施,幫開發者打通這個通道。

主題演講| ETH 2.0 前,顯卡挖礦如何再衝刺?

演講嘉賓:熊貓礦機銷售總監 胡宇峯

以太坊 2.0 到來之際機遇與風險並存 | 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成都站精彩回顧我主要在熊貓礦機負責銷售。今天我要給大家分享的就是在以太坊 2.0 之前,顯卡挖礦要怎麼樣再進行一次衝刺。

首先介紹一下熊貓礦機。熊貓礦機成立於 16 年,17 年被大家廣泛知道成爲全球 TOP 級別的顯卡礦機品牌。其實我們不單單是在做礦機這一塊,我們還有云算力服務平臺——牛比特,14 年開始就開始運營了,目前也是全球 Top 級別的雲算力服務平臺。同時還有礦業基建,目前有 8 大礦場,最主要的是在新疆和四川。還有礦業生態拓展方面,我們一直在在對小礦幣種進行挖掘和研究,因爲我們認爲以太坊將來可能不一定是整個顯卡挖礦最終能承接下來的東西,後期會很希望能找到一些更有潛力的礦幣,讓顯卡礦工有更多的幣種去選擇。

迴歸正題,針對於近期以太坊行情,礦工在這一輪裏面獲得了多少收益?有一個數據是這樣的。從 8 月份開始以太坊礦工挖礦的總收益是 2.851 億美元,環比增加了 98%,98% 是什麼概念?就是 Gas 礦工手續費基本上可以等同於翻倍了。9 月 2 日這一天,礦工手續費達到 51541 以太坊。當天以太坊挖礦大概產生的幣有多少個呢?大概在 1 萬個左右,而當天的收益有將近 5 倍。

對比於比特幣挖礦,顯卡挖礦有一些很明顯的特點。首先顯卡是可以支持所有的幣種挖礦,只是一個算力的問題,目前來說一臺 S9 可以頂 10 萬臺普通 8K 顯卡機,這在挖礦上是沒有性價比的,但它是可以挖所有幣種的,這個層面來說你的選擇就會更多 ; 其次,顯卡目前還是主要以二手礦機爲主,所以它的全網算力相對應穩定;第三,歷史上顯卡回本週期較長,但殘值更高,不過今年回本週期應該較與 BTC 挖礦更短一些;最後,顯卡對於礦場的運維要求更高,因爲它的運維難度更大。

不過,相對應我認爲顯卡挖礦的機會點還是非常多的,目前以太坊算力的增長是相對比較少的,鏈上的交易費就是 Gas 費,它可以很大程度保證礦工有更多的收益。還有一個事情是 4G 的顯卡,這個對於目前有機器的朋友或者想加機器的朋友是機會點。

創新型預言機 NEST 引領 CoFi 時代的到來

演講嘉賓:NestFans 中文論壇 拾二

以太坊 2.0 到來之際機遇與風險並存 | 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成都站精彩回顧NestFans 最早是一羣預言機礦工發起的一個論壇。雖然我個人沒有成爲一名顯卡礦工,但是在 NEST 生態裏面我是一名預言機報價礦工。NEST 生態包括:報價礦工、驗證者、DEFI 開發者等組成,整個生態的複雜度是不亞於一條公鏈。NEST 報價礦工就是把現實生活當中的鏈下市場的價格在區塊鏈上直接產生出來,驗證者會對每一條報價數據做有效驗證。

NEST 預言機非常重要。如果沒有預言機的話,DeFi 是沒有辦法進行規模化發展的。NEST 預言機已經成爲整個以太坊生態裏面最核心的基礎設施之一。去中心化閃兌交易協議 CoFiX 就使用了 NEST 預言機,幾乎沒有滑點,可以直接根據 NEST 預言機價格進行成交。

接下來,我來介紹一下 NEST 預言機的核心運行原理。不同於其他預言機,NEST 是報價礦工通過一種雙邊報價的方式,把自己的資產打到鏈上合約裏面去報價。報價礦工報錯了就會受到懲罰,這是最直接的驗證方案 。

NEST 預言機的一個優勢,就是 NEST 能夠在鏈上形成穩定的區塊價格序列,進行生成波動率數據,這在整個 DeFi 行業都是缺失的,比如說抵押借貸,如果引入了波動率數據的話,可以實時監測到市場價格的變化,進而能夠動態的去調整自己的平倉線。第二個就是 NEST 提供的每一條數據都是經過市場驗證的,因爲有驗證者存在,每一條價格數據在生效之前都是驗證過的,像其他的預言機,你只能信任報價節點而不能對數據本身做驗證,這個是比較尷尬的,或者是中心化風險比較大的。

NEST 預言機就是把價格事實以去中心化的方式在鏈上生成了。今年 7 月份,NEST 3.0 上線,NEST 預言機正式開放調用。現在每天有兩千多筆調用,有幾十個 ETH 在 NEST 預言機裏面貢獻收入,整個 NEST 協議已經開始賺錢了,前面有一些礦業的朋友都在說以太坊 2.0,如果覺得 2.0 之後不能挖礦了,可以在 NEST 上面參與報價挖礦,因爲生成預言機的時候都需要一幫報價礦工保持報價密度,不停的生成價格數據,所以在 NEST 生態裏面還是有很多機會的,現在有一些報價密度比較遠,對於下游來說是不可調用的,或者這個價格數據更新頻率太低了,需要一些專業性性的選手進來進行持續性的報價。大家可以多多關注 NEST 預言機報價。

圓桌|百花齊放的以太坊

以太坊 2.0 到來之際機遇與風險並存 | 星火集結號「2020 以太坊生態全國行」成都站精彩回顧主持人:星火礦池商務負責人 邱曉棟
嘉賓:
NestFans 中文論壇 Steven
MCDEX 市場負責人 Jennifer
Todek 聯合創始人 Pony
上海挖易金融商務負責人 李梓樂
Amber 行業總監 Lorry
星火礦池產品負責人 喵叔

主持人:請各位嘉賓介紹一下自己以及自己的團隊。

Steven:大家好,我是 NestFaes 中文論壇的 Steve,主要還是跟其他幾個人在做國內的中文社區。

Jennifer:大家好,我是 MCDEX 的市場負責人 Jennifer。MCDEX 是一個去中心化的數字貨幣衍生品交易平臺。大家知道 Uniswap 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現貨交易所,MCDEX 做的是去中心化的永續合約協議。目前團隊重心在籌備 MCDEX V3 版本的發佈,可以理解爲“合約版的 uniswap”,將帶來更好的用戶體驗給大家,歡迎關注交流。

Pony:我是 Todek 的 Pony。我們是一家主要做小幣種的芯片研發和礦機生產的公司,總部位於廈門。我們的產品比較聚焦小衆市場,從成立到現在,生產出來的礦機一直保持着較好的獲利能力的。今天大家打開魚池看到上面的礦機的收益排行榜,前 20 名裏面我們有兩個產品在裏面。

李梓樂:很高興在成都和大家相會,我是來自上海挖易金融商務得負責人李梓樂。我們是一家專門爲礦工服務的公司,主營業務就是礦機銷售、礦機託管、雲算力、還有礦機貸、套保等金融服務。

Lorry:大家好,我叫 Lorry,在 Amber 負責行業研究。Amber 是一家做量化交易和金融服務的公司,做了兩三年的時間,去年拿了 A 輪融資,我們對 DeFi 也有很多研究。

喵叔:大家好,我是喵叔,是星火產品負責人。

主持人:我們就以 DeFi 做引子,各位這幾個月有沒有參與什麼 DeFi 項目,收益怎麼樣?

喵叔:我參與的是稍微早一些,幾乎全部都參與了,以太坊鏈上的爲主。這個機會重在參與,會有意外的財富收穫,感受很好。也就賺了一個房。

Lorry:我也參與得比較早。我們公司也發佈了一些流動性挖礦的產品,流動性挖礦只是 DeFi 裏面的一小部分。現在收益很快就降下來了。不過,DeFi 並不受太大的影響,DeFi 還是有自己的創新的。

李梓樂:我賺得比較少。雖然微乎其微,但是也感受了一下這個東西。

Pony:完美錯過了這波財富大浪,在旁邊看着熱鬧。在這個圈子裏面,以太坊通過 DeFi 給大家一個很好的啓示,整個鏈除了挖礦本身以外,會有很多新的基於應用層面和場景的變化和和變種能抓住創樣的新機遇,就能獲得超出常規的高回報

Jennifer:關於流動性挖礦,我不抱着盈利性的目的嘗試過,參與的不多。很同意剛纔 Lorry 說的一點,DeFi 不僅僅是流動性挖礦還有很多無限的可能。這一波 DeFi 挖礦相比較於之前的 DeFi 嘗試來說,大家參與的門檻降低,對用戶友好性提升了,相信未來 DeFi 創新還會有更多新機會出來。

Steven:我自己沒有參與太多的流動性挖礦。大部分資產還是放在 NEST 上面。NEST 收益也很高,持有 NEST 最高的時候差不多漲了百分之五六十,現在穩定在 30%。

主持人:NEST 有理財的產品?

Steven:本身持有 NEST 代幣會注入以太坊手續費,所有持有 NEST 代幣的人是有系統收益的,是按照比例去分這個收益,現在一以太坊本位大概是年化 30% 以上。

主持人:DeFi 這一塊的應用,做去中心化的交易所,我有一個疑問,爲什麼一定要堅持走去中心化這條路?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國內的 DeFi 社區氛圍跟國外的 DeFi 社區氛圍有什麼區別?

Steven:爲什麼要堅定的走去中心化,其實談不上堅定。因爲做的是一個區塊鏈行業,最重要的是去中心化,這對我們來講是正確的事情,只不過我們現在走在一條正確的道路上,可能對面來的人逆行的人比較多而已,所以看着比較奇怪,但是我們覺得很正確,一開始就在走這條路。第二個問題我覺得海外的產品其實都是以這種價值導向、產品需求導向去做的,包括從整個一開始啓動的時候,因爲國內本身有政策的一些問題,所以國內很多 DeFi 項目都是匿名的。海外已經摸索出一條路了,首先發一個代幣,捕獲了價值之後再把整個代幣經濟的價值注入進去,這就規避了很多 SEC 的金融證券法的問題。其實海外的社區會比國內好一點,另外海外本身這種開發人員更成熟。你會看到國內的這些 DeFi 剛上線的時候,基本上都會有很多的問題。

主持人:最後一個問題是如何讓 DeFi 出圈?讓去中心化金融這個詞讓圈外的人更多聽到、用到?

Steven:出圈這個問題最核心的一點就是創造出更多的沒有門檻的、能讓小白用戶也能使用的產品。現在 DeFi 參與的人還是很少的。現在的 DeFi 產品,你開發一個產品出來,一開始年化收益非常高,但實際上都成爲大戶的奶酪,小白用戶其實不能得到多少收益

主持人:好的,謝謝 Steven。Jennifer 有什麼要補充的,有什麼想法要表達一下?爲什麼要堅持走去中心化這條路?如何讓 DeFi 出圈,讓圈外的人知道並使用?

Jennifer:MCDEX 是全網最早推出去中心化永續合約的 DeFi 平臺。去中心化產品最大的特點就是 Trustless,即無需信任中心組織,只需要信任代碼。今年年中以來流動性挖礦吸引了數億美金的資產,也是完全得益於這個特點。所以,我們堅信 Trustless 賦能下的 DeFi 產品是區塊鏈落地的最佳場景,這也是我們堅持做去中心化產品的原因。MCDEX 一直是在做全球推廣,最早就被 DeFi pulse 收錄,也是芝加哥 DeFi 聯盟成員。目前來自海外的流動和用戶也遠大於來自國內。關於 DeFi 如何讓更多行業外的人使用 ,我們認爲需要解決兩個問題,首先是產品使用體驗要更優化。第二個就是 DeFi 產品還很侷限,與傳統金融豐富的資產相比,很多資產還不能通過 DeFi 進行交易和使用。

主持人:Pony 和梓樂,是從事挖礦很久的團隊,我想問兩位,對小幣種應如何選擇挖礦機器?

Pony:我們選擇一個幣種的開發核心還是兩個,一是首先看項目團隊,二是看項目其在區塊鏈技術本身的應用,能不能真正有落地能力,在垂直領域有共識。

李梓樂:說到比特幣框架在跌的時候可能會跌得很慘,比如最高的時候 3 萬多,現在剩 5000 多,而顯卡機你還可以溢價賣出去,因爲殘值比較高,所以抗風險能力,顯卡方稍微佔優勢的,還有一個就是面對礦工自己的選擇,就是投資比特幣礦機和顯卡礦機,顯卡礦機可能稍微複雜一點。

主持人:DeFi 能否在其他的公鏈上覆制?第二個這樣的情況在以太坊的網絡上會再次發生嗎?

Lorry:其他的公鏈技術上大家各有千秋,但是有一件事情就是 ICO 的事情無法複製,各國的監管不一樣,不會有很瘋狂的 ICO 浪潮,沒有 ICO 就沒有資產,沒有資產就做不成 DeFi。在以太坊生態上會不會爆發出類似 DeFi 這種比較創新性的玩法,我覺得是很有可能的,以太坊上面要去做一些新的應用是有很大潛力的。

喵叔:任何一個跟以太坊不同的公鏈想複製這種模式,第一他缺少資產,第二缺少很多很多的積木,這個都是需要長時間有更多人蔘與起來完成的,不可能代碼拷貝之後有人了就有資產了,需要一個更長的週期。

主持人:最後再問所有人一個問題,想問大家在礦圈、鏈圈、幣圈中,這個行業是否有圈層的割裂和信息不對稱?

喵叔:首先我並不是非常清晰的認識到自己在什麼圈子,我不太覺得圈子是固定的,信息不對等一定是存在的,比如,今天有一個流動性挖礦的項目,每個人看的點不一樣,有人會關心是誰發起的,有人會關心這件事的資產是什麼,有人會關心各種各樣不同的維度,這是必要的,這才能帶來博弈,來推進一個事情向縱向發展。

Lorry:之所以分層,主要是因爲行業越來越大,越來越成熟,它的分工一定會更細。比特幣也是一樣,隨着任何一個行業發展,這個一定是割裂的,每個人有自己關注的領域。大家可以相互學習一下。

李梓樂:我也是覺得信息不對稱、割裂肯定是存在的,不然賺錢的法則是什麼?就是信息不對稱。

Pony:我們算是礦圈,其實我們從目前來看,各個圈層信息不同步,有分層,有割裂是必然的,也是這樣的信息不對稱纔會產生利益分割擅但長期來看,不管長哪個圈層,發揮各自圈層的優點,將長處做到極致場景長期賦能就,大家才能更好的在各自的領域掙到錢。

Jennifer:我們公司另一條產品線是礦寶,所以在礦圈也有所涉獵。總的來說,礦圈、鏈圈、幣圈確實有某些割裂的現象,我們覺得主要是在大家關注的重點以及角度不同。但本質上沒有存在什麼特別大的問題,未來隨着認識和交流的加深,大家多多互相關注交流,割裂會慢慢變少的。

Steven:我覺得割裂還是存在的。不過現在行業太小,行業未來發展越來越大,實際上大家也沒有分什麼幣圈、鏈圈或者是礦泉,其實都是做區塊鏈的。

主持人:好,謝謝所有嘉賓的分享。接下來我們會進行一個額外的開放麥環節。有五個問題可以留給各位朋友。大家可以問星火或者貝寶任何問題。

提問:我問一個具體一點的問題。現在每家都在推出以太坊礦機產品,這一次的投資佈局執行量很大。另外,修改算法也沒有說會啓動一個什麼樣的機制,如果啓動的話,對於原來的顯卡礦機的影響會怎麼樣?

星火:我們的目標是讓挖礦生態更加平衡。所有基金會做的操作和動作都是有代價的,不管是開發還是讓礦圈達成共識都是有代價的。其實以太坊基金會在白皮書中就寫得很清楚,我覺得這是最好的一個保護礦工的聲明。我可能不會在太多技術方面上浪費時間去研發。現在挖礦行業實在太蓬勃了。以太坊是一個挖礦的區塊鏈,大家不用太擔心。

提問:還有一個問題是,貝寶金融和人人比特有何差異化優勢?

貝寶:其實貝寶會稍微早一點,剛開始就是做金融的,人人比特剛開始的業務類似於 P2P,就是 C2C 的貸款,後來被同質了。可能現在差異化更多的是貝寶在往機構和大客戶這方面走,貝寶的客戶一直都很少。人人比特的客戶量是貝寶的很多倍,但是側重不一樣。貝寶從今年 3 月份開始,也在做資管業務。還有一個很大的不同,貝寶其實在今年 3 月份以前連以太坊都不碰,只做比特幣和穩定幣之間的貸款和理財,今年開始做以太坊。其他的友商碰的幣種會多一些,我們可能不擅長於做這些,這可能就是一些差異吧,沒有優缺,都是各有側重而已。

提問:其實礦圈這邊對於 DeFi 還是很重要的,因爲現在 DeFi 有一點涼了,但我覺得它會捲土重來。如果 DeFi 捲土重來的話,像星火這麼大的礦池會以什麼樣的姿態介入,比如說像 NEST,你們會不會介入裏面去做礦池呢?

星火:我覺得你說的對,DeFi 會捲土重來。對我來說,DeFi 就是一個新的範式發生。我個人的觀點是這樣的,比特幣既然出現了就不會消失,DeFi 也一定會捲土重來。第二個關於星火在裏面扮演一個什麼角色,我覺得星火礦池不是最早做礦池的一家團隊,因爲我們只有三四年的經驗。爲什麼我們能發展,能受到認可,這是因爲不管是我們公司還是我個人,都比較注重在網絡中逆行這五個字。我們作爲價值網絡的守護者,其實要守護的是價值網絡本身,當然作爲礦池天生就有巨大的優勢。但我們不會做有損行業的事情。我希望把我們的礦池不管是從技術構架方面,還是商業模式上面,都會從不做壞事變成不能做壞事,這是我們後面一到兩年會做的一件事情,我覺得這樣以太坊會更加有價值。我們當然也介入 DeFi,並且一直在爲它們打造交易,這是我們介入 DeFi 最好的方式。

主持人:很多礦工問我一個問題,我來求證一下星火 CEO。爲什麼星火是所有中國礦池裏面不給返點和打折的礦池?

星火:這可能跟我個人風格有關係。但是從人性的本質來說還是比較簡單的,首先我們是一個技術團隊,我們在運營方面做得比較少。如果涉及到太多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我們公司運作方式就會發生改變,我們可能會變成一家重運營的公司。我個人不是特別擅長,就沒有往這方面發展。第二點是,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比較難。最好的方式就是不給返點,我們可以針對大客戶提供更加周全的服務,這也是公平的。小客戶的問題確實比較少,不過大客戶需要考慮的點更多。

悟空:我是貝寶的悟空,也代表一些朋友問一個問題。貝寶和星火是什麼關係或者建立了什麼樣的合作關係?

貝寶:我們有一個貝寶礦池,不過剛開始並沒有以太坊業務。今年的 3 月份之後,跟星火有比較深度的合作,開始把以太坊業務做起來。不管是存還是貸,衍生出來有一些套保或者有一些衍生品業務,都需要一個以太坊礦池來支持業務。比如說某個礦工要向我借三萬個以太坊,我借不出來,這個業務我也就沒有辦法做了。那怎麼纔能有這個以太坊呢?我們在想肯定要更深度的參與到以太坊的這個生態裏面,礦池業務是以太坊的來源,這裏面就是要求了。比如說我們現在做的礦機抵押貸,如果要找我們來做貸款的話,那必須是把算力切到貝寶礦池。其實所有的技術都是由星火提供的,我們自己也沒有一個獨立的礦池團隊去做這個事兒,而且星火非常專業。另外一個初衷是關於比特幣的,我們還要做一個比特幣的礦池,也在跟其他的礦池合作,我們只是掛名而已。爲什麼要做這個事呢?這是因爲比特幣和以太坊在一定程度上是全球性的貨幣。再次感謝星火的大力支持。

主持人:開放麥環節就到此結束。感謝大家的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