輸家思維 | 爲什麼你會買到歸零項目,別人卻發財了

《輸家思維》

龍頭股票龍頭板塊 自己沒抓住之後,就去找所謂的類似標的,所謂的踏空散戶

要是在股市 會輸的很慘

不過幣圈反正信息傳遞太快 也沒那麼專業 碰到 17 年大牛市 說不定就發財了

_碰不到 就悶殺 gg _

以上這段話是某位幣圈大佬說的。而本文想借此展開聊一聊。

我想起的是 19 年上半年由幣安的 Btt 開啓的 IEO 行情。Btt 可以說是 IEO 熱潮的一次紅利。勇於第一個吃螃蟹的人都在 Btt 上賺錢了。而沒有抓住 Btt 這波機會的人,又紛紛一頭扎進接下來的無數 IEO 中,但都悻悻而歸。除了 Matic 之流的幣種,大多數人都在 IEO 行情中折戟沉沙。無論是買各個平臺的平臺幣,亦或是參與各個平臺的 IEO 彩票,又或是接盤 IEO 項目。其中不免有沉淪者重倉一些劣質 IEO 項目導致自我無法抽身。

在平臺幣巔峯時期,市場中出現了一種“平臺幣只漲不跌”、“持有平臺幣優於比特幣“的言論。羣情激憤。但好景不長,平臺幣泡沫很快破滅。加之最近的監管問題,各個交易所慌不擇路,關閉平臺或者出海另謀生路。對 IEO 更是避之不及。

回過頭看 IEO 的一整波行情,我們可以發現,最賺錢的無非是持有幾個大平臺的平臺幣:BNB/HT/OKB/MX/BTMX 等,或者是二級市場接盤 Btt/Matic 等。

IEO 行情就是《輸家思維》理論的完美例子。這深刻說明了兩個道理:

*投資需要抓住本質。 *IEO 行情的本質不是各種交易所平臺的 IEO 幣種,而是交易所的平臺幣本身。持有平臺幣的收益遠遠大於去參加各種 IEO(無論是好一級市場買彩票還是二級市場接盤)。

再舉一例則是由以太坊引領的 ICO 行情。如果你持有以太本身,則收益大概率跑贏去參加各種 ICO 項目。當然那時候你可以採取連續梭哈 ICO 不斷讓以太坊的數量翻倍的策略,讓收益指數級別上漲。但該策略僅限於在瘋牛行情中有效。如果在熊市中採取這種無腦策略,則會死的很慘。

第二點則是想賺錢一定要爭取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很多炒幣高手都是半年不開張,開張吃半年。在 IEO 行情中,他們只參與了 Btt,並且在 Btt 中重注參與並及時抽身。

Btt 的行情其實只持續了兩天而已,後面則是長達一年的陰跌行情。說實話從一個二級市場參與者的角度,制定計劃、介入並抽身,整個過程還是有很大難度的,因爲時間比較緊張。這需要你對二級市場的操作要求非常高。某種程度上來說,IEO 項目就是一個比誰跑得快的遊戲。

所以相對穩妥的還是持有平臺幣本身,然後等待 IEO 行情的泡沫逐步擴大,並在泡沫破裂前離場。

根據輸家思維的理論,這也是爲什麼錯過以太坊,轉而去尋找以太坊殺手,大多數人都鎩羽而歸,甚至會碰到像 Rchain 這種項目的原因。

心理學上這叫做“童年的創傷和遺憾,用一生去彌補”。

我想起吳忌寒老師之前接受火星財經採訪的一篇報道,內容主要是回顧加密風險投資的浪潮歷史,非常符合“輸家思維”的理論,因此摘取其中的精華內容供大家閱讀指摘:

在比特幣的發展歷史中,挖礦是最早形成的市場活動。它帶來了硬件、投資、礦池的繁榮。礦機的轟鳴也讓投資人體驗到了比特幣不是那麼虛擬,是一種切實的存在。

在這個歷史進程中,不能不提「烤貓」。「烤貓」畢業於中科大少年班,2012 年,他和同學一起發行股票衆籌了 60 萬人民幣,當時公司估值大約 100 萬人民幣。他們用這些錢投資了中芯國際 130 納米芯片。事實證明,這筆投資非常值得,到 2013 年 7 月,「烤貓」股票漲到 5 個比特幣 / 股,相對於 0.1 枚比特幣的衆籌價,一年不到,公司股票價格漲了 50 多倍,由於同期比特幣的價格也漲了 10 倍以上,「烤貓」公司的股票回報達到了驚人的 500 多倍,參與「烤貓」投資的人都拿到了利潤豐厚的回報。

吳忌寒也是「烤貓」的投資人之一。從這件事中他得出的一個結論是,凡是投資活動都涉及風險,重要的是什麼?市場不在乎你讓多少投資人血本無歸,重要的是你讓多少投資人曾經賺到過特別多的錢。

納斯達克也一樣。2000 年的互聯網泡沫破滅以後,只有少數的公司活下來了,但納斯達克今天依然偉大,爲什麼?它孕育了真正偉大的企業。相比之下,香港創業板爲什麼失敗?就是因爲它幾乎沒有跑出來什麼好公司。區塊鏈金融市場方興未艾,失敗沒有關係,但創業者一定要系統化思考,你如何確保你運營的這個市場和生態,有成功者出現?

你沒有義務保證每個人成功,保證每個人都賺錢,但你一定要保證有人成功、有人賺到錢。這非常重要,因爲成功者會帶來一波市場熱潮,催生「更大的烤貓」。

正因爲 2012~2013 年的「烤貓」神話,市場上興起了一波發行礦業公司股票的事件,少說也有 60、70 起。大家都想成爲「更大的烤貓」,但大部分失敗了。這也直接導致了 2014 年整個比特幣社區的蕭條。

一種商業模式獲得較大成功後,就會引發一批跟蹤者、模仿者。比如早年的團購模式,美國興起 Groupon 後,中國就產生了一批團購網站,造就了「千團大戰」的局面,最終美團勝出。微博,打車,共享單車……這樣的故事一再重複。

這些故事給出的重要啓發是,資本市場很容易在出現成功的範例後加大投資。雖然在 2014 年「更大的烤貓」浪潮破滅了,但「烤貓」故事沒有終結。新故事從何興起?以太坊。

當比特幣社區面臨創新者的窘境時,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lin 提出了智能合約的想法,引發了嗅覺靈敏的投資者跟隨。他在硅谷做了一個充斥了代碼的演講,PPT 的演示過程全部都是代碼,做完演講以後投資人們都非常激動,這就是未來啊!隨後以太坊通過 ICO 完成了一筆 2000 萬美元的募資,創下了資金募集奇蹟。

爲什麼以太坊 ICO 能夠成功?應該來說,它是「烤貓」故事的一個翻版。在技術邏輯、故事完備的情況下,投資人願意冒險一試。萬向肖風在 Vitalik Buterlin 最困難的時候給了他支持,從而有了今天的以太坊。從這個意義上來說,肖風對以太坊的成功做出了至關重要的貢獻,當然,他也從以太坊的成功中獲得了巨大的回報。

而隨後 2016 年、2017 年的 ICO 熱潮則是追求「更好的以太坊」的結果 (Grin 的故事有所不同,它追求的是 " 更好的比特幣 "),高 TPS、分片、分層、跨鏈……如今行業內非常熟知的概念,都是服務於「更好的以太坊」這個主題。

回顧歷史,你會發現,正是因爲有了 PoW 機制,所以比特幣社區在早期纔會有一個相對健康的資本市場,能夠孕育烤貓等成功案例; 這個成功案例激發了後來更大規模的投資投機活動,從而能夠支撐以太坊的誕生;以太坊的成功,則帶來了區塊鏈協議開發融資活動的大爆發。

縱使資本聞風而動,但到底有多少公鏈能成爲「更好的以太坊」?究竟這個世界又需要多少「更好的以太坊」?這個問題或許需要再到 3~5 年,纔會得到更好的回答。

吳忌寒老師對加密風險投資浪潮的回顧以及對歷史週期的理解可以說非常深刻了。行文至此結束,索索最後想給大家的投資建議是:儘量去尋找以太坊,而不是以太坊殺手們。換句話說:

挑各個賽道的龍頭幣種。買最好的。無論它有多貴。因爲它今後會更貴。

因爲強者恆強。弱者恆弱 。

輸家思維 | 爲什麼你會買到歸零項目,別人卻發財了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