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介紹以太坊基金會長達一年半的社區實驗:如何以二次方募資減少人治,更好爲社區提供資金服務。

原文標題:《Vitalik 最新演講:以太坊基金會的二次方募資革命》
演講:Vitalik Buterin
編輯:Rosa
來源:Dimension Tech

2020 年 10 月 20 日,在「第五屆網絡社會年會·實踐智慧之網」暨「天問:世界觀的對話」活動上,以太坊創始人 Vitalik Buterin 以二次方募資爲主題發表了他的最新演講。在這場演講中,他介紹了以太坊基金會長達一年半的社區實驗:如何以二次方募資減少人治,更好地爲社區提供資金服務。

Vitalik Buterin 講述以太坊基金會二次方募資實踐

本場活動由中國美術學院主辦,中國美術學院網絡社會研究所承辦,上海極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DWeb Shanghai 協辦。召集人爲黃孫權和劉懌斯。我們將 Vitalik 的演講整理如下:

什麼是二次方募資?它是一種關於公共品的募資新機制。藉由這種機制,我們能夠以公平、民主、高效的形式,更好的把用於資助公共品的資金分配到有需要的地方。

Vitalik Buterin 講述以太坊基金會二次方募資實踐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創始人

爲什麼我們需要二次方募資?

假設你有一個資金池(或者說一個基金會),現在你想用這筆錢爲造福公衆的項目提供資金支持。然而花錢並非易事,擺在你面前的項目有很多,而你自己也不確定哪個項目值得支持。所以,你想從大衆那裏聽取意見來幫助你做判斷;但得到大衆意見後,你仍然需要決定如何分配資金。

單純根據支持人數補貼配捐,或者單純根據支持金額配捐,都不能公平體現公衆的真實需求。例如,現在社區裏有 100 個人,其中 99 個人有一元錢,另一個人有 10000 元,他們利用這筆錢成立了一個基金會。現在,99 個人想向項目 A 捐贈 1 元,因爲這個項目符合廣大羣衆的利益,而社區裏唯一的富翁則想將錢捐贈給項目 B。你不能說,因爲這個某個項目得到了 99% 社區成員的支持,就把 99% 的錢分配項目 A;同時你也不能說,因爲富翁貢獻了基金 99% 的資金量,所以把 99% 的錢分配給項目 B。前者忽視了資本的貢獻,後者則忽視了社區的利益。

針對這個問題,二次方募資可以同時做到兼顧人數和金額方面的考量。

基本性質

二次方募資的分配通過一個特別的公式進行。一個項目通常會收到若干筆捐贈。那麼,我們可以先對每一筆捐贈金額取平方根,再把這些平方根相加,最後把這個相加的結果進行平方。最後得到的結果,就是該項目獲得的全部捐贈。

可以通過數學證明,當參與者超過一個人的時候,平方根之和的再平方,要大於對捐贈金額的算術加總。尤其是參與者衆多的時候,兩者的差異將是巨大的。這其中必然需要由某一方來提供補貼,我們的資金池將承擔這個功能。

兩大好處

二次方募資有兩個非常明顯的好處。

首先,參與捐贈的人越多,匹配的效果就越好。比如一個項目有 n 個人每個人都捐贈 1 美元,那麼整個項目獲得的金額就是 n 的平方。這彌補了公地悲劇的影響。直接簡單的捐贈並不能很好地發揮作用,因爲每個參與者都只能得到這個公共物品價值的 n 分之一。

其次,小額捐贈被很好地匹配了。公式決定了每一筆捐贈都會被配捐,但是從比率來看,更小的捐贈額按更高的比例放大了。這樣在很大程度上杜絕了富人主宰一切的現象,因爲只捐贈了 1 美元的人比要捐了 10000 美元的人獲得了更多的匹配。

所以說,二次方募資可以同時兼顧人數和金額方面的考量。

爲什麼要在以太坊裏使用二次方募資?

以太坊社區面臨的許多工作:我們有很多的軟件需要編寫,很多的研究需要進行,很多文件需要編撰。此外,我們還需要提供教育、法律、翻譯等多方面的公共產品。

目前,以太坊基金會是以中心化的方式來向公共產品分配資金的。以太坊基金會每年的預算是三千萬美元,它在儘可能地成爲一個公正的資金分配組織,但基金會仍然是被一小羣人控制着 , 有時候會因爲只支持了有限領域的項目而遭到批評。

與其僱傭一些人專注於分配資金,不如將這個權力下放給社區。我們現在需要一種方法,使募資和決策更加多樣化,更加民主,更加開放和包容,而二次方募資就是這個問題的完美解決方案。

以太坊社區是如何改進二次方募資的?

我們決定減少人治,但這並不意味着將一切事物偷懶地丟給程序和代碼,而是需要不斷試驗,在實踐中改進、迭代和完善新的理念。

Gitcoin 就是在以太坊社區進行的二次方募資實驗。一開始,Gitcoin 上的二次方募資只是爲給新項目寫代碼的人提供獎勵,但現在獎勵的範疇已經融入到了以太坊的生態系統許多細分領域中,用來支持各類公共產品的運作。經過一年半的時間,Gitcoin 的實驗已經開展了 7 輪,從第三輪募資開始,項目就已經達到了很高的應用水平。

資金來源:大部分的補貼來自以太坊基金會,另外一些來自於 Consensys 和個人捐贈者。在最近開展的第七輪中,有一些 DeFi 項目也進行了捐贈。最大的一筆捐贈來自於 BalanceLabs,然後就是 Synthetix Optimism、ChainLink、Learn 以及其他的一些投資基金或者個人。這說明二次方募資機制越來越重要了,因爲越來越多的項目願意參與到匹配中來了。

負面貢獻:實驗資助的項目主要分爲兩類,一個是技術類項目,一個是媒體類項目。技術類項目有 Uniswap、Saliber、Dappnode 等。媒體類的有 the Week In Ethereum News——一個收集與以太坊相關的新聞的媒體,還有推特賬戶 @antiprosynth。技術類項目一般沒啥爭議,但媒體類的就不一樣了。有些人認爲媒體類的價值不大,甚至可能有負作用。於是我們想到通過修改公式來允許人們表達這樣的觀點——他們認爲某個項目有負面價值。

所以在第五輪募資中,我們做了負面捐贈的試驗。我們試驗了這樣一個機制——人們不僅僅可以捐錢,也可以從項目中把錢拿走,然後將這筆錢重新分配到其他項目裏。其實這個試驗機制效果並不好,很少有人最後真的做出了「負面貢獻」。人們對這個機制可能會產生的後果感到沮喪。他們不喜歡看見人們利用這個機制互相傷害。在第六輪募資中,我們終止了這個「負面貢獻」的設置。其實如果以後我們能夠實現足夠好的匿名性能,負面捐贈也還可以再試試看。

不過在後面的實驗中,社區對媒體類項目的爭議似乎消失了。第七輪中獲得募資最多的前 10 名項目中,媒體類的都挺不錯。有 Bankless、 Week in Ethereum News,還有一些去中心化金融的教程類項目,例如 Ethereum Magicians、Zero Knowledge Podcast 等。這是以太坊很有價值的播客,會深度講解零知識證明和 zkSNARKs 技術。此外,還有 RadicalxChange Foundation、ETH Memes、@antiprosynth 等。

收入的穩定性:我們希望人們通過二次方募資,不僅能在已經獲得的收益之上再獲得一點額外的錢,還能夠完全依靠二次方募資作爲生活收入,成爲二次方自由職業者。問題在於,人們在不同輪所獲得的資金額非常不穩定。因此,在第六輪中,我們實驗將捐贈自動從上一輪轉入下一輪,但最後實際上沒有產生太大影響。不過我們還會持續關注這個問題。

共謀和虛假賬戶:在第五輪中我們發現了共謀和虛假賬戶。基於二次方募資的工作原理,共謀和虛假賬戶是一個棘手的問題。比如,一個用戶在 50 個賬戶之間分配捐贈,他所獲得的匹配要比一個誠信用戶獲得的匹配大得多。所以在第六輪中,身份驗證環節還增加了手機驗證,這讓製作大量假賬戶變得更加困難。在第七輪中,我們增加了去中心化身份驗證。BrightID 是一個去中心化身份平臺,它創造了去中心化的、以社交網絡爲基礎的機制,來證明某些賬戶背後對應於一個單獨的個體。此外,我們還對公式進行了修改,修改後的公式被稱爲「有界二次方募資」。爲了最小化作弊風險,匹配金額都被除了一個數(至少是十)。總的來說,這個機制發揮了不錯的作用。

用戶體驗:最後,我們還改進了用戶界面,簡化了社區對項目做貢獻的流程。我們還增加了二層協議支付,用戶可以使 ZK Rollup 來降低交易費用。

結論

首先,二次方募資機制是有用的。它以公平、民主、高效的形式,更好的把用於資助公共品的資金分配到了有需要的地方。目前的實踐證明,它會帶來一些好結果。

其次,二次方募資不僅僅在分配資金方面很有效率(這樣以太坊基金會就不用自己分配資金了),並且正在創造一種文明開放的社區參與文化,很多人找到了一種表達意見的途徑,他們可以談論在以太坊生態中他們認爲有價值的事物。我認爲這對創造一個非常美妙、具有合作氛圍的生態絕對有用。很多人都非常積極地參與捐贈活動。

總的來說,效果相當好。

挑戰 & 機遇

二次方募資在某些地方仍需要改善。我們可能希望有更多的方法來使人們更容易地確定哪些項目值得貢獻,哪些項目不值得貢獻,允許更多的代理授權。我們也想繼續提高安全性,使募資成果更具包容性、擴大募資結果的分佈範圍,例如將社區和項目擴大到到歐美以外,比如亞洲和非洲。

另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是,對於任何一個新的社區,二次方募資都是一個新玩意,需要花費幾輪的功夫才能讓它起到更好的作用。在以太坊社區,我們至少進行了四輪或者五輪的實驗,才使得人們真正明白了二次方募資究竟是怎麼工作的。所以,雖然開始一兩次的實驗效果不明顯,但我們依然應該堅持下去。如果每三個月進行一次,且非常可靠地持續進行兩三年,效果會更好。

The Gitcoin Grants 團隊正在嘗試着將二次方募資應用到其他場景中去。他們做了一個「城市刺激」的試驗,將二次方募資應用到了商業上,比如一些在美國丹佛和科羅拉多州的本地企業,試驗結果看起來很不錯。

我們在每一輪的募資中學到的越來越多。比如在什麼項目應該獲得捐贈,以及社區參與項目應有的規範上,我們越來越清楚該如何正確執行。總的來說,二次方募資仍在進化與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