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東稱該穩定幣的儲備預計將由一家位於比利時的銀行負責進行。

原文標題:《Tether 要發行錨定離岸人民幣的穩定幣?業內普遍不看好》
整理:小殼

Tether 還未確認

8 月 21 日,DGroup 創始人、Bitfinex 的股東趙東在微信朋友圈中表示,Tether 近期將發行錨定離岸人民幣的穩定幣 CNHT,屆時 CNHT 還將在加密貨幣交易平臺 RenrenBit 上開放交易和充值、提現的功能。

穩定幣巨頭 Tether 尚未確認是否發行 CNHT,便引發從業者對監管及市場需求的擔憂趙東朋友圈截圖

據公開信息顯示,離岸人民幣是指在中國境外經營人民幣的存放款業務,交易雙方均爲非居民的業務稱爲離岸金融業務,離岸市場提供離岸金融業務。

據《南華早報》報道,中國的人民幣傳統上只是一種國內貨幣,然而在 2003 年,中國人民銀行簽署協議,允許香港銀行提供離岸人民幣的存款、匯款、兌換和其他服務。

來自香港金融管理局的數據顯示,截至 2019 年 6 月,香港已成爲最大的離岸人民幣中心之一,擁有多達 6040 億元人民幣(850 億美元)的客戶存款。

而除了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的賽道中還有新加坡,而據公開資料顯示,中國央行還在持續研究是否能在上海建立人民幣離岸市場。

此外,據新浪財經消息,趙東對此持有積極態度:「就個人而言,我認爲離岸人民幣穩定幣可以促進離岸人民幣的流通並使其國際化,監管機構可能會很高興看到它繼續發展並取得成功。」

在他看來,該穩定幣將有兩個主要的好處:一是使 Tether 更少的依賴美元穩定幣,二是促進離岸人民幣的流通。

他還表示,不知道是否會有買家排隊購買新的穩定幣,但相信新的穩定幣將「很快推出,可能就在幾周內」。而屆時該穩定幣的儲備預計將由一家位於比利時的銀行負責進行。

目前尚不清楚即將發行的 CNHT 將會在哪個區塊鏈上發行。而 Tether 此前發行的穩定幣 USDT 已經在比特幣、以太坊和波場的區塊鏈上發行。

截止發稿時,Tether 官方並未對發行錨定離岸人民幣的穩定幣的消息作出任何回覆。

業內人士:風險巨大,監管機構可能被激怒

儘管趙東指出 Tether 的這一舉措對人民幣的流通和 Tether 的未來是很大的利好,但不少業內人士對此反應十分激烈。

財經作家肖磊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如果沒有可信第三方參與進來,Tether 此舉將使得投資者基本不可能得到保護:

Tether 的主要用戶在中國,再加上美國市場因爲法院對 NYAG 調查 Tether 和 Bitfinex 之間非法交易的支持,導致 Tether 可能很難再發行基於美元的穩定幣了,因此中國市場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一方面是離岸市場便於操作,目前香港也無法有效監管;另一方面中國國內用戶比較吃這一套。因此這次發行基於離岸人民幣的穩定幣,Tether 的可操作空間會更大,投資者所面臨的系統風險也會更大,因爲沒有像美國一樣監管的制衡,Tether 在人民幣這個框架下,更容易挪用用戶資金。

然後等美國遭遇處罰之後,用中國用戶的資金再去繳納美國的罰款。目前來看這種方式存在很大的信用問題,需要更多的可信第三方參與發行,否則就是典型的鑽法律的漏洞,投資者基本不可能得到保護。

而 Primitive Ventures 創始合夥人 Dovey Wan 在推特上表示,中國的監管機構可能因此被激怒,希望這不會對 Tether 產生負面影響。

穩定幣巨頭 Tether 尚未確認是否發行 CNHT,便引發從業者對監管及市場需求的擔憂Dovey Wan 推特截圖

當然,她還引用一個網友說出的形象的中國諺語來形容這一舉措:「這完全就是‘脫了褲子放屁’,也就意味着這是一個既愚蠢又毫無作用的舉措。」

穩定幣巨頭 Tether 尚未確認是否發行 CNHT,便引發從業者對監管及市場需求的擔憂Dovey Wan 推特截圖

Dovey 還在之後的推特中表示:

這一舉措現實意義不大。離岸人民幣的實質和美元一樣,在岸人民幣與到 BTC 或者 USDT 的交易是依賴於在 P2P 平臺上進行的場外交易(OTC)。新的穩定幣不管是什麼幣種,都很難有和 USDT 同樣數量級的流動性,更不用說作爲次級資產抵押的人民幣。不知此舉意義何在。

穩定幣巨頭 Tether 尚未確認是否發行 CNHT,便引發從業者對監管及市場需求的擔憂Dovey Wan 推特截圖

而數字貨幣行業資深律師王漪嘉表示現在下結論還爲時過早:

CNHT 其實是一把雙刃劍,現在下結論還爲時過早,需要時間去判斷監管方向。

如果 CNHT 真的能推出,它造成的影響將分爲正反兩面。首先好的方面就是,國際交易所開始關注人民幣,並且開始發行相應的對標人民幣的數字貨幣,本身來說是一個對人民幣國際地位的肯定。甚至可以大膽猜測,如果 CNHT 對數字貨幣交易是友好的,那麼 CNHT 的存在會推動離岸人民幣的流動性,進而可能促進外匯正向流入。

但不好的方面就是,現在推出 CNHT 是不用考慮匯率的,可以實現直接兌換的數字貨幣。在有需求的人看來,這確實會降低繞過購匯限額的門檻,但這可能會引起監管部門的關注。如果監管層想要避免不利的一面,那麼最終可能採取的措施就是在中國大陸範圍內禁止 CNHT 交易。

當然,反映最強烈也最明顯的屬於節點資本創始人杜均,他在朋友圈中表示:「任何上線 CNHT 交易對的平臺,我以及節點控股企業都會抵制。」對於原因,杜均迴應表示,因爲這給境內幣民和企業增加了系統性風險。

穩定幣巨頭 Tether 尚未確認是否發行 CNHT,便引發從業者對監管及市場需求的擔憂節點資本創始人杜均朋友圈截圖

Tether 近期大動作頻出

近來,Tether 陷入了與紐約總檢察長辦公室(後文簡稱 NYAG)的法律糾紛以及非法交易的醜聞中。

據 31QU 此前文章《Tether 聽證會:法官決定推遲案件審理時間至 90 天以後》顯示,Bitfinex 損失了 8.5 億美元的客戶資產和公司資金,然後試圖通過向 Tether 借款來彌補這一巨大虧空來掩蓋過去。

這一行爲被 NYAG 視爲涉嫌非法交易,NYAG 在今年 4 月份公佈文件,指控二者違反法律並隨後將他們告上了法庭。

該案的最新進展是,紐約最高法院已經裁定 NYAG 對 Bitfinex 擁有管轄權。這也就意味着,在這個錯綜複雜的案件中,法院更偏向於支持 NYAG。

但 31QU 此前文章《Bitfinex 和 Tether 被 NYAG 盯上後,一邊請最貴的律師,一邊增發 USDT》分析,即使深陷與監管機構的司法糾紛泥潭,無論是 Bitfinex 還是 Tether,似乎都沒有停下擴張的步伐。

前者在 5 月份通過發行平臺幣、私募融資的方式,在短短 10 日內就順利完成了 10 億美元的籌措,解決了燃眉之急;後者則在 4 月份開始就在 Omni、以太坊、波場三大公鏈進行了多次增發,數量超 6 億枚,7 月份還在以太坊上繼續增發,數量近 4 億枚。

而 Bitfinex 和 Tether 的關係,一直備受業內關注。而作爲 Bitfinex 股東的趙東,在接受 cointelegraph 採訪時指出,二者擁有相同的管理團隊。

現在 Tether 的股東又放出消息表示要發行錨定離岸人民幣的穩定幣 CNHT,無疑吸引了行業內所有的目光,尤其是中國的用戶。

來源鏈接:www.31q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