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各國數字資產研發活動的不斷深入,以及非中心化金融的強勢發力,數字資產將成爲全球經濟發展的新基石。

原文標題《數字資產「暴走」 | 深度報告》
撰文:柏亮 ,橫琴數鏈數字金融研究院院長 、零壹財經•零壹智庫創始人

數字資產興起的時代背景

近些年,全球各國都在大力發展數字經濟,中國將數字經濟寫進各種國家頂級的文件,落實到各個層級的政府工作當中,其他數字經濟發展較爲前沿的國家,例如美國、歐盟、德國、日本這些國家也出臺了相關的政策,鼓勵各行業將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新一代技術應用於農業、醫療、製造、金融等行業中,推進產業數字化轉型。在這個過程中,美國因其較早地意識到數字經濟的重要性,加上其整體經濟體量比較大,技術發展也比較快,數字經濟的規模最大。中國位居第二。2019 年,美國數字經濟規模大概已經超過了 13 萬億美金,中國爲 5.2 萬億美金。

探討全球數字資產發展趨勢與挑戰:DeFi 爆發,機構湧入圖片來源:會議講稿

數字資產“暴走” | 深度報告圖片來源:會議講稿

數字資產“暴走” | 深度報告圖片來源:會議講稿

在快速數字化的過程中,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尤爲重要。它解決了數字經濟發展中,數據的確認、流轉、資產化過程中面臨的一些關鍵問題,比如說安全問題、信任問題、確權問題等。數據源的可控性、隱私保護、數據使用可審計等問題逐步得到改善,使整個數據流轉的過程變得透明安全,變得可記錄可計價,使數據價值真正在技術平臺上得以實現。

全球數字資產發展新態勢

2020 年以來,在內外多重因素的共同影響下,全球加密數字資產迎來爆發式增長,圍繞加密數字資產的產業生態也發生巨大變化,尤其是幾個主要加密數字貨幣的價格大幅上漲,整個市場市值大漲:在 2020 年 1 月 1 日時只有不到 2000 億美金,但到 12 月 31 日時,已經達到了 7600 萬美金,時至今日已超過 1.6 萬億美金。

如此短時間的暴漲有很多的原因,我們認爲主要有以下幾點:

  • 非中心化金融 (DeFi) 的快速興起是拉動加密數字資產發展的內在因素之一。

  • 傳統投資機構不斷佈局,加密數字資產投資渠道不斷拓寬。

  • 全球主要國家在加密數字資產的監管上的態度越發明確,整體趨勢上也越發開放,給加密數字資產帶來了更加清晰的外部環境。

具體來看,我們將分爲 5 個方面來討論全球數字資產發展的新態勢。

第一,虛擬貨幣價值的漲幅顯著。

市值排名第一的虛擬貨幣,其價格從 2019 年底的 7200 美金一直漲到 2020 年底的 29000 美金(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漲幅高達 302.78%。最近已突破了 6 萬美金,遠超全球主要股指、債券、外匯、大宗商品和其他另類投資產品的漲幅。

數字資產“暴走” | 深度報告圖片來源:會議講稿

第二, 以太坊的發展。

以太坊是當前最活躍的公鏈網絡,其日均交易量在 2020 年上升了 90%。新增地址數從 2019 年的 8400 萬增長至 2020 年的 1.31 億,漲幅超過 56%,活躍地址數也出現明顯的上升趨勢。約 1070 萬份智能合約被創造,較 2019 年增長 55%。從生態版圖看,金融類 DApp 是 2020 年以太坊發展最快也是最主要的應用類型。交易所、安全服務、錢包服務等金融相關產品佔比也明顯提升,遊戲、博彩等早期活躍應用類型佔比下滑。

從價格走勢看,以太坊在 2020 年穩步上升,從年初 129 美元上漲至 737 美元,漲幅接近 471.32%。2020 年 12 月,ETH2.0 信標鏈正式上線,拉開以太坊 2.0 的序幕。以太坊 2.0 是以太坊發展的重要階段,將從根本上改變共識算法(PoW→PoS),並引入分片機制和更新執行環境。以太坊 2.0 致力於解決以太坊網絡一直被詬病的可拓展性和交易效率等問題,有助於提升以太坊的可用性,豐富應用生態版圖。

數字資產“暴走” | 深度報告圖片來源:會議講稿

第三, DeFi 的爆發。

DeFi 是指基於以太坊等公鏈,通過智能合約構建的非中心化金融協議(產品 / 服務)。這類金融活動不依賴中心化金融機構,具有無准入、可組合、全球化和公開透明等特點。2020 年迎來爆發,並形成較爲完整的生態體系。DeFi 鎖倉價值 2020 年從 8.5 億美元激增 175.6 億美元,漲幅高達 1965.88%,應用生態涉及借貸、穩定幣、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衍生品、保險等。流動性挖礦是 2020 年推動 DeFi 增長的主要原因之一。流動性挖礦指通過爲 DeFi 項目提供流動性而獲得收益(治理通證、交易費等)的過程,本質是一種通證分發和激勵機制。儘管 DeFi 仍存在安全性、合規性等挑戰,但 DeFi 在減少交易中間環節、降低金融准入門檻、提升業務透明性等方面具有顯著優勢。作爲技術驅動型的新金融模式,DeFi 開放、可信、公平的業務理念和保護用戶數據的服務意識也影響和改變着傳統金融市場。

數字資產“暴走” | 深度報告圖片來源:會議講稿

數字資產“暴走” | 深度報告圖片來源:會議講稿

第四, 專業機構的湧入。

特斯拉、美圖等傳統企業 / 機構明牌購入主要加密數字資產作爲重要的資產配置,提升了數字資產的社會認知度;像灰度資產及 PayPal、Rohinhood、高盛等知名金融機構相繼推出加密數字資產及衍生品交易服務,大幅降低了數字資產的投資門檻,提升了普通投資者參與數字資產投資的便捷性,使數字資產市場與傳統金融市場聯結加強。

探討全球數字資產發展趨勢與挑戰:DeFi 爆發,機構湧入圖片來源:會議講稿

第五, 監管措施的推進。

雖然全球在數字資產市場的監管沒有達成統一共識,但目前大多數市場都有了相對清晰的監管框架,韓國、新加坡、美國、加拿大、中國香港等國家和地區都制訂了相應的監管模式。這些監管模式都是處於可執行可遵循的狀態,比如中國香港製定了針對加密資產交易所的牌照和沙盒監管模式,並在 2020 年向 OSL 發放加密資產交易所牌照。監管逐漸清晰和開放,爲加密數字資產增長提供了比較好的環境。

探討全球數字資產發展趨勢與挑戰:DeFi 爆發,機構湧入圖片來源:會議講稿

除了加密貨幣市場,法定數字貨幣在 2020 的發展也非常迅速。法定數字貨幣數字貨幣的推進讓我們得到至少兩個信息:第一無論是基於何種經濟模式或監管模式,數字化是不可逆的,不可阻擋的,而且是加速的;第二個就意味着我們傳統的、現有的交易都將用數字貨幣去進行,無論是產業數字化,還是資產數字化程度都會大幅提高。

數字資產“暴走” | 深度報告圖片來源:會議講稿

現階段,全球各國法定數字貨幣研發工作進入提速狀態。BIS 報告《央行數字貨幣崛起:驅動因素、方法和技術》指出:截至 2020 年 7 月中旬,全球至少有 36 家中央銀行發佈了零售型或批發型的 CBDC 工作;有 18 箇中央銀行發表了關於零售型 CBDC 的研究。未來 3 年全球將有 16 億人用上央行數字貨幣。

其中進展最快的就是中國央行,目前全國已經進行了多輪數字人民幣的試點,已經在 10 個城市和一個場景進行試點,先後進行了七輪數字人民幣紅包的試點,發放 1.5 億數字人民幣。

正在進行 CBDC 項目內測的國家包括新加坡、烏克蘭、土耳其、瑞典、韓國、法國等。還有一些小型國家,因爲經濟體比較靈活,基於各種各樣的原因,目前全球範圍內已推出 CBDC 的國家多爲非主要經濟體,如厄瓜多爾、烏拉圭、塞加內爾、委內瑞拉、馬紹爾羣島、巴哈馬等。其中厄瓜多爾和烏拉圭的 CBDC 項目已停止運行。

探討全球數字資產發展趨勢與挑戰:DeFi 爆發,機構湧入圖片來源:會議講稿

數據資產化和資產數字化不斷拓寬資產邊界,數據要素化加速推動數據資產化。從全球範圍來看,各種各樣數字資產交易平臺有幾萬家,在中國無論從政府還是從市場層面都意識到數據要素化、數據資產化的趨勢。其實在中國已經有多家數據交易所,只不過現在從交易產品、交易機制和交易規模來講都還在起步階段。近日,《中國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數據資產定價方法 (試行)》(以下簡稱《方法》) 出爐,規定了南網數據資產的基本特徵、產品類型、成本構成、定價方法並給出相關費用標準,這是能源行業央企的首個數據資產定價方法,也是推動數據要素市場化的重大舉措。

產業數字化催生各類資產數字化。這裏面有兩種類型。一類是資產數字化,即非數字資產以數字化形式的呈現,包括物權、股權、債權、其他產權和版權等實物資產或權益資產,都可能成爲數字資產。另一類是數據資產化(或數據資產),基於互聯網產生的交易數據、行爲數據等,也逐步成爲新的資產類別。

全球數字資產發展的挑戰和趨勢

第一,我們認爲未來數字資產發展存在以下三方面的挑戰:

  • 合規性:隨着加密數字資產的迅猛發展及衆多傳統金融機構、投資機構的佈局入場,如何對此類數字資產進行合理監管並制定與之配套的市場及交易規則,逐漸受到各國監管部門的重視。但目前,各國在加密數字資產的監管方面尚未達成完全共識,在某些國家和地區,加密數字資產仍舊存在合規性問題。

  • 安全性:一方面,加密數字資產具有去中心化、匿名性和跨國性等特徵,給反洗錢、反恐怖主義融資等帶來了挑戰;另一方面,數據泄露和數據濫用問題頻發,數據安全問題亟待解決。隨着各個機構數據規模的不斷擴大,一旦發生數據安全問題,將對企業經營和用戶利益造成巨大影響,束縛數據價值的釋放。

  • 專業性:數字資產屬於新生事物,投資者、監管者、以及配套基礎設施的建設過程中的專業性有待提高。以數字貨幣監管爲例,雖然一些國家推出了相應的監管制度,但由於之前並無可參考案例,監管力度往往很難把控,一旦監管條件嚴苛,會阻礙數字貨幣的發展,而監管鬆散,又易產生風險,爲監管政策的制定帶來了挑戰。盲目投機也容易導致市場泡沫風險。

第二,我們認爲數字資產的發展有以下趨勢:

  • 數字貨幣成爲全球經濟發展的新基石。數字資產的出現是科技進步和經濟發展共同作用的結果,更是經濟數字化發展的需要。數字貨幣作爲數字資產的主要類別,先於其他類型數字資產進入公衆視野。隨着各國數字貨幣研發活動的不斷深入,以及非中心化金融的強勢發力,數字貨幣將成爲全球經濟發展的新基石。

  • 數據要素和數字資產交易快速增長,規則快速演進。目前,由於數據交易規則、定價標準的缺乏以及數據資產所有權問題的存在,數據交易雙方承擔了較高的交易成本,數據資產的流動受到很大制約。隨着數據資產管理(治理、應用、運營)的逐步釐清,數據資產的交易規則、定價標準以及所有權問題將快速演進,數據要素交易市場加快形成。

  • 數字技術不斷演變,推動資產數字化進程提速。資產數字化是數據和算法應用的典範。數字技術保障原生數據的可信是資產數字化的基本要求,數字資產實現高效、安全地流通也需要各種技術手段的支撐。數字技術將持續創新,推動資產數字化進程提速,提升各類資產的流動性和可交互性。數字資產化也將爲數字經濟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活力。

琴澳在全球數字資產市場中的優勢及地位

近些年,數字經濟發展進程加速,數字資產在全球範圍內也逐漸進入發展快車道。橫琴-澳門由於獨特的區位、歷史機遇和經濟特徵,具有發展數字資產相關產業的優勢。

具體而言,我們認爲主要有以下四方面優勢:

  • 政策環境優越:橫琴肩負建設「一國兩制」下粵港澳合作新模式示範區、深化改革開放和科技創新先行區等重任,具有先行先試的優惠政策。「十四五」規劃綱要提出支持粵澳合作共建橫琴,擴展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功能。

  • 對外開放程度高:琴澳是粵港澳合作和國際交流的重要地區,也是搭建內地與「一帶一路」共建國家 / 地區的國際貿易平臺和通道,開放程度高。澳門是全球自由貿易港,具有高度自治的貨幣及財政政策和零關稅、低稅率等優勢。

  • 琴澳優勢互補:澳門特區政府近些年高度重視發展特色金融產業,橫琴則在金融與科技等領域持續發力。琴澳優勢互補可以助力澳門突破土地、人力、產業單一等瓶頸,實現兩地產業互補、協同發展。

  • 數字技術助力:琴澳地理面積不大,更適合培育「輕量化」產業發展。琴澳合作發展數字經濟產業是必然選擇。2018 年,橫琴新區發佈《區塊鏈產業發展扶持暫行辦法》。2020 年,「數鏈計劃」提出,推動琴澳發展數字科技和數字金融。

數字化正在成爲全球經濟發展轉型的重要推動力。憑藉優越的地理位置、友好的政策環境、開放的產業創新,輔以區塊鏈等新一代信息技術爲基礎構建的數字經濟網絡,在促進雙循環發展的大格局下,琴澳有望成爲全球數字資產產業發展高地、國際數字資產與數字經濟發展的中心。

我們提出以下六點建議:

  • 充分發掘琴澳「鹹淡水」的制度互補優勢,爲數字資產的創新提供良好的環境。

  • 完善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協調金融科技創新平臺發展,吸引全球優秀企業入駐。

  • 加強數字資產基礎理論和技術研究,完善金融科技高級別人才引進及基礎人才培育。

  • 探索建立數字資產及數據要素交易市場。

  • 促進數字人民幣在跨境業務中的實踐,這是琴澳地區的獨特優勢。

  • 借鑑中國香港、日本及美國等國家和區域的監管模式,促進數字資產市場的規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