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第一股」嘉楠科技上市,我們向嘉楠耘智聯席董事長孔劍平提了 26 個問題。

原文標題:《剛剛!「區塊鏈第一股」嘉楠科技上市,26 個問題迴應一切 | 玲聽獨家》
作者:湯霞玲、王佳健

剛剛,11 月 21 日,嘉楠科技在納斯達克敲鐘上市,「區塊鏈第一股」誕生。交易代碼:CAN,發行價 9 美元,募資 9000 萬美元。

嘉楠科技成立於 2013 年,國內主體嘉楠耘智,是通過高性能計算專有芯片提供超級計算解決方案提供商,全球比特幣礦機的第二大廠商,嘉楠出售的比特幣礦機佔全球出售的所有比特幣礦機的總算力的 22%,礦機收入佔銷售收入的 90% 以上。2017 年、2018 年淨收入分別爲 3.758 億元、1.224 億元。

玲聽區塊鏈是區塊鏈行業首檔商業觀察觀察專欄,由中國新聞獎得主、巴比特主編湯霞玲攜團隊重磅打造。

玲聽區塊鏈第一時間獨家對話嘉楠耘智聯席董事長孔劍平。26 個問題,一次性回答你關於嘉楠耘智上市的所有疑問。

剛剛!「區塊鏈第一股」嘉楠科技上市,26 個問題迴應一切  | 玲聽獨家

1. 玲聽:現在心情怎麼樣?

孔劍平:可能因爲上市的週期拉長到了幾年,所以沒有前幾年那樣感到那麼興奮,但還是很高興主流資本市場和投資人終於和區塊鏈行業鏈接了 . 也看到大家都在爲我們,爲這個行業祝福,還是跟感動的。

2. 玲聽:上市後有什麼期待?

孔劍平:這次上市其實是一次鏈接,傳統資本市場和新產業之間的一次鏈接,傳統世界與新經濟世界的一次鏈接,也許會催生更多的化學反應 . 我們也期待更多的人對區塊鏈和人工智能這些行業有更好和更全面的認知。

3. 玲聽:嘉楠耘智的收入模式很單一,你怎麼看?

孔劍平:2015 年我們定位做芯片,不是礦機。我們的收入有芯片,礦機和 AI。2016 年開始設計研發佈局 AI 芯片產業,2018 年開始量產,這塊收入也會增長起來。就礦機而言,它的基數越來越大,收入穩定性會越來越高。礦機的迭代會增加收益的確定性,增長會更明確。

幾年以後,我們期望的是區塊鏈跟 AI 業務實現 1:1 的比例。

4. 玲聽:芯片需要大資源、大資金投入,你們的競爭優勢在哪裏?

孔劍平:數字貨幣比特幣 POW 計算對芯片的低功耗、高性能要求非常高,遠遠高於其它芯片。而一臺礦機近 80% 的成本是芯片,所以說賣礦機的利潤本質上是芯片產生的利潤。

這使得礦機產業有兩點很重要,一是技術積累,二是工藝製程。礦機用的芯片都是最先進的工藝節點,投入非常巨大,一般創業團隊不會有太多量產機會。

礦機的競爭,核心就是芯片的競爭。因此,芯片設計、供應鏈加資金實力缺一不可。礦機產業已經進入了幾家大的主導的格局,現在還在起步融資階段的比特幣礦機公司肯定是沒有機會了。

5. 玲聽:爲什麼礦業公司上市意願這麼強?

孔劍平:礦業公司以芯片設計爲主,合規程度更高,所以它更容易走 IPO 這條路。

2015 年我們做公司規劃時,數字貨幣、區塊鏈行業是不被人認可的,上市這條路可以讓行業獲得更高認可;可以吸納和儲備更多優秀人才;同時,可以利用資本的力量對整個行業進行更好的早期佈局。

6. 玲聽:前 3 次衝擊上市之路,爲何遭遇坎坷?

孔劍平:區塊鏈公司,尤其是礦機公司上市這條路,嘉楠耘智一直衝在最前線:從 A 股到港股,再到美股。我們從來沒被否過,都是被不停的問,一個問題接下一個問題。我們過於樂觀的估計了監管層對這個事情的理解,時機沒成熟。

以香港爲例:我們做了三個月的 pre-A1 溝通,預聆訊過了以後,再正式遞交的招股書。但其他家也提交了以後,監管又開始問更多的問題了。後面港股也崩盤了,幣價跌了,我們就沒繼續推動了。

嘉楠耘智礦機銷售只接受人民幣打款。因此我們也失去了用數字貨幣買礦機的這部分市場,這也是嘉楠耘智原來損失一塊市場佔有的原因之一。

那是因爲我們有更長遠的考慮。如果接受數字貨幣買礦機,那我們就要做 KYC,這個實際操作難度很大。隨之而來的問題是:持幣和收幣需不需要持牌?大量持幣以後,那假設你上市了,買你股票的公司要不要持牌?所以,我們就明確:只接受法幣買礦機。

剛剛!「區塊鏈第一股」嘉楠科技上市,26 個問題迴應一切  | 玲聽獨家嘉楠耘智 AI 芯片

7. 玲聽:所以說,你們很早就開始計劃上市了?

孔劍平:2015 年我做了個戰略定位,我提了兩點:

一:在中國做生意要合法合規,不要有原罪,不然今天明天很牛,後天就不一定。

二:兩條路擺在我們面前,一條是做芯片,一條是做比特幣全產業鏈。從公司基因角度來看我們更適合做芯片,因爲南瓜(張楠賡)團隊還是技術基因,而全產業鏈佈局不可能在每個領域都做成功,所以,我們就決定做芯片。我們認爲這個行業會很大,不可能每個領域都做到第一,我們需要聚焦一個領域去突破。

當然,我們個人會投一些區塊鏈或者數字貨幣項目,但公司主體儘量保持簡單,圍繞主業發展。

8. 玲聽:你怎麼看嘉楠耘智和比特大陸、億邦國際等其它公司的競爭?

孔劍平:大家爲這個行業都做了很大貢獻。從具體競爭角度來講,因爲我們公司主體不收比特幣,不主營挖礦,也不囤幣,一部分市場拿不到,幣的增值盈利也沒有,最近幾年我們都是市場第二。但上市以後,對供應鏈的把握及資金投入會更大,我們的目標是在 2020 年市場份額上爭取做到行業第一。

9. 玲聽:比特大陸最近出現的問題會不會是嘉楠耘智逆襲的機會?

孔劍平:如果說逆襲,嘉楠耘智的逆襲肯定不是因爲比特大陸,而是我們自己的步伐,是我們在芯片領域的積累,是我們的治理構架,即董事會治理、CEO 經營,不存在過多的內部權力鬥爭的結果,我們當然也希望比特大陸能很好的發展,更好的行業未來是需要優秀的友商共同推動的。

嘉楠耘智只有一個 CEO,那就是張楠賡。但有兩個董事長,我跟他。在分工上,他管研發多一點,我看運營的事情多一點。從整個公司結構上講,他管所有的事情,除非需要公司董事會做決策的,上市後他也擁有最多的投票權,可以很好的確保公司穩定的發展,我的工作就是配合他的工作,配合公司的戰略需要。

我參與公司管理中有兩個基本原則,一是董事會決議完成的事情一定把它落實到位,哪怕是錯的。二是 CEO 只有一個張楠賡,所有的人都歸 CEO 管。

企業經營中沒有神,誰的決策都可能錯,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怎麼樣把公司維持在一個低風險且能長期生存的狀態,才能在行業的起伏中抓住機會。

10. 玲聽:公司治理是運營管理的底盤。現在可能因爲行業早期,很多區塊鏈團隊在公司治理層面非常不規範,但你們的治理結構很早就搭得比較清楚,這個你怎麼看?

孔劍平:因爲行業太早期,大家還沒經歷過這個階段。我在 2015 年提了一些合規和上市的設想,大家也都認可這個戰略方向。所以在 2015 年我們就做了一個很透明的公司結構和治理規範,這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嘉楠耘智的穩健發展。

我自己也一直創業,合夥人是最好相處又最難相處的。好是因爲大家是朋友,難的是因爲互相期望值太高。可正因爲是朋友,大家都會僞裝,起初會把好的一面展示給合作伙伴,這是人的本能。創業合夥過程是一步步把僞裝的面具撕開,很多人沒經歷過這個過程,所以會出現敵對,員工也會因高層分歧而站隊。

我們應該相信:人無完人,你要認同對方的缺點,知道對方的缺點比不知道缺點更容易相處。比如,你知道這個人不善於管細節,這不是缺點。你就給他配一個管細節的人。

剛剛!「區塊鏈第一股」嘉楠科技上市,26 個問題迴應一切  | 玲聽獨家孔劍平和湯霞玲

11. 玲聽:礦機廠商慢慢已經形成寡頭壟斷,這和區塊鏈倡導的分佈式、去中心化思維會不會背道而馳?

孔劍平:任何行業最後都是少部分人掌握最多資源。最終一定是少部分人掌握最多的比特幣。甚至可能都不一定是二八定律,它會變得更集中。

這是自由競爭的規律,當一個公司在某一產品上量做得更大,研發能力、資金實力更強,它自然成本更低,容易比別人走得更遠,競爭最後比的就是誰的成本更低。

可以把礦機廠商當作這個行業高效運營的重要節點吧,但肯定不是這個行業的中心。

12. 玲聽:你最開始是嘉楠耘智的投資人,怎樣的契機下,加入管理團隊?

孔劍平:我一開始是 2013 年高位買了二手的阿瓦隆的礦機,虧了,然後 2015 年纔是投資人,後來再參與公司。南瓜張在找到我之前也談了很多人,那時他沒想着投資,就是想拿點錢下片做芯片,等礦機做出來大家分一分錢。但我說這個東西必須公司化經營,這樣子更適合長遠發展。他聽了這個建議,就把公司從北京搬到了杭州。然後我又找了清華長三角研究院一起參與了投資 , 其它股東也陸續以不同價格投資嘉楠耘智。

13. 玲聽:在嘉楠耘智的發展過程中,有沒有貴人?

孔劍平:從投資人這塊來看,我覺得長三院是我們的貴人。倒不是因爲錢,而是當大家對行業不理解時他們站出來說,在最需要的時候幫助了嘉楠耘智。

14. 玲聽:在嘉楠耘智發展過程中,什麼事情最讓你最興奮?

孔劍平:是行業。過去,中國在芯片領域是沒有機會的,但在區塊鏈、數字貨幣、AI、邊緣計算領域,以及未來更多新的領域,我們是有巨大機會的。我個人很看好區塊鏈、數字貨幣和 AI,嘉楠耘智涉足的這幾個賽道都讓我感到興奮。這跟賺不賺錢沒關係,人一輩子要遇到一個好的風口本身就很難。早期很難識別哪個賽道會是風口,而我們很早就在這個賽道了,你現在再進來就會難很多。

剛剛!「區塊鏈第一股」嘉楠科技上市,26 個問題迴應一切  | 玲聽獨家孔劍平

15. 玲聽:嘉楠耘智的企業文化是什麼樣的?

孔劍平:我們現在沒有企業文化,也不是說沒有,其實是我們不想去概括。 區塊鏈公司的未來想象空間很大,我們覺得現在沒必要去框定一個概念,持續迭代一段時間再說,要是你們有覺得好的可以介紹我們學習下。

16. 玲聽:那嘉楠耘智有什麼目標?

孔劍平:上市不是目標,這個行業的邊界沒法預測。比如,在 2015 年,我說我們要做千億級別公司,幾個創始人說:老孔,有十個億就夠了。然後我特地買了本英特爾的發展歷史的書給他們,因特爾就是從一家很小的公司成長爲巨無霸,成爲了千億美金市值的公司。

17. 玲聽:所以,你 2015 年就認定嘉楠耘智可能是千億級企業?

孔劍平:我當時覺得芯片、區塊鏈、人工智能在未來的發展可能是非常大的,而假設我們一直在這個賽道上,我們肯定有機會享受這個時代的紅利能成爲這樣一家企業。

18. 玲聽:你們會去佈局除礦機外的領域嗎?會發幣嗎?會做交易所嗎?

孔劍平:不排除會去佈局礦機之外的業務。跟我們主營業務相關又合規的業務,我們都會去討論,不同階段做不同的事情。短期內不會發幣,也不會直接去做交易所。

我覺得兩點,第一違法違規的上市主體一定不能做,但一定要關注。因爲一切創新都是從邊緣開始很多監管政策,法律法規也都會爲技術驅動給人類帶來更大價值的產業做變化,區塊鏈行業有着細分賽道眼前看來不一定合規,但只要技術驅動能給人類創造更美好的明天,他一定能和這個社會融入在一起。

第二, 不要過於迷信技術驅動帶來的短期變化。比特幣現在如果只有一塊錢,那大家都會沒什麼動力。但不要對這個行業的未來過於短視,如果它真代表了一個新時代的到來,它的增長將遠遠超過前一個時代的經濟體。

黃金是工業革命時代的錨定物,到信息時代,黃金這種載體已經不符合國際貿易的需要,美元纔是,數字經濟時代會是數字貨幣,他的結算,流通會更高效,更適合這個階段的生產關係和生產力。從經濟體量上來說,農業社會被工業社會超越,工業社會被信息社會超越,信息社會一定會被數字社會超越。比特幣一旦成爲真正的數字之錨以後,它的體量一定是超過黃金,甚至超過美金的。當然,數字時代用於錨定的一定是數字貨幣,也許最終不一定是比特幣,但目前來看比特幣的概率最高。

19. 玲聽:你堅定地看好區塊鏈行業,底層邏輯是什麼?

孔劍平:我最早接觸區塊鏈和比特幣在 2012 年,那時還是技術極客在參與,比特幣在跨國轉賬上確實很便利,我覺得這是一場技術驅動型的變革。但那時覺得這東西可能有未來,未來有多大,心裏也都沒底。

2014 年後,一是行情起來了,二是更多數字貨幣生態起來了。我發現比特幣在數字世界可以跟所有的數字資產錨定和交易,它成了數字世界之錨,從那時候開始堅定的看好和相信有未來,以後還有更多的數據資產會加入流通,更多的實物資產會數字化,更多的機器與機器之間的交流,他的未來可能沒法用現在的眼界去想象。

20. 玲聽:這個圈子裏有兩類人,一類是早期從業者,一類是這兩年帶着很好的職業背景進來的新人。你怎麼看他們?

孔劍平:不管哪一類,包括我自己在內,大部分人肯定最終成爲創業的炮灰,但會讓土壤變得更肥沃。在迭代過程中,會有人成爲整個區塊鏈領域的新力量或是巨頭,各類人羣的參與和這個過程必不可少。

21. 玲聽:今年主流機構開始入場,包括摩根和 Facebook,你又怎麼看他們?

孔劍平:他們更多起到了輿論和鏈接的作用,即讓更多人關注這個領域,把更多用戶帶進區塊鏈生態,同時在一些賽道上也會擠佔創業公司的機會和空間。

22. 玲聽:有一種聲音說大廠做不好區塊鏈,你怎麼看?

孔劍平:越是政策不看好越是有機會。但大前提是技術驅動,這就叫顛覆式創新,或者邊緣創新。越是在權力中心,越不可能有大的突破,因爲誰都不願意去打自己臉。大廠很難出現顛覆式創新,它做區塊鏈是爲原有業務服務的,不是去革自己的命。

爲什麼有拼多多呢?因爲騰訊和阿里賺錢太容易了。你躺着賺錢的時候,你不會想站着賺錢,更不會走着賺錢,跑的話更不會想。所有顛覆式創新都在邊緣,這個邏輯是符合自然規律的,大樹底下是不容易長大樹的。區塊鏈現在是在邊緣,未來會成爲主流。你看礦機和交易所都不是巨頭做的,在政策不明確之前巨頭都不敢幹,不願意冒這個風險,但現在政策更好了,不排除無幣區塊鏈這塊,巨頭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比創業團隊有優勢。

23. 玲聽:從更長的歷史維度上來說,區塊鏈技術現在處於什麼階段,商用的未來在哪裏?

孔劍平:數字貨幣已經進入一個比較明確的上升趨勢中,但我還看不到區塊鏈應用的立刻爆發。

區塊鏈應用的爆發在於人工智能和數據產業的發展,面向機器的時候爆發性更強,因爲機器需要信任,它只能用數據說話,要用代碼和智能合約來實現。在機器時代,更多智能設備接入,人機互動和機機互動起來後,更多數據會被真正數字化,區塊鏈的價值會呈現數量級爆發。

在 2G 時代,你不可能想到會有今日頭條和美團。現在談區塊鏈行業已經爆發了還早了一點,現在會出來的更多是數字貨幣,包括法定數字貨幣,像中國央行的 DC/EP,跨主權數字貨幣,像 Libra,超主權數字貨幣,像 BTC,它們是這兩三年的主流。其它行業落地應用有價值,有意義,但現階段還成不了巨無霸,未來的增長空間也許會超過想象。

24. 玲聽:區塊鏈和互聯網的聯繫和區別是什麼?

孔劍平:區塊鏈是一個價值互聯網,在價值交換這個事情上,區塊鏈實現了更好的迭代。比如數字貨幣,它不需要中介機構就能實現流轉,它會讓全球的價值流轉變得非常高效,由此會產生更多價值。我們說 Token 激勵機制,我覺得區塊鏈和 Token 是未來萬物價值轉移的載體和媒介,所有東西都離不開 Token。我比較不認同別人講無幣區塊鏈,區塊鏈最大的價值在於可信的價值交換,中心不中心都是爲了如何更可信。

但未來,比如有一臺機器,對它而言無幣就沒法實現價值交換,它只能做其他的事。所以 Token 毫無疑問是未來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它是石油或者血液。

25. 玲聽:10 月份,中央政治局對區塊鏈的集體學習,對區塊鏈行業來說有哪些影響?

孔劍平:第一,最重要的是爲整個區塊鏈行業正名,當我們再跟別人講區塊鏈時會得到更多尊重,也更容易招到人才。

第二,從監管層面看,應該是支持區塊鏈的同時也並不完全排斥數字貨幣,這對區塊鏈跟數字貨幣行業都是利好。

26. 玲聽:Libra 的出現對於整個行業會產生什麼影響?

孔劍平:首先,我個人感覺它促進了中國主要領導對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更深層次的思考,推進了中國在數字貨幣和區塊鏈行業的研究和政策落地。

其次,就 Libra 本身來講,它肯定有助於美元的全球化,它錨定哪些貨幣就對哪些貨幣的全球化有更大幫助。但它會血洗那些主權弱、法幣容易貶值國家的法幣。但對中國來講,完全有能力防禦,並更多可能是出擊的。對整個數字貨幣行業也是重大利好,會帶來更多數字貨幣增量用戶。

《玲聽區塊鏈》是全網首檔區塊鏈商業觀察專欄,由巴比特主編,中國新聞獎得主湯霞玲攜團隊重磅打造,對話行業人物,聚焦關鍵話題,爲區塊鏈留存一份歷史底稿。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