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 DFINITY 價值的原動力在於用戶規模。

原文標題:《遠古項目 DFINITY 近 7 天跌幅 29% 居首 與以太坊、Filecoin 經濟模型對比》
撰文:Shulden

5 月 10 日,定位於互聯網計算機的超級公鏈 DFINITY 創始區塊啓動,其鏈上治理系統 NNS (神經系統)開始釋放 ICP。作爲今年來最受期待的公鏈之一,DFINITY 承載着互聯網應用跑在區塊鏈上的期許。

DFINITY 上線,ICP 釋放隨即被衆多主流頭部交易所上線。ICP 的價格也不出意外的暴漲,助推 DFINITY 整體市值突破 800 億美金,同時衆多早期獲得空投的社區成員紛紛暴富。

近期,隨着 ICP 投資者回歸理性,疊加加密貨幣大盤的回調,17 日數據顯示 DFINITY 市值 7 天暴跌 29.4%,是 Coingecko 所有主流加密貨幣中跌幅最大的。

DFINITY 創始人 Dominic Williams 也非常自信,他批評了波卡和以太坊的二層擴展解決方案,認爲他們提供了一種脫節的用戶體驗。

Williams 認爲二層節點會給以太坊用戶帶來摩擦點,讓他們暴露在交易對手方的安全漏洞中,並強調了以太坊一半以上的節點由亞馬遜網絡服務託管。他談到,「區塊鏈不應該在亞馬遜雲服務平臺上運行,因爲在那裏他們可以竊取驗證器密鑰並作各種壞事」。對波卡即將推出的分片平行鏈生態系統,Williams 將其中繼鏈比作爲一個「中心化的收費中心」。

Williams 也談到 DFINITY 的不足。在 2020 年 12 月謹慎推出主網以來,DFINITY 一直沒有被更廣泛的加密社區和社交媒體上猖獗的 FUD 所真正瞭解,他歸咎其問題來源於項目糟糕的營銷能力。

從 DFINITY 的定位以及未來的場景出發,DFINITY 自認爲是「AWS(亞馬遜雲,全球最大的雲計算廠商)+以太坊」的綜合體。那麼參照 AWS 和以太坊當前的市值,DFINITY 的 130 億美金市值那就是嚴重低估?或者說 DFINITY 還遠遠未達到基於區塊鏈的互聯網計算機這一定位的高度。

網上有太多關於 DFINITY 的基本面介紹,在此不做贅述。今天咱們就簡單剖析 DFINITY 與互聯網計算機的差距,或者說 DFINITY 未來要達到其定位的高度,獲得更高市值與認可,無法繞開的幾個關鍵點。

低成本獲取更高性能的基礎設施,支撐大規模應用流暢運行

互聯網應用一直繞不開存儲、計算、帶寬這 3 大核心資源。DFINITY 立志打造基於區塊的超級計算機,未來想讓各種互聯網應用可以輕量化的運行在 DFINITY 網絡上,自然也需要依賴這 3 大資源。

簡析 DFINITY 應用範式與經濟模型:它離互聯網計算機還有多遠?DFINITY 網絡情況,目前節點機器數僅 119 個

在 DFINITY 網絡中,由具有高性能內存與計算資源的服務器作爲容器,應用的代碼直接運行在容器上,多個容器構成一個數據中心,然後通過 NNS (神經網絡系統)來管理這些容器和數據中心。

這一技術理念其本質其實是中心化的雲計算+治理系統+支付系統,通過治理系統程序運行狀態更可信、更安全。那麼問題來了,DFINITY 如何低成本獲取高性能的雲計算資源?

據 IDC 行業的報道,全球雲計算行業有大量服務器閒置,這些過剩的計算、存儲資源如果能被 DFINITY 所用,而不用節點或數據中心運營商 (礦工) 額外購置新的服務器作爲容器。這種基礎設施的獲取途徑將助推 DFINITY 走向綠色環保、可持續性發展。

這裏,由於共識機制以及經濟模型的差異,DFINITY 採用了與 filecoin 不太一樣的基礎設施資源的獲取方式。在 filecoin 的生態中,礦工既是存儲空間和帶寬的提供者,也是共識的維護者,礦工通過爲了獲取更多的出塊獎勵,需要不斷提高存儲資源的供給。

DFINITY 的共識是 POS,共識達成是依賴神經元而不是數據中心,神經元纔是礦工,數據中心只是資源提供者。數據中心收益來源於兩部分:一部分增發的 ICP+用戶使用資源支付的 cycle 或穩定幣。這意味着數據中心的規模將受到其收益的調節,這種調節機制有助於 DFINITY 有序按需獲取基礎設施資源。

相比較於 Filecoin 網絡簡單粗暴的獲取大量閒置存儲資源,DFINITY 顯得更合理科學。

開發者生態建設,決定 DFINITY 的能走多遠

公鏈的發展與互聯網應用的發展有着不同的範式:互聯網應用基本由用戶驅動,而公鏈則是由開發者驅動,這種模式可以分別從騰訊和以太坊的發展歷程可以驗證。

DFINITY 作爲應用型公鏈,以太坊的發展之路有諸多借鑑支持。回顧以太坊的發展歷程,經歷了以加密貓爲代表的鏈遊開發熱、到以 uniswap 爲代表的 Defi 應用熱、以及當前已經湧現的 NFT 熱潮。各種類型應用走向火熱,都伴隨着開發者羣體的規模擴大。開發者的不斷聚集,使同類型應用的功能與體驗不斷升級,從而帶動了大規模用戶的湧入。

區塊鏈應用相比較於傳統互聯網應用的門檻與募資模式,也一定影響着 DFINITY 應用開發路徑:優先開發出幣圈羣體的產品。

面向 DFINITY 網絡,開發者需要精通 Rust 語言或者 Motoko 才能實現應用的部署。Rust 語言作爲近幾年剛剛興起的新興語言,在開發者圈使用度並不高,Motoko 語言作爲知之更少。普及這兩種語言以及降低基於 DFINITY 構建應用的門檻,對 DFINITY 而言,顯得迫在眉睫。DFINITY 基金會似乎意識到這一問題的重要性,已推出高達 2.2 億美金的開發者激勵計劃,試圖通過重金打造其開發者生態。

可以預見的是,不久的未來可能可以看到一些以太坊或者 BSC 上的應用將以另一種名稱或形式跑在 DFINITY 網絡上,屆時這些應用的性能與體驗或許就能說明 DFINITY 的價值。

簡析 DFINITY 應用範式與經濟模型:它離互聯網計算機還有多遠?基於 DFINITY 開發的應用 CanCan (去中心化 tiktok)

經濟模型的平衡性與可持續性,充滿變數與挑戰

可以預見,DFINITY 未來將演變爲一個計算機生態系統,經濟模型的穩定性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這個生態系統的規模。在目前 DFINITY 的經濟模型設計中,存在多層 token 設計與角色設計

1) ICP 作爲結算工具與治理代幣:

  • 節點成爲神經元(一種鏈上治理的角色)參與鏈上治理需要鎖倉 ICP 進行 Staking,同時獲得 ICP 激勵;

  • ICP 本身有增發機制

  • 容器資源使用者需要消耗 ICP 兌換 cycle 支付給資源提供者(ICP 兌換 cycle 單向不可逆)

2) Cycle/ 穩定幣作爲資源消耗的支付媒介:支付資源的使用費

3)節點(計算資源提供方)、數據中心運營商(計算資源提供方)、神經元(鏈上治理者)、開發者、用戶和投資者(持幣用戶)

多層 token 結構的設計,雖然能夠有效降低 ICP 價格鉅額波動對資源價格波動的影響,但是也增加了系統的複雜性。在 DFINITY 網絡的不同角色的作用和利益訴求存在較大差異,如何打造自動調節機制有效的平衡各方利益訴求,以求生態系統的穩定,存在較大的難度。

以第一性原理出發,決定 ICP 價格或者說 DFINITY 市值的原動力還是在用戶規模。只有一定規模的用戶使用了 DFINITY,才能爲 DFINITY 生態的長遠注入遠遠不斷的動力。持續獲取用戶,纔是決定生死的根本。

區塊鏈行業的長久發展絕不是依靠發行多少種 token,圈入多少炒幣用戶來驅動。還需要湧現出更多類似於 DFINITY 這種,弱化去中心化的概念,強化應用所需的基礎設施的項目。

DFINITY 很近,互聯網計算機很遠,DFINITY 需要做的還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