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半球的 DAI 持有者比東半球 DAI 持有者更多地將 DAI 用於 DeFi 應用,但整體上 DAI 在東半球使用更多。

原文標題:《穩定幣週報 03: 穩定幣總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揭祕 DAI 的使用者在哪裏!》
撰文:MYKEY

快速預覽

  • 上週穩定幣的總市值增長了約 1.43 億美元,周增長率高達 1.33%
  • 5 月 23 日 Tether 在 Tron 網絡中增發了 1 億 TRC20 版本的 USDT
  • 穩定幣總活躍地址數在 5 月 25 日創下歷史新高
  • Centrifuge 在以太坊上發佈 Tinklake,支持將傳統資產作爲抵押物,在該平臺上借貸穩定幣
  • 數據表明,DAI 相比 USDT 的持幣分佈更集中,但更多地應用於去中心化應用中
  • 西半球的 DAI 持有者比東半球 DAI 持有者更多地將 DAI 用於 DeFi 應用,但整體上 DAI 在東半球使用更多

穩定幣數據概覽

我們首先回顧在過去的一週中,各穩定幣基本信息的變化。

市場流通量

穩定幣一週動向|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數據描繪 DAI 用戶畫像來源:MYKEY,Coinmetrics

在過去的一週(2020 年 5 月 22 日 ~ 2020 年 5 月 28 日,下同),主要穩定幣的總市值增長了約 1.43 億美元,周增長率高達 1.33%。

穩定幣一週動向|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數據描繪 DAI 用戶畫像來源:MYKEY,Coinmetrics

其中主要的貢獻者是 USDT,5 月 23 日 Tether 在 Tron 網絡中增發了 1 億 TRC20 版本的 USDT;其次爲 BUSD 和 USDC,分別增長約了 1851 萬和 1354 萬;PAX、HUSD、DAI 跟隨其後,分別增長約 782 萬、486 萬、186 萬美元;GUSD 增長較少,約 48 萬美元;TUSD 供應縮減了約 426 萬 美元,值得注意的是,它之前的一週也幾乎沒有增長。

持幣地址數

穩定幣一週動向|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數據描繪 DAI 用戶畫像來源:MYKEY,DeBank

以太坊網絡中穩定幣的持幣地址數繼續保持上升。上週上圖中的穩定幣在以太坊網絡中持幣地址共增加了 89, 748 個。

穩定幣一週動向|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數據描繪 DAI 用戶畫像來源:MYKEY,DeBank

持幣地址數的增長主要來自 USDT,增加了 84,128 個;其次是 DAI 和 USDC,分別增加了 3,155 和 2,789 個;PAX 持幣地址數反而下降了 678 個。

活躍地址數

穩定幣一週動向|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數據描繪 DAI 用戶畫像來源:MYKEY,Coinmetrics

上週穩定幣總體的活躍地址數保持增長趨勢,並在 5 月 25 日創下歷史新高。

24 小時鏈上交易筆數

穩定幣一週動向|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數據描繪 DAI 用戶畫像來源:MYKEY,Coinmetrics

上週主要穩定幣每日的交易筆數也維持增長趨勢,目前處於三個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24 小時鏈上交易額

穩定幣一週動向|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數據描繪 DAI 用戶畫像來源:MYKEY,Coinmetrics

上週主要穩定幣每日的交易額保持穩定,各穩定幣每日交易額的佔比也沒有太大變化。

DAI 的溢價消失,增長空間擴大

自 2020 年 3 月 12 日市場暴跌以來,去中心化穩定幣 DAI 一直存在一定的溢價;直至撰寫該報告時,溢價才接近消失。

3 月 12 日的衝擊暴露了 DAI 穩定機制上的一些缺陷。市場下行會讓人們有拿穩定幣 DAI 的避險需求,但同時 DAI 的供給端也需要購買 Dai 償還債務,以防止因抵押品價格下行被清算——需求上升而供給下降,將導致 DAI 正溢價脫錨。

當 DAI 負溢價時,Maker 可以通過同時提升貸款利率和存款利率來減少流通、收縮供給,推動 DAI 回到錨定價格;但是當 DAI 正溢價時,正常情況下,Maker 調節手段的極致只是把貸款利率和存款利率都降到 0,如果還不能起作用,就可能會出現較長期正溢價的情況。

或許是 DAI 長期的正溢價推動 Maker 加快了其採用其他資產的步伐,也或許是來自 USDT、USDC、BUSD 等中心化穩定幣以及 Acala、Kava、Celo 等去中心化穩定幣的壓力使 Maker 打法更激進。

在近幾個月,Maker 先後將 USDC、WBTC 列爲其 MCD 合約的抵押資產,增加了 DAI 的供給,也推動 DAI 迴歸錨定價格。

5 月 26 日,Centrifuge 在以太坊上發佈了 Tinklake。人們可以將傳統資產作爲抵押物,在該平臺上進行借貸;穩定幣持有者可以在該平臺借出自己的穩定幣,並獲取相應的利息。截至撰文時,該平臺已爲貨運代理公司放出 25.5 萬 DAI 的貸款,抵押品爲貨運代理髮票(Freight Forwarding Invoices)。

Centrifuge 和 Maker 的合作伙伴,將來或許能夠爲 Maker 提供通證化的傳統資產作爲抵押品。除了已經添加的 ETH、BAT、USDC、WBTC,未來我們將看到更多的資產成爲 MCD 中的抵押品,提升 DAI 的增長空間。

DAI 的市值已突破 1 億美元,是市值最大的去中心化穩定幣。雖然其機制上依然存在上述瑕疵(筆者以爲或可通過更新合約,增加對負利率的支持加以改進),但已整體上證明了該穩定幣機制的有效性。目前其他去中心化穩定幣都基本採用類似的 CDP 架構,我們會在後續的研究中加以解析、對比。

用數據刻畫 DAI 的用戶畫像—— DAI 的使用者在哪裏?

穩定幣一週動向|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數據描繪 DAI 用戶畫像來源:MYKEY,Etherscan

上圖是 DAI 和 USDT 持幣最多的前 100 個地址的持幣佔比情況。可以看到,DAI 相比 USDT 的持幣分佈更集中一些。DAI 持幣最多的前 100 個地址佔 DAI 總流通量的 75.50%;而 USDT 持幣最多的前 100 個地址佔 USDT 以太坊網絡流通量的 44.59%。

DAI 和 USDT 的使用場景有很大的差異:

穩定幣一週動向|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數據描繪 DAI 用戶畫像來源:MYKEY,Etherscan

根據 Etherscan 對地址的標註,目前 17.47% 的 DAI 被存於 DeFi 應用(DEX、借貸等)的地址中,而僅有 2.45% 的 DAI 存於中心化交易所的地址;以太坊網絡中的 USDT 的情況恰恰相反,12.45% 的 ERC20 USDT 存於中心化交易所的地址,而僅有 0.16% 被存於 DeFi 應用的地址中。

穩定幣一週動向|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數據描繪 DAI 用戶畫像來源:MYKEY,Etherscan

我們在持幣超過 10 萬 DAI 的地址中篩選出主要的 DeFi 智能合約地址和中心化交易所、借貸平臺的地址,並統計了它們 DAI 的餘額隨時間的變化。可以看到,在這些應用中,DAI 的餘額整體呈現增長趨勢。但如果以中心化應用和去中心化應用進行劃分的話,我們實際看到 DAI 在 Bitfinex、OKEx、Nexo 等中心化應用的地址中的餘額在 3 個月並無明顯增長;DAI 在各應用中餘額的增長主要來自 dYdX、OasisDEX、Curve、Aave 等去中心化應用。

穩定幣一週動向|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數據描繪 DAI 用戶畫像來源:MYKEY,Etherscan

我們希望探索使用 DeFi 應用的 DAI 持有者的畫像,因此根據 dYdX、OasisDEX、Curve、Aave、Kyber 智能合約過去三個月涉及的 DAI 交易情況繪製了上面的使用時間熱力圖(圖中時間爲北京時間)。

上圖顯示,在過去三個月,DAI 的持有者更多地在北京時間 21:00 至第二天 9:00 (美國華盛頓時間 9:00 至 21:00)使用上述 DeFi 應用。這提供給我們很重要的信息,即使用這些 DeFi 應用的 DAI 持有者更多地處在西半球,很可能是美國用戶。

根據我們的數據,在過去三個月 DAI 持有者使用 DeFi 應用的次數大約佔其總交易次數的 45%,因此上面的熱力圖僅代表了部分 DAI 持有者的使用行爲。因此,我們繪製了過去一個月囊括所有 DAI 交易的 DAI 使用時間熱力圖。

穩定幣一週動向|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數據描繪 DAI 用戶畫像來源:MYKEY,Etherscan

我們看到,該熱力圖相比 DAI 在 DeFi 應用中使用時間的熱力圖發生了較大變化——在過去一個月,除 5 月 10 日外,DAI 的使用都主要集中在北京時間 9:00 至 次日 1:00;而在 1:00 至 9:00 間 DAI 的使用相對不活躍。因此,此熱力圖顯示 DAI 的使用者更多地集中在東半球(貼近中國用戶的活動時間)。

綜上,我們可以得出結論:西半球的 DAI 持有者比東半球 DAI 持有者更多地將 DAI 用於 DeFi 應用,但整體上 DAI 在東半球使用更多。我們可用下圖簡潔地展示 DAI 的使用情況。

穩定幣一週動向|活躍地址數創新高,數據描繪 DAI 用戶畫像來源:MY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