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敦促美國實施更平衡的加密政策(意指現在過於保守防禦)。多年來,我們 —— 包括 Circle 和美國及海外許多其他公司的日以繼夜工作的創新者,一直在不斷改變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技術的可能性,一直堅持不懈地爲此大聲疾呼。不幸的是,監管未能跟上。

原文標題:《高盛、百度和比特大陸都追捧的 Circle,向美國監管宣戰了》
作者:雪姣

過去兩個月,比特幣從 4200 美元漲至近 9000 美元,幾乎翻了一番。

但行業進入小牛市的另一面,一直在美國尋求合規化的加密支付「獨角獸」Circle 卻蒙上了一層冰霜。

5 月 22 日,Circle 首席執行官 Jeremy Allaire 在 Twitter 上宣佈,公司已經解僱 30 名員工。這個數字約佔員工總數的 10%。

裁員範圍涉及財務和產品人員,Allaire 坦言,此次裁員是爲了應對美國日益嚴格的監管環境。

2013 年起,Circle 即拿到了以最嚴監管著稱的紐約州金融服務部的首張比特幣支付牌照。

6 年來,Circle 的業務涵蓋了比特幣支付、交易所和發行穩定幣 USDC。但是受限於美國聯邦證券法的約束,Circle 做這一切的過程都舉步維艱。

一個例子是,近日 Circle 旗下交易所礙於監管政策的收縮,下架了 9 種被認爲接近於證券的加密貨幣。

「US crypto policy needs to change (美國加密政策亟需變革)」,Allaire 在一篇公開博客中疾呼。這隻一直在合規化道路上狂奔的「獨角獸」,終於忍不住將尖角對準了遲遲沒有鬆動的監管法規。

Circle 一直倍受中國市場關注,一個原因是其加密支付的行業地位,最重要的是其曾獲高盛、百度、IDG 等 2.56 億美元投資,估值 30 億美元。

「正值風口的 Circle,或許能爲這個新興行業的規則起草帶來非凡影響。」一些業內人士評價。

「牛市」裁員

宣佈裁員 30 個職位的時候,Allaire 的措辭是「移除」這些崗位,意味着 Circle 在短期內並不打算補充這些職位。

「裁員是爲了削減成本,應對新的市場條件,最重要的是應對美國日益嚴格的監管環境。」Allaire 寫道。

裁員是去年加密貨幣熊市的表徵之一。和一般公司在談及裁員原因時「打太極」不同,Allaire 並不避諱對外公佈公司正在面臨的挑戰。

2013 年,Allaire 和 Sean Neville 在美國的波士頓聯合創立了 Circle,最初 Circle 的定位是支持加密貨幣支付,這可以理解爲加密數字貨幣行業的「支付寶」。

在創辦 Circle 之前,Allaire 曾創立過一家在線視頻平臺 Brightcove,併成功在納斯達克上市。因此,當聽到 Allaire 即將啓動新項目時,Brightcove 的前投資人們即決定繼續支持 Allaire,給了 Circle 900 萬美元的 A 輪融資。

和如今幣圈動輒上億美元的 ICO 相比,900 萬美元算是個小數目。但在彼時的加密數字貨幣行業已是最大的一筆融資。現如今的美國數字貨幣交易巨頭 Coinbase,在當時也僅籌集了 500 萬美元。

在此之後,Circle 開始爲它的支付版圖開疆拓土。

其支撐的使用場景有幾類,一是在 B2C 商家與客戶之間使用數字貨幣,由此可以減少退款產生的銀行結算費用;用戶也用數字貨幣來進行跨境轉賬,其最大的好處是手續費相比於銀行轉賬更加低廉;還有一類,據稱 Circle 亦能在「絲綢之路」等暗網消費中提供服務。

「從 2014 年開始,我們就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幣交易商之一。」Allaire 曾如此評價 Circle Pay 的影響力。

爲「合規」不惜代價

如果說 SEC 等監管機構是美國加密貨幣行業的班主任,那麼 Circle 無疑是班上最優秀的學生之一,其對監管政策的態度一直十分積極並充滿耐心。

早在 2013 年成立之初,Circle 就聘請華盛頓特區金融服務論壇的前首席監管 John Beccia 擔任總法律顧問和首席合規官。

不久之後,Circle 即拿到了以最嚴監管著稱的紐約州金融服務部的 BitLicense。6 年過去了,紐約州一共也只頒發了 16 張 BitLicense。

2017 年,Circle 花 4 億美元收購交易所 Poloniex,前提也是其擁有 SEC 頒發的 ATS 牌照。

將 Poloniex 收入囊中之後,Allaire 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平臺上可能涉嫌違法的代幣摘牌,儘管這種「違規」只是一種潛在的可能。

Allaire 是如此「表忠」的,「我們正在做出自己的合規化決定,因爲你不能打電話問 SEC,某某代幣是一種證券嗎。直接下架,這是明智的做法。」

儘管小心翼翼,但屠刀並未就此放過 Poloniex。

5 月 13 日,Poloniex 宣佈,平臺最晚將於本月底在美國用戶的頁面中下架 9 種加密貨幣。因爲根據美國法律,這些代幣 —— ARDR、BCN、DCR、GAME、GAS、LSK、NXT、OMNI 和 REP —— 已經接近於證券。

「已經接近於證券」的意思是,這些加密貨幣具有證券的屬性但並未依法在 SEC 註冊爲證券,也即現可能正處於違法狀態。一旦被發現,SEC (美國證監會)將對發行和銷售這些加密貨幣的平臺進行處罰。

去年 11 月,加密貨幣項目 Paragon Coin 和 CarrierEQ 就曾遭遇監管判罰。當時,SEC 認定這些加密貨幣發行屬證券發行,並認爲它未滿足豁免證券註冊的條件,遂決定對其處以罰金,賦予該項目投資者按法幣退回當初的本金加利息的權利,並要求這些項目重新進行證券註冊、持續向 SEC 進行信息披露,等等。

美國 SEC 將帶有融資目的的數字資產全部視爲證券,而證券的發行和銷售,只能通過兩種途徑:

一是依照 1933 年證券法第 5 條在 SEC 進行證券登記註冊;

二是滿足一定豁免條件而無須在 SEC 登記註冊,但仍需接受 SEC 監管。所謂的「豁免條件」,即滿足美國 JOBS 法案(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也叫「創業企業扶助法」)中固定的各類條件,如通過此通道發行的資產至少有 6 個月的禁售期等等。

截至 2018 年 10 月,美國 SEC 總共只批覆了 39 個融資項目,審覈頗爲嚴厲。

在強監管之下,不少 ICO 開始對美國避之而不及,導致美國 2018 年的 ICO 項目顯著下降。相反,新加坡等國家則因爲政策完善且較爲寬鬆(如開展沙盒監管),吸引了大批新興項目。

強監管正在奪走 Poloniex 們的用戶和手續費收入。項目不合規,自然也就不能上線交易。在競爭激烈的交易所市場,如無法根據用戶需求上線最新、受歡迎的項目,無疑是在自斷其臂。

時間倒回至 2017 年 10 月份,彼時 Poloniex 是一家運營陷入困境的交易所,由山寨幣礦業公司 Tristan D'Agosta 所建。當時它面臨的問題是,由於數字貨幣項目數量激增,用戶紛紛要求平臺提供交易服務,Poloniex 團隊因而在運營(如維護加密數字錢包),監管(SEC 對很多項目代幣的看法並不明朗)和合規性(如進行 KYC 客戶信息檢查)上焦頭爛額而選擇出售 Poloniex。

一年半過去了,Poloniex 在監管面前再次碰壁,這讓 Allaire 懊惱不已。

向美國監管機構「宣戰」

現在,這位優等生似乎進入了叛逆期,對政策的滯後和阻礙失去了耐心。

「當創新者被趕出美國時,我們不會坐視不管。」Poloniex 下架數字貨幣兩週後,Allaire 在博客文章《美國加密政策亟需變革(US crypto policy needs to change)》中疾呼。

Allaire 寫上一篇博客還是在 4 年前,在那篇博客中,Allaire 談論的願景還是區塊鏈技術在 P2P 支付時代中的機會。4 年後,這份美好的願景不再,唯有對「道阻且長」的慨嘆和對監管的無聲控訴。

Allaire 還在《美國加密政策亟需變革》一文中寫道:

「對於下架代幣的措施,我們深感沮喪,但它們是近期政策變動的直接結果。在最近的指引中,美國監管機構對很多加密貨幣被劃爲證券的看法更明朗了。我們不認爲它們應該被視爲證券,但我們要遵守美國法律。我們下架代幣的決定代表着我們對美國不確定的監管環境做出負責任的迴應。」

「我們正在向國會發起加密數字合法的訴求,我們正在向全球政策制定者發起加密數字合法的戰鬥(We are taking the fight for crypto to Congress!We are taking the crypto fight to policymakers globally)。」

從一位加密貨幣行業從業者的角度看,Allaire 的「宣言」頗爲激昂壯烈。

「我們敦促美國實施更平衡的加密政策(意指現在過於保守防禦)。多年來,我們 —— 包括 Circle 和美國及海外許多其他公司的日以繼夜工作的創新者,一直在不斷改變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技術的可能性,一直堅持不懈地爲此大聲疾呼。不幸的是,監管未能跟上。」

「加密貨幣代表了一種全新的金融工具,它超越了證券、大宗商品或貨幣等簡單分類。根據背景和用途,許多數字資產佔據一個、兩個或全部三個分類的特徵。創新技術需要新的監管框架。」

「如果沒有美國國會的行動,SEC 就不得不依賴 85 年前的法律和 73 年前的法院案件來制定哪些加密貨幣可能被視爲證券,但這些規章不足以解決加密貨幣當前的問題。」

「我們明白,瞭解新技術的後果需要時間,新法律的起草需要謹慎。但創新發生得很快,全球競爭也很激烈。我們不希望美國落在後面。我們敦促議員們認識到未經許可的創新所釋放出的經濟力量,議員們想實現經濟增長,所以希望他們帶頭抓住這個機遇。」

「這個問題關乎每位從業者,以及對應的立法、行業管理機構。不管美國的監管前景如何嚴峻,我們 —— 以及世界各地的企業家 —— 都致力於建設一個更加開放的全球經濟。我們仍然對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產業在短短 10 年內的發展感到敬畏,並期待着未來的發展。」

「Circle 正處於風口浪尖,有可能對這個新興行業的規則起草帶來非凡的影響。」一些業內人士如此評價 Allaire 的這番「書諫」。

美國的態度亦是許多國家訂立法規的參照,究竟加密貨幣這艘大船能開多快,或許不久之後便能見分曉。

去年 12 月份,美國衆議員 Warren Davidson 和 Darren Soto 提出 Token Taxonomy Act (代幣分類法案),旨在豁免數字貨幣免受聯邦證券法的約束,允許個人更簡便地參與加密貨幣買賣。

但國會並未通過該法案。今年 4 月,Warren Davidson 向議會重提了法案。

他在一份聲明中說,如果該法案獲得國會批准並簽署成爲法律,將向創新者「發出一個強有力的信號」,即「美國是區塊鏈技術的最佳目的地。」

究竟,Circle 和 Allaire 們能否求仁得仁呢?

Circle 入華

時間回到 2015 年,彼時中國的互聯網巨頭們已進入移動支付的激戰期。美國因爲龐雜的銀行系統、便捷的信用卡支付等緣故錯過了這場革命,但以 Circle 爲代表的繞過銀行系統的數字貨幣支付,或許正是蘊藏着下一場革命的萌芽。

高盛 —— 這個金融業最強大的參與者自然看到了這一點。

2015 年 4 月 30 日,Circle 獲得由高盛集團、IDG 中國領投的 5000 萬美元 C 輪融資。放到現在,高盛的橄欖枝也仍是加密數字貨幣行業被傳統金融集團認可的一大標誌。此後,提及 Circle 的地方都會加上這樣一個標籤 —— The Goldman Sachs-backed firm (有高盛背景的公司)。

高盛創立於 150 年前,是跨國投資銀行與金融服務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投資機構之一。除了高盛,在本輪融資 IDG,則表露了 Circle 的另一個算盤。

IDG Capital Partners 董事總經理周泉曾說,「我們對(Circle 的)這次投資相當興奮。中國特別關注 Circle,也希望它的服務能進一步國際化。所以我們會幫助它在中國市場推出,(從在美國市場的經驗來看)用戶對數字貨幣支付的使用率正以驚人的速度增長。」

Circle 的入華行動很快就展開了。周泉不僅自己進入 Circle 董事會任職,還拉來了中國的一衆 VC 和互聯網巨頭百度。

等不及了!Circle 創始人 Allaire 呼籲 SEC 實施更開明的監管

2016 年 6 月底,來自中國的財閥們宣佈向 Circle 注資 6000 萬美元,這些投資者包括 IDG 中國、百度、中金甲子、光大投資、萬向和宜信。同時參投的還有 IBM 前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 Sam Palmisano 等。

本輪融資完成後,Circle 即在中國註冊獨立公司進行運營。

支付算盤敗北

叫人無奈的是,就在 Circle 還爲在中國獲得支付許可奔走的時候,中國的支付服務商們打起了燒錢補貼戰(如用「支付寶」可返現),國內移動支付的普及速度大大加快,沒給數字貨幣支付這項創新留下任何機會。

在世界範圍內,躊躇滿志的 Circle Pay 也因各種原因陷入了僵局。Allaire 曾在 Circle 的五週年訪談中袒露了這次敗北。

「Circle 的目標是用比特幣爲消費者和企業提供更安全、低成本的支付途徑。但這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接受數字貨幣支付的商家逐漸失去了興趣。回顧 2016 年。開發人員沒有動,創新停滯不前,很多想法、重要的里程碑都沒有實現。」Allaire 說道。

到 2016 年 12 月,Circle Pay 取消了大部分的比特幣支付服務,將其收縮到跨境支付這一垂直場景。

「Allaire 淡化了比特幣(支付)在 Circle 業務中所扮演的角色,開始做更多關於賺錢的工作。」加密貨幣行業媒體 Coindesk 在訪談 Allaire 後寫道。

加密貨幣從 2017 年開始復甦,Circle 的業務也有了起色。在持續運營 Circle Pay 之外,Circle 開拓了三項新業務:Circle Trade,提供數字貨幣場外交易;Circle Invest,爲散戶提供數字貨幣投資品;再者是收購位於波士頓的合規交易所 Poloniex,做起了交易商。

幣價在 2017 年登頂之後,在次年節節衰退。但陷入熊市的 2018 年,仍對 Circle 意義重大。

2018 年 5 月 15 日,Circle 獲得由比特大陸(Bitmain)領投的 1.1 億美元 E 輪融資,IDG 等多位老股東跟投,投後估值接近 30 億美元。

與此同時,Circle 和與 Coinbase 合作發行錨定美元的穩定幣 USDC,亦在大公司的強背書、各種合規措施和大交易所的加持下風生水起。

至今年 3 月份,Circle 再度出手,收購美國合規的股權衆籌網站 SeedInvest。

用 Allaire 的話說,Circle 對 SeedInvest 的願景在於,待監管對加密貨幣的態度更明朗後,會將 SeedInvest
上的股權通證化,開啓傳統企業「幣改」的大膽嘗試。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