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 2020 年,歐美日韓等多國央行對待央行數字貨幣(CBDC)的態度由原來的反對或者動力不足轉變爲重視或是加快佈局。

原文標題:《央行數字貨幣大型真香現場:這 8 國央行誰都不敢掉隊!》
撰文:小蔥

各國對發行中央銀行數字貨幣(以下簡稱 CBDC)的態度始終是加密貨幣行業值得關注的重要動向。而進入 2020 年之後,央行 CBDC 賽道變得愈發熱鬧,競爭隊伍日漸壯大。

數字貨幣交易量的急速增長,現金使用量的持續下降,擁有全球十幾億用戶的 Facebook 推出震驚世界的穩定幣計劃 Libra,以及呼之欲出的中國央行數字貨幣 DCEP…這些種種變革,都使得世界各國央行不得不重視 CBDC 的發行。

1 月 23 日,國際清算銀行(BIS)發佈的 CBDC 調查報告顯示,約有 7 家未披露的中央銀行(佔世界人口的 20%)可能會在 3 年內推出 CBDC。

小蔥梳理髮現,許多原本反對發行、或無意發行,或發行動力不足的央行,開始批量出現「黑轉粉」、「路轉粉」的現象,或重新審視 CBDC 對本國金融體系的利弊,或着手研發央行數字貨幣相關技術,又或是,加快腳步進行 CBDC 的試點佈局。

這是一場全球性的數字經濟革命戰,更是一場貨幣主權的爭奪戰和保衛戰,誰都不願掉隊,誰也不敢掉隊。

小蔥今日特詳細盤點了 8 國央行上演大型「真香」現場的始末,讓我們一起來看一看這些國家都經歷了怎樣的態度轉變,在 CBDC 的部署上又有哪些新動作。

日本: 對 CBDC「路轉粉」

2019 年下半年,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及副行長雨宮正佳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日本目前沒有發行數字貨幣的想法,短期內也沒有相關計劃,直到去年年底,黑田東彥還明確表示,日本央行當前沒有推出數字貨幣的需要。

但進入 2020 年之後,態度立馬改觀,1 月份就開始與國際清算銀行以及英國、加拿大、瑞典等國央行組成工作小組,合力探索數字貨幣。

日本財務大臣麻生太郎表態「需要對央行數字貨幣的想法進行研究」、日本央行副行長雨宮正佳也指出「需要做好準備應對快速數字化推動公衆對數字貨幣的需求」。

隨後在 2 月初,日本央行宣佈將在 2 月底舉辦 CBDC 主題論壇——「交易結算的未來:央行數字貨幣與結算系統的未來圖景」。

緊接着,日本執政黨議員、外交事務副大臣 Norihiro Nakayama 又宣稱發佈旨在爲日本發行數字貨幣鋪平道路的提案,並希望美聯儲與日本央行在內的其他六家央行合作研究數字貨幣,且 Nakayama 認爲,中國的「數字人民幣」對現有的全球儲備貨幣體系和美元貨幣霸權構成了挑戰,並希望與美國合作與中國的央行數字貨幣競爭。

或許通過下表羅列的日本央行官員及財務大臣近一年的對外言論,我們可以更直觀地體會到其對 CBDC 的態度轉變。

一文縱覽歐美日韓等 8 國央行對 CBDC 的態度轉變歷程

美國: 對 CBDC 的態度現明顯改觀

去年下半年,美聯儲官員的種種發聲都傳達出了同樣的信號,即美聯儲雖關注數字貨幣的發展,但無意發行 CBDC,認爲「目前對數字貨幣的需求不足」。

直到去年 12 月,美國財長姆努欽還明確表示,美聯儲「不需要發行數字貨幣」,且「美國近 5 年不會有發行數字貨幣的計劃。但進入 2020 年之後,美聯儲圍繞發行 CBDC 的種種表態和動作,都讓人明顯感受到其態度發生了轉變。主要表現在兩方面。

首先,美聯儲加快數字支付、數字貨幣政策、法規制定等數字貨幣發行相關問題的研究。

今年 2 月 5 日,美聯儲理事佈雷納德在斯坦福大學商學院發表書面演講時表示,「鑑於美元的重要地位,我們必須保持在(央行數字貨幣)研究和政策開發的前沿。我們正進行與分佈式賬本技術及數字貨幣潛在應用有關的研究和實驗,包括央行數字貨幣的潛力。」

2 月 12 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也表示,美聯儲正在研究 CBDC,並稱每個央行現在都在研究這個問題,瞭解央行數字貨幣的成本和收益以及權衡是美聯儲的責任。

2 月 14 日,美聯儲委員 Judy Shelton 表示,美元數字化有助於保持美元在全球貿易中的優勢地位。「競爭國家正努力尋找美元的替代品,我們要走在時代的前面,確保美元繼續成爲世界上最好的貨幣,這一點非常重要」。

其次,美聯儲已然啓動數字美元計劃。

今年 1 月 16 日,全球最大上市諮詢公司埃森哲發佈官方公告稱,其與美國商品交易委員會(CFTC)前主席 J. Christopher Giancarlo 達成合作,啓動了數字美元項目。

隨後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Giancarlo 披露了有關最近啓動的「數字美元項目」的更多細節。 他表示,啓動這個項目是因爲美國中央銀行的貨幣流通依然侷限在本地流通,而且功能上也有許多限制。 他提到一些具體細節:

美聯儲發行的法定貨幣將通過數字美元進行通證化,與傳統法定貨幣、紙鈔和儲備金共存,由央行(美聯儲)背書。

數字美元已大致有了一個設計框架,目前需要一套「既能增強貨幣政策的有效性和金融穩定性,又能在零售、批發和國際支付中提供所需的可擴展性、安全性和私密性,而且支持與現有金融基礎架構進行集成」的解決方案。

數字美元可緩解其他數字貨幣對美元地位的衝擊。

一文縱覽歐美日韓等 8 國央行對 CBDC 的態度轉變歷程

歐洲央行: 從「謹慎對待」到積極研究

歐洲央行(ECB)是世界上第一個管理超國家貨幣的中央銀行,主要負責歐盟歐元區的金融及貨幣政策,其關於 CBDC 的態度將直接影響歐盟多國相關貨幣政策的計劃和實施。

經小蔥梳理歐洲央行就 CBDC 相關事宜的表態和舉動發現,一年多時間內,針對發行 CBDC 一事,歐洲央行已然從謹慎觀望態度變爲積極研究和推動的狀態,其中,Libra 的問世是促使其態度明顯轉變的重要推動力。

2018 年,歐洲央行內部傳達出的態度是,「沒有計劃」發行 CBDC,並且「未來 10 年內都不太可能發行 CBDC」,認爲數字貨幣的基礎建設還不夠「不成熟」,需謹慎對待 CBDC。

2019 年 6 月,全球最大的社交平臺 Facebook 宣佈其計劃推出名爲 Libra 的加密貨幣這一大膽計劃之後,歐洲央行一改往日的觀望態度,開始積極研究發行 CBDC 的可行性。

歐洲央行內部新的共識很快形成:「Libra 的採用可能會削弱歐洲央行對歐元的控制」、「金融機構需加快採取行動以應對」,「需要對數字貨幣採取全球化方式,需開始考慮設立央行數字貨幣」。

此後,歐洲央行一面着手研究 CBDC 的各項技術層面,一面積極呼籲全球央行聯合起來,共同研究 CBDC 的可能性。

去年底至今年初,歐洲央行關於 CBDC 的研究上新動作不斷,設立央行數字貨幣專門委員會,開發保護用戶隱私的 CBDC 付款系統,發佈基於 R3 Corda 平臺的分佈式賬本「EUROchain」等等,無一不彰顯其對 CBDC 研發的熱忱。

雖然截至目前,歐洲央行並未公佈具體的發行 CBDC 的計劃和細節,但相關負責人皆表示,正在持續研究 CBDC 的可行性,並將繼續評估發行央行數字貨幣的成本和好處。

去年 12 月,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曾表示,預計在 2020 年中期獲取關於數字貨幣的結果;今年 1 月,歐洲央行管委維勒魯瓦又稱,將在 3 月份呼籲實施數字貨幣項目,此外,拉加德個人公開表示,「歐洲央行的數字貨幣要保持領先優勢」。

一文縱覽歐美日韓等 8 國央行對 CBDC 的態度轉變歷程

瑞士: 從「無計劃」到積極研究

早在 2018 年,瑞士國內就是否創建「數字法郎」就出現過爭議,瑞士證券交易所主席 Romeo Lacher 強烈建議在該國發行數字版的瑞士法郎,以此來提振當地經濟,加速無現金化進程。

但瑞士央行(SNB)持有不同意見,認爲「數字法郎」沒有必要,理由是「瑞士的現金支付和無現金交易目前沒有發生任何潛在的問題,值得用數字貨幣去解決。」

此後,瑞士央行又多次明確表示瑞士央行沒有發行 CBDC 的計劃,並且認爲加密貨幣擠兌銀行系統,對金融穩定性不利。

直到去年底(12 月中旬),瑞士聯邦委員會通過了一份審查引入加密法郎(e-franc)的機會和風險的報告。該理事會得出的結論仍然是,普遍推行的央行數字貨幣目前不會給瑞士帶來額外的好處。相反,它將引發新的風險,特別是在金融穩定方面。針對瑞士議會的研究創建電子法郎的提議,也自然遭到了瑞士政府的明確否決。

然而,就近期表現來看,瑞士當局對 CBDC 的態度似乎明顯緩和許多。

首先,去年 10 月初,國際清算銀行(BIS)的首批三個創新集資中心之一設在瑞士。且據國際清算銀行(BIS)在 2 月 19 日的官方公告中透露,瑞士中心最初將專注於兩個研究項目——將中央銀行數字貨幣(CBDC)整合到分佈式賬本技術基礎設施中,以及分析各國央行對跟蹤快節奏電子市場的不斷增長的需求。

此外,今年 1 月,國際清算銀行以及包括瑞士央行在內的 6 國央行(英國央行、加拿大央行、歐洲央行、瑞典央行、瑞士央行)組成 CBDC 研發小組,合作探索數字貨幣、分享經驗,該小組將由歐洲央行執委科爾帶領。隨後又在 2 月份決定,將於今年 4 月中旬舉行數字貨幣研討會議,討論如何開發自己的數字貨幣。

一文縱覽歐美日韓等 8 國央行對 CBDC 的態度轉變歷程

加拿大: 從「不急於推出」到「做好準備」

加拿大央行對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關注較早,並在早期進行了各種實驗和測試,得出區塊鏈可用於即時證券結算、清算和結算股票,引入央行數字貨幣可解決跨境支付問題、可促進加拿大消費增長等實驗性結論。

但加拿大央行對發行 CBDC 的態度始終不溫不火。

加拿大央行行長 Stephen Poloz 在 2018 年初曾指出,比特幣就是一個賭博遊戲,「現在並不急於推出數字加元,如果加拿大要推出國家數字貨幣,也不需要放在區塊鏈上」。

隨後的一年多內,對是否發行 CBDC 的態度依然不甚明朗,一方面將央行數字貨幣(CBDC)列爲可以解決跨境支付問題的方案之一,另一方面又表示,中央銀行發行的加密資產仍然是一個非常大的社會問題,認爲發行 CBDC 存在種種風險。

直到去年 11 月中旬,加拿大央行副行長 Timothy Lane 還表示「本國央行目前沒有理由發行數字貨幣」,不過他也補充說,「但可以預見未來可能需要爲此做好準備」。

之後在 12 月 13 日,加拿大央行行長 Poloz 宣稱,正在研究發行我們自己的數字貨幣是否有意義。並在 12 月底的年終演講中再次提及數字化影響和貨幣未來。

Poloz 認爲,包括比特幣和穩定幣應用在內的新興支付技術,是一個持續的研究領域。從各方面考慮,加拿大央行是否認爲有必要發行一種數字貨幣來替代現金,這是一個公開的問題。

此外,Poloz 強調說,「貨幣世界正在飛速發展,所以加拿大央行需要制定計劃來應對任何突發事件,央行將在 2020 年初對此發表更多看法」。

此外,如前所述,今年 1 月,國際清算銀行以及 6 國央行(英國、加拿大、歐盟、瑞典、瑞士)組成了 CBDC 研發小組,合作探索數字貨幣,並將於今年 4 月中旬舉行數字貨幣研討會議,討論如何開發自己的數字貨幣,可見在 CBDC 的探索上,加拿大央行已然開始積極行動起來。

一文縱覽歐美日韓等 8 國央行對 CBDC 的態度轉變歷程

印度: 對發行 CBDC 的興趣重新燃起

一直以來,印度央行(RBI)都是對加密貨幣態度最嚴厲的央行之一。2018 年就頒發了數字貨幣禁令,禁止銀行提供一切數字貨幣服務。

但印度央行很早就表示支持和鼓勵 RBI 研發適合印度特色的數字貨幣。2018 年也成立了專門小組研究 RBI 研發數字貨幣的可能性,試圖改善國內金融體系,提升服務效率。

但在 2019 年初,似乎這一計劃又被擱淺,據印度當地媒體報道,有知情人士稱,印度政府不再考慮數字貨幣,甚至認爲連考慮數字貨幣這個話題都爲時過早,印度央行的加密研究報告也指出,目前加密貨幣並不構成威脅,不過會對加密貨幣進行持續監控,因爲「隨着加密貨幣的快速增長和採用,這種評估可能發生變化」。

直到去年底,印度央行行長 Shaktikanta Das 還認爲,當下談論 CBDC「還爲時過早」。過與此同時,Das 又透露說,印度央行正在對此進行研究,並且還與其他國家的政府和央行進行了相關討論,並表示「隨着技術的發展,加上足夠的保障措施,我認爲在適當的時候,印度央行肯定會認真研究這個領域。」

但進入 2020 年以後,似乎印度政府對發行 CBDC 的興趣重新燃起。

2020 年 1 月,由印度政府註冊成立的非營利性公共機構印度國家智能治理研究所(NISG)提交了《國家區塊鏈戰略》,該戰略草案建議印度政府和印度儲備銀行(即印度央行)發行中央銀行數字 INR (CBDR),並支持去中心化應用程序,還建議建立一個機構來協調各個州機構之間的區塊鏈戰略。該草案的戰略願景爲,到 2025 年,印度成爲創新、教育、商業化以及區塊鏈技術採用方面的領先國家之一。

可見,發行 CBDC 再次被印度提到國家戰略高度,或許,在 2020 年,有望看到印度央行的進一步動作。

一文縱覽歐美日韓等 8 國央行對 CBDC 的態度轉變歷程

韓國: 從「等待觀望」到加強 CBDC 研究

韓國央行對是否發行 CBDC 大多持「等待觀望」的態度。

2018 年,韓國央行就成立了專項小組對虛擬貨幣和 CBDC 的發行進行研究,最終認爲 CBDC 可能會對傳統銀行服務的需求產生不利影響,從而影響到金融穩定性。

此後在 2019 年,韓國央行官員多次表示,韓國的支付結算基礎設施十分先進,可滿足當前需求,故沒有必要發行央行 CBDC。並且認爲,「不必急於趕上最新的趨勢」,因爲「其安全性和穩定性尚未得到證實」。而此前成立的研究小組也於 2019 年初解散。

不過 2019 年末開始到 2020 年初,韓國對 CBDC 的態度發生了微妙變化。

12 月底,韓國央行宣佈,即將新成立一個專項工作組,致力於 CBDC 的研究,以更好地瞭解加密資產,爲將來更爲猛烈的全球數字通證浪潮做好準備,似乎重燃對發行 CBDC 的興趣。

此外,韓國央行在其《2020 年貨幣政策》中表示,將繼續在分佈式賬本技術、加密資產和 CBDC 等創新研究的基礎上,發揮監管機構的積極作用,以提高結算系統的安全性。此外還表示,將招募更多的 CBDC 專家。

韓國銀行在報告中說:「我們將積極與國際清算銀行(BIS)和其他國際組織進行討論,密切關注其他中央銀行 CBDC 的發展。」

種種舉動都與韓國央行在 2019 年多次明確表示「不打算髮行 CBDC」的情況有所改變。

雖說從大的框架來看,韓國央行的立場並未發生實質性轉變,成立專項工作小組也不意味着韓國央行將很快推出數字貨幣,韓國央行發言人曾對外表態「我們只是計劃加強對 CBDC 的研究。」

但顯然可以看出,在全球各國央行都加緊研究 CBDC 的環境下,韓國央行已然感受到更多的緊迫性,並已然對該項工作「加碼」,大有一副即使並未打算立即推出 CBDC,但也要爲此做足準備的架勢,隨時應對全球新趨勢和新變化。

一文縱覽歐美日韓等 8 國央行對 CBDC 的態度轉變歷程

澳大利亞: 從「不感興趣」到研究 CBDC 的可能性

在對 CBDC 的態度上,澳大利亞央行(RBA)也經歷了一些轉變。

2018 年 6 月,澳大利亞央行(RBA)曾明確否認短期內將發行央行數字貨幣的說法,認爲這種做法對金融體系而言弊大於利。

同年 10 月,RBA 行長助理 Michelle Bullock 在悉尼舉行的斯威夫特國際銀行業務研討會(SIBOS)上發表講話時再次表示,尚未找到令人信服的創建 CBDC 的理由,並補充說,「澳大利亞央行對於將國內使用的澳元數字化不感興趣,因爲該系統運作良好,用戶並不真正需要直接結算以便他們攜帶交易」。

去年 6 月 20 日,RBA 行長 Philip Lowe 在新聞發佈會上也指出,「我早就認爲,加密貨幣不會登陸澳大利亞,因爲我們已經有非常高效的電子支付系統,能讓所有人在五秒內和他人進行銀行支付,只需要知道對方的手機號而已。」

但近期關於 RBA 的報道則傳遞出不同的動向。

1 月 16 日,據 Bitcoinist 報道,澳大利亞儲備銀行(RBA)透露,其模擬了在以太坊網絡爲基礎的批發支付系統中使用中央銀行數字貨幣(CBDC),以調查央行數字貨幣的可能性。這表明,澳大利亞央行正在就發行 CBDC 做一些技術性研究和嘗試。

一文縱覽歐美日韓等 8 國央行對 CBDC 的態度轉變歷程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