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到數字藝術這個熱門話題,你必須要認識 Pak——這位傳奇數字藝術家的最新作品集 Terminus 剛剛拍賣成交,達到創紀錄的成交價 138.5ETH。鏈聞曾報道,這次拍賣由數字藝術品收藏者 Eric Young 和 WhaleShark 經過 5 個多小時的競拍爭奪,最終達到 138.5ETH,約合 5.3 萬美元。該作品集共包括 5 件作品,具有鮮明的形式、紋理和大膽的單色性。

Pak 是加密藝術領域中有名的數字藝術家之一,也是國際知名的 Undream 工作室和 AI 策展人 Archillect 的創始人和首席設計師,從事數字藝術創作已經超過 25 年,曾與數百個大品牌和工作室合作。自從今年 2 月其第一件作品「Cloud Monument Dark」出售以來,Pak 已通過數字作品賺取了 30 萬美元。其中,最有價值的一件藝術品名爲 Alpha,在今年 7 月以 55.555 ETH 的價格賣給了加密藝術博物館,按當時價格約合 15,370 美元,現在已經超過 21,000 美元。

加密風投 1confirmation 創始合夥人 Nick Tomaino 最近專門訪問了這位數字藝術世界的大神,並將其訪談記錄授權鏈聞發表。

訪談:Nick Tomaino,加密風投 1confirmation 創始合夥人
編譯:Leo Young

2020 年對數字藝術發展來說是重要一年。幾十年前創意工作者就開始使用計算機創造獨特的圖片和視頻,但在以太坊之前,數字創意工作者賺錢的唯一方式就是受僱於公司,提供圖像或視頻作品。蘋果公司的設計師或任天堂的 3D 動畫師都可獲得豐厚報酬,但這些機會畢竟有限。

以太坊的出現,及其隨後創立的 ERC721 標準及 SuperRare 與 Opensea 這類工具,讓全球創意工作者可以將 PNG、GIF 和 MP4 作品代幣化,然後直接出售給想要擁有稀缺版本作品的收藏家。這種形式大獲成功,SuperRare 上售出的創意作品目前已達 237.5 萬美元。

誰是 Pak?聽數字藝術的繆斯談加密藝術瓶頸和出圈之路Pak 的《重啓日內瓦》(Reboot Ginerva) 上月以 25 ETH 成交

要論以太坊上藝術品的成功,Pak 無人能及。Pak 的第一件作品《雲、紀念碑、黑夜》(Cloud Monument Dark)在 2 月售出,之後七個月時間裏, Pak 直接向藏家售出價值超 35 萬美元 ETH 的 PNG、GIF 和 MP4 作品。

Pak 最爲人稱道的就是創建了 Archillect (一個 AI 策展人),而其真實身份一直嚴密保守 —— Pak 到底是個人還是工程師團隊構造的 AI,不得而知。

儘管大家都很關心其真實身份,但 Pak 到底是誰,是不是網絡化名人士創造了令人欣賞的藝術品,這些都不重要。就像中本聰是不是匿名人士創造了令世人驚豔的數字黃金系統根本不重要,一個道理。

像中本聰之於加密貨幣一樣,若 Pak 成爲數字藝術品界的傳奇人物,我並不驚訝。

以防他 / 她 / 它像中本聰一樣消失,我最近與其在 Discord 暢談,對話如下:

Nick: 你從事藝術創作已多久?

Pak: 近 25 年了。我很幸運能很早接觸公共互聯網,讓我很早就燃起對數字 DIY 文化的熱情。之後,設計和數字化創作成爲我的第二天性。

Nick: 以太坊之前,你是否就出售作品?

Pak: 我做了十幾年設計師,這幾年有機會與數百個主要品牌和工作室工作。目前我在世界不同地方都有工作室,側重點各有不同。換句話說,答案「是」。
另一方面,於我而言,加密藝術是全新的實驗和探索。

Nick: 你用什麼工具創作?

Pak: 我一般都會迴避與創造價值相關的「工具」問題。一般與創作過程關聯的是創作者,而不是工具。有時候回答這個問題會把注意力從創作者身上移開。
另一方面,工具很重要是因爲工具賦予我們其他能力,擴展我們的創作力,帶來全新的視角,但只有用起來纔會得到力量。

誰是 Pak?聽數字藝術的繆斯談加密藝術瓶頸和出圈之路來源:https://twitter.com/muratpak/status/1298572938501922817

恰當的答案是:工具取決於作品。我通常使用行業標準設計軟件包。這些工具無法滿足我的需求時,我就會自己創造工具和軟件。

Nick: 現在你會創造很多新作品嗎?

Pak: 一直都會!

Nick: 以太坊哪些地方吸引了你,讓你將自己的作品代幣化?

Pak: 因爲我的社交圈,我很早就有機會接觸到比特幣,所以加密貨幣始終是我的關注點。但加密藝術是我近期在社交媒體才關注的領域。閱讀一些資料後,我覺得要在未來的歷史留下永恆印記這可能是次機會。這個概念很有魅力。

Nick: 作爲創作者出售作品有何體驗?

Pak: 很妙。我沒有預期,目前的探索非常美妙。

Nick: 你認爲目前有哪些障礙會妨礙像你一樣更有才華的創作者入駐 SuperRare 這類平臺,將作品代幣化?

Pak: 這個問題很好,也很複雜。我儘量抓住要點回答。

現在主要障礙是拓展。作爲從比特幣出現便對加密貨幣感興趣的技術工作者和創作者,我也很晚才瞭解到加密藝術。這就說明一個問題:新事物沒有觸及到「圈外」。

首先來看加密藝術。加密藝術就是社交圈,由平臺、收藏者、創作者和受衆組成。收藏者因爲創作者而關注,創作者是要創造潛在價值,受衆(潛在創作者和收藏者)關注業內動態。平臺是要在發展中獲得大份額「蛋糕」,但拓展是個大問題。

多數收藏者都是加密貨幣領域的人,而不是來自創意工作羣體。這些人在創意作品社交圈影響力有限。另一方面多數「加密藝術創作者」(應該避免使用「加密藝術創作者」這個詞)是純粹「加密」創作者。加密藝術之外他們沒有經驗。因此他們的社交圈不會擴展現有覆蓋面。他們的社交只存在於這個生態之內。

這就讓我們這些「圈外」創作者獲得很多力量和責任,來拓展生態。我認爲現有社交媒體圈內的創作者對生態增長很關鍵,因爲他們是向受衆引介這一新領域的橋樑。

但爲新創作者打開大門,引入最優秀的創作者,增加「超牛創作者」數量,現有創作者對這些興趣不大。多數扮演橋樑角色的人更願意沉默低調,讓這個新領域僅限於自己的圈子。除非有更好的組織結構能然所有參與者獲益,纔會調動起他們的積極性。

目前的狀態就是新的優秀創作者增多,對現有創作者就是威脅。你要知道隨着成功獲得認可,記錄打破,這裏的戲劇性事件也增多,對此便有所體會。

我在加密藝術領域的經歷目前都很順利,有很多藏家、創作者和受衆對我的每次成就都笑臉相迎。但我覺得平臺能爲創作者公開宣傳作品也很重要。非常感謝這些平臺,於我們而言,這就是在書寫歷史。只有實至名歸的才能進入史冊。

換句話說,要讓創作者宣傳推廣業內動態,就要有充足的動力。平臺不能靠隱藏優秀作品來規避戲劇事件和完美平衡社區(似乎現在就在這樣做),而是要認可優秀作品,讓成功的創作者和藏家獲得關注,力求通過對所有人公平來完美平衡社區。

「看,我今天上新聞了!」

對於即將創造歷史的人,這是有無限可能的全新旅程。他們要在這裏留下印記。對於想要獲得 ETH 的人,這些不重要,他們留下來會創作,會得到想要的,有一天也會爲尋求更好的機會離開。

一言以蔽之,「拓展」是要克服的主要障礙,需要平衡社區,讓業內所有參與者滿意。

Nick: 對,感謝對談,希望繼續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