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科技的力量,守護一千萬自閉症家庭 Your Life is Also My Life
如果說有些創業始於“偶然”,那麼另一些則是“命中註定”,因爲上帝給了他們非凡的能力,還給了他們終身投入的理由。
今天是世界自閉症日,我們分享一個自閉症孩子父親創業的故事,他是奇績創業營首期投資的項目 ALSOLIFE 的 CEO 張之光。小編的採訪故意繞開了那個“痛點”,因爲想給旋渦中心的人力量,正如 ALSOLIFE 之於自閉症家庭——他們就是可信任的、可長久陪伴的力量。

(圖爲 ALSOLIFE 宣傳片)

01
被選中

每 54 個孩子中,就有 1 個自閉症(美國 CDC 2020 年數據),而 4 年前張之光入行的時候,這個比例是 1/88。這是由基因突變導致的行爲障礙,張之光打趣說孩子們“就像鍵盤和顯卡出現故障的電腦一樣”,內心豐富,卻無法與人溝通。
最讓人沮喪的是,全球最頂尖的醫學在自閉症面前幾乎一籌不展,我們僅知道它是基因突變導致,產前無法篩查,沒有特效藥,需要終身康復干預。這像一個極其不該有的玩笑,可它真實地發生在了一千萬箇中國家庭。
張之光的兒子在 2015 年確診,父親的本能驅使着他全世界求醫,“如何根治”、“最好的醫生在哪裏”、“最好的治療方案是什麼”?
如果在網頁上搜索“自閉症”,會有 68,100,000 個結果撲面而來,如果你再搜索“自閉症權威醫院”,還有 4,220,000 個結果。要找到正確答案,你需要大量閱讀、檢查來源、調查作者背景、查看原始出處以及權威性等,如果你省去這個步驟,極有可能華麗麗地掉進某些利益圈套裏面(遺憾的是,大多數就是直接掉坑)。
張之光意識到自閉症人羣需要權威的、完整的“自閉症百科全書”,於是他建立了今天全國最大的自閉症線上社區——ALSOLIFE,寓意“Your Life is Also My Life”。
社區有一位核心管理者是自閉症家庭熟知的明星“秋爸”,他是協和醫科大學副教授,也是雙胞胎孤獨症孩子父親。2004 年,北京大學第六醫院的精神科醫生郭延慶從美國帶回行爲干預技術——ABA 方法,“秋爸”是第一批學員。(“秋爸爸”譯有多部自閉症相關著作,👉特稿 | 科學家爸爸如何守護“星星的孩子”
這套行爲干預方法的原理是,在孩子大腦快速發育的階段,用人工的方法幫助孩子建立與外部的連接,比如訓練他們正確地接收信息並做出正確的反應,過程一般由應用行爲分析師協助完成。這套方法是目前經科學證實最有效的辦法,“秋爸”反覆在 ALSOLIFE 社羣做科普,希望通過影響力讓自閉症家庭少走彎路。
目前,ALSOLIFE 成立了研究院,聯合郭延慶教授等全球最權威的醫生,研發了自主知識產權的自閉症干預治療體系、課程方案和康復輔具等。“自閉症干預效果最好的時期是 0-6 歲”,ALSOLIFE 向他們免費提供了評估訓練體系,已有 18 萬自閉症家庭得以快速定位孩子的發育基線和能力缺陷。
用科技的力量,守護一千萬自閉症家庭 Your Life is Also My Life
有效的行爲干預動作是需要在線下完成的,張之光有過“本地患者排隊三個月、外地排隊需要兩年”的經歷,他開始着力建設線下門店,解決市場供不應求的問題,目前在北京、西安和鄭州有了線下門店。
線上社區和線下門店的確可以解決信息問題,並緩和短期市場供需矛盾,但還無法大幅降低康復成本問題,沒有經濟能力的家庭依然會被拒之門外,選擇做康復的家庭依然要每年支付 7W+(美國 2014 年在自閉症領域花費高達 2500 億美金左右)。
有沒有辦法可以降低成本、增加服務供應且能大幅提高康復質量呢?

02
用技術的方法

在爲孩子做評估的過程中,張之光發現行爲治療師主要通過觀察和測試來評估自閉症孩子的情況,評估維度從認知、語言、大運動、精細動作、社交能力等大類展開,然後細化到孩子是否能提要求、是否能聽懂指令等小問題。每一個孩子的情況都完全不同,且評估過程依賴人力,因此不僅有精確度問題,還導致康復成本高。
張之光曾爲運營商做過 DPI 數據採集設備,做過千萬級的 offline 數據採集,自然想到了用“數字化+AI”的思路來提升行業效率和降低成本。他設計了一個系統,分三個階段。
用科技的力量,守護一千萬自閉症家庭 Your Life is Also My Life
第一階段,建立完整的數據採集能力。
首先,要把現有數據數字化,同時構建非人工的數據採集能力,比如通過視覺捕捉設備識別孩子對任務的關注情況和身體動作(有沒有晃手、玩口水)等,Google 眼鏡就有針對自閉症場景的應用開發。目前 ALSOLIFE 可以實現的是 25 個大類和 530 個小類的採集。
傳統方式上,這個環節全依賴行爲分析師,他們既要負責對孩子的行爲訓練,也要觀察記錄,隨着後者逐漸被機器替代,行爲訓練師就可以更關注訓練本身和評估,同時,訓練師行業供應不足和家庭康復成本高的問題也能有多緩解。
第二階段,用計算機評估和提供更科學合理的行爲干預方法。
隨着採集的數據增多,通過學習歷史經驗,比如數據庫裏跟自閉症孩子有類似情況的數據,計算機可以尋找最短路徑,幫助孩子找到比以往都更有效的干預方案。
第三階段,基於構建的大量自閉症人羣的網絡,讓依託行爲的康復方法更科學。
自閉症本身是醫學問題,但目前有效的解決辦法卻是行爲教育。醫療科學突破之前,如何通過大數據和 AI 等技術優化康復方法本身,這是自閉症康復領域最前沿的問題,也是 ALSOLIFE 提出的新問題。
張之光構建了這樣一套方案,也迅速組建了技術團隊,核心骨幹均來自 IBM。但這是一個長期的投入,並且需要解決大量突破性的問題,他還想找到一名 AI 科學家助力。小木屋 CEO Steve 向他推薦了陸奇。

03
加入奇績創業營

通過“數字化+AI”技術,這可以讓 1000 萬自閉症家庭低成本獲得更有效的康復,做技術的人都本能地想要去解決這個問題。奇績創壇投資了 ALSOLIFE。
這是張之光從北郵畢業工作後第一次創業,在創業營除了增長、現金流、商業模式、戰略等領域的學習,他覺得最受益的還有一個重要合作的促成。
陸奇牽線了 ALSOLIFE 與微軟的合作,後者在人工智能領域頂級的開發能力,對於 ALSOLIFE 快速應用人工智能技術去做自閉症干預是有力的助推。
說起陸奇,張之光說,“他有一種很特殊的人格魅力,我觀察了很久,說不出來是什麼,但一定能感覺到,他激發了我最好的一面”。奇績創業營會要求所有項目在 3 個月期間,快速迭代,高強度工作,張之光形容這個過程“真的非常累,但那是我最近十年工作狀態最好的三個月”。
張之光參加的這期創業營,導師除了陸奇,還有雷軍、周鴻禕和張一鳴等,他評價說“很多導師在創業營都展示了自己最普通的一面,這種距離的拉近,讓我們更有信心去做一些事”。對於所有創業者而言,成功解決人們的問題可能就是那個所謂的“普通的一面”吧。


更多關於奇績創業營 奇績創壇的前身是YC 中國 ,由陸奇博士(前百度總裁兼 COO、微軟執行副總裁、雅虎執行副總裁)於 2018 年創立。作爲早期創業生態圈的新物種,我們投資早期創業項目,然後 全身心投入近 3 個月的時間 ,像 Co-Founder 一樣 , 與創始團隊一起高強度地工作,高密度、高效益地提升每一個創業企業的核心能力,特別是加速 產品與市場的匹配,以幫助團隊 在路演日獲得下一輪融資。(瞭解奇績創業營請點擊:陸奇:“我們就像 Co-Founder 一樣,陪創始人一起創業”
用科技的力量,守護一千萬自閉症家庭 Your Life is Also My Life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