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與非原生加密藝術作品的法律關係都是 NFT,但兩者的版權屬性存在差別。

撰文:楊嘎,中央美術學院博士、加密藝術策展人

什麼是 NFT?

NFT 的概念

NFT 全稱爲 (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質化通證 (或非同質化代幣),意爲不可互換的通證,是相對於可互換而言的一種獨特的數字資產。

同質化通證,即 FT(Fungible Token),如比特幣 (BTC)、以太幣 (ETH) 等。每一枚都是相同的,都具有同樣的屬性,因此是可以互相替代、可拆分的。而非同質化通證,則是唯一的、不可替代的,具有獨一無二、稀缺、不可分割的屬性。因此可以用它來錨定現實世界中的物品,即標記具有非同質化特性事物的所有權,成爲資產的鏈上權益映射。這個事物可以是一個數字資產,例如一個電子遊戲道具,或者一件數字收藏品,也可以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資產,例如一棟房子、一輛車、一件藝術品。NFT 使我們能夠將任意有價值的事物通證化,並追溯該信息的所有權,從而實現信息與價值的交匯。

NFT 的底層協議

現階段 NFT 的三種底層協議標準:

ERC721

ERC721 是一個開放的、用來描述以太坊上建立非同質或者唯一代幣的標準(協議)。是現階段 NFT 領域最常用的代幣標準。ERC-721 標準定義約定了一個智能合約必須實現的最小接口,它包括代幣管理、持有和交易功能。

ERC1155

ERC1155 協議標準同時兼具了 NFT 和 FT 的特性,具有半同質化代幣(semi-fungible token)的特性,是用於管理多代幣類型合約的標準接口。單一部署的合約可包括可替換代幣、不可替換代幣或其它配置(例如半可替換代幣)的任何組合。它的核心概念是一個智能合約可以管理無限數量的代幣。可以一次傳輸多個代幣類型的代幣,從而節省交易成本,提高了轉賬的快捷程度和減少了 gas 費,可以滿足更多場景需求。

ERC998

這個標準名爲可組合非同質化代幣(Composable NFTs,縮寫爲 CNFT)。它的結構設計相當於一個標準化延伸,可以讓任意一個 NFT 捆綁其他 NFT 或 FT。轉移 CNFT 時,就是轉移 CNFT 所擁有的整個層級結構和所屬關係。簡化理解爲:ERC998 可以包含多個 ERC721 和 ERC20 形式的代幣。是一種類似「套裝」的商品。

NFT 三種底層協議標準可以說是逐步升級完善的過程,從 ERC721 到 ERC1155,實現了代幣的轉賬交易更便捷且成本更低;而從 ERC1155 到 ERC998,能實現代幣的打包交易及多場景應用。但目前 ERC721 仍是 NFT 生態場景最常運用的通證標準。

數字藝術走向加密

數字藝術的概念

關於數字藝術的概念,廖祥忠《數字藝術論》中是這樣定義的,「所謂數字藝術(Digital art),可被詮釋爲這樣一種藝術形態:即藝術家利用計算機爲核心的各類數字信息處理設備,通過構建在數字信息處理技術基礎上的創作平臺,對自己的創作意念進行描述和實現,最終完成基於數字技術的藝術作品。」

數字藝術的形式多樣,包括:數字繪畫、數字攝像、數字錄像、互動裝置、電腦遊戲、電腦動畫、多媒體藝術或其他藝術形式混合的藝術。

數字藝術的發展歷程

傳統藝術向數字藝術轉變發生於 20 世紀晚期,其發展變化的過程主要是通過三個時期來演變的:

影像藝術(Video Art):視頻媒體 20 世紀 60 年代開始被韓裔美國人白南準首先使用,目前錄象機、電視機、VCD、DVD、投影機等設備已經開始被國內外前衛藝術家們普遍運用。

影像裝置藝術(Video Insallation Art):視像裝置藝術首先以觀念爲重,再結合表演藝術、身體藝術、聲音藝術和激浪派藝術的其他方面,多媒體裝置藝術成長起來,它既反映了藝術領域中的多種文物和思想,又挑戰了以電視及廣告爲基礎的媒體系統的發展。

人工智能藝術(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rt):是指使用人工智能軟件創作的藝術品。隨着藝術的不斷髮展,藝術的邊界不斷髮生變化。有一些藝術家已經在科技原理和 AI 邏輯的啓發下進行藝術創作,藝術與科技的結合越來越緊密。在過去的幾年,人工智能甚至已經席捲了藝術界。

加密的數字藝術

站在藝術史的角度來看,作爲藝術與科技結合最爲緊密的數字藝術,已經創造出了一種新的藝術形式或者風格流派,而區塊鏈加密 NFT 技術的出現對一件具體的數字藝術文件(作品)來說,本質上是確定了該件數字文件(作品)在數字環境裏作爲「虛擬物或虛擬資產」的排他的唯一性,爲數字作品的確權認定提供了有效的技術解決方案。

加密藝術

加密藝術的發展

2012 年 3 月,一個名爲 Yoni Assia 的人寫下了《bitcoin 2.X (aka Colored Bitcoin) – initial specs》(比特幣 2.X (又名染色比特幣)——初始介紹)的文章,描述了他關於 Colored Bitcoin 的想法。起初,Colored Bitcoin 的設想侷限於在比特幣網絡上創建新的代幣。後來,Colored Bitcoin 的功能被不斷擴充,被完善後的彩色幣核心思想是:如果能對比特幣做上標記,且這些被標記的比特幣能被追蹤到,那麼這些特殊的比特幣就能產生許多其他的用法。這被認爲是 NFT 的萌芽。

2014 年初,Counterparty 項目上線。它將 Colored Coin 的思想快速落地,通過在比特幣交易的空白處寫入信息,來完成一般比特幣軟件無法實現的功能,比如:讓用戶發行並交易代幣,編寫數字協議或智能合約程序,並在比特幣區塊鏈上執行。受此啓發,Moonga 遊戲開發團隊在 2015 年在遊戲中實現了卡牌上鍊,這些上鍊的卡牌可在兩款遊戲中使用,用一種卡牌對應一種代幣來進行區分。

2016 年 9 月,Joe Looney 和他的朋友推出了 Rare Pepe Wallet。人們能在這裏提交、交易並向他人贈送 Pepe 的圖像。所有通過審覈的圖像都會藉助 Counterparty 的功能上鍊。每種 Pepe 有自己的發行數量,從而保證它的稀缺性。Rare Pepe Wallet 讓虛擬作品與區塊鏈結合,保證其稀有性和所有權,進而保證其價格和作者的權益,解決了虛擬作品的痛;同時建立了一個能夠自由創作和交易作品的社區。Rare Pepe Wallet 包容的態度,爲社區提供了良好的創作氛圍。Rare Pepe Wallet 這兩點在後來受到了加密藝術圈的認可。

2017 年,CryptoPunks 的項目的上線,它通過改造 ERC20 合約發行 TOKEN,生成了 10000 個完全不同的 punk 像素風頭像。CryptoPunk 爲實現 NFT 而做出的努力對加密藝術圈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幾個月後,ERC721 代幣標準得到以太坊社區投票通過,運用這一標準開發的遊戲 Cryptokitties (加密貓)在網絡上爆火,加密貓的每個 NFT 都對應一隻貓,並可繁殖多代。

2018 年,SuperRare、KnownOrigin、OpenSea 等 NFT 平臺相繼成立。2020 年開始,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對實體經濟的影響,實體的畫廊、線下拍賣等都相繼暫停,人們紛紛開始選擇線上藝術品。DappRadar 報告顯示,2020 年 NFT 市場交易量增長 785%,達到 7800 萬美元。

2021,NFT 開始爆發式增長,據 NonFungible 數據顯示,2021 年第一季度,藝術領域 NFT 交易額達到了 8.6 億美元,佔全球 NFT 市場規模的 43%。

加密藝術的共識

按照現在社區和用戶的共識理解,現階段加密藝術主要有以下幾個特點:

  • 去中心化:由區塊鏈技術支撐,藝術品確權或者存儲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上,由持有者真正擁有,藝術家可以不受限於第三方或中間人進行發行;
  • 無需許可:任何人(無論種族國籍地理位置)可以進行交易,轉移,甚至銷燬;
  • 寬泛的藝術形式:不拘泥於圖片形式,可以是動圖 gif、影像,目前也已經發展出了可編程的藝術品形態;
  • 開放和有效的價值衡量:藝術品的價值取決於用戶的喜好以及開放交易市場的自由交易價格。

原生加密藝術與非原生加密藝術

原生加密藝術作品

原生加密藝術作品是由原創作者使用數字技術創作或記錄的數字藝術品,並將作品存儲在 IPFS 或其他分佈式存儲,通過智能合約上鍊生成 NFT。數字技術工具記錄類作品如:觀念藝術、行爲藝術、聲音類創作。

原創作者法律意義上的主體: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組織。

創作工具:數字技術,如:計算機軟件、數碼照相機、數碼攝相機等。

非原生加密藝術作品

非原生加密藝術作品是由原創作者使用非數字技術工具創作的藝術品,由原創作者原始取得、繼受取得主體、授權主體或擁有合法的權利來源其他主體等,通過數字技術轉換工具,將實物作品轉換成數字文件並存儲在 IPFS 或其他分佈式存儲,並通過智能合約上鍊生成 NFT。

原創作者法律意義上的主體: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組織。

繼受主體,是基於他人既存的權利而取得所有權。如買賣合同、贈與合同、互易合同、繼承等屬於繼受取得。

授權主體,原創作者通過合法授權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組織。

其他主體,在沒有原創作者或繼承人或繼承被放棄的無主作品,由政府託管或慈善機構代管等。

數字技術轉換工具,如:數碼照相機、數碼攝相機、計算機等。

NFT 發行主體:原創作者、持有實物作品主體、繼承主體、授權主體或其他組織等。

非原生加密藝術作品如:油畫、水墨畫、膠片創作的照片、銅版畫、石版畫、木版畫、雕塑、其他綜合材料作品。

原生加密藝術作品與非原生加密藝術作品的法律關係都是 NFT(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質化通證,2019 年杭州互聯網法院的首例「比特幣」判例中確認了比特幣爲「虛擬資產」等於確定了數字資產通證「Token」的物權屬性,因此原生加密藝術作品從誕生之日起權利就會一直存在直到「虛擬物權」滅失,例如:NFT 被銷燬或丟失無法找回,而非原生加密藝術作品中有版權屬性的作品就存在 50 年版權保護期到期後「虛擬資產」鑄造的 NFT 作品唯一性以及價值的問題,有待於在未來技術革新、法律的完善能夠有科學的解決方案。

加密藝術的未來

實現藝術品溯源與確權

加密藝術 NFT 的所有作品是用區塊鏈的基礎來搭建作品的數據層,是可以確定真僞的,也能查到每一次流轉的真實信息,價格是完全透明的,因此解決了傳統藝術品的確權和溯源問題。同時解決了數字作品的所有權以及其數字化的稀缺性,從而解決了數字藝術品的收藏價值問題。

增加藝術品的可交易價值

傳統藝術品在運輸、倉儲的過程中對環境有着極高的要求,而 NFT 藝術品沒有物流運輸的環節,並且 NFT 藝術品因爲其在線交易並在線獲得拍品的方式,交易不再需要中間商的介入,十分便捷。

爲創作者提供更好的經濟效益

加密藝術品擁有可溯源性,且交易環節通過智能合約執行,作品的每一次的再流通,藝術家都可以獲得智能合約中約定比例的創作權分潤,從而可以讓藝術家擁有追續權,實現作品的永久收益分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