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文 恆大研究院 任澤平 羅志恆 華炎雪

導讀

2019 年世界 500 強中國企業上榜數量首次超越美國,成爲全球擁有大企業最多的國家。《財富》世界 500 強見證了大國興衰,從日本“經濟騰飛”到“失落二十年”,從美國“克林頓時代繁榮”到如今“500 強企業數量退居第二”。在肯定中國經濟和企業發展壯大的同時,也要客觀分析差距和不足。本文研究 1996-2019 年《財富》世界 500 強榜單中美上榜企業數量、行業分佈、區域分佈以及財務數據的變化規律。

摘要

1 、《財富》世界 500 強是由美國《財富》雜誌評選,是公認的能反映一個國家經濟實力的重要標準。 該榜單以營業收入爲主要排名依據,並未反映淨利潤等經營質量指標,側重規模而非質量。1995 年第一份涵蓋全球工業和服務型企業的國際綜合榜單問世,其後每年發佈一次。 全球 500 強企業佔據全球生產的 40%、國際貿易的 50%、國際技術貿易的 60% 和國際直接投資的 90%。1996-2019 年世界 500 強企業中,中國上榜企業數量增長 31 倍,營業收入增長 197 倍,互聯網企業迅速崛起,新增上榜企業與排名上升速度超越美國,現已成爲全球擁有大企業數量最多的國家。 第一,1996-2019 年,中國上榜企業從 4 家增長到 129 家(含中國香港 7 家、中國臺灣 10 家),增長 31 倍,2019 年中國首次在數量上超越美國(121 家)。從趨勢看,中國上榜企業數量持續上升,2008 年超過英國、2009 年超過德國、2011 年超過日本、2019 年超過美國,而美國上榜企業數量在 2002 年達到峯值 198 家後逐年下滑。第二,1996-2019 年,中國上榜企業營業收入從 422.2 億美元上升至 8.4 萬億美元,增長 197 倍,增速遠超美國(2 倍)和世界(2 倍);當前,中國全部上榜企業的營業收入已超過日本、英國、法國和德國,與美國差距逐年縮小。第三,2016-2019 年中國互聯網企業迅速崛起,2016 年京東首次上榜、2017 年增加阿里巴巴和騰訊、2019 年成立僅 9 年的小米上榜。當前,全球上榜的 7 家互聯網企業被中國和美國包攬,中國和美國各佔 4 家和 3 家。第四,2008 年後中美髮展潛力發生轉變。2008 年前,中國排名上升的企業和新增企業數量均大幅低於美國,2008 年後中國企業快速追趕,2019 年,中國新進入世界 500 強的企業有 13 家,美國僅 4 家;中國有 84 家企業排位較去年上升,美國有 57 家。上升最快的前十大企業,中國佔 6 家,分別是碧桂園、阿里巴巴、陽光龍淨、騰訊、蘇寧易購和中國恆大。
2 、在肯定中國經濟發展和企業迅速壯大的同時,我們也要正視不足,中美企業的差距仍然較大,中國企業“大而不強”。 第一,中國上榜企業 行業分佈不均,能源、銀行等壟斷性質行業佔比較大,大健康發展落後,高端製造業仍有很大差距,信息技術快速崛起但基礎領域薄弱,在全球產業鏈分工中仍處相對中低端劣勢。 中國的能源和銀行
業企業數量佔中國總上榜企業數量的 24%,遠高於美國(13%);食品飲料和生命健康領域,中國僅 2 家制藥企業上榜,美國有 19 家,佔該行業全部企業總數的 53%,歐洲、日本、新加坡、巴西均有企業上榜;信息技術領域,中國佔 12 家,美國佔 15 家,但中國側重的是互聯網服務和零售(BATJ),在計算機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無一家上榜,而美國有微軟、甲骨文和 IBM 共 3 家上榜;進入前 100 名的信息技術企業,中國僅華爲和中國移動 2 家,而美國有 8 家。第二,中國上榜企業地域分佈不均,北京“一城獨大”,中西部民營經濟有待發展。129 家中國上榜企業中有 56 家總部設在北京,上海、深圳和中國香港均有 7 家,杭州增至 4 家,首次超過廣州的 3 家,其他城市遠遠落後。 北京“一城獨大”部分原因在於央企佔比較大;全球擁有企業數量最多的前五大城市分別爲:北京(56 家)、東京(38 家)、巴黎(18 家)、紐約(15 家)和首爾(15 家),中國分佈集中,美國分散。第三,中國上榜企業呈現“國企多民企少”特點。國有企業上榜總數 87 家,其中國資委管理企業 48 家,財政部管理企業 12 家,地方國有企業 27 家,佔中國總上榜企業數量的 67.4%。 國有企業平均營業收入和利潤總額分別爲 722.5 億美元和 35.4 億美元,高於民營企業,但國有企業利潤率 4.9%,低於民營企業(6.3%)。行業分佈方面,國有企業集中分佈在能源礦業(18/20)、銀行(10/11)、金屬製品(9/13)和工程建築(7/8)等,民營企業集中分佈在保險(6/10)、互聯網(4/4)、計算機(4/4)和汽車(3/7)等行業。第四,盈利能力上,中國企業未達到全球平均水平,且與美國差距明顯。 中國上榜企業總利潤與平均利潤分別相當於美國的 60% 和 56%,平均每名員工創造的利潤相當於美國的 46.5%,淨資產收益率相當於美國的 66%。2019 年中國上榜企業平均僱傭員工 17.9 萬人,人均營業收入 37 萬美元,人均利潤 2 萬美元; 美國企業僱傭員工 13.9 萬人,人均營業收入 56 萬美元,人均利潤 4.3 萬美元。2019 年中國上榜企業平均利潤 34 億美元,低於全球平均水平(43 億美元),僅相當於美國(60.3 億美元)的 56%,且與美國差距呈擴大趨勢;人均利潤 2 萬美元,美國企業人均利潤 4.3 萬美元;銷售淨利潤率爲 5.2%,低於美國企業的 7.8% 和全球平均的 6.6%;淨資產收益率 9.9%,低於美國企業的 15% 和全球平均的 12.1%。結構上,中國上榜企業的利潤集中在具有政策優勢及壟斷地位的行業,數量僅佔 8.5% 的中國銀行業的利潤佔比 47.5%、平均利潤是其他企業的 10 倍,是美國銀行業平均利潤的 1.1 倍;但非銀行業平均利潤僅相當於美國的 37%,信息技術與服務業僅相當於美國的 31.3%。
3、未來應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支持民企、高新技術產業發展,從鼓勵規模到鼓勵高質量發展,做大做強中國企業而不侷限於國企。 建議: 一是放活服務業,打破行業壟斷,加快產業升級,釋放新的經濟增長點。
中國在民生教育醫療、科技創新等重點領域仍落後於美國,亟需推出新的機制和更大程度的開放舉措,如減稅降費、降低要素成本價格、鼓勵健康產業開放、加強科技基礎研發能力等。二是真正落實所有制中性,改善營商環境,支持民營企業發展。未來應大力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給企業家提供安全、公平和低成本的環境。依法治國,保護企業家精神和財產權,穩定預期;在納稅服務、企業開辦流程、跨境貿易等不足的方面改善營商環境。三是建設多層次資本市場,鼓勵 PE、VC 等直接融資方式,改善新興產業的融資問題。鼓勵企業併購重組,優化行業產能、產業結構,增強國際競爭力。四是調整產業分佈,加快城市羣建設。向新城疏解中心城市部分功能及部分優質公共服務資源;大力提高城市軌道交通路網密度,推進軌道交通系統制式多元化發展;央企具有雄厚的實力與投資能力,將央企遷出北京對其他城市產業有巨大的帶動作用。

正文

1、《財富》世界 500 強企業: 指標、行業與全球分佈1.1 全球企業排名榜單當前,較爲權威的企業排名榜單主要有《財富》雜誌發佈的“世界 500 強”(Fortune Global 500)和《福布斯》雜誌發佈的“全球 2000 大上市企業”(Forbes Global 2000),其中,《財富》世界 500 強榜單因其最能代表一個國家的經濟實力而更被認可。《財富》世界 500 強是由美國《財富》雜誌評選,是公認的能反映一個國家經濟實力的重要標準。 該榜單以營業收入爲主要排名依據,並未反映淨利潤等經營質量指標,側重規模而非質量。1955 年第一次發佈,當時排名僅限於美國公司,1995 年第一份涵蓋全球工業和服務型企業的國際綜合榜單問世,其後每年發佈一次。 全球 500 強企業佔據全球生產的 40%、國際貿易的 50%、國際技術貿易的 60% 和國際直接投資的 90%《福布斯》全球 2000 大上市企業是《福布斯》雜誌評選的 2000 家上市公司綜合排行,2003 年首次發佈,其後每年公佈一次;其依據的指標有上市企業的銷售收入、利潤、資產和市值,在排名中賦予這四項指標相同的權重。因此,《福布斯》一直在強調標榜自己所評選出的企業不僅是世界規模最大的,而且也是最具影響力的。
1.2 《財富》世界 500 強企業統計指標《財富》世界 500 強榜單公佈營業收入、利潤、資產、股東權益和員工數量等指標。 其中,營業收入是其排名的主要依據,這種評選標準的缺點在於其更利於市場大、人口多的國家。2019 年財富世界 500 強榜單按照 2019 年 3 月 31 日前結束的各公司財政年度總收入排名,非美公司的數據按每個公司財政年度末的匯率換算成美元。1)收入,包括合併子公司和已終止業務的報告收入,不包括消費稅;對於銀行而言,收入是總利息收入和非利息收入的總和;對於保險公司,收入包括保費和年金收入、投資損益、已實現資本收益或損失以及其他收入,但不包括存款。2)利潤,扣除稅、特殊信貸或收費、會計變更的累積影響以及非控制權益,但未扣除優先分紅。3)資產,公司財政年度末的資產。4)股東權益,實收資本和留存收益的總和(資本存量),非控制權益不包括在內。5)員工數量,公司發佈的財政年度末或年均數據,兼職員工被記爲全職員工的一半。
1.3 《財富》世界 500 強企業發展1996-2019 年,《財富》世界 500 強企業營收規模增長 2 倍,利潤增長 6 倍多,且與全球 GDP 增長高度相關。 從規模看,1996-2019 年,《財富》世界 500 強總規模整體呈上升趨勢,總營業收入從 11.3 萬億美元增長至 32.7 萬億美元,增長近兩倍。其中,2019 年同比增長 8.9%,創歷史最高值。從盈利看,1996-2019 年,總利潤從 2930 億美元增長至 2.15 萬億美元,增長 6 倍多。其中,2019 年同比增長 14.5%,爲歷史最高值。2019 年淨利潤率達 6.6%,淨資產收益率達到 12.1%,均超過 2018 年。此外,1996-2019 年,進入世界 500 強的門檻從 88.6 億美元上升至 248 億美元,增長 2 倍。《財富》世界 500 強在國家(地區)和行業分佈方面變化明顯,中國企業發展迅速而英國相對緩慢,行業由工業向互聯網科技和民生轉變。 從國家格局演變看,1999 年擁有上榜企業最多的五個國家分別爲:美國(184 家)、日本(101 家)、德國(42 家)、英國(40 家)和法國(39 家),2009 年爲:美國(140 家)、日本(68 家)、中國(43 家)、法國(40 家)和德國(39 家),2019 年演變爲:中國(129 家)、美國(121 家)、日本(52 家)、法國(31 家)和德國(29 家),國家格局的變化既有新興經濟體崛起擠佔份額又有大國經濟衰落的原因。從行業變遷看,1) 1996-2019 年,銀行、保險和能源行業始終是企業分佈最多的三大行業;2)信息技術領域逐漸由電子電氣設備向半導體、軟件等高端製造業轉化,1996-2019 年,電子電氣設備行業擁有的企業數從 30 家減少到 15 家,而半導體、軟件等高端製造業增加 8 家,相關服務行業增加 11 家,體現了後工業化時代的產業轉型和結構調整的方向;3)生命健康成爲新興崛起領域,從 1996 年無一家企業上榜到 2019 年增至 9 家。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圖表 3:1996-2019 年世界 500 強行業變遷

2、中美《財富》世界 500 強比較2.1 1996-2019 年,中國企業在數量和體量上發展迅速,潛力巨大 2.1.1 數量:中國《財富》世界 500 強企業數量增長 31 倍,現已超越美國成爲全球擁有大企業數量最多的國家20 年來,中國世界 500 強的企業數量增長 31 倍,2019 年首次在上榜數量上超越美國。1996 年中國企業(含中國香港和中國臺灣)進入世界 500 強的數量爲 4 家,到 2019 年數量達到 129 家,增長 31 倍,其中,中國大陸企業數量從 2 家上升到 119 家,增長近 59 倍。 2019 年美國世界 500 強企業數量 121 家,較中國少 8 家,這是自世界 500 強榜單誕生以來,美國首次在數量上退居全球第二位。從排名上看,排名前五的企業,中國佔 3 家,分別爲中國石化(第 2 位)、中國石油(第 4 位)和國家電網(第 5 位),美國僅 1 家沃爾瑪,排在第 1 位。從增長趨勢來看,中國始終處於上升通道,而美國開始走下坡路。回顧中國企業成長史,1996 年中國 500 強企業數量僅相當於美國的 2.6%,大陸僅有中國銀行和中糧集團。 到 2002 年中國上榜企業增至 13 家,此時美國達到峯值 198 家。此後,美國上榜企業數量逐年下降,而中國上榜企業數量持續上升,2008 年超過英國,2009 年超過德國,2011 年超過日本,2019 年超過美國。從排名上看,2009 年中國石化首次躋身前十,而美國排名前十的企業有 4 家,到 2019 年,中國增至 3 家超過美國的 2 家。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2.1.2 體量:中國《財富》世界 500 強體量增長 97 倍,現已超越日本、英國、法國和德國,與美國差距逐年縮小20 年來,中國企業營業收入增長 197 倍,遠超世界增速,中美營收差距逐年縮小。1996-2019 年,中國上榜企業營業收入從 422.2 億美元上升至 8.4 萬億美元,增長 197 倍,遠超美國和世界增速; 2019 年中國上榜企業營業收入同比 16.9%,超過美國(5.9%);此外,中國全部上榜企業的營業收入已超過日本、英國、法國和德國,與美國差距逐年降低,1996-2019 年,中美企業收入差距由 3.1 萬億美元縮小至 1 萬億美元。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2.1.3 趨勢:中國新一批互聯網企業崛起,“最年輕”小米集團上榜2016-2019 年,中國互聯網企業迅速崛起。第一,2016 年中國第一家互聯網與零售企業京東進入世界 500 強,排名 366 位。 此前,全部互聯網企業均被美國包攬。第二,2016-2019 年,中國互聯網行業發展迅速,繼京東後,阿里巴巴和騰訊於 2017 年上榜,與美國在數量上持平,到 2019 年,僅成立 9 年的小米集團上榜,中國上榜互聯網企業數量達到 4 家,超過美國。第三,計算機、通訊設備行業,我們見證了 2008 年聯想、2010 年華爲陸續上榜,也見證了美國 GAP、LOEWS、摩托羅拉等科技巨頭衰落;2019 年華爲雖然不斷遭遇挑戰,但仍然從 2018 年的 72 位上升至 61 位。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2.1.4 潛力:中國排名上升企業及新上榜企業數量均大幅超越美國2008 年後中美髮展潛力發生轉變,2019 年中國排名上升的企業數量是美國的 1.5 倍,新增企業數量是美國的 3 倍。2008 年前,中國排名上升的企業及新增企業數量平均分別約爲 9 家和 3.5 家,而美國平均分別達到 65 家和 14.5 家,2008 年後中國企業快速追趕,多數年份超越美國,到 2019 年,中國排名上升的企業和新上榜企業數量分別爲 84 家和 13 家,美國分別爲 57 家和 4 家。 具體來看,上升最快的前十大企業,中國佔 6 家,分別是碧桂園、阿里巴巴、陽光龍淨、騰訊、蘇寧易購和中國恆大,分別躍升 176、118、96、94、94 和 92 位。此外,排名後 100 家企業,中國佔 24 家,美國僅 18 家,潛力巨大。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2.2 中國與美國在行業、區域、民企數量以及盈利能力方面存在差距 2.2.1 行業分佈:能源、銀行等具壟斷性質行業佔比較大,大健康發展落後,高端製造業仍有很大差距中國上榜企業行業分配不均,能源、銀行等具壟斷性質行業佔比較大,大健康發展落後,高端製造業仍有很大差距,信息技術快速崛起但基礎領域薄弱,在全球產業鏈分工中仍處相對中低端劣勢。中國上榜企業集中分佈的前五大行業是: 能源及礦業(中國上榜數 / 全球行業上榜數 =20/63)、金屬製品(13/19)、銀行(11/54)、保險(10/50)和商業貿易(10/42),合計佔全部中國上榜公司比重達到 50%;其中能源礦業和銀行業佔 24%,遠高於美國(13%)。食品飲料和生命健康領域,中國發展落後,僅 2 家制藥企業(中國華潤、中國醫藥集團)上榜,美國共擁有 19 家,佔行業全部企業總數的 53%,歐洲、日本、新加坡、巴西均有企業上榜,產業轉型升級任務重大。信息技術領域,中國佔 12 家,美國佔 15 家,具體來看,中國側重的是互聯網服務和零售(BATJ),在計算機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無一家上榜,而美國有微軟、甲骨文和 IBM 共 3 家上榜,進入前 100 名的信息技術企業,中國僅華爲和中國移動 2 家,而美國有 8 家,中國高端製造業仍有很大發展空間。房地產行業,中國依舊延續了全部包攬的態勢。2019 年有五家房地產企業上榜,分別爲中國恆大集團(第 138 位)、碧桂園(第 177 位)、綠地(第 202 位)、中國保利(第 242 位)和萬科(第 254 位),均來自中國。排名靠前的行業結構固化,且壟斷企業居多,中國增長動能轉換仍在路上。一直以來,穩坐榜單前列的企業有中國石化、中國石油、“四大國有銀行”、國家電網、中國建築等,且格局很少發生變化。 而美國近 5 年來,在電信、計算機、互聯網行業進步也十分顯著,蘋果公司在 2012 年已躋身前十。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2.2.2 區域分佈:北京“一城獨大”,中西部民營經濟有待發展北京“一城獨大”,區域發展不平衡。129 家中國上榜企業中有 56 家總部設在北京,上海、深圳和中國香港均有 7 家。 杭州增至 4 家,首次超過廣州的 3 家,其他城市遠遠落後,北京“一城獨大”部分原因在於央企佔比較大;中西部民營經濟與新興行業缺乏龍頭,與東部城市還有較大距離;從全球看,擁有企業數量最多的前五大城市分別爲:北京(56 家)、東京(38 家)、巴黎(18 家)、紐約(15 家)和首爾(15 家),中國分佈集中,美國分散。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2.2.3 企業性質:“國企多民企少”,國企佔比達 67.4%中國上榜企業呈現“多國企少民企”特點。國有企業上榜總數 87 家,其中國資委管理企業 48 家,財政部管理企業 12 家,地方國有企業 27 家,佔中國總上榜企業數量的 67.4%。 中國大陸民營企業僅 28 家上榜,佔中國大陸上榜企業的 24.1%。規模和盈利方面,國有企業平均營業收入 722.5 億美元,平均利潤 35.4 億美元,利潤率 4.9%,民營企業平均營業收入 497.7 億美元,平均利潤 31.2 億美元,利潤率 6.3%。行業分佈方面,國資委管理企業主要覆蓋工程與建築(7/8)、航天與防務(6/6)、金屬製品(5/13)和能源礦業(7/20)等,財政部出資企業主要覆蓋銀行業(7/11), 地方國有企業主要覆蓋能源、礦業(11/20)、金屬製品(4/13)和貿易(4/10)等,民營企業集中分佈在保險(6/10)、互聯網(4/4)、計算機(4/4)和汽車(3/7)等行業。13 家中國公司首次上榜企業國有企業佔 7 家。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2.2.4 質量:中國企業平均利潤未達到全球平均水平,盈利能力與美國差距明顯,銀行業利潤佔 47.5%中國企業平均利潤尚未達到全球平均水平,總利潤與平均利潤分別相當於美國的 60% 和 56%,淨資產收益率相當於美國的 66%。美國總利潤始終高於中國,2019 年中國上榜企業總利潤 4387.8 億美元,而美國爲 7301.2 億美元。 2019 年中國上榜企業平均利潤 34 億美元,美國爲 60.3 億美元,2011 年開始中美平均利潤差距由 10 億美元擴大至 26.3 億美元;2019 全球企業平均利潤達 43 億美元,是中國的 1.3 倍。2019 年中國企業銷售淨利潤率爲 5.2%,低於美國企業的 7.8% 和全球平均的 6.6%,從 2011 年開始中美銷售利潤率差距由 0.5% 擴大至 2.5%。淨資產收益率是 9.9%,低於美國企業的 15%,也低於全球平均的 12.1%。2019 年中國企業平均僱傭員工 17.9 萬人,人均營業收入 37 萬美元,利潤 2 萬美元;美國企業僱傭員工 13.9 萬人,人均營業收入 56 萬美元,利潤 4.3 萬美元。從排名來看,利潤榜前 50 名單中,美國佔 23 個,中國僅佔 12 個。中國上榜企業的利潤集中在具有政策優勢及壟斷地位的行業,數量僅佔 8.5% 的中國銀行業利潤佔比 47.5%、平均利潤是其他企業的 10 倍,是美國銀行業平均利潤的 1.1 倍; 利潤榜前 20 名,中國只有“四大行”,而美國有 10 家企業上榜,包含 5 家信息技術與服務業。2019 年中國上榜銀行 11 家,總利潤高達 2085.5 億美元,8.5% 的數量賺走 47.5% 利潤; 平均利潤 189.6 億美元,是全部中國上榜企業平均利潤的 5.6 倍、全部非銀行企業利潤的 10 倍。2019 年美國上榜銀行共有 8 家,總利潤 1333.7 億美元,6.6% 的數量賺走 18.3% 的利潤;平均利潤 166.7 億美元,是全部中國上榜企業平均利潤的 2.8 倍、全部非銀行企業利潤的 3.2 倍。除去銀行業來看,中國企業的平均利潤僅相當於美國的 37%,信息技術與服務業僅相當於美國的 31.3%,未來仍需要在做強企業上發力。如果不計算銀行業的利潤,其他 118 家中國上榜企業的平均利潤 19.5 億美元,而美國其他 113 家企業平均利潤高達 52.8 億美元,是中國企業的近 3 倍。 中國信息技術與服務行業平均利潤爲 42.7 億美元,美國爲 136.3 億美元。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3 深化改革開放,最好的投資機會就在中國 未來應該進一步深化改革開放,支持民企、高新技術產業發展,從鼓勵規模到鼓勵高質量發展,做大做強中國企業而不侷限於國企。1995-2018 年,人均 GDP 從 609.8 美元上升到 9768.8 美元,增長 15 倍; 中國商品零售總額和商品房銷售收入總和從 2.4 萬億元增加到 53.1 萬億元,增長了 22 倍,內需擴張迅速。一是放活服務業,打破行業壟斷,加快產業升級,釋放新的經濟增長點。中國已經進入到以服務業主導產業的時代,但服務業領域仍存在國企壟斷和開放不足的問題,效率偏低,基礎性成本高昂。 中國在民生教育醫療、科技創新等重點領域仍落後於美國,亟需推出新的機制和更大程度的開放舉措,如減稅降費、降低要素成本價格、鼓勵健康產業開放、加強科技基礎研發能力等。對傳統制造業而言,在貿易摩擦引發產業鏈轉移的背景下,可通過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合作,構建新型產業分工體系,實現價值鏈重構,加快推動我國產業轉移、國際產能合作。二是真正落實所有制中性,改善營商環境,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美國大企業多以技術創新爲主導,而中國企業則是以國有企業、政策性壟斷爲主,導致決策效率低、人員超編嚴重、盈利能力下降。 應適當鼓勵民營企業進入部分壟斷行業,與國企形成良性競爭,激勵國企改革,提升盈利能力。此外,民營經濟貢獻了 60% 以上的 GDP,但中國《財富》世界 500 強中佔比僅爲 32%,未來應大力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給企業家提供安全、公平和低成本的環境。依法治國,保護企業家精神和財產權,穩定預期;在納稅服務、企業開辦流程、跨境貿易等不足的方面改善營商環境;在融資、准入和稅收優惠等方面對國企民企一視同仁,實施負面清單管理。三是建設多層次資本市場,鼓勵 PE、VC 等直接融資方式,改善新興產業的融資問題。當前中國間接融資比重過高,直接融資佔比偏低,尤其不利於新興產業和高科技企業的融資。 未來應積極發揮金融對經濟的支撐作用,推動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建設多層次資本市場,鼓勵 PE、VC 等直接融資方式,改善新興產業的融資問題;鼓勵企業併購重組,優化行業產能、產業結構,增強國際競爭力。四是調整產業分佈,加快城市羣建設。當前,多數中國大企業將總部設於北京,區域分佈極不平衡,制約城市羣發展。 730 政治局會議已經確立“加快重大戰略實施步伐,提升城市羣功能”,城市羣建設有利於提高經濟活動人口的密度和頻度,提升全要素生產率,符合產業集聚和人口集聚的經濟社會發展規律。未來,應積極在新城佈局相應產業,包括向新城疏解中心城市部分功能及部分優質公共服務資源;大力提高城市軌道交通路網密度,推進軌道交通系統制式多元化發展;此外,央企具有雄厚的實力與巨大的投資能力,將央企遷出北京對其他城市產業有巨大的帶動作用。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中美世界 500 強實力對比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