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hQuark CEO Leo Li 、分佈式資本合夥人 Remington 以及 SNZ CTO Neo Liang 分享了對 DFINITY 的見解;此外進行了一場圍繞 DFINITY 未來及 Web 3.0 究竟還有多遠等話題的圓桌討論。

4 月 18 日,「DFINITY 互聯網計算機主網上線城市行」上海站在上海豫園·海上梨園成功舉行,「城市行」活動此前已經走過了北京、深圳、杭州以及成都,上海站是本次系列活動的最後一站。

DFINITY 互聯網計算機主網上線城市行 | 上海站現場實錄精選

上海站活動中,DFINITY 創始人兼首席科學家 Dominiic Williams 在開場視頻演講中分享了 DFINITY 互聯網計算機主網上線的最新進展;HashQuark CEO Leo Li 、分佈式資本的合夥人 Remington 以及 SNZ CTO Neo Liang 分別進行了主題演講,分享了各自對於 DFINITY 的見解;此外進行了一場圍繞 DFINITY 的未來以及 Web 3.0 究竟還有多遠等話題的圓桌討論。

上海站活動由 DFINITY 官方與鏈聞聯合主辦,此外 SNZ、HaskQuark、HaskKey Hub、FENBUSHI CAPTAL 以及果殼宇宙和 Winkrypto 均爲「城市行」系列活動提供了幫助和支持。

以下是本場活動的現場實錄,內容有所精簡。

HaskQuark 李晨:區塊鏈的樂高宇宙

DFINITY 互聯網計算機主網上線城市行 | 上海站現場實錄精選

HaskQuark CEO Leo Li 分享的主題是區塊鏈的樂高宇宙。Leo Li 表示,DFINITY 將成爲未來構建區塊鏈宇宙的基石和公鏈。

Elon Musk 在做整個人類往火星遷移的思考,並通過 SpaceX 和 StarLink 解決了人類生存基礎的運輸、網絡和物資問題,這個時候我們缺什麼東西呢?你發現會缺金融的東西,缺一個支付的貨幣,缺商業體。大家也知道現在是美元本位,很長一段時間是黃金本位,因爲黃金具有稀缺性,所有東西都可以和黃金綁定。如果你到火星上也找不到黃金,其實最經過認證的稀缺性就是比特幣,這是一個最大的稀缺性,我們也都認可。反過來想,他爲什麼在推特上去寫比特幣,我覺得這是一種邏輯。第二個,你也需要有商業的組織,如果你到了火星上,我相信我們很難有空間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可能每個人都活在膠囊當中,我相信到了那個時候也沒有所謂的「公司」這樣的組織,甚至也沒有「國家」這樣的形態。在這種情況下,你靠什麼把整個商業體連接起來?你靠什麼組織把經濟體運轉起來?我覺得最好的就是去中心化自組織的構建。

現在比特幣已經成爲了區塊鏈世界或者區塊鏈宇宙的價值基礎,這是 1.0。到了 2.0 以後,你說光有一個信仰和價值存儲,可能還不夠,我要建立比特幣經濟體的一套血液,前面有了骨架,那血液要流動起來。所以以太坊 2015 年的時候誕生,到目前爲止他就幹了三個事。建立組織方法和運行機制,這就是去年到今年最火的 DeFi。第二個你要有一個身份系統,最火的是 NFT。第三個,你能夠突破自組織的形式,把整個經濟體給活躍起來,把整個團隊給活躍起來。一個最大的例子就是 Uniswap。

到了 3.0,我們已經有了信仰,也有了金融體系,也有了身份和組織,剩下來就要真正幹一些落地的事情,所以我覺得 DFINITY 是很好的承載區塊鏈落地的場景。在 DFINITY 上一些 demo 上的應用,你可以方便的在 DFINITY 上通過 token 的機制建立起的應用,你完全乾不到是區塊鏈的應用,你覺得這就是一個互聯網的應用,在 2 秒內就可以通過 token 和另外一方建立聯繫,我覺得這就是的價值。在這個上,DFINITY 的高性能、高可用,在技術上提供了一系列的服務,真正能夠支持我們現在的區塊鏈落地的應用。

DFINITY 到此時此刻應該說是應運而生,天時地利人和。我覺得第一個,價值觀已經深入人心了,今天來了這麼多人,區塊鏈的世界也經過了考驗,從比特幣、以太坊到現在,上面那麼多資產,我相信全世界的黑客都想在上面偷一些資產下來。但是我們發現可能有些並不是以區塊鏈治理的原因,有些是智能合約和託管有漏洞,區塊鏈上沒有一筆資產被偷盜過,有那麼多的比特幣因爲找不到了私鑰,而沒有人去擁有它。在丟了私鑰的那麼多資產中,黑客沒有拿過一分錢,這重新證明區塊鏈經過了考驗,極其安全和可靠,而且是去中心化的,基礎設施已經完善,商業模式也得到認證。DFINITY 有更高的性能、有更低的成本,相對於以太坊 GAS 更低,有更全面的開發服務。到了人和就是社區和共識,包括 DAO 不斷演進。所以這一系列就使 DFINITY 應運而生。

分佈式資本 Remington:DFINITY 爲何成爲第三代區塊鏈的優秀範例?

DFINITY 互聯網計算機主網上線城市行 | 上海站現場實錄精選

分佈式資本的合夥人 Remington 分享的主題是 DFINITY 爲何會成爲第三代區塊鏈的優秀範例。Remington 指出,早在 2015 年的時候 Dominic Williams 已經看到了區塊鏈在未來可容性方面的限制,在做 DFINITY 之前,他曾經也創業過做了數百萬用戶的互聯網遊戲所以從遊戲的開發過程中,他也意識到要做一個大規模可擴容的應用的時候,其實在後端有很多考慮因素,可能是當時區塊鏈的設計達不到需求。所以在考慮區塊鏈的時候,並不僅僅是看每秒可以做幾筆交易這個概念而要重新考慮如何去做一個全球大規模的計算機架構。

雖然 DFINITY 的基本原理和其他區塊鏈大致相同,但是從設計以來就是在針對互聯網計算機的思維,做像微博、淘寶、臉書、谷歌這種級別的應用。到 2021 年其實不僅僅是一個願景了,DFINITY 也招聘了全世界接近 200 名的工程師去花了很多精力開發出來即將上線的 DFINITY 主網,我們也對這個項目未來的可能性感到無比興奮。

DFINITY 在去年的時候已經演進了什麼叫做第三代,什麼叫做互聯網計算機級別的應用,也就是他去年推出的應用叫 CANCAN,這是他們基於互聯網計算機搭建出來了的一個類似於抖音的應用。這個應用並不是說拿一個現成的應用,可能把一部分的數據 Hash 存儲在區塊鏈上或者綁定一部分的代幣。這個應用從前端到後端整個都運行在 DFINITY 的互聯網計算機上的,而且他能做到這一點,比如臉書需要超過 6200 萬行代碼做出來,他同樣需要一個去中心化的抖音,基於互聯網計算機的架構,僅僅用少於 1000 行的代碼就可以做到支持上億用戶的去中心化應用。

在開發 DFINITY 生態的時候,項目方需要考慮的兩個主要相關者是開發者及用戶。之所以以太坊今天是區塊鏈行業裏面最活躍的一條公鏈,也是 Vitalik 和以太坊基金會花了五六年的時間,花了很多的精力,在開發者社區裏面提供了無數的支持,做了無數的開發主工具、開源代碼等等。雖然市面上有很多不同的公鏈都存在,但大家都是圍繞着以太坊開發的工具,甚至其他公鏈也希望能夠兼容以太坊,吸引一些開發到到他們的平臺。這一點 DFINITY 基金會也意識到了,所以他們花了很多精力,把 DFINITY 做成支持開發者的一套系統,包括他們去年也招聘了新的人員,幫他們開發了一整套新的開發者工具,不僅僅是區塊鏈開發者,傳統 Web2.0 的開發者也很容易上手,能夠做出新的基於互聯網計算機的應用。爲了證實這套系統易於開發,他們去年也舉辦了幾次的黑客馬拉松,也有一些開發者團隊能在 48 小時以內開發出能夠在主網上應用的互聯網級的應用,包括去中心化的 Zoom 或者去中心化的領英等等。

隨着這個項目的進展,整體的開發架構可以提升你能想到的去中心化應用,不管是在什麼雲上開發的應用,你都能夠在 DFINITY 上去開發。但是不僅僅是這樣,我們認爲這也開拓了去中心化能做的一些事情,我們覺得在互聯網計算機上開發的時候,不要限制於現有的應用,而是說互聯網計算機能做出一些現實世界做不到的應用。就拿穩定幣來作爲案例,我們知道雖然可以帶來不少的價值,但它始終是一箇中心化的應用,並沒有體現「無信任,信代碼」的特性。相比而言,MarkerDAO 最近有代碼穩定幣,他們是用去中心化思維重新打造穩定幣的效果,不需要信任可以達到同樣的穩定幣效果。大家考慮基於互聯網計算機開發的時候,雖然 DFINITY 已經證實可以做到去中心化的抖音,但這只是一些初始的示範,我也鼓勵大家去和全球規模的互聯網計算機搭建現有的中心化架構做不到的新的去中心化應用。

SNZ Neo Liang:DFINITY 是去中心化的破局者

DFINITY 互聯網計算機主網上線城市行 | 上海站現場實錄精選

SNZ 的 CTO Neo Liang 從技術角度進行了分享,主題爲 DFINITY 是去中心化的破局者。Neo Liang 指出,DFINITY 的目標是打破傳統中心化應用數據孤島的效應,讓我們的應用更加開放,而且互相之間應用互聯,最終形成一個巨大的網絡效應,我們可以根據 DFINITY 構建我們自己的應用,避免很多重複的事情。第二個是重構 IT 系統,比如我要部署開發一個應用,現在要到阿里雲和亞馬遜購買一個賬號,再部署虛擬主機,再部署應用系統,這個流程很長,這中間帶來了巨大的浪費和維護成本。對 DFINITY 來講,相當於從應用 server 上一直到底層存儲都幫你虛擬化了,你只需要關注自己的業務邏輯,給應用直接做一個適配,前端、業務邏輯端和底層數據都可以放到上面,一鍵就可以部署到 DFINITY 的網絡上面,也不需要有一個專門的 IT 部門進行維護。第三個是重新定義企業 IT,現在 IT 的定義是業務系統,而 DFINITY 是要構建一個更加開放的應用生態,只需要在我的業務當中關注最核心的問題點和技術點就行了。DFINITY 的底層相當於把我們的防篡改、網絡安全這些事情進行抽象,可以降低企業 IT 的成本,也保證我們的應用是更加開放式和去中心化的應用生態。DFINITY 願意成爲以太坊的姊妹網,兩個網絡沒有太大的競爭關係,因爲以太坊定位是去中心化資產發行和清結算,而 DFINITY 是一個去中心化的生態網絡,兩個網在未來可以更多的互相促進,DFINITY 可以帶給我們「出圈」的可能性。

現在我在以太坊要開發 DeFi 的項目,主要分爲入口層、業務邏輯層和數據層,對於 DFINITY 來講,我們可以把這三層做成去中心化的應用,可以保證整個應用更加的去中心化。比如我們在以太坊部署合約或者做應用,我們的客戶端還是很容易被屏蔽和被攻擊的,在 DFINITY 上可以更好的解決這個事情。

總結下來,目前技術人員開發一個大型的軟件系統,需要在運維和網絡安全方面花很大的精力,但在 DFINITY 上只需要關注業務邏輯和開發就行,這部分全部交給 DFINITY 底層的生態網絡。此外 DFINITY 從前端到中間業務邏輯到數據完全去中心化,避免了其他的潛在風險。再者 DFINITY 支持 SECP265R1 的曲線,很多電子芯片已經支持了這個曲線。但是比特幣、以太坊原來更多支持的是 K1 的曲線,DFINITY 可以一鍵把我們的私鑰直接集成到電子設備的安全設備裏面,可以通過網頁端輕鬆調用,用戶不用再擔心網絡和私鑰的安全問題了。對於開發人員來講,在 DFINITY 開發一段時間之後,你會感覺到開發門檻更低,用戶使用門檻和傳統的中心化應用系統是一致的,而且也可以加上很多傳統中心化應用的業務邏輯在其中。DFINITY 的開發更偏傳統的應用場景,我們的開發方向會更多,產品也更容易被世界所接受。

經濟模型上,DFINITY 會帶兩種代幣,一種是 ICP,另外一種是 cycle。未來在 DFINITY 上會有大量互聯網應用的開發者,他們要考慮開發和運維成本是不是較低,這裏面具有 cycle 穩定幣,可以使成本穩定。另外一個就是神經原,類似於我們人體大腦的結構,現在很多公鏈的治理是 PoS,未來要做到一個擴容,最好的做法是進行分工處理,從一個大的集合裏面隨機選出一組,組內達成小範圍的共識,最後再同步,這樣可以保證網絡橫向擴展。如果達成共識,對數據也可以進行特殊的處理,所以它更加友好,是我們邁向應用端的一個發展的網絡。再就是 BNS,基於算法的治理系統,包括凍結惡意系統、防止黑客攻擊。接下來就是共識機制,就是通過一個「隨機數燈塔」產生委員會,這個委員會有兩種角色,一個提案的委員會,另外一個是公證的委員會,提案委員會類似於區塊鏈生產者,它會從用戶端收集交易,加上權重,最後由公證委員會確認,加上自己的簽名,最後公佈到網絡上,完成整個區塊產生的過程。接下來主要介紹一下隨機燈塔,隨機燈塔是 DFINITY 最重要的技術點,現有的區塊鏈解決的是公開透明的問題,但沒辦法解決公正,如果整個網絡要解決公正,其實一定需要一個隨機數來參與,所以現在大部分區塊鏈都用了隨機數。對於 DFINITY 來說,2017 年 2 月份就提出一個概念「隨機數」,很多人也基於這一點來參與這個項目。DFINITY 原生就考慮到區塊鏈公正的問題。這是底層,降低複雜度,同時保持彈性,不用達到閾值就可以共識成功。最後是概率插槽協議,這個協議用於 r-3 區塊之後,它會統計前面每個人提交的權重,最後把權重最高的一條作爲主鏈,相當於是確認者的區塊。概率插槽協議的優勢,一個是確認區塊,第二個是保證排名是公正的,出塊時間是可預測的,而且出塊頻率接近於常量,這樣也可以避免爆發式的競爭。通過權重排序確定主鏈,在第三次區塊填加的時候,選擇最大的權重鏈作爲主鏈。

這是一個共識流程,從隨機數選擇委員會,提議委員會收集區塊,由公證委員會來做恰名、確認,最後結束的時候會再隨機產生下一個委員會的組,保證整個網絡是一直在隨機的過程中,有時候一個連續出塊很長時間,理論上串謀的可能性會增大,這個點可以保證相對的可能性。

最後是可拓展性,DFINITY 有點類似於分片的概念,不管是以太坊還是什麼,每個節點報的是網絡全量的數據,所以在以太坊每個節點既包含了智能合約裏面的邏輯代碼,本地也存了整個網絡的狀態數,這樣就導致整個網絡計算節點和存儲數據是無限增大的。DFINITY 是有點類似於分片的概念,把應用分配在多個容器裏面,每個容器只服務自己的應用,N 個應用進來之後,我只需要在網絡上進行橫向的擴容,這樣就可以承載大規模的應用了,不需要每個節點都跑全網的數據。而且早期上線的時候只有 28 個節點參與,但未來會逐步開放,目前的目標是讓全球各個地方的數據中心都參與 DFINITY 的基礎設施。這是副本註冊,如果每個節點想參與的話,相當於構建了特殊交易,包含自己的公鑰加上自己 ICP 的證明,經過一定的過程之後生效。這是組的註冊,我們隨機選擇 400 個組成組,將產生的 DKG 祕鑰在進行分發。延遲激活,不管是組的註冊還是副本註冊,都要延遲超過 3 個區塊,來保證最終生效。

DFINITY 的生態中,礦工其實是整個區塊鏈網絡最早的參與者,也是最忠實的守護者,不管未來的治理往哪個方向升級,我覺得礦工都是必不可少的一環,不管是 POW 還是 POS。另外,礦工也是網絡安全的守護者,如果未來 DFINITY 能承載整個去中心化應用的浪潮的話,有可能會產生萬億美金的生態,礦工也是萬億生態的早期參與者。

接下來是開發者,開發者一個關心的是更低的開發運維成本,只要把前端、業務邏輯端、底層數據在一個項目裏寫好,通過命令行一鍵部署到 DFINITY 網絡上面去,不需要再考慮其他的問題,開發者專注自己的業務邏輯和產品就行了,這樣也可以降低未來項目的開發成本。另外一個是帶來更多的開發方向,在以太坊上可能大家更關注資產發行和交易,在 DeFi 和 NFT 可能開發的最多,除了這些之外,社交、媒體、遊戲等等所有應用都可以慢慢搬上去。但是沒辦法剛上線就支撐這種大規模的應用生態系統,但至少帶給我們一種可能性,也是讓大家一起來參與整個技術不斷迭代的過程。第三點是更大的創業機會。隨着個人生產效率的提高,未來開發人員的創業機會大家提高,我們開發的是去中心化應用,裏面自帶經濟模型,而且這個應用又在託管的去中心化雲網絡裏面,而且業務是覆蓋全球用戶的,帶來了更大的想象力。

第三個是投資者。這個投資者不光是投資人,我覺得區塊鏈的從業者都是投資者,不管我們有沒有持有 token,理論上講,我們認識到這個項目,我們今天能坐到這邊,我們都付出了成本,所有知道 DFINITY 項目的都是 DFINITY 的投資者,對於我們來講更多的是一個投資方向,不管是 NFT 還是 DeFi 這些偏傳統金融領域的,未來遊戲、社交這些傳統互聯網裏面已經跑得很成功的範式,在 DFINITY 網絡裏面加上經濟模型變成一個去中心化的應用,對於我們來講,投資的方向有可能更多。另外是一個更容易看懂的市場,大部分人對傳統互聯網的應用和場景已經很習慣了,而且有一定的認知。對於 DFINITY 來講,未來他主攻去中心化應用的生態,所以未來在 DFINITY 上會存在大規模的類似於傳統的應用往去中心化應用上遷移的浪潮,對於認知門檻就降低了很多。第三個是去中心應用浪潮的推動者和見證者。最近經常出現分賬號的問題,未來我們基於 DFINITY 構建一個去中心化的推特系統,所有人都可以在裏面表達自己的意見,我們未來也看好大部分應用慢慢往去中心化遷移的過程,在座的各位也是見證者。

最後是我個人的願景,二十年願景。以技術重塑現有互聯網軟件架構體系,構建一個更加公平、開放的應用生態網絡。整個互聯網要從中心化慢慢打破數據孤島和思維界限,傳統很多互聯網公司是把用戶數據作爲公司的資產,我不願意開放出去,一旦開放出去可能就沒什麼價值了,所以我們也把很多互聯網企業看作是數據公司,其實就是拿用戶數據來構建他自己的業務生態。未來,我們希望在 DFINITY 這個生態上面構建一個更加開放、公平的生態網絡,所有應用之間協同對外提供服務,所有的數據也可以對外開放,每個人專注自己的價值願景問題,避免大家的內卷。第二是以應用場景帶動區塊鏈出圈,讓區塊鏈更好的重塑現有價值網絡和組織的協作關係。區塊鏈最大的作用,一個是重塑現有的價值網絡,另外一個是組織協作的關係。DFINITY 把前端、業務端、底層數據都可以構建上去,未來 DFINITY 上的應用更加容易出圈,出圈之後可以把在區塊鏈之外的人慢慢引入進來,讓區塊鏈更好的實現我們終級的目標。現在以太坊已經在重塑現有的價值網絡,未來包括組織協作關係也有可能會重塑。比如我們公司的這種組織架構,其實隨着整個系統單體生產效率的提高,慢慢已經跟不上節奏尤其區塊鏈裏面的很多項目,基本上是全球各地的開發者或者是人員組成的一個組織,這個組織共同來協作完成一個事情或者一個項目。所以對未來來講,之前公司化的組織會越來越侷限,包括概念越來越往下沉,慢慢淡化,基於分佈式網絡重新構建的組織關係有可能也是中長期的趨勢。第三點,以平臺驅動未來 10-20 年的應用去中心化浪潮,並且從互聯網巨頭手裏拿回屬於我們個人的「數據權」。我們的數據不再是通過傳統互聯網巨頭的應用場景進行收集,他們跑 AI 的算法提供更符合我們的產品。未來去中心化應用,我們的個人數據都是在個人的手裏,第三方想使用我們的數據是要付費的,而不是像現在使用了我們的數據再變成產品賣給我們。我們的終級目標是構建去中心化應用的浪潮,讓所有人掌握自己的「數據權」。

圓桌:暢想 Web3 未來的無限可能性

DFINITY 互聯網計算機主網上線城市行 | 上海站現場實錄精選

圓桌主持:

  • 潘致雄,鏈聞研究總監

圓桌嘉賓:

  • Putin,HaskKey Hub CEO
  • 加戈,星雲鏈
  • 姚翔,上海前沿技術研討會發起人
  • Blockpunk,DFINITYFun 聯合創始人 &OG 聯合創始人

潘致雄:下一代互聯網這個概念比較廣義,對於 4 位嘉賓來說,你們覺得下一代的互聯網到底是怎麼定義的?

Putin:Web3.0 是什麼樣子的?目前大家主流的看法覺得 Web3.0 是基於數據爲中心的數據經濟網絡,在這個裏面代表了什麼呢?是每個人的數據不屬於某一個平臺,它屬於用戶自己,而所有人的數據都是通過隱私加密放在了區塊鏈上或者開放的網絡上,所有的創業者、個人都可以通過自己的方式去對這些數據進行篩選和計算,來得到自己所需要的一個經濟模型,這個時候所有的一切就像大家看到的 NFT、DeFi,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數字化放在網絡上去變現,去成立自己的商業模型或者經濟模型。所以 Web3.0 更主要的表徵就是的個人化、自主化,數據的自主定義和自主商業化的模式。

加戈:我認爲 3.0 應該是數據由我們自己作主,比如我只用一個賬號就可以登錄各個 DAPP,我也可以在上面各種賣幣買幣,我的信息也沒有暴露,我的信息由我自己作主,而且我的數據是否值錢也由我做主,這是 3.0 最重要的一個觀點。我認爲 DFINITY 非常符合我對 3.0 的預期,所以我們現在也在投入研究 DFINITY 的技術。

姚翔:我們在今天這個時代丟失東西的第一點就是自主性,自主性本身是密碼學賦予的禮物,你可以管理你的數據,在有了比特幣之後,你也可以用密碼學的工具管理你的資產。第二點其實是最小化的信任,任何一個網絡的服務,不應該去依賴一個單一的主體或者很有限的主體,爲什麼一定要發射衛星,這個衛星可以爲比特幣的交易來服務,如果沒有這個東西,那現在互聯網的基礎設施你不能訪問,你的比特幣仍然是建立在現在這樣一個基礎設施上的東西。總結下來,一個是自主性,一個是最小化的信任,我認爲這是 Web3.0 需要具備的兩個特性。

Blockpunk:我認爲 Web3.0 是三個點,第一個是無准入,這一步消除平臺風險,第二步是所謂的數據主權,第三步是代幣化。

潘致雄:四位嘉賓還是有一個簡單的共識,數據的自主權可能是 Web3.0 裏面非常大的課題。我們現在會出於 Web3.0 的怎麼的階段以及我們離 Web3.0 還有多遠的距離?

Putin:我感覺目前 Web3.0 還是一個概念或者說我們正在朝着 Web3.0 的願景在發展,因爲當你把數據自主權拿在自己手裏的時候,這意味着你在存儲自己數據上必須有一個媒介,這個媒介不是某個機構、不是某個主體,也是最近比較火熱的概念,就是分佈式存儲 IPFS 帶起的這一整串的概念,3.0 必要的元素包帶智能合約的分佈式網絡+分佈式存儲+分佈式計算,我們可以把 DFINITY 做一個等式,DFINITY 等於以太坊+IPFS+分佈式計算(傳統雲合集),這和傳統的雲就掛鉤了,用這個概念來描繪 DFINITY 要做的願景。

加戈:我感覺我們現在出於 Web3.0 的前夜,預計這幾年會迎來大的爆發,因爲我感覺現在技術基本已經成熟了,特別是像以太坊 solidity 生態的成熟,驗證了這種形態是可行的,並且用戶也接受。所以我認爲 DFINITY 有很大的機會,以太坊調用協議還得放一個服務器在前端,DFINITY 不需要這一步,我只需要把兩個容器放在前後端就可以解決了。以太坊的價格是隨着 GAS 的上漲而上漲,這個趨勢非常高不可攀,但 DFINITY 是託底的,可以讓 cycle 的價格趨於平穩,在這上面開發更接近於租一個阿里雲的開發體驗,我個人是比較認可的,而且我也認爲在上面開發的話,是比較順手的。

Blockpunk:我認爲我們現在正坐在 Web3.0 的火藥桶上面,隨時有人把引線點燃,大概率是 DFINITY 點燃。我覺得比較有意思的就是,真正在區塊鏈的世界裏面,特別是 Web3 和 Web2 的交界處,Web1 和 Web2 的交界處,起到更大作用的是開發者,從開發者的體驗和能實現的新功能、做出來的新產品和新需求這方面來看的話,我覺得已經比較樂觀了。

潘致雄:我們在通往 Web3.0 的路徑中,我們還是缺了挺多的基礎設施,無論是應用層面、UI 層面或者是很底層的架構層面,甚至是網絡通訊層面,各種各樣的設施都會有些不同,大家覺得我們現在通往 Web3.0 的路徑還缺少哪些關鍵的基礎設施,以及其中有哪些可以由 DFINITY 來實現的功能?

Blockpunk:以太坊的 DAPP 是三層架構,上面是智能合約,中間是中間件,最後面是前端,其他兩個部門需要做服務器才能繼續做,Web3.0 把所有的全捕獲在了一起,包含了全部的價值。最早 Dominic Williams 發過 DFINITY 節點的照片,節點上插的全是內存,沒有硬盤,這就非常有意思,如果你把 DFINITY 想象成一臺超級計算機,這臺計算機上每個運行的程序都是在運行的進程,而且這個進程是永遠活躍的,它不是存儲在硬盤裏面,而是存儲在內存裏面。但是在以太坊上,智能合約其實被動的,相當於是靜態的,你需要調用纔會觸發。因此 DFINITY 可以實現一個什麼東西呢?我可以寫很多策略軟件,我直接把它丟到容器裏面,我主動監控參數的變化,如果完整的在 DFINITY 操作的話,完全不需要外部的東西來觸發。我之前一直有個觀點,我覺得去中心化只有 0 和 1,沒有中間值,我們做以太坊的 DAPP 的時候,你會發現無論是哪一個中間件掛掉或者說前端掛掉,用戶都是不可用的,甚至會影響到交易所的轉賬。所以說我必須把其他的兩個部分,中間件的部分和前端的部分都去中心化,這個部分有很多項目在做,但 DFINITY 相當於把這一套全部放在一起做了,這是它和最早的時候高性能公鏈不一樣的。

姚翔:從用戶側看,用戶自主的分佈式身份系統一定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團隊都在做,我本身也加入了 DIF,就是分佈式身份的基金會,有將近 100 家會員在討論這件事情,我不知道 DFINITY 做的怎麼樣,但我對它很有期待。第二個,我們傳統討論區塊鏈的時候,大家會說計算、存儲、通信,很多項目都圍繞這三個點在展開,我想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基礎設施。從我的角度來說,對通信的層面可能要更加關注,尤其是在用戶的自主局域網絡當中,因爲我們現在的所有服務很依賴互聯網的架構,沒有這個網絡什麼也做不了,用戶之間能不能通過一種自組織的網絡形態進行溝通,這是我覺得未來在基礎設施層面需要更加關注的點。

加戈:我最期待的是跨鏈橋,我認爲跨鏈橋的意義是非常重要的,比方說爲什麼 BSC 和 Heco 可以很快起來,爲什麼像波場和 EOS 就起不來,一個是交易所本身的推動,一個是交易所很多主鏈幣跨到鏈上來,在上面就可以做出很多的應用,DFINITY 目前還沒有,我特別希望官方能夠把這些跨過來,我們就可以在上面做 DFINITY 的 DeFi。

潘致雄:從 DFINITY 的整套系統以及區塊鏈的框架來說,你們各自認爲最有意思的一個點是哪裏?比如共識、計算、性能或者某一個功能。他的特點是不是有可能開創更多的新的應用範式以及 DFINITY 的未來可能會有哪些新型的應用場景是值得大家期待的?

Putin:從目前來看,1.0、2.0 痛苦比較深的,可能一方面主要是一直在喊 TPS,比特幣 3-5 每秒一筆交易,以太坊是 10-30 之間,2019 年 DFINITY 已經非常火熱了,2019 年萬向區塊鏈峯會上,我看到過 DFINITY 後臺的節點同步狀態,節點越多,共識的效率就會下降,而且節點數理論值其實是卡在 100 這一塊,當時看到 DFINITY 的 TPS 是 200-300,目前看到幾個 Demo 的時候,我相信他的併發處理能力和 TPS 能力已經大大提升。所以目前對我非常直觀的感覺是 DFINITY 能在處理的性能上有很大的突破,或者說能從真正意義上處理很多複雜事項的運行。這是我希望 DFINITY 能帶給我們的。

第二個,DFINITY 相當於是分了兩步,他目前對外宣稱的是面向開發者的網絡,我覺得這個定位非常適合區塊鏈或者區塊鏈給用戶去定義的一個點,現在大家去玩 DeFi 或者玩整個區塊鏈,你會發現 DeFi 真正能玩比較火熱的項目,錢包數或者地址數也就是幾萬個,幾萬個裏面,可能我個人就有 10 個,你再去打個折,可能就是幾千個,全球可能就 1 萬個人在真正玩 DeFi 或者懂 DeFi 在玩什麼,剩下大部分可能都不知道 DeFi 怎麼或者怎麼准入,所以 DeFi 裏面跑的其實都是科學家。我們和很多同事講 DeFi 的時候,傳統的開發者他會一臉茫然不知道你在講什麼。所以 DFINITY 的定位,首先做一個公共的平臺,這個公共的平臺讓所有的研發者能夠輕鬆使用,研發者能夠輕鬆的布他的 APP 之後,就有百萬的或者數不盡的 APP 和應用起來,這些應用纔是面對消費者的,和現實世界是一模一樣的。而真正與區塊鏈打交道的這部分,其實就是開發者來給大家簡化的。我覺得這也是 DFINITY 能夠解決的,把整個區塊鏈或者 Web3.0 的理念簡化,能夠小白化的來體現的一個場景。

加戈:對於 DFINITY 的話,我想比較一下 IPFS,因爲這兩個項目的願景很像。IPFS 的願景是區塊鏈的雲計算,這和 DFINITY 的互聯網計算機是一樣的,但 IPFS 的願景是實現不了的,只能被 DFINITY 來實現。比方說 IPFS 可以傳數據,但運行不了程序,哪怕你想把數據庫存到上面也是不現實的,因爲一個封裝可能要幾個小時,不可能一個註冊等幾個小時,也不可能下載一個巨大的數據庫就爲了找一個數據,這也是不現實的。但是這些東西已經被 DFINITY 解決了,我們現在研究這一塊完全 OK。我認爲 DFINITY 就是在實現 IPFS 的願景。

姚翔:我們很多時候被現在的模式所束縛住了想象力,我們現在叫分佈式賬本,分佈式賬本是非常嚴格的,大部分區塊鏈保證的就是賬本的精確性,DFINITY 給開發者提供了前端後端所有的東西,不僅僅侷限在賬本。第二點,當時他們提出把 BLS 引入共識協議裏面還是挺讓人振奮的,客觀上促進了密碼學的發展,作爲一個研究階段的項目能促進基礎學科的發展,這件事情讓我非常振奮,我發現這樣的創新在這個領域越來越多了。我對未來的變化很期待,也希望 DFINITY 能帶來更加基礎層面的創新。

Blockpunk:現在大家所理解的區塊鏈和所理解的去中心化的世界,其實我們太被侷限於去中心化金融,包括以太坊周邊生態的感覺了,大家沒有想過其他的東西,永遠在想着怎麼套娃、怎麼賺錢,讓資產的利用率更高一點,所有的收益都來源於交易。但是現實生活中沒有那麼多東西,過去互聯網的發展中,真正賺錢的部分並不屬於這些交易的部分,而是所謂的社交媒體、互聯網消費,包括我們的遊戲,這纔是真正賺錢的部分,市值前 10 的公司他們都是幹這個的,或者爲幹這個的公司提供技術基礎。我覺得我們要把視角往外看,你不能說我們永遠停留在這裏,我們要創造一點文明出來。我覺得他能做很多去中心化的社交媒體,甚至是視頻流這樣的東西,我們最早被區塊鏈的精神吸引進來的時候,所有人的終極目標都是這些東西,但發現到現在我們沒有看到,沒有看到我們是不會罷休的,一直會朝這個方向做下去。

DFINITY 發了一篇密碼學論文,那個論文 40 多頁,大概讀了一半就看不下去了,因爲太硬核了。他從密碼學上做了一些新的東西出來,比如一個驗證組的上限是 100 人,但驗證組用的是拜佔廷算法,DFINITY 是通過 BLS 得出驗證組的共識,所以可以擴展到三四百人,而且驗證過程是非交互式的,直接簽名廣播出去就可以獲得共識。所以出塊速度非常快,最高可以調到 1 秒鐘 100 多個塊,而且本身是確認性的共識,給開發者呈現的結果是確認是毫秒級別的,有一個毫秒級別確認的時間窗服務器,我們可以做什麼?我們可以遊戲,我們可以做社交媒體,互聯網上能幹的事我們都能幹了,你真正做好了去中心化的,而且是歸用戶所有的,哪一個不會非常火熱?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DFINITY 把你從過去複雜的工作裏面解放出來了,如果你是開發者的話,過去在互聯網上開發應用需要一年的時間,一年開發完之後,平臺隨便關一下就白做了,以後再也不想創業了。但是你在以太坊做可能就需要半年,兩三個月寫好合約,再花剩下的時間做前端和中間的東西。在 DFINITY 半年的時間前後端、智能合約都寫好了,就直接上線了,它給了你無限的超能力。大家如果真正體驗過在上面做東西的話,你會非常興奮,它會給你一個槓桿,你可以用 500 行代碼撬起整個世界,這很有意思,它點燃了很多開發者的夢想,你可能之前被以太坊傷害過,你好玩的事情都實現不了,用 DFINITY 就能實現了,就是這樣一種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