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Opium 協議推出 ZEPO 期權之前,更多人瞭解的是類似於 Synthetix 或 UMA 這類「合成資產」的方案,可以用來追蹤目標資產的價格。

撰文:Donnager

除了可以使用「合成代幣」追蹤特定資產的價格之外,鏈上交易平臺 Opium Exchange 在嘗試利用 ZEPO 期權追蹤任意資產的價值,目前已經上線了 Compound 的治理代幣 COMP 和 Balancer 的治理代幣 BAL。

除了合成資產,爲什麼 Opium 提出的 ZEPO 期權也能追蹤特定資產價格?

ZEPO 全稱是「零執行價期權」(Zero Exercise Price Option),這是一種特殊的期權,它的執行價格爲零,可以用來複制基礎資產的價格。Opium 認爲,ZEPO 更適合於那些尚不可交易的資產或者沒有很深流動性的二級市場資產,「從歷史上來看,ZEPO 在那些阻礙證券(特別是股票)轉讓的國家中很流行。」

ZEPO 的持有人是通過間接方式參與標的資產的價格漲跌。簡單來說,ZEPO 的買方一定會執行這個期權,也就相當於持有了這個標的資產的價值;而 ZEPO 的賣方則相當於創建了一個空頭頭寸。

我們以 Balancer 的 BAL 的舉例:

  • 做多 BAL:想購買 BAL 的 Alice 認爲 BAL 代幣會在 ZEPO 期權的到期日時價格爲 1 DAI,所以她願意花最多 1 DAI 購買 1 BAL。
  • 做空 BAL:想賣出(做空) BAL 的 Bob 認爲 BAL 代幣會在 ZEPO 期權的到期日時價格爲 0.5 DAI,所以他願意將 BAL 以超過 0.5 DAI 賣出 BAL。
  • 賣方需要質押保證金:Bob 需要質押一部分的保證金,以確保在到期結算時,有足夠的錨定目標資產價格的保證金可以支付給 Alice。比如,目前 Opium 平臺設置了每個 BAL 需要質押 2 DAI 的保證金。
  • 撮合:假設這兩個人最終以 0.7 DAI 的價格成交,兩個人均認爲在到期日時,會有盈利。
  • 到期清算:當 ZEPO 到期後,無論 BAL 的價格如何,Bob 都需要將 BAL 市場價格對應的 DAI 支付給 Alice。不過因爲保證金只質押了 2 DAI,所以如果 BAL 的價格超過 2 DAI,Alice 最多也只能收到 2 DAI。
  • 如果到期時沒有價格:可能會存在到期時沒有二級市場的價格,屆時需要以一個預設的價格進行結算。

除了合成資產,爲什麼 Opium 提出的 ZEPO 期權也能追蹤特定資產價格?

也就是:

  • 作爲 ZEPO 的買家,可以獲得到期時的資產的市場價格;
  • 作爲 ZEPO 的賣方,需要在到期時付出資產的市場價格。

作爲一名用戶來說,參與 Opium Exchange 的交易流程是:

  • 用戶提交買賣 ZEPO 期權的限價單;
  • 訂單進入 Opium 協議的交易撮合層,所有的訂單簿會由「元交易」(meta-transaction)處理;
  • 未成功的交易都可以隨時取消;
  • 當交易撮合成交後,用戶的倉位將會以 ERC-721 的升級版 ERC-721o (由 Opium 團隊提出)所代表,用戶可以繼續的交易或轉賬。

但是粗看這套機制,還存在一些尚待詳細解釋的問題,特別是保證金和預言機的機制。

保證金機制降低了 ZEPO 賣方的資金效率,還會提升 ZEPO 買方損失更多潛在的資產收益率的可能性。如何調整保證金的質押數量可能是一個需要詳細說明的部分。

而預言機則牽扯到 ZEPO 期權在結算時的價格,對於這類流動性較差的早期代幣,或許會存在被操縱價格的風險。而且具體採用哪個預言機也尚未說明,不過對於這些新的代幣,Uniswap 是一個默認的選擇,但也是無法避免價格被操縱的可能性。

在 Opium 協議推出 ZEPO 期權之前,更多人瞭解的是類似於 Synthetix 或 UMA 這類「合成資產」的方案,可以用來追蹤目標資產的價格。儘管 Opium 存在上述的這些可能的挑戰,但這種跟蹤標的資產價格的全新方式值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