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後來的區塊鏈領袖們從根本上不同的是,中本聰的運行軌跡成爲了一條完美的逃逸線,使一個主體推進性事件(創業比特幣?)的中心化結構從一開始就成爲空心。儘管 Core 團隊和礦霸之爭、IFO 等事件讓社區的信心蒙灰,利益相關方不惜動用各種手段讓「領袖」復活爲其發聲,比特幣依然是後不見來者的降臨派創舉。

在梳理了加密協議的誕生、運行和發展方向後,劉毅認爲加密協議的本質已不能歸爲被圈內捧爲空中花園的「去中心化」,而應該是區塊鏈的可分叉性。可以這麼說,可分叉在保持開源精神的同時,給處於權力中心的核心開發團隊裝上了「Switch」按鈕,最大程度的保證了加密協議社區的治理底線。而投票閾值低、治理成本高的鏈上治理共識很容易陷入僵局,這同樣是需要分叉來拯救世界的致命時刻。

這篇文章將「去中心化」切進實處,拋開它的烏托邦色彩和由於反覆被當作擋箭大旗而成爲圈內李鬼的浮躁,給了我們從實踐層面看待區塊鏈所謂去中心化的機會,理想的道路更應該腳踏實地衡量其可行性。

原文標題:《關鍵不是去中心化,而是可分叉》
作者:劉毅,清華大學碩士,資深 IT 架構師,20 年 IT 互聯網系統設計開發經驗。曾長期就職於 HP、中國移動等公司,擔任北京起因科技有限公司 CTO,精通網絡通訊、分佈式系統和大數據分析。2013 年初開始投資比特幣,目前從事區塊鏈天使投資。
來源:NPC 源計劃

中心與加密協議相伴而生,徹底地去中心化即不可行,也無意義。加密協議誕生於中心,創業者(一組人)進行機制設計、開發實現、部署運營,用通證激勵服務提供商(廣義礦工),提供價格和(或)交易成本具有優勢的網絡服務,形成廣泛參與的共識。加密協議的載體是計算機軟件,協議需要優化、軟件會有 Bug。變更如同新陳代謝,是加密協議生存發展的基本要求。有變更就意味着要做決定,鏈下治理的加密協議依賴中心做出決定(鏈上治理放在最後討論,結論並無不同)。Bitcoin Core 和以太坊基金會是比特幣和以太坊的中心,比特大陸和澳本聰是 BCH 和 BSV 的中心。

加密協議治理的本質特徵不是去中心化,而是可分叉。可分叉意味着中心可以被替代。或者說一旦共識分裂,能夠形成新的中心。可分叉約束了中心的行爲,使得中心只能基於共識工作。一旦中心做出違背共識的選擇(或者部分參與者這樣認爲),就會分叉出新的加密協議和新的中心。

分叉是加密協議(也就是區塊鏈經濟體的制度,即約束和激勵參與者行爲的一系列規則)演化的快捷方式。生物進化是 DNA 複製出錯產生變異,有性生殖基因重組使得變異的可能性更加豐富、成功率也更高。加密協議也在分叉過程中發生變異,不同於生物進化隨機試錯,加密協議的變異是深思熟慮的結果,而且每次分叉都形成新的「加密協議物種」。分叉都可以繼承原鏈的數據和參與者,網絡效應不必從零開始,試錯成本遠遠低於推倒重來。

最好的可分叉性是引導礦工快速選邊站隊。例如以太坊的 Casper,分叉發生後礦工如果兩邊同時挖礦,質押的 ETH 將在兩條鏈被罰沒(Slash)。所以礦工面臨一次性地選邊站隊,類似於在預測市場投票。觀點鮮明的礦工,用「錢」支持其中一個分叉。拿不定主意的礦工可以先暫停挖礦(損失挖礦收益),待勝負明朗(主要看二級市場價格對比)再選擇獲勝分叉進行挖礦。一旦開始挖礦,反悔的成本極高。因此兩個分叉將比較快地(也許是幾周)分出勝負。勝出一方繼承原協議的絕大部分網絡效應,失敗一方很快歸零。DApp、工具和外圍基礎設施(交易所、錢包、區塊鏈瀏覽器等)也將追隨勝出者,分叉對用戶造成的困擾不大。

PoW 分叉允許礦工騎牆,礦工根據二級市場價格和挖礦難度決定算力分配。分叉形成的兩個中心爲了爭取算力支持,都有意願在二級市場拉盤砸盤,甚至發起 51% 攻擊。如果兩邊的支持者都有一定實力,兩條鏈會長期存在,並互相干擾。DApp、工具和外圍基礎設施支持其一,要麼分別支持兩條鏈,但都會給用戶造成困擾。

某些共識協議看似可分叉,其實極難分叉,或者說形成新中心的成本很高。例如 DPoS,分叉後超級節點依舊,所以共識依舊。要形成新共識,需要在其中一條鏈上大量收購選票,成本極高。即便成功,也只是上演了少年屠惡龍的故事,難以避免少年成爲新的惡龍。

相當一部分 DApp 不可分叉。通常 DApp 是部分數據在鏈上,其他數據在鏈下(私有數據庫),分叉無法複製鏈下數據。而且目前以太坊、EOS 等公鏈,也沒有提供可靠且便捷的方式,從外部對智能合約狀態進行完整複製。可以說大部分 DApp 並不屬於所謂開放網絡的範疇。

加密協議的服務提供者(廣義礦工)在投入真金白銀之前,應該確定經濟體所依託的加密協議可分叉,並對破壞可分叉性的升級心懷警惕。

對於創業團隊,去中心化就像是區塊鏈創業寶典首頁寫着八個大字:欲練神功,必先自宮。本文是寶典的第二頁:如不自宮,也可成功。創業團隊不必有意限制自己的貢獻和影響力,而應該首先確保加密協議可分叉,並且瞭解可分叉性對自身行動的約束,從而公平地參與經濟體建設,與其他參與者共擔風險,也共享成功。

鏈上治理的加密協議,比如 Decred,核心開發團隊仍然是中心。鏈上治理的最大難題是投票率太低。大部分參與者更習慣於用腳(買入 / 賣出通證)而不是用手投票,所以很難設定合適的投票通過閾值。閾值太高則投票很難通過,協議升級困難。閾值太低則提案很容易通過,核心開發團隊權利過大,尤其是考慮到他們可以擁有或者直接影響一部分選票。一旦開發團隊嚴重違背社區共識,提案通過則鏈上治理名存實亡,始終不能通過則協議發展陷入僵局。僵局的情況下,要形成新中心有兩種方式,都需要另行組建開發團隊。第一種是提交符合共識的變更,爭取通過投票,從而取代原開發團隊。第二種方式就是分叉,讓參與者用腳而非用手投票。通過分叉形成新加密協議和新中心,成本更低,更爲可行。因此只要確保加密協議可分叉,鏈上治理可有可無。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